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初代魔王飛快朝雪萊持劍飛去,失去防禦的黑色刀鞘,雪萊只能夠不停左右閃躲,不讓初代魔王的攻擊命中,而在四周逗留的泰迪熊們這時也都靠了過來,對著初代魔常同時伸長了手裡的武器。

初代魔王將劍高舉在頭上,擋住了泰迪熊們的攻擊,而後使勁將它們向上一推,像是天女散花一樣的把它們推飛出去。

泰迪熊們扭了扭身體,向後飛離一段小距離,之後又不服輸的重新穩定腳步,再度一齊進攻。

「小角色滾一邊去。」初代魔王看著它們,伸出食指朝天空一指,雲層中發出的無數落雷打在它們身上,將所有泰迪熊燒成黑炭,紛紛掉落到地上去。

雪萊垂眼看著這些保護她的泰迪熊們,一下子就被解決掉,瞬間壓低雙眸,憤怒的瞪著初代魔王。

「喔?看見自己的同伴被殺,所以在生氣嗎?」

看見雪萊的雙眼,泰迪熊緊張的扭動著身體,著急的說:「等、等等!阿諾,不可以被他的話挑釁……」

但雪萊已經聽不見泰迪熊的聲音,她不顧自己空空的雙手,就這樣瞪步朝初代魔王飛躍過去達成慫恿目地的初代魔王,也很快的收起手肘,準備對著雪萊的脖子砍下。

「阿諾!嘖……」

見到雪萊一意孤行,完全不將它的話聽進去,泰迪熊便將手中的白刀朝雪萊的方向扔出去。白刀正好將雪萊的衣角釘在地上,讓她無法行走的向前撲倒,這異導,正好躲過了初代魔王水平揮來的劍。

成功攔截下衝動的雪萊後,泰迪熊便伸長了軟綿綿的手,抓住插在肚子上的劍,使盡力氣把它從自己的肚子裡拔出來。這把劍在離開了泰迪熊的肚子後,化作一道閃光消失在泰迪熊的手中,另一邊的初代魔王張開了手掌,閃光便在他掌心裡出現,重新變成劍的模樣。

「真準啊,只差這麼一點就要被我砍中了呢。」

「被你砍中還得了。」泰迪熊朝雪萊的方向揮了揮手,雪萊才把白刀拔起來,跳下來走到泰迪熊身旁,將白刀還給了它。

剛才真的是有驚無險。面對對自己的招數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初代魔王,泰迪熊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浪費時間了。

這場戰鬥拖得越久越不利!即使是身為能夠自由操控任何空間的御夢使,面對初代魔王所設下的這個異空間,卻只能像是隻帶宰的羔羊。

泰迪熊用力將白刀朝身旁一甩,瞪著初代魔王說道:「這是最後一擊了!我一定要把你給打出這個地方!」

「最後一擊……嗎?那就來試試看吧。」

初代魔王收起了雙手的長劍,轉而變成一把比他自己還要高的大劍,輕鬆的放在頭頂上轉動。泰迪熊也將手挪動到藍色絲帶上,緊抓著它旋轉白刀,雙方同時向前跨步,各自將手中的武器朝對方砍過去。

大劍與旋轉的白刀不斷磨擦,散發出激烈的花火,兩人的速度更是快到幾乎讓人無法看清,只能聽見空氣中傳來的兵器碰撞聲。

泰迪熊嬌小的身軀,很輕鬆就能夠閃避掉大劍的攻擊,但是初代魔王的速度比它更快,在泰迪熊從他劍身上離開的瞬間,轉動劍柄,砍下了泰迪熊的右腳。

雖然傷口對於它的性命不會受到任何威脅,但卻害它無法自由行動的掉在地上。

「這就是最後一擊?別笑死人了。」

初代魔王站在泰迪熊的面前,高高舉起了手中的大劍,朝泰迪熊的頭頂上落下。泰迪熊瞪大了雙眼,無法動彈的楞在那,一旁的雪萊見到,立刻要衝過去阻擋初代魔王的攻擊,但已經來不及了。

然而,躲在暗處的身影從水晶柱裡衝出來,在初代魔王落下大劍的地方,紅色的劍阻擋在泰迪熊的面前,成為了它的盾牌,但紅劍垂直落入地面,少了持有人的身影。

當初代魔王建到這把紅劍的瞬間,瞪大了雙眼,但他還沒找到那抹消失的身影,就被拳頭打飛出去,就連手中的大劍也掉落在地上,化作閃光消失不見。

初代魔王的身體遠遠飛走,在地上滑行一段距離後才停下來。而在此同時,那狠狠給他一拳的人也來到了泰迪熊的面前,將插在地上的紅劍拿起來。

泰迪熊抬高著頭,看著來救自己的男人,很不客氣的說道:「……原來是你,但是,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是跟另外一個人來的。」

