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威斯迅速用可怕的雙眸,冷冷看著亞加列,充滿敵意的問道:「你為什麼會知道『絲葳克』是誰?」

絲葳克就是克威斯,這件事情除了魔族城堡裡的人之外,不可能會有其他人知道,更別說是精靈了。不過亞加列卻不以為意的伸出手指,輕輕點著克威斯的鼻尖,笑容滿面的露出牙齒來。

「你身上的氣味,是怎麼樣也掩飾不了的,就算你改了名、變了裝,我還是能夠把你給找出來。」

克威斯的臉上寫滿不爽的表情,他瞪著亞加列,直到他再度開口。

「除了你變裝之外,我還知道你跟葛雷到過紅劍體內,見過初代魔王了。」

一聽見他這麼說,克威斯頓時訝異的眨了下眼睛,隨後輕輕拍開了亞加列的手,苦笑道:「唉!所以說,我就不想跟你這種老怪物打交道嘛……然後呢?因為這樣你就照著葛雷的話,把紫猁本水晶交給我了嗎?」

「決定的人不是我,而是葛雷。」

「這還真難得,你居然會重視一個『人類』所做的決定。」

「你不也一樣嗎?」

被亞加列這麼一說,克威斯完全無法回嘴。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還有亞加列,如此重視葛雷的原因,雖然這樣對葛雷不太恰當,但是,若不是因為他是夏達耶的徒弟,他跟亞加列也不會幫她幫到這種地步。

克威斯將手裡的項鍊戴起來後,抬起頭,收拾心裡煩躁的心情,輕輕垂下眼眸問道:「告訴我,葛雷跟初代魔王現在在哪裡。」

亞加列笑了笑,將食指指向上方,輕輕的左右轉動著回答:「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初代魔王為什麼能夠以本身的面貌出現在精靈族?」

「是封印的魔力產生了裂縫嗎?還是說……那傢伙使用了魔力讓被紅劍操縱的人,能夠擁有她的外表與力量。」

「正確答案是後者。」亞加列很快的回答了克威斯的猜疑,將手垂放下來,「他把那個操控的人當成了定時炸彈,讓他的魔力在那個人體內爆炸開來,造成足以毀滅我們精靈族的強大力量。原先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直到爆炸結束後,他所站的地方留下了一具焦黑的屍體。」

「焦黑的屍體……」

魔族死亡的話,並不會有「屍體」出現,所以這點足以證明初代魔王並不是封印解除,以真身出現的,而是再度利用了被她操控的人們。

輕輕嘆口氣後,克威斯臉色凝重的說道:「沒想到他會使用如此耗費魔力的招數,來抓走葛雷。」

「可想而知,應該是時間不夠了吧?」

「時間?」

「當然是指封印的時間囉。」

「……封印還有時間限制的嗎?」

「不,我說的是他肉體被封印的時間。」亞加列賊笑了一下,大贈送的給予克威斯新的情報:「三大國擁有初代魔王的身體,而且聽說,他們已經將他的身體取出,將它冰凍起來,好能夠保存他的身體,直到初代魔王的精神體從紅劍裡脫離,回到肉體上面。」

「你居然連這種事情都知道……」

「可別小看我,我們的情報網可是比魔族還要強上好幾倍。」

「是、是,我知道啦。」克威斯不想討論這種廢話,現在的他只想知道葛雷被帶去了哪裡,因此,他需要亞加列的情報。

「所以說,要使用這麼強大的魔力,應該會讓他耗費很大的力氣,造成短暫無法移動--」

一聽見亞加列這麼說,克威斯彷彿被點醒般的瞪大了雙眼,把話接下去說完:「所以那傢伙還無法移動,這樣一來,他人應該還在那座靈山上!」

「賓果。」亞加列嘿嘿笑了笑,用力拍了拍克威斯的肩膀,「快點過去吧!以人類的精神力,是很難在初代魔王的結界裡支撐太久的,如果晚一些,葛雷的精神就會與紅劍融合,變成它的一部分。」

