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大哥你也認識師傅嗎?」

聽見克威斯喊出了自己師父的名字,葛雷便驚訝的問著,但克威斯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轉過身被對著他,說出自己的想法與猜測。

「我想那東西,應該不會真的存在於勇者血脈繼承者體內。」

「大哥,你為什麼這麼肯定啊?」

克威斯側眼看著葛雷,說道:「難道你忘了你師傅是怎麼死的嗎?」

被克威斯這麼一問,葛雷瞇起雙眼,想起了那一天的畫面,忍不住難受的垂下頭,握緊掌心,顫抖的回答:「……怎、怎麼可能忘得了?師傅是將紅劍插入體內,自殺的……」

「如果貝塔羅之鞘真的在他體內的話,那麼初代魔王早就被封印了吧。」

這句話彷彿點醒了夢中人一般,頓時讓葛雷抬起臉,睜大雙眼眨了眨會意過來的敲著掌心。

「原來如此,的確如大哥所說啊!但是這麼一來,不就更不明白師傅留下的提示,代表的是什麼意義了嗎?」

「的確,這樣是矛盾了啊。」克威斯扮演雙眸,雙手環抱在胸前,輕嘆一口氣。

其實他的心裡還有另一個猜測,雖然他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但就目前的狀況來看,他不得不問一下,於是他轉頭看著葛雷呆呆盯著他看的模樣,緊皺起雙眉,實在很不想問的抿起雙唇。

克威斯那種有畫卻說不出口的表情,讓葛雷不自覺得別過頭苦笑著,不好意思的問:「大、大哥,你這樣看著我會覺得彆扭的……」

「別擔心,我這眼神絕對不是因為對你有好感。」

「咦!所以說大哥你真的是同……唔!」

葛雷的話還沒說完,馬上就被克威斯狠狠一瞪,不過,雖然這次他沒對葛雷動手,但是卻給了葛雷一個充滿警惕意味的眼神,嚇得他把話吞回肚子裡去。

收回對葛雷的怒視後,克威斯看著被月亮碎片填滿的凹洞,慢慢垂下眼眸。

從剛才他就覺得奇怪了,為什麼初代魔王沒有出來追擊他們?一直喊著時間不夠了的初代魔王,不可能留給他們這麼久的喘息時間啊。

但……這樣也好。

這樣他和葛雷就能夠好好思考貝塔羅之鞘在哪了。

「吶,葛雷,我能夠問你一件事情嗎?」

「什麼事?」葛雷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等待克威斯開口。

克威斯面向葛雷,看著他那天真傻氣的表情,深深嘆了一口氣。

「雖然我認為你跟那傢伙長得一點也不像,但我還是要問一下。你……是夏達耶的兒子嗎?」

「當然不是。」葛雷爽朗的笑了笑,「大哥,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啦!我是被師傅領養的,雖然也可以說是兒子,但卻不是親生的喔。」

「不是……親生的嗎?」

「對,不過話說回來,大哥你為什麼要問這個?」

「……沒什麼,只是突然好奇問問而已。」

克威斯快步走過葛雷身旁,讓搞不清楚狀況的葛雷,只能傻傻的跟上他的步伐。

剛才的問題,克威斯並不是隨便問問的。

他了解夏達耶,那個人絕對不會留下什麼太艱難的提示給他們的,所以,那句話的意思,應該就如字面上所說--存在於勇者血脈繼承者體內。

加上剛才葛雷的回答,他已經能夠漸漸確認了一件事情。為此,他們必須離開這個地方,否則是無法將初代魔王封印起來。

只不過他的方法可能會有點粗魯就是了。

「大哥、大哥,你要去哪裡啊?」跟在克威斯身後的葛雷,追上了他的步伐,不明白克威斯要去哪的問著。

克威斯沒有轉過頭去看他,只是平靜的回答:「這還用說,當然是趁著初代魔王還沒出現之前,找到離開這裡的辦法。」

「可是你不是說,這個異空間的出入口已經被破壞了,所以沒辦法離開了嗎?」

「既然既有的出口被破壞了,那就再自己造一個不就好了?」

「自、自己造?這種事情……辦得到嗎!」

「我也不清楚。」克威斯帶著葛雷來到剛才的紅色大海前,輕輕一踏步,踩著水面凸起的水晶柱,朝在海中央的一塊小平地跳過去,而葛雷也跟著克威斯來到那裡,低頭看著底下的紅色液體,驚訝的眨了下眼睛。