泰迪熊將白刀交給了匆匆趕來的雪萊後,雪萊的雙眼回神,輕輕搖晃腦袋,將交換狀況恢復後,轉頭問道:「另外一個人……絲葳克嗎?」

「不,是另一個。」

葛雷面帶微笑的將紅劍舉起,轉身看著從地上爬起來的初代魔王。

初代魔王的右邊臉頰,因為葛雷剛才的那一拳而腫起,嘴角也被打破而流血,但他卻一點也不在意的用手背擦去鮮血,對葛雷說:「我居然會投入到沒注意周圍的狀況,真是丟臉。」

「欺負女孩子可不是什麼好行為。」

「呵,難道你只擔心這個女孩的安危嗎?」

「反正只要在這裡纏住你的話,克威斯就沒事了。」

初代魔王輕輕勾起嘴角,笑道:「難道你當真認為這樣他就沒危險了?」

這一問,讓葛雷瞬間愣住,他壓低雙眸,低沉的問道:「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裡可是我的世界。」初代魔王一邊說,一邊再度召喚出兩把劍,指著葛雷。

當葛雷察覺不對勁,想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初代魔王卻將左手的劍朝他扔過來,擋住了他的去路,隨即飛快彎身,朝葛雷揮劍。

葛雷立刻舉起紅劍擋下攻擊,很快兩人縮起身體,分別向後退開來。一手扶著地面向後滑行一小段距離後,葛雷抬起頭來,對著旁邊的雪萊喊道:「雪萊!可以麻煩妳在我對付這個傢伙的時候,去幫我照顧克威斯嗎?」

「克威……斯?該不會是那個魔王克威斯吧?」

「對。」

雪萊看見葛雷點頭,忍不住驚訝道:「你、你居然認識魔王?」

「說來話長啦!總而言之,克威斯是站在我們這邊的,所以麻煩妳了可以嗎?」

葛雷梅等雪萊回答,自顧自的向前衝過去,與初代魔王展開戰鬥,無可奈何的雪萊只能垂頭看著懷裡的泰迪熊,不知該不該幫這個忙。

「吶,阿諾你說呢?」

泰迪熊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看著她。

但在雪萊猶豫的時候,初代魔王卻在與葛雷過了幾招之後,自動退向後方,對兩人說道:「御夢使已經沒有力量能夠去保護克威斯了,但倘若你這麼擔心克威斯的安危,不如我們就先把那邊的事情處理完如何?」

葛雷回到雪萊的面前,聽見初代魔王的話之後,錯愕的張著嘴巴,激動的對他大吼:「你、你想怎麼做?」

「當然是用最簡單的方法啊。」初代魔王勾起嘴角,踏步跨過葛雷與雪萊的身旁,讓他們慢半拍面對著自己的背影,在遠方說道:「當然是強行把那傢伙的靈魂拉出來,讓我能夠得到那副身體啊。」

說完,初代魔王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兩人面前,好不容易回神過來的兩人立刻對看一眼,隨即,葛雷便立刻朝克威斯所在的地方飛奔而去。

 

 

克威斯在火燄的包圍下,慢慢睜開眼睛。這個既費時又費力的魔法,讓他滿頭大汗,但只差一點點,就可以順利製造出新的出入口。

然而當他看著火焰外面的狀況時,他卻找不到葛雷的身影。

這個發現讓克威斯忍不住深深嘆了一口氣。

「那個傢伙……不是都要他在外面好好保護我了嗎?居然又給我跑不見。」

「因為那傢伙總是待不住啊。」

這個突如其來的熟悉聲音,讓克威斯驚訝的瞪大了雙眼,看著那抹慢慢走向自己的身影。

「夏達耶……」

夏達耶與葛雷面對面著,中間只隔著一道火焰。稍稍驚訝過後,克威斯收起驚訝的雙眸,閉起來說道:「我還以為你已經被初代魔王吞噬掉了。」

「我好歹也是個勇者,怎麼可能會被魔王吞噬?」

「你說得也對。」克威斯不禁苦笑了一下,再度睜開雙眼,看著那張令人懷念的臉龐,語氣突然從輕鬆轉為凝重,「但你不是勇者對吧?夏達耶。」

這句話讓夏達耶訝異的拉直雙眸,帶有敵意的看著克威斯。

「克威斯,你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這要問你吧?留下貝塔羅之鞘的消息,又將封印魔王的紅劍插入自身體內,你所做的一切,不就是在教導葛雷封印紅劍的方法嗎?」

