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葛雷大聲喊叫出來後,蜥蜴高高的跳了起來,在葛雷面前用力一轉身體,用尾巴重重的打在他的臉頰上面,讓葛雷側倒在旁邊,奄奄一息的抖著身體。

蜥蜴回到草蓆上面後,用兩隻腳站起,叉著腰說道:「你的聲音太大了,小鬼頭。」

「好痛……你也太用力了吧,亞加列。」

一聽見葛雷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亞加列臉上頓時轉為笑容,點頭道:「看來你想起來我是誰了。」

「怎麼可能會忘記啊?那個扛著紅劍來找師傅的蜥蜴。當年我還以為這把紅劍複製品可以『自行移動』呢,沒想到是你背著它走路……害我開心了一下。」葛雷摸著自己被打的臉頰,眼角含淚的說道:「話說回來,你幹嘛變成人的模樣?害我都認不出你。」

「這個是方便我行動,再說,知道我真正模樣的人,除了夏達耶跟你之外,也就只有兩個人而已。」

「那你不怕他們說出去?」

「他們是得到我信任的人,就算是死也會保守秘密的好傢伙,跟你可不一樣。」

「別這麼說,我也很會保密的啊。」

「你還有臉這樣說,也不知道剛才是誰聲音這麼大。」

「剛、剛剛是突然被嚇到嘛,哈、哈哈……」

亞加列上下打量了葛雷一會兒後,嘆口氣道:「不說這個了,我找你來就是想告訴你那把紅劍複製品的秘密。」

「秘……密?」一聽見要討論這件事情,葛雷忍不住垂下雙眼,別過眼神道:「我知道的,那把紅劍能夠再度封印初代魔王,是用來確保紅劍封印解除的替代品吧?」

「錯,大錯特錯,所以我就說你只是個小鬼頭,什麼也不懂!」亞加列跳到葛雷的身上去,伸出小手指著他的鼻子說道:「但是夏達耶說什麼對你有信心,還讓我做這討人厭的東西給你。」

亞加列的話讓葛雷有些不明白的眨眨眼,看著他問:「咦?難、難道不是嗎?」

「封印初代魔王的紅劍可是稀世珍寶,而我所製造出的紅劍只不過是複製品,根本就不可能擁有封印初代魔王的力量。你現在看見的紅劍形態,不過是他恢復思考能力的模樣,如果再讓他得到紫猁本水晶的話,那可就真的沒辦法了。」

「哎?是、是這樣?」

「對,所以夏達耶要我給你傳話。」亞加列從葛雷的身上跳了下來,轉身背對著他說道:「他說過,如果紅劍恢復思考能力的話,就要我轉告你,去找出『貝塔羅之鞘』,因為只有它能夠將紅劍--也就是初代魔王,再度封印在黑暗之中。」

「貝塔羅之鞘……貝塔羅……」葛雷在口中喃喃念著這個三個字,摸著下巴,表情看來十分嚴肅,「這個『貝塔羅』,該不會就是……」

「對。」亞加列看見葛雷似乎已經猜出來了,於是勾起嘴角露出笑容,接下去道:「這個『貝塔羅』就是當時封印初代魔王的勇者之名!」

葛雷苦笑了下。

幾乎成為傳說中的勇者的名字,以他為名的劍鞘--

要到哪裡去找啊!

看著葛雷露出複雜的表情,緊皺著眉頭,亞加列又發出了爽朗的笑聲,說道:「你不知道那東西在哪對吧?放心放心,夏達耶有告訴我那東西在哪。」

「真的?那快跟我說!」

「就在勇者血脈繼承者的體內。」

葛雷聽見之後,安靜了三秒鐘,才用平淡的口吻回答:「……你不會是要我去解剖師傅的屍體吧。」

「你這笨小子,劍鞘這種東西能藏在身體裡的嗎?」

「不然你說是在哪?」

「我只負責把夏達耶的話傳達給你而已,其他的事情與我無關。」

「難道說你不擔心初代魔王的封印解除嗎?」

「不擔心。」亞加列慢慢用尾巴指著葛雷的鼻尖,斜眼瞪著他,小小的眼珠裡閃動著銳利的光芒,雖然嘴巴上說著不擔心,但是語氣裡卻有著微微的動搖。

嘴硬的亞加列,慢慢將尾巴向背後捲起,收回視線說道:「初代魔王的復活,只會對魔族有影響,到時候頂多會演變成爭奪魔王位子的戰爭吧?但這跟我們精靈族一點關係也沒有,在我的結界石保護之下,我們的生活作息依然不會有任何改變,立場也是。」