「這、這是什麼?血嗎?」

「只不過是跟你我常識不同顏色的海而已,別這麼吃驚。」

「哎--只是海啊。」葛雷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的睜大雙眼,散發出閃亮的光芒,讓克威斯無力的拍著額頭。

「我說你,別對這種東西那麼感興趣行嗎?」

「可是我是第一次見到紅色的海呀!」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麼天然的人類。」克威斯一邊說,一邊抽出了武士刀,將它插在自己的面前後,盤腿坐下。

葛雷不明白克威斯想要做什魔,歪頭看著他將雙手掌心放在胸前合起,隨後克威斯的身旁出現了紅色火焰,將他自己團團包圍起來。

正當他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克威斯先開口了。

「現在開始,我要製作新的出口,但在這段時間裡我必須將所有注意力放在這上面,無法分心,所以要麻煩你在這段時間裡保護我,行嗎?」

「你真的要做?那貝塔羅之鞘怎麼辦?」

「那種東西不可能在這裡的吧?既然如此,當然只有出去找了。」

「唔,你說得也對。」

「所以現在你就給我安靜的在這裡保護我,懂了沒?」

「我明白了。」葛雷被說服後,撇了撇嘴,將紅劍放在背後,盤起腿來與克威斯面對面坐著,雙手手掌貼在膝蓋上面,認真的說道:「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克威斯看了葛雷一眼,隨即勾起嘴角笑道:「那麼,我開始了。」

在克威斯說完之後,環繞在他四周圍的火焰瞬間攀升向上,將克威斯整個人包圍在火焰之中,但這個火焰的顏色卻很透明,讓葛雷能夠清楚的看見克威斯的模樣。

葛雷盯著克威斯看了一會兒,才開始轉頭看著四周。沒事可做的他,腦海裡不經意想起了夏達耶。

在遇見夏達耶之前,他一直不懂所謂的「父親」是什麼,告訴他的,是當時來到他面前的夏達耶,那個時候,他不過才五歲,而且,就連話也不太會說。

但他還是十分努力的想要融入這個世界,所以努力學習著,但這樣的他,卻依然遭到鎮上的人欺凌,而原因沒有別的,單單只是因為他是個孤兒。

人們對於不知道父母是誰的小孩,都充滿著戒心,畢竟這個世界裡充滿著危險,誰都不願意去接納一個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的小鬼。

但是他並不責怪那些人,因為就連他自己,有時也會害怕自己。

萬一自己是個不允許被生下來的生命,該怎麼辦?

轟隆!

突然間,一陣爆炸聲打斷了葛雷的思緒,把他從回憶中拉回現實。他想起自己的護衛工作,便馬上從地上彈起來,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

遠處一個水晶柱體,像是被人從中砍斷一樣,冒出灰煙,高高的墜落下來,而有兩道身影衝破煙霧,飛出來之後不停與對方纏鬥,擦出火花。

站在那裏看的葛雷,根本就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說這裡除了太他跟克威斯之外,還有其他人在嗎?

「過去看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他回頭看了一眼克威斯,稍稍猶豫一下後,踩在水晶柱體上往那邊的戰鬥前進,將克威斯一個人單獨留下。

葛雷加快步伐,想在搞清楚狀況之後迅速回到克威斯身邊,然而當他快接近那兩個身影纏鬥的地方時,兩人過招後引起的暴風將葛雷腳下的水晶柱擊碎,讓失去落族之地的葛雷迅速翻了個身,落在兩個柱體的夾縫中,悄悄看著這到底是誰跟誰在戰鬥。

原本在高空中戰鬥的身影分別落至左右兩側,一邊的紅髮男子讓葛雷很快就認出他是誰,然而當他轉頭過去,看著站落在初代魔王對面的人時,卻讓他錯愕的瞪大了雙眼。

「那、那個人是……御夢使?」

沒錯,那個在初代魔王面前滿頭是汗,明顯已經耗費了相當多力氣的櫻花色長髮女孩,正是赫茲的手下--御夢使雪萊。

「為什麼她會在這裡?難道說初代魔王沒有繼續攻擊我跟大哥的原因,就是因為覺到她的出現嗎?但、但那時候出入口應該已經被破壞了啊,她是怎麼進來的?」

滿腹的疑問,讓原本只是想來看一眼的葛雷,決定逗留一陣子了。

反正他只要盯著初代魔王,克威斯就不會有危險了吧!