夏達耶聽見克威斯的推斷,沒有說話的閉上了雙眼。

於是克威斯繼續說下去:「如果這樣想的話,就可以推論出『你不是勇者血脈繼承者』這個事實。如果我的猜測正確的話……葛雷才是,對吧?」

「……克威斯,你從以前就一直都是這樣,能夠冷靜的把事情慢慢從頭分析,然後找出最後的結果,所以,我老是贏不過你呢。」夏達耶一邊懷念的說著,一邊露出苦笑。

「贏不過的人是我才對吧?夏達耶,我每次總是被你騙得團團轉,為此還吃了不少的苦頭。」

「這些我都還記得。」想起從前與克威斯所做過的蠢事,夏達耶就忍不住輕笑出聲來,但很快的他收起了笑容,不畏懼火焰的阻礙,將手伸進火焰形成的牆壁裡面,抓住了克威斯的脖子。

克威斯臉色難看的緊皺雙眉,合在一起的雙手失去力氣鬆了開來,轉而抓住夏達耶掐住自己脖子的手,那些火焰形成的牆壁,也在瞬間消失不見。

夏達耶高高把克威斯騰空舉起,臉上的面容漸漸變成了初代魔王的模樣,對克威斯微微一笑。

「看來你好像找出封印我的方法了,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讓你繼續活下去。」

克威斯雖然被初代魔王掐住脖子,臉色鐵青,但他卻還是不肯退步的說道:「你有辦法殺了我嗎?」

「只要我輕輕一掐……」

「嗚!」

初代魔王加重了手腕的力道,頓時讓克威斯難受的扭動身體,輕輕哀號,讓初代魔王一點也不受到克威斯的言語威脅,帶著笑容說:「呵,這樣你還能說我殺不了你嗎?」

克威斯稍稍喘息了一下後,露出了微笑。

「哈……哈……呵,就只有這樣?你殺人的手段也未免太小孩子氣了吧。」

再一次的挑釁,讓初代魔王的臉上瞬間被寒氣掩蓋,他用著冰冷的語氣對克威斯說道:「既然你這麼想去跟夏達耶作伴,那我就成全你!」

初代魔王狠狠掐住了克威斯的脖子,讓他無法開口說話,克威斯臉色難看,但他卻從抓住初代魔王手腕的掌心裡面,凝聚出火焰來,痛得讓初代魔王鬆開了手。

克威斯全身癱軟的跌坐在地上,而初代魔王則是將著火的手腕輕輕一揮,滅掉了火焰。而後蹬著不停大口喘息著的克威斯,張開掌心面向天空,指使落雷打在克威斯的身上。

注意到落雷的出現,克威斯顧不得自己還沒完全恢復缺氧狀況,很快的抽出了武士刀,高舉在頭上。落雷打在武士刀的刀身上面,但卻被彈飛開來,朝四周亂射,讓初代魔王趕緊後退了幾步,閃避自己召喚出的落雷,而後看著克威斯慢慢垂下手。

「你居然還有力量反擊?製造新的出入口應該耗費了你不少的魔力才對。」

「我……我可是魔王……那種魔力對我來說不過是冰山一角。」克威斯搖晃著身體,慢慢站起來,抬起武士刀指著初代魔王說:「如果你是打著讓我消耗大量魔力,變脆弱之後再趁機侵占我的身體的話,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

隨後,他將武士刀高舉過頭,刀口面對著天空,大聲喊道:「回應吾之召喚,開啟吧!」

就在克威斯說完這句話之後,在他身後填滿月亮碎片的凹洞裡,所有碎片都開始抖動,並且一塊塊漂浮起來,在克威斯的背後組合、拼湊,很快的變回了月亮的模樣。

鮮紅色的月亮散發著淡淡的白光,回應了克威斯的呼喚,從中拉出一條白色細線,慢慢向著兩旁打開來,變成一個白色光芒的通道。

姍姍來遲的葛雷,以及帶著觀賞心態跟上來的雪萊,在見到克威斯身後的白色通道時,都瞪大了雙眼。而葛雷看見克威斯平安無事,更是開心的露出笑容,放下心中沉重的石頭,跑向他。

「克威斯!太好了,你沒事……嗚啊!」

剛來到克威斯身邊的葛雷,很快的被他伸出的拳頭重重打在頭上,痛得他抱著頭,用哀怨的眼神看著克威斯,但知道自己沒聽話的待在這裡,葛雷便也不敢反駁什麼。

「真是受不了你,要不是剛好我的施法時間結束了,還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對……對不起嘛。」

「要道歉等出去再說,雖然通道是勉強做出來了,但我不確定能夠維持多久。」克威斯看劍初代魔王的身體四周,突然散發出強烈的雷光,頓時緊張的推著葛雷,要他通過通道,反到是雪萊,早就已經不客氣的穿過去了。