「這種事情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克威斯快步的跨過了亞加列身旁,走向窗戶,用力打開它之後,彎曲雙膝跳到窗檯上面,對著天空吹出一聲長長的口哨。

哨聲消失後沒多久,一隻巨大的飛龍拍動著翅膀,吹起強勁的裂風,把他的頭髮與披肩吹得亂飛起來,但克威斯卻完全沒有任何感覺,蹬出步伐趴臥在飛龍的背上,飛龍隨之高高攀升入天空,如風一樣消失在空中。

亞加列轉身看著西稍在窗口的克威斯,一邊笑著一邊問站在他背後的白蘭地:「你不追上去嗎?」

「追上去是肯定的,我可是那傢伙的守護者。」白蘭地也回以微笑,不過他的笑容裡卻帶著刺,將雙手環抱在胸前,從閉股上面伸出兩條漆黑的狐狸尾巴,尾端染著雪白色的毛,輕輕上下揮動著。

在白蘭地的尾巴揮過的地方,出現青藍色的火焰,一陣一陣的,似有似無,然而感覺到白蘭地這充滿驅趕意味的殺氣,只是摸著後腦仰頭大笑。

「哈哈哈哈哈,看來我們也該離開了啊!走啦走啦,三個小鬼們,我們回家去吧。」

亞加列雙手各拉著露與巴格爾,快速的從白蘭地身旁的門跑了出去,而吉特亞特則是朝白蘭地輕輕行禮後,才慢慢走了出去。

送走難纏的客人後,白蘭地鬆下肩膀,雙眼擔憂的看著那扇敞開的窗戶,注視被風輕輕吹起的布簾,心思沉入最深處。

他總覺得,接下來的事情應該交給克威斯自己去處理,畢竟剛才他也沒命令他跟上去,但身為克威斯的使魔--他真的無法掩飾自己心中急躁的心情,以及對他的擔心。

猶疑著要不要跟上去的白蘭地,慢慢的走向窗邊,將雙手放在克威斯踩過的窗檯上面,抬起頭來仰望蔚藍色天空。

 

 

巨龍的速度,與黑馬根本無法比較,黑馬花上好幾個小時持續狂奔,才到達的樂思帝,巨龍不過花了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但是牠的目標並不是樂思帝,而是位在樂思帝附近的那座靈山--雲厄。

上次是由山腳爬上去,這次克威斯是直接從空中降落在山頂,但當巨龍剛來到這座山的上空,好幾隻黑色的怪物揮舞著銳利的雙爪,分別從山的四周竄出來,集體往克威斯與巨龍的方向襲擊。

「哼。」

克威斯冷冷一哼,巨龍隨之高高仰起頭,張開嘴巴噴出鮮紅色的火焰,將已經來到眼前的黑色怪物瞬間燒毀,而後以順時鐘的方向,對四周攻擊過來的黑色怪物噴出火焰,怪物們躲避不及,一下子就被火焰給紛紛燒毀,化成灰屑消散在空中。

在巨龍背上的克威斯輕輕用手扶著牠的背,好讓自己能夠安穩站在仰起身來的巨龍背上,直到巨龍將這些一點用處也沒有的怪物們消滅殆盡,收起巨大的翅膀,將強壯的四肢放在山頂的岩石地上。

在巨龍停下來之後,克威斯從牠背上跳下來,注視著前方那顆變得有些枯黃的樹。

「枯萎了?難道說真的如亞加列所說,時間不多了嗎……」

這顆樹是初代魔王用來隱藏紅劍的盾牌,從它枯萎的模樣看來,並不是紅劍本身出了什麼問題,而是在紅劍裡面的初代魔王有些不對勁,否則樹不會受到影響而枯萎。

一想到葛雷跟初代魔王就在這裡面,克威斯的心中忍不住緊緊揪起來,大步邁向那棵枯萎的大樹,然而當他抬起手,正要觸摸著樹幹的時候,葛雷的紅劍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直接用插在劍上的石頭重重打在他的後腦上面。