「即使地面上戰爭不斷,精靈也要保持中立嗎?」

「精靈不能偏袒任何一方,只能為了自己而存在,這是精靈族的鐵則。別忘了,我們可是將『規定』視為比性命還要重要的種族啊。」

葛雷默默的聽亞加列說完後,挪動身體離開草蓆,朝門口走過去。

看著他離去的身影,亞加列並沒有要把他留下來的意思,因為他所要交代的事情已經完成,如此一來,他也就沒有其他能夠幫助葛雷的地方了。

在來到門前的葛雷,伸手握緊了門把,突然間默不作聲的他,開口問了一句:「亞加列,你替師傅傳達訊息這種事情,是以精靈族長老的身分來告訴我,還是……」

「哼。」亞加列冷冷的哼了一聲,爬進陶罐裡面,從那罐口裡傳出了他略帶哀傷的低沉聲音,以及他的回覆:「這還用說,當然是以夏達耶朋友的身分。」

握著門把,輕輕低下頭用頭髮掩蓋住臉的葛雷,勾起嘴角安心的笑了笑,隨即,他忽然聽見了門外傳來了巨大的聲響,以及慘叫聲,立刻緊張的抬起頭來,汗水緩慢的從臉頰旁滑落下來,那雙握著門把的手,頓時忘了要去轉動,就這樣傻愣的站在門前,聽著外面的爆炸聲越來越靠近門口。

碰!

突然一震爆炸染紅了葛雷面前的門,因為從手把傳來的炙熱感,才回神過來的葛雷,趕緊收回放在門把上的手掌,往後退了兩步,瞪大雙眼看著這扇門由紅轉黑。

隨著一陣閃光從眼前快速閃過,這扇門瞬間被外面的力量衝破,整個向內爆飛開來。原本站在門前的葛雷,在千鈞一髮之際,被從陶罐裡面跳出來的龐大身軀緊抱在懷中,向旁邊閃避開來。

當這個壯碩的身體翻了兩圈後,跪在地上,擔心的低頭朝懷裡的葛雷問道:「沒事吧?臭小鬼。」

「沒、沒、沒……」還沒從驚訝中恢復過來的葛雷,睜大雙眼看著那雙擔憂的眼神,結巴還沒恢復,就直接被一顆如石頭般堅硬的拳頭重擊在腦袋上。

「別給我站在門口發呆啊!拜託你至少有點危機意識好嗎?」

「我有啊!只是……只是來不及反應……」

爆炸來得太突然,就算葛雷意識到危險,也已經閃避不了,但好在亞加列恢復了老人模樣的壯碩身體,才能夠帶著他躲過這陣爆炸。不過,現在想想,沒想到亞加列這滿是肌肉的龐大身體,居然能夠有這麼快的速度,能夠帶著他躲過爆炸,看來雖然外表改變了,但體內還是隻蜥蜴啊。

聽說蜥蜴很容易察覺危險,同時也能夠以最快的速的閃避近在眼前的危機。

當亞加列責備的瞪著葛雷,把他從懷裡放下來之後,爆炸引起的黑霧裡走出了一個身影,從漆黑的煙霧中,閃動著紅寶石般的眼眸,注視著兩人。

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壓迫感出現在身後,亞加列立刻轉身面向煙霧裡的那雙眼眸,伸手將葛雷護在身後,小心翼翼的壓低雙眸,看著跨步從黑霧中走出來的人。

「哈啊……」

一張看起來半睡不醒的臉,不停眨著眼睛,還很不顧形象的張開嘴巴大打哈欠,而他雜亂的頭髮就像是剛起床一樣,眼角甚至還掛著一滴嗜睡的淚珠。

當亞加列看見從黑霧中走出的人,立刻咬著下唇,低沉的發出可怕的聲音,微微顫抖著身體說道:「……初、初代……魔王……」

「初代魔王?」

葛雷一聽見亞加列的話,驚訝的瞪大雙眼,看著眼前有著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少年。這名少年頂著一頭深紅色長髮,頭頂捲起一根粗粗的頭毛,看起來就像是天使的光圈,而在這張臉上,則是有著一雙跟克威斯一模一樣的眼瞳,不過相較於克威斯總愛偷懶的個性,這個魔王顯得懶散多了。

他一聽見亞加列認出自己的身分,有點不太高興的皺起眉毛,一邊揉著眼睛,一邊說道:「別這麼輕易就把我的身分說出來嘛!蜥蜴。」

被初代魔王這麼一叫喚,亞加列緊張的抖了一下身體。在變成人類模樣後,還能夠被人認出蜥蜴原形,這可是頭一遭。看來這個初代魔王真的如傳說一樣,是個難對付的敵人。

他雖然知道初代魔王來這裡的目的,是將葛雷身上的紫猁本水晶帶走,但是只能依靠操控持有紅劍的身軀,而行動的初代魔王,怎麼可能會以真實面貌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個疑點,讓亞加列心中揚起不祥的預感。

不過在他身後的葛雷,因為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初代魔王,早就已經震撼到黑著臉,說不出話來了。

