保鑣聽楊樂多這麼說,氣憤得走上前。「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誰嗎?竟然這麼沒有禮貌!別以為你是殺手,有『黑市』靠就猖狂!」

「別說了。」女孩拉住保鑣的手,搖搖頭。「是我不好,這位先生說得對,我應該照規矩來才對,冒昧前來的是我。」

「可是小姐……」

「沒事的,我們可以委託其他殺手。」

「但這條街……沒有殺手會願意接下您的委託!小姐,我們還是回去吧?趁老爺還沒發現,趕快離開比較安全。」

保鑣有意讓女孩打消念頭,沒想到女孩仍然堅決。

「不行,我不能這麼做。」

女孩抬手要保鑣別再說,轉而以充滿歉意的口吻對楊樂多說:「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我們這就離開。」

說完她便轉身,保鑣則是咬牙切齒的朝楊樂多瞪了一眼才跟上。

楊樂多覺得自己剛才好像在看連續劇,但只要能順利送走麻煩,被多瞪幾眼也無所謂,反正他就是負責對外的人。

「說實在話,你設『預約制』的到底是為什麼?雖然公司生意不錯,但可沒有紅到能挑選委託的地步。」

他來到陳聿面前,婆婆媽媽地不停碎唸,可是陳聿卻看也沒看他,反而盯著窗外,露出詭譎的笑容。

見到這抹微笑,楊樂多不禁倒退三步。

就在他發現陳聿又在計劃什麼的時候,對方轉過頭來看自己。

「發什麼呆,還不趕快跟過去。」

「……你認真的?」

「當然。」

「既然沒有要接受她的委託,為什麼還要跟著她?」

「我只是看了你一眼,沒有要你拒絕委託。」

眼看陳聿又在強詞奪理,楊樂多氣得咬牙,湊巧正在修窗戶的曲文堯又補上一句:「他們好像要離開了,有好多人來接他們。」

看清楚那些人是誰之後,曲文堯撓著頭,困惑道:「等等,那些人當中,好像有我那間事務所的同事……」

陳聿一聽,連忙大聲喚道:「楊樂多!」

「知道啦!」楊樂多跳出曲文堯打破的那扇窗。

忽然從天而降的楊樂多,靈巧的落在雙方中間,也許是因為太過突然,其他人都沒動作,就連女孩也很錯愕。

「您、您是剛才那位……」

楊樂多並不在乎女孩,站直身體後對眼前的殺手們說:「不好意思,這女孩是我們事務所的委託人,你們應該沒打算破壞這條街的規矩,傷害其他事務所的委託人吧?」

殺手們你看我、我看你,悻悻然地散去。

女孩鬆口氣,很開心楊樂多願意接受她的委託,但是還沒來得及開口感謝對方,身旁的保鑣就衝上前,掏出手槍對準楊樂多的眉心。

「你在打什麼主意?明明拒絕我家小姐,竟然還有臉說這種話?」

冰冷的槍口貼在肌膚上,而楊樂多卻連眉頭也沒皺,對保鑣的威脅不以為意。

「下指示的是我們事務所老闆,不是我,想要知道原因,就去問他。」

「哼!誰會相信你們這種殺手!」

「不要再說了,他們好不容易接受我的委託,我不想再被拒絕。」

「可是小姐……」

「難道你不聽我的命令?」

「不、不是。」保鑣面有難色的把手槍收回,不快地咋舌,像個痞子般用凶惡的表情狠瞪楊樂多。「要是你敢對我家小姐出手,我絕對會殺了你。」

「我沒有弱到會死在你這種人手上。」

楊樂多看出他不是殺手,所以才會如此冷靜。

依他猜測,這保鑣不過是個外行人,剛才他掏出的手槍連保險栓都沒開,根本沒辦法對他造成威脅。

柔弱的千金大小姐和只會用眼神殺人的保鑣,這組合確實有趣。

「我帶你們回事務所。」楊樂多走在前面,領兩人上樓。「有什麼問題,等見到我們老闆再說。」

 

 