葛雷轉頭看著克威斯,擔憂的說:「那、那你呢?」

「我殿後。」

「這、這怎麼可以!要走一起走啊!」

克威斯勾起嘴角笑道:「我也很想,但對方似乎不允許呢。」

聽見克威斯這麼說,葛雷也同樣轉頭看著初代魔王,當他見到初代魔王那全身散發著魔力的可怕模樣時,他忍不住用力咬著下唇,原本面對通到的身影轉向初代魔王,並且舉起了自己的紅劍,做出戰鬥姿態。

「你……葛雷!」

「我也要一起戰鬥。」

「不可能,你打不贏他的,再說你只會成為我的絆腳石。」

「我好歹也是跟師傅學習過的勇者,打倒魔王是我的本職!」

聽見葛雷這麼說,克威斯忍不住搖搖頭道:「……這裡可是有兩個魔王啊。」

「咦?可是大哥是好魔王對吧?」

「魔王還有分好壞的啊!」

「當然有。」葛雷露出他那天真的傻氣笑容,說道:「就跟人類一樣,有好有壞。」

克威斯真想不出有什麼辦法能夠讓葛雷聽話了,於是他只好稍稍往後退一步,將背緊貼在葛雷的背上,與他一起抬起了手中的武器,指著初代魔王發怒的身影。

「三分鐘,三分鐘之內把他打敗,然後離開這裡。」

「沒問題。」

兩人同時勾起了嘴角,踏步朝初代魔王飛奔而去。

早已準備好迎接兩人攻擊的初代魔王,揮動著手臂,指揮身旁如長鞭般的雷電往兩人身上襲擊過去,但他們卻同時閃避開來,分別以左右兩個方向與初代魔王的雷電觸手戰鬥著。

比劍術,兩人都很強勁,但是初代魔王的魔法卻更加強大,縱使他們砍斷了雷電形成的觸手,它們卻還能夠繼續再生。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觸手都朝把葛雷當成了目標,讓葛雷越來越難反擊的被逼退,克威斯見到葛雷有危險,顧不得自己還面對著攻擊,就朝葛雷的方向飛奔而去。

但才走不到幾步,初代魔王就阻擋在他面前,讓他立刻收起步伐的站在原地。

「……你到底想做什麼?」

「只要沒了那傢伙的干擾,我就能專心搶奪你的身體了。」

「哼,原來你還在做這種打算,我說過,我是絕對不可能把身體讓給你的。」

「只要是我想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初代魔王對著克威斯飛快踏出步伐,克威斯克把武士刀平放在胸前,擋住初代魔王,但初代魔王卻突然在這種距離下,將早已在手掌心裡準備好的雷光球貼近克威斯的腹部,讓克威斯沒時間反應,全身遭受電擊。

「嗚啊啊啊--」

全身被雷電纏繞後,克威斯全身癱軟的鬆開手,讓武士刀落地,隨後身體也跟著刀一起癱軟下去。

「克威斯!」遠處還在與觸手戰鬥的葛雷,見到克威斯倒下,震驚的瞪大了雙眼,雖然想趕過去,但觸手卻又阻礙著他,讓他力不從心。

初代魔王看著克威斯跪倒在自己面前,露出勝利的微笑,將手伸向克威私的胸口。

「住、住手!」想起初代魔王對他說過,要把克威斯的靈魂拉出來,葛雷就忍不住怒火攻心,對著初代忙王放聲大吼:「住手!我不准你動那個人!」

隨後,他不顧眼前的雷電觸手,筆直的朝初代魔王與克威斯之間衝過去。

當克威斯緩慢的抬起頭,看見葛雷出現在自己面前,並且抓著初代魔王那隻伸向自己的手掌時,原本面無表情的他,用瀏海遮去了雙眼露出的邪惡笑容,伸手分別抓住了葛雷與初代魔王的手。

初代魔王沒想到克威斯會抓著自己,驚訝的看著低著頭的他,而葛雷倒是安心下來的看著克威斯,開心的說:「你沒事吧?大哥。」

「沒事,好得很。」克威斯的語氣聽起來有點怪怪的,這才讓葛雷由笑轉為苦笑,接著汗如雨下。

「克克克……克威斯?」

當克威斯抬起頭來,用著銳利的眼神與邪惡的笑容,看著搞不清楚狀況的兩人時,葛雷與初代魔王的心中這才想起警鈴。

「喂,你該不會……」猜測到克威斯的意圖,初代魔往指揮雷電觸手襲擊過來,打算脫離他,但克威斯腳下的地板裡卻突然鑽出能與觸手數量相當的火蛇,擋住了雷電觸手的攻擊。

而葛雷早就已經傻了。

因為眼前的克威斯好陌生。

「你們不要緊張。」克威斯對著兩人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後,說道:「一下子就結束了喔。」

說完,克威斯拉著兩人的手劍劍散發出光芒來,兩人的身體同時被這陣光芒所掩蓋,而克威斯就這樣拉著他們兩人,往後跳入了通道之中。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