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種事要我來做?」楊樂多黑著臉,忿恨不平地狠踩冰冷的屍體,將心中的怒火全發洩在它身上。

左耳的耳機,傳來陳聿慵懶的聲音──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送死?」

「我沒這麼說!」楊樂多又朝它踹了幾腳。「只是不懂你腦袋瓜裡究竟在想些什麼,沒想到你所謂的『好消息』,竟然是指這種事。」

將傷痕累累的屍體留在原處,楊樂多這才心甘情願地離開。

從耳機裡傳出陳聿不懷好意的笑聲,讓他頭皮發麻。

「你就坦白說你認為這個辦法也不錯,不就好了?」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是好辦法。」

「你沒說,但心裡明白。」陳聿笑著說:「不然你也不會答應跟我合作。」

「……嘖!」

正因為陳聿說的是實話,才讓楊樂多更加不爽,覺得被他牽著鼻子走。

可是,陳聿的計畫卻進行得比想像中順利許多。

「我果然還是討厭你。」

「至少不是喜歡。」

「你是不是很想讓人扁你?」

「放心,你永遠不會扁我,因為你需要我。」

「嘖,該死。」

「別碎唸,趕快離開。」耳機裡傳來敲打鍵盤的聲音。「照我的指示撤退。」

「知道啦,知道!」即便心裡很火,楊樂多卻乖乖照他的命令行動。

 

三個月前,陳聿提出想要建立殺手事務所的點子,而這就是當時他所謂的「好消息」,當然,完全不想跟他一起工作的楊樂多不可能答應,但陳聿只用一句話就讓他妥協──

『想找到王徹軍僱傭的那名神祕殺手,只能從殺手事務所下手。』

想找到不知姓名與模樣的殺手,從殺手地下街開始是最快的,但新設立的殺手事務所難以在地下街立足,如果沒有一定的「成果」,只會被趕出去。

坦白說,楊樂多不認為這個方法能成功,甚至覺得撐不了多久,畢竟陳聿只打算用兩個人的力量來達成目的,怎麼想都覺得是天方夜譚。

可是,陳聿不但真的把殺手事務所建起來,還廣受好評,一下子便躍升為熱門事務所,委託人紛紛上門,完全不愁沒工作可做。

他們這小小的「雙人殺手事務所」,逐漸打響名聲。

「再來往哪?」

「左轉,第二個街口往右。」

照著陳聿的指示,就算並不是多厲害的殺手,也能輕鬆解決目標。

陳聿確實把「計畫」執行得很順利,但太過順利並不是好事。

突然竄起的事務所,最容易成為眾矢之的,麻煩可能會麻煩找上門來。

──這才是他最擔心的問題。

 

 

目標一 千金大小姐

 

 

「來唷!快來看看!現在推出暗殺早鳥優惠,最低五折!」

「包月套票現在打八折,相當划算!要買要快!」

熱鬧的街道上,許多人拿著傳單大聲吆喝,商店裡也滿滿的是人潮,與普通的地下街廣場沒兩樣。

不過,店裡賣是各式槍枝、彈藥、刀劍武器以及炸藥,而那些招攬生意的人口中所喊的,全是駭人聽聞的內容。

這種情況在「普通」的地方,根本看不到,因為這裡是殺手聚集、充滿血腥與殺戮的地下街,沒有「傳單」或「名片」,便無法進入的世界。

 