 

 

「呼……呼……」

雪萊不停喘氣著,雙眼銳利的盯著初代魔王。

她的任務,還真不是普通的困難啊。

「妳差不多該放棄了吧?人類。」

「在沒將你拉出這裡之前,我是不會離開的。」雪萊用手臂擦去臉頰上的汗珠,雙眼比剛才更加銳利,充分表現出她未達目的,善不罷休的決心。她用白刀在眼前畫出了一個圓形,隨即圓形發出白光,從裡面跳出許多可愛的泰迪熊。

泰迪熊們手持各式各樣的武器,朝初代魔王襲擊過去。見到這群泰迪熊,初代魔王一點也不緊張與訝異,只是慢慢抬起了手,從掌心裡發出藍色雷光,一瞬間朝這些泰迪熊身上掃過。

泰迪熊群被廊光掃過後,變成雪花片消散而逝,但卻有一個矮小的身影衝破這些雪花,手持黑色刀鞘來到初代魔王面前,反手將刀鞘拉至深後,再用力朝初代魔王的側臉打下去。

初代魔王垂下雙眼,抬起首檔在臉頰旁邊,穩穩擋下這一擊,握緊了黑色刀琫後將它連同刀鞘一同扔了出去。泰迪熊在空中翻了一個圈,斜落在葛雷躲著的水晶柱上面,猛力一蹬,再度朝初代魔王的方向飛過去。

泰迪熊的速度十分飛快,讓初代魔王根本來不及反擊,直接被泰迪熊手中的黑色刀鞘擊中了腹部,但太讀熊的攻擊沒有因此結束,它連續揮擊,每招重重落在初代魔王的身上,讓他完全無法抵抗。

感覺上,泰迪熊完全佔了上風,但雪萊疲憊的臉上卻絲毫沒有露出笑容。

「嘖……阿諾!不用手下留情了,直接給他最後一擊!」

泰迪熊側頭看了雪萊一眼,對她點點頭表示明白後,轉手握住刀鞘的尾端。黑色的刀鞘散發出了渾濁的氣體,纏繞在泰迪熊的手上,而刀鞘也漸漸被這股氣體包覆住,變成了一把只有刀身,沒有刀柄的刀刃。

躲起來的葛雷艦到泰迪熊手中的武器,驚訝的瞪大了雙眼,但同時也感到好奇。既然這隻泰迪熊擁有這麼強的力量,那麼在與他和絲葳克戰鬥的時候,為什麼沒有使用出來?

當他還沒搞懂這個問題時,泰迪熊已經拿著黑色刀刃朝初代魔王飛砍過去,迅速朝初代魔王所佔的地方揮下一刃。

初代魔王用手臂擦去嘴角的鮮血,站直身體後,抬起頭就見到黑刃朝自己襲來,不過他一點也不慌張的輕輕側身,讓黑刃掃過身體旁邊。黑色刀刃砍落在水晶地面上,像是把空間切割開來一樣,沒有消失,而且從那個切口裡,隱約能看見一個黑色的空間。

泰迪熊回到雪萊面前,手裡的黑刃變回刀鞘的模樣,雪萊看見攻擊沒有命中,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而在他面前的初代魔王則是看了一眼那被切開的地面,垂下雙眼,冷靜的說:「這個就是御夢使的特殊能力嗎?傳聞只要一被這招擊中,就會被強制打出異空間。真不愧是能夠自由操縱任何異空間的魔法師--御夢使啊。」

「……只不過,這招的缺點就是只能在異空間裡使用。」

聽見雪萊的解釋,葛雷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是只有在異空間裡才能夠使用的招數啊!難怪那時候她沒有對他們使用這招。