這陣錐心刺骨的疼痛,讓克威斯收回了手,難受的抱著後腦蹲下來,哀嚎著:「好痛啊!是哪個該死的傢伙……咦?」

當克威斯大吼著轉過頭,看見葛雷的紅劍在自己面前上下漂浮著,瞬間傻住的眨了下眼睛,不解的皺著眉頭問道:「喂喂喂,你這傢伙怎麼還跟著我?」

紅劍只是靜靜的漂浮,沒有回答克威斯的問題,反倒是在後方的巨龍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一直盯著克威斯看,這時克威斯才忽然查覺到自己居然跟把劍說話,忍不住伸手扶住額頭,無奈的搖了搖。

「我居然跟把劍說話……」

輕嘆一口氣之後,克威斯轉回去看著那有點泛黃的樹幹,對著巨龍命令著:「巴賽納柯,你在這裡等著,要是那些防禦用的怪物出現的話,你就替我打掃一下。」

「吼嚕--」巨龍乖巧的發出聲音來,不停拍打著翅膀,回應著克威斯。

而後克威斯慢慢垂下眼皮,半掩蓋住鮮紅色的瞳孔,將手抬起來,放在樹幹上面。

就跟第一次一樣,他的手沒入了樹幹之中,而後他就這樣順著走進去,至於那把緊跟著他不放的紅劍,則是在外面左右漂了漂,才跟隨在克威斯身後鑽入樹幹裡面。

穿越樹幹開啟的通道,克威斯再度來到紅劍的體內,只不過這次他睜開雙眼看見的景象,卻跟第一次完全不一樣。倒不如說,他根本是來到另一個地方了。

鮮紅色的月亮高掛在空中,天空依舊蔚藍,但卻與月亮顯現得很不搭嘎,而他所踩著的大地,卻是像水晶般透明,低下頭還能夠清楚見到自己的模樣。四周豎滿著水晶冰柱,形成尖銳齒狀分隔線,把大地分割成如迷宮一樣的世界。

克威斯有些傻眼,因為這裡跟他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但,這裡卻比之前更像紅劍的體內。或許應該說,這個模樣才是紅劍體內真正的樣子。

之前,他跟葛雷會看見木舒利的模樣,應該是被夏達耶的記憶所影響了吧?然而現在的這個模樣,就代表著夏達耶的記憶體已經消失了,所以這把紅劍再度只存在初代魔王,理所當然也不會受到夏達耶的記憶影響。

蘇然這樣想讓他的內心很不好受,但夏達耶已經死亡是事實,就算他再難過,也得選擇接受。

他抬起腳,正打算往前方走過去的時候,跟著他進入紅劍體內的那把偽造紅劍,又從後面撞上了他的後腦勺,讓他向前撲倒在亮晶晶、硬梆梆的地板上面。

碰,一聲巨響,克威斯的鼻子緊貼著地面,四肢彎曲的向內縮著,看起來頗有喜感,但是本人卻不這麼認為,立刻摸著發紅的鼻子跳起來,對著那把紅劍破口大罵。

「我說你能不能別老是從後面撞我!」

紅劍再度左右搖擺了一下,看似一點也不明白克威斯的話。

於是克威斯只能再度對自己嘆氣。

「你這傢伙的個性,簡直跟你的主人一模一樣啊……」

收回對紅劍的怒氣,克威斯再一次向前方走去,而紅劍則是輕輕的漂浮在克威斯的身旁,開心的左甩右抖的,緊張的氣氛全被它轉變成郊遊的愉快心情。克威斯只是默不作聲的看了紅劍一眼,然後才又繼續走下去。

尖銳的水晶圍牆,隔成了一條長長長的路,就像是在指引克威斯方向一樣,亦或者這不過是將他帶入陷阱的手段,但克威斯都不在意。既然他現在人在紅劍體內,那麼他的一舉一動應該早就被紅劍初代魔王察覺到了,就算他再小心翼翼,也沒什麼用,還不如就這樣大剌剌的照著路的指引走。