陳聿悠閒地從便利商店走出來,手中的袋子裝滿冰棒,嘴裡還叼著一個,雖說地下街晒不到太陽,溫度卻跟陸地上差不多。

「熱成這樣是想殺人嗎?」陳聿拉開領口,看著來往的人群皺緊眉頭。「這麼熱的地方,他們竟然還逛得下去,真是誇張。」

不停碎唸的陳聿,踏上兩棟大樓之間的狹窄樓梯,來到掛著OPEN字樣的門前,還沒握住門把,就差點被從內推開的門正面擊中。

「你回來了!」

閃閃發光的眼睛,像是等待主人回家的忠犬,一見到陳聿就眉開眼笑,可是陳聿卻煩躁地將塑膠袋朝他的臉砸過去。

「你這傢伙為什麼會在這裡!」

陳聿扭著拳頭,踩在倒地的人身上,凶神惡煞的模樣讓人倒退三步。

他會這麼生氣,是因為這個老纏著他不放的男人,根本沒把他的話聽進去。

「楊樂多,你幹麼讓他進來!」

陳聿無視踩在腳下的人,劈頭先罵楊樂多。

掃到颱風尾的楊樂多,只好舉起手表示無辜。

「我可沒放他進門,是他自己打破窗戶闖進來的。」

說完他便指著貼滿膠帶的窗戶。

陳聿當下真的有種想把腳下的人踩死的衝動。

「曲文堯,你到底哪句話聽不懂?我不是要你別來找我麻煩!」他狠狠踩著曲文堯的屁股。「你能不能別三不五時就跑來我們事務所串門子?難道你沒有工作要做?」

「有啊!但我都是工作結束後才來!」

曲文堯從地上跳起來,速度快到差點沒讓陳聿踩空跌倒。

他眉頭皺得更緊,甚至出現青筋。

「啊……你在生氣?」曲文堯撓著後腦,苦笑道:「窗、窗戶的修理費我會出的,所以別趕我走,拜託。」

「你一個星期就打破我二十次窗戶,我懶得再叫工人來修,乾脆直接拿個塑膠板貼在那裡擋風算了!」

「沒問題!我馬上去找!」

雖已徹底明白甩不掉這個麻煩,陳聿還是不想跟曲文堯有交集,就算之前曾為僱傭關係,可是現在已經成為競爭對手。

曲文堯所待的殺手事務所,在這條地下街相當有名氣,而曲文堯則是他們事務所的上級殺手。

在決定要開這間殺手事務所之後,陳聿花了三天將這條地下街裡所有的事務所全部調查清楚。

會找楊樂多搭檔,是因為他沒有加入過任何事務所,又戴著面具,沒有人見過真面目,所以對其他殺手來說就是個新人。

這樣比較不會被「黑市」懷疑,或是注目。

另外就是,他們都想找出殺死蘇致皓的人。

有共同的目標,行動起來比較迅速、有效率,所以他才會選擇楊樂多而不是曲文堯。

就算解釋給曲文堯聽,他也不見得聽得懂,更麻煩的是,搞不好還會說要跳槽,這樣就與他原先的目的不同。

曲文堯是個有名氣的殺手,跳槽到他們這間小小殺手事務所實在太過招搖,這樣他們的存在反而會更加顯眼。

他需要的是「突然竄起的新人殺手」,而不是「老鳥突然轉職」這種設定。

眼看曲文堯乖乖聽話衝出門去買修理工具,陳聿搖頭嘆了口氣。

他頭痛的模樣,反倒讓楊樂多看得很開心。

「頭痛了吧,早跟說過你甩不掉他。」楊樂多撿起地上的塑膠袋,拿出雪糕。「憑他的實力,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得讓他黏著。」

「我沒想到他這麼有毅力。」陳聿拿起有曲文堯照片的文件,咕噥著:「資料明明記錄,他在任務結束後便不會再與委託人接觸,還因為這點而受到歡迎。」

陳聿將這份文件直接放入碎紙機,不悅地咋舌。「紙上說的全是不中用的情報,跟本人完全是兩回事!」

「殺手對委託人執著,確實少見。」楊樂多跟著幫腔。「他會不會有其他目的?例如接受其他人委託要殺你。」

陳聿看了他一眼,不以為意。「要真是這樣,他早就下手了,不會拖這麼久。」

「那麼──」

楊樂多故意拉長音,想聽聽陳聿的想法,但在聽見回答之前,曲文堯就已帶著玻璃還有工具回到事務所。

「我覺得還是裝玻璃比較好,只要稍微改裝一下那扇窗,以後我進來的時候就不用打破它。」

「……隨你便。」

曲文堯很開心,還吹著口哨,大步從兩人面前走過去。

陳聿和楊樂多心中無奈,難道曲文堯真的是因為中意陳聿,才纏著他不放?

要真是這樣,那麼曲文堯或許比他們想得還要天真。

曲文堯的問題還沒解決,就有客人找上門來,聽見門鈴聲,陳聿朝楊樂多使眼色。

楊樂多聳肩,走上前開門。

站在門外的,是名打扮相當高雅、貴氣的年輕女孩,她身後還跟著一名帶著墨鏡、臉臭到不行的保鑣。

保鑣見到楊樂多,眉頭皺得更緊,頻頻釋放殺氣,女孩帶著膽怯,小心翼翼的問:「請、請問這裡是NT事務所嗎?」

「是的。」楊樂多很快地答,但沒有讓女孩進門。「不過我們事務所是採預約制,不接受臨時委託。」

女孩顯得有些慌張,連忙向楊樂多請求:「請、請聽我說!拜託你們……」

這種委託者常常出現,也都是由楊樂多負責婉拒,早已習慣麻煩的楊樂多並不會因為女孩眼眶泛紅就心軟。

「不好意思,這是事務所規定,來到殺手地下街,就得照我們的規矩行事,如果還是聽不懂的話,別怪我強行送你們離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