果然跟在紅劍裡被操控時所留下的模糊記憶比起來,親眼看到帶來的震撼比較大。

見兩人沒有要開口說話的樣子,初代魔王再度打了個哈欠,伸手指著亞加列背後的葛雷說道:「蜥蜴,把那個人類交出來。現在的我已經沒有時間繼續逗留在封印裡了。」

才剛對葛雷說著要「立場中立」的亞加列,此刻卻毫不猶豫的直接回答:「很抱歉,我不能把這小鬼頭交給你。」

「明明是個精靈,為什麼要袒護人類?難道你們已經遺忘自己身為『中立者』的立場嗎?」

「哼……這跟『中立者』無關,我是依照個人的意志選擇拒絕你的。」

「看來我被封印得太久了,就連精靈變了調也不知道。」初代魔王慢吞吞的說著,隨後抬起了手,將掌心打開面向著亞加列與葛雷。

亞加列的雙眼瞬間瞪大,而在此同時,初代魔王的掌心裡也凝聚出一顆纏繞著雷電的金黃色球體,以不到一秒的速度擊中了亞加列與葛雷所在的地方。

牆壁被打出了一個大洞,灰色煙霧輕輕飄入空中,而亞加列的身體則是快速的衝破了向上攀升的煙霧,抓著葛雷的腰閃避到旁邊的屋頂上去。

然而此刻,屋外已經站滿持有弓箭的精靈們,以及那高舉起左手,做出預備指令的吉特亞特。

當初代魔王的身影跨過牆壁的大洞,走出來的瞬間,吉特亞特快速向下揮手,收到命令的精靈們同時鬆開了手指,集體將弓箭射向初代魔王。

但是弓箭在接近初代魔王身體的瞬間,全數被彈飛開來,掉落在地上。初代魔王依然沒有停下向前走的步伐,踩過了滿地的弓箭,露出彎月般的笑容,攤開雙手掌心,召喚出幾乎要跟房屋一樣大的金黃色雷光球。

「既然你們不想交出那個人類,那我就只好大鬧一場了。」

說完,初代魔王將兩手的閃光球凝聚成一顆,並且從他的手掌心裡迅速向外擴散,一瞬間就將精靈族的土地含包起來。

最後,引發了一個足以撼動大地的爆炸。

 

 

平靜的水平面輕輕的抖動了下,沒多久之後,一隻手從水底伸出來,掌心貼在水平面之上,使力撐著身體從水底爬起來。當他的身體完全從水底抽出後,他趴在水平面上喘息著,原本綁起的長髮的髮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弄掉了,一頭長髮就這樣垂落在他的身上。

他張大著嘴巴喘氣,在胸口稍稍恢復平靜後,才慢慢站了起來,舉起右手看著綠色手環。原本完好無缺的手環上出現了龜裂的痕跡,維持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碎裂成細小粉末,消失在他的手腕上。

深紅色眼瞳裡露出笑容,伸手撩起了掩蓋住臉的長髮,一邊甩著溼答答的身體,一邊走向岸邊。

「啊啊,累死了累死了,不過魔力也總算是恢復到最佳狀況了啊。」

克威斯輕鬆的轉動著手臂,踩著水面走向站在岸邊的白蘭地與烏帕瓦。沒見到葛雷的他,在踏上地面後,轉頭看著前後左右,尋找著葛雷的身影,然而不管他怎麼看,這裡就只有他們三個人,外加被他認定為飼料的黑馬而已。

於是,克威斯的臉頰鼓起一條青筋,好心情瞬間變糟的轉頭瞪著烏帕瓦說道:「喂,這是怎麼一回事?」

白蘭地側眼看著烏帕瓦苦笑著,而烏帕瓦則是輕輕嘆了口氣後,回答克威斯的問題。

「魔王殿下,當人類保母這種遊戲就玩到這裡吧。」

「憑什麼由你來決定結束時間?」

克威斯心情不爽的看著烏帕瓦,但烏帕瓦也不打算退步的繼續說道:「葛雷現在正在精靈族作客,我相信在那裏他絕對能夠得到很好的保護,請您不需要擔心。」

「精靈那老頭那裡?」克威斯一聽見精靈族,瞬間消散眼中的憤怒,張大眼珠眨了眨,很快的就同意了烏帕瓦的決定,轉身說道:「啊,那就不用擔心了,雖然說精靈是『中立者』,但那老頭跟我和夏達耶還有點交情,我想看在夏達耶的面子上,他應該會好好保護那傢伙。」

「而且這樣您也比較能夠安心的對付三大國吧?」

「沒錯。」克威斯將右手握緊成拳頭,重重的擊拳在左手掌心裡,臉上盡是興奮的笑容,與蓄勢待發的高興心情。「的確,這樣行動起來方便多了。」

隨後,他伸手抓住了自己的長髮,抽出武士刀,用鋒利的刀刃將他美麗的長髮割斷,並鬆開了首長,任由頭髮飛散在空中,嘴角高高的揚起。

而面對克威斯的行為