再說,初代魔王曾用過耗費大量魔力的魔法,所以現在能夠使用的力量有限,即使是與他發生了戰鬥,克威斯也有信心能夠贏過他--雖然這樣感覺很像趁人之危,但為了確保葛雷的安全,克威斯不得不用盡一切辦法。

這條路的盡頭,是一大片鮮紅色的海,海之中依然有著尖銳的水晶豎立在那,但就是沒有「平面」的路可以走,不過這點小事情,對克威斯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他從原地跳起,雙腳踏在紅色海水中尖銳水晶柱體上面,順著這些水晶柱體來到在這之中最高的水晶柱之上,腳底踩在尖銳的頂端,由上而下俯瞰這四周的景色。

「一個人也沒有,安靜得讓人放不下心啊。」克威斯將雙手插入長褲的口袋中,兩顆眼珠快速環繞著四周,發現這裡除了玻璃般的透明水晶之外,就只有紅色的河水,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生命體的存在。

他彎曲雙膝,準備回去原本所站的平地上,但是那一直在他身旁打轉的紅劍卻突然感覺到什麼東西般,震了一下,隨即飛快朝前方飛過去。

「喂,等等!」見到紅劍突然離開自己,克威斯便立刻跳到旁邊豎起的尖銳水晶柱,踩踏在柱體側面,一步步朝紅劍飛走的方向追過去,最後,他看見紅劍降落在一個凹洞裡面,想也不想,縱身一躍,踩在洞口的邊緣,蹲著身體低頭看向裡頭。

這個洞口呈現ㄩ字型的模樣,洞口邊緣與洞底成垂直,而且高度大約只有兩個人的身高,並不是個多深的大洞,而且這個洞的大小幾乎能夠容得下一個小村莊,要硬說他是個「洞」嘛,卻又不太像,頂多只能說是個盆地。

克威斯輕輕跳下去,踩在水晶的透明地面上,起身看向前方的紅劍。

洞裡面什麼東西也沒有,唯獨紅劍所在的地方,有個垂直的長方形牆壁。克威斯看見紅劍一直繞著那個牆壁轉來轉去,便好奇的抬起眉尾,走過去。

一開始,他並不曉得紅劍發現了什麼東西,硬是要在那裡逗留不肯離去,直到他在向前走了幾步路之後,見到有個人影被高舉著雙手,定在那面牆壁上面,才瞪大雙眼的加快步伐,奔跑到那面牆壁前面。