有客人上門,理應要送茶水與點心,但是兩人面前擺著的是剛燒開的熱水,以及快要融化的冰棒。

看到這情況,保鑣的臉黑到不行。

「你這傢伙是打算讓我家小姐吃壞肚子嗎。」

「又沒過期。」陳聿盤腿坐在沙發上,並不覺得待客失敗。

眼看如此,曲文堯趕緊穿起圍裙,快速泡茶,把剛買來要給陳聿吃的大福送上來,這才讓保鑣的臉色稍微好看些。

「請用。」完全化身為家政夫的曲文堯,恭敬的向兩人鞠躬。

沒想到曲文堯竟然自願成為他們事務所的茶水小弟,楊樂多強忍笑意,面向牆壁偷笑。

陳聿不當回事,順手拿起曲文堯送上的茶,直接切入重點。

「妳是楚茵茵小姐吧?」

「你認識我?」楚茵茵並不驚訝,反而難過的說:「我還以為你們一定不知道我是誰。」

「就是因為這樣,妳才會挑上我這間開業三個月的小事務所。」陳聿勾起嘴角。「妳想找的是對這條街不熟悉的新人殺手。」

「我確實是打著這個主意。」楚茵茵見陳聿認出自己,便猜測他已猜到她的目的。「請問……你既然知道我是誰,為什麼還要接受我的委託?」

「嚴格來說,我們之間還不算僱傭關係,剛才會讓我的人去幫妳,是想瞭解妳被盯上的原因,至於要不要接受這份工作,我會依照妳的回答決定。」

楚茵茵沉默半晌,回答:「應該是我爸爸聽見消息,所以才會派人來阻止。」

「妳爸爸是誰?居然能請得動那些人。」

曲文堯從剛才開始就覺得奇怪,剛才來阻止楚茵茵的殺手,全都是事務所前幾名的高人氣殺手,想要同時委託這些人,根本是天方夜譚。

那種情況,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楚茵茵……總覺得有點耳熟。」楊樂多總覺得這名字好像在那聽過,但就是想不起來。

反而是剛踏入這行業沒多久的陳聿,冷笑道:「虧你們還是殺手,連這事都沒注意到,她爸爸就是資助這條地下街的富豪,楚昂。」

曲文堯聽完還是不知道這人是誰,而楊樂多則是拍著手,恍然大悟。

「啊──沒錯沒錯,那個富豪的女兒好像就叫這個名字。」停頓幾秒,他吃驚地從地上跳起來,指著楚茵茵說:「等、等等!妳是楚昂的女兒?不會吧!為什麼妳會在這!」

楊樂多的反應逗笑楚茵茵。「當然是來委託案件的。」

「委託……楚昂的千金居然找上我們……妳剛說妳爸爸派那些殺手來阻止妳,就表示……」

「嗯,我是以個人的名義委託這次工作,因為我說什麼也要阻止爸爸。」

「……怪不得妳會找上我們事務所。」

「因為這條地下街的殺手事務所,幾乎都有我爸的眼線,根本不可能接受我的委託。」

「但不表示我們就願意,陳聿,你給我拒絕!聽見沒?」楊樂多難得向陳聿提出要求,不過,陳聿沒把他的話聽進去。

「不過就是份工作,我們不該歧視工作內容。」陳聿用手指掏耳朵,不把他的要求當回事。「我這人可是很公平的。」

「你別給我挑現在這時候當聖人,接受委託,等於是與楚昂為敵。」

「我們都還沒聽內容。」

「不用聽也曉得肯定不是好工作。」

「你看你又歧視工作內容。」陳聿無奈聳肩。「到底是誰比較任性?」

「你──」

「我們別管這傢伙,說說妳的委託吧,楚茵茵小姐。」

陳聿用手堵住楊樂多的嘴,不讓他說話。

曲文堯雖然很想加入,卻始終找不到機會插入。

他們的互動方式與其他事務所很不同,楚茵茵有點適應不良,卻感到安心,這表示她沒選錯對象。

「不曉得你有沒有聽過,一個被稱為『基地』的程式?」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