初代魔王倒是一點也不意外的說:「這我知道,所以才難對付啊。」他的右手裡散發出雷光,並漸漸凝聚成一把弓,弓的頂端拉起一條雷電形成的線,但他的手上卻沒有任何的箭。

不過,當他將線向後拉的時候,一條跟劍差不多大的箭出現在他拉弓的手中,並且對準著雪萊。

雪萊舉起手中的雪白色長刀,做好戰鬥的準備,但泰迪熊卻主動擋在弓箭前方,不讓初代魔王威脅到雪萊的性命。

但初代魔王卻只是輕輕一笑,放開了手中的線,箭以飛快的速度朝雪萊與泰迪熊的方向飛過去。

泰迪熊舉起黑色刀鞘`,準備擋下箭,但是這把箭卻穿過了泰迪熊的身體,直接射在雪萊的胸口上。

箭消失在雪萊的胸前,而後瞬間散發出強大的電流,讓雪萊難受的放聲慘叫。

「啊啊啊啊啊`--」

泰迪熊聽雪萊的慘叫聲,立刻轉過頭去,但它的身體卻不穩的向前倒下,手裡的黑色刀鞘也跟著滾了出來。

雪萊身上的電流漸漸消失後,她高仰著頭,張著嘴巴跪了下來,但她卻很倔強的僵住身體,不讓自己倒下,但渾身是傷的身軀讓她不斷大口喘息著,臉色也有些痛苦。

「真堅強的意志力。」初代魔王垂下弓,放在自己的腳邊,慢慢走向雪萊。

「哈啊……哈……怎、怎麼可能?箭居然穿透阿諾的身體……」

「別忘了,這裡是紅劍的體內,可以說是我專屬的世界,在這裡,就連攻擊的對象都能由我自己決定。」

紅劍雖然是封印他的武器,但他只是出不去而已,並不表示他的力量就這樣被封印了。雖然在外面,他的力量因封印而被限制著,但一旦進入了紅劍之中,就是他的天下了。

只是封印他的勇者,為了限制他的力量,所以將一部分的力量封印在紫猁本水晶裡面。若不是克威斯將紫猁本水晶帶來給他,他也無法像現在這樣戰鬥。

看著雪萊一邊喘息,一邊瞪著他看,初代魔王微微一笑,將手裡的弓轉化成兩把長劍後,舉起了右手,朝雪萊的肩上砍落,雪萊也不甘示弱的雙手緊握刀柄,將白刀橫放,擋住初代魔王的攻擊。但初代魔王向下壓制她的力量,將她腳下的地面壓出凹洞。

雪萊閉一隻眼睛,緊咬雙唇,但初代魔王的力量卻她難以承受。

「唔……你的目的不是解除封印,重獲自由嗎?既然如此,為什麼不離開這裡?」

「出去成為你們人類的戰鬥武器?不好意思,我可沒當傀儡的打算。」

「那幾位大人的主要目的並不是利用你,而是想請你為了魔族與人類之間的和平出一份力。」

「說得真好聽,但我可不打算相信你們。」

初代魔王勾起嘴角,不帶任何溫度的笑了笑,壓在白刀上的那把劍瞬間閃出藍光,而雪萊的白刃也漸漸發出寒冷的冰氣,兩道力量從刀劍接觸的地方瞬間爆裂開來,雪萊與初代魔王的身影被掩蓋在這陣爆炸之中,但很快的,兩人同時從爆炸引起的煙霧裡飛躍而出,分別踩在透明色的水晶柱體上方。

雪萊壓低了身體,朝倒在地上的泰迪熊大喊:「阿諾!」

泰迪熊聽見了雪萊的召喚,立刻從地上爬起來,向上飛到雪萊的身邊,轉動手裡的黑色刀鞘,橫放在眼前。

在此同時,兩人手裡的白刃與黑鞘散發出了雪白色冰氣,彷彿在呼應對方一樣。雪萊再度用白刃畫出一個圓形,從圓形之中跑出許多泰迪熊,一齊朝初代魔王攻擊。

「同一招對我是沒有用的。」初代魔王彈起身體,一邊閃避攻擊,一邊順手砍下幾隻泰迪熊。當他將眼前的泰迪熊清空後,一支拿著白刃的泰迪熊圖接近了他,並且以飛快的速度朝他揮劍。