當他見到懸著雙腳,被架在牆壁上的人時,他緊張得大聲對著他吼道:「喂、喂!別死啊!」

但是他的聲音並沒有讓那個人清醒,這讓克威斯心裡一陣緊張,迅速從手裡召喚出了火焰,朝束縛雙手的水晶手銬一揮。手銬應聲碎裂,而人的身體也隨之癱軟的掉了下來。

克威斯伸出雙手,接住軟趴趴的身軀,抓住他的肩膀猛力搖晃著。

「別睡了,我說別給我睡大頭覺啊!葛雷!」

克威斯不固葛雷死活的用力搖晃著他,過了一會兒之後,葛雷的眼皮動了一下,緊緊的鎖緊雙眉後,他揉著雙眼,一副像是剛睡醒的模樣,嘴角垂著一滴口水,眨眼看著克威斯。

「嗯?嗯……你是誰啊……呼嚕……」

「你給我起來!」克威斯爆出青筋,用力在葛雷的左右臉頰上揮巴掌,直到葛雷的雙頰紅腫到像青蛙一樣鼓起來,才停止動作。

而葛雷已經半死不活的側著頭,嘴裡的口水換成了鮮血……

旁邊的紅劍看見葛雷,高興的飄到了他的面前,上下浮動的對葛雷表示興奮,而葛雷在看見自己的紅劍後,立刻恢復清醒的緊緊抱著它。

「啊!我的紅劍--」

「笨蛋,別直接抱住劍身!」

克威斯見葛雷掙脫自己的手,衝過去想要把紅劍抱在懷中,立刻伸出腳來絆倒葛雷,讓葛雷整個人像滑壘般的面朝地,撲倒在地上,滑行了一小段的距離後,才又從地上跳起來。

「你你你、你幹嘛啊!」

「只是在阻止笨蛋而已。」克威斯伸出食指,對著紅劍輕輕一揮,載著紅劍的岩石便慢慢降落在葛雷的面前,碎裂成好幾個小石頭,讓紅劍失去支撐的掉落在葛雷的腳邊。

葛雷看著躺在地上的紅劍,一臉困惑的摸著鼻子,站起身來看著克威斯問道:「你……你是誰啊?為什麼你一副好像認識我的樣子?」

克威斯看著葛雷,思考著自己到底要不要跟葛雷說實話,告訴他--自己就是他愛得要死要活的絲葳克。但是他彷彿能夠想像得到,在說出實話後引發的麻煩後果,於是他毅然決然的將實話吞回,改口說道:「我是魔王。」

「歐,原來你是……咦!你你你、你就是魔王?」

看來葛雷並沒有察覺到自己這張與絲葳克一模一樣的臉。

克威斯在心中嘆口氣,慶幸葛雷是個反應遲鈍的傢伙,然後將雙手環抱在胸前,側身對著他說:「怎麼?跟你想像中的不一樣嗎?」

「真的完全不一樣,我還以為魔王是個老頭外加有著尖牙利爪的可怕魔物,結果沒想到是個跟我差不多大的年輕人啊。」

「魔族的年齡可不是人類可以比的。」克威斯冷哼一聲,「即使我的外表看似跟你差不多年紀,但我可是比你想像中活得還久。」

「所以你也會變身成蝙蝠囉?」

「……我是魔王,不是吸血鬼。」

「哎?不一樣嗎?」

「差得太遠了。」

「這樣啊……我還很期待可以看見你變身呢。」

「我又不是一年一次巡迴的馬戲團。」

克威斯真搞不懂葛雷腦袋裡在想些什麼,居然會對魔王說這種話,甚至還把吸血鬼跟魔王搞混,這還是他第一次遇見這種人類。

為了不讓葛雷把事情繼續放在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上面,克威斯決定直接對他開門見山的說:「你的事情我都聽絲葳克跟我報告過了,就連精靈族的長老,也跑來跟我把事情經過說明一遍,所以目前的狀況我很清楚。身為魔族之王,初代魔王的事情我不能坐視不管,而救你只不過是順便的。」

「啊!說到這個,亞加列跟其他精靈沒事吧?」

「你放心,他們還活蹦亂跳的跑到我家去吃霸王餐了。」

「這樣啊……」葛雷放鬆的微微一笑,然後又緊張的問道:「對、對了,那絲葳克呢?她還好吧?魔力恢復得順利嗎?」

「啊啊,她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不過你轉交給他的東西,又被她扔回來給我,要我轉交給你。」

說完,克威斯將脖子上的項鍊取下,扔向葛雷。葛雷攤開掌心接住了克威斯扔過來的東西,放在眼前看著,頓時不明白的垂下眼簾來。

「為什麼……為什麼她不摧毀這種東西?」

克威斯趁著葛雷將注意力放在掌心裡的時候,把左耳上的耳環取下,同樣扔給了葛雷。

­「接住。」

「咦?」

葛雷一抬起頭,就看見眼前有東西飛過來,反射性的伸出手來接住,當他看見這個耳環的時候,他瞬間瞪大了雙眼,不明所以的看向克威斯。

「絲葳克把這個交給你了?」

「因為她不需要這種東西。」克威斯轉身背對著葛雷,說道:「解開魔王封印,或者再度將魔王封印起來,這是你的選擇,而不是他的,所以你得學著自己做決定,而不是把問題丟給其他人。」

「我……」葛雷垂下頭,看著雙手掌心裡的紫猁本水晶,緊緊握起了拳頭。

而後,他揚起了嘴角,露出笑容。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