初代魔王驚訝的瞪大了雙眼,雖然有見到攻擊,卻已經來不及閃躲,於是就這樣被向後打飛。

當他晃著身體重新站起來的時候,泰迪熊又出現在他眼前,不給予他任何休息時間,對他亂刀揮舞起來。

他將手裡的兩把劍交叉,才將泰迪熊的攻擊擋了下來。

「這是……」

「御夢使的另一種獨特戰鬥魔法,交換。」

泰迪熊開口回答著,而它的聲音就跟雪萊一模一樣,這才讓初代魔王驚訝的瞪大雙眼。

「交換嗎?」他轉眼看著站在水晶柱上,把黑色刀鞘緊緊抱在懷中的雪萊,推開了泰迪熊的白刃,與它拉開距離。

交換,這是御夢使與武器交換靈魂的魔法,簡單來說,就是雪萊與泰迪熊互換了靈魂,提高本身的戰鬥力來與敵方戰鬥。這個魔法的好處就是御夢使本身不會因為受傷而倒下,但相對的,擁有著泰迪熊靈魂的身體,就成了毫無防備的最大弱點。

通常這招只會用在一對一戰鬥的時候,不適於團戰或多人戰鬥。

為了全力對付初代魔王,雪萊放棄了防禦,打算快速決勝負。

而這也正好順了初代魔王的意。

他左右測眼看著其他泰迪熊,再轉而注視變成泰迪熊的雪萊,說道:「即使是御夢使,召喚這些東西,加上剛才使用了黑色刀鞘的力量,以及現在的交換,妳的體力應該已經到達極限了吧!更別說妳的身上還受了傷。」

「……別太小看御夢使的力量了!魔王!」

「我可是好心提醒妳,我可不想被說是在欺負女孩子。」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接招吧!」

初代魔王輕輕一笑,回應了雪萊的要求,反手握著兩把劍,迎面對上了向他衝過來的雪萊。

而躲在暗處的葛雷則是緊張的嚥下口水,緊緊握住背後的紅劍。

泰迪熊群以飛快的速度朝初代魔王飛去,但初代魔王只是輕輕一揮,泰迪熊的身體就四分五裂,當泰迪熊的身體碎片落下後,持有白刀的泰迪熊就出現在初代魔王眼前。早猜到它會這麼做,初代魔王收手將長劍刺入它的胸口,但身體不受任何影響的泰迪熊,根本就毫無知覺,將手中的白刃緊貼在初代魔王的脖子上面。

「投降吧,你打不過這樣的我。」

「哼哼……是仗著現在的妳,擁有不死之身的關係?」

「沒錯,即便你再強,也贏不過『不死』。」

「你當我是真的不了解妳這招的缺點嗎?你這樣可不叫做『不死』,而是『穩死』。」

初代魔王轉動手腕,將刺入泰迪熊身體內的劍口插進地面,讓它的身體被固定在地面上,動彈不得,慢慢鬆開這把劍,帶著另一隻手中的劍瞬步來到抱著黑色刀鞘的雪萊面前。

雪萊慵懶的抬起雙眸,雙手抓著黑色刀鞘,橫放在眼前,擋下了初代魔王的劍。但是初代魔王卻高高勾起嘴角,輕輕一使力,就將雪萊手中的黑色刀鞘砍成兩半。

當那把劍銳利的在雪萊胸前落下時,雪萊向後縮起了身體,踏步翻了個觔斗,站在葛雷躲著的水晶柱上方。

雪萊胸前的衣服被劍劃破,微微敞開,但雪萊本身卻好像無所謂,根本沒打算伸手去遮掩。

不過底下那隻被釘在地上泰迪熊,倒是發出了慘叫。

「曝光了,曝光了啊啊啊啊啊!阿諾,別發呆!快幫我遮好啊!」

雪萊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對他大喊大叫的泰迪熊後,才抓緊了胸前的衣服。而初代魔王抬起頭,看向雪萊的胸口,微笑道:「遮什麼?不就一面平地嗎?」

雪萊聽見初代魔王的形容,忍不住轉過頭去偷笑著,反觀泰迪熊已經氣紅了臉,揮動著雙手大聲反駁:「什麼平坦!居然對淑女說出這麼不雅的話!還有你,阿諾!不准再笑了。」

翻著肚皮躺在地上的泰迪熊,拼命揮動著雙手,分別指責偷笑中的雪萊,以及面帶微笑的初代魔王,就連躲起來的葛雷都有點想噴笑出來。

「那麼,我就這樣把妳扒個精光,讓你面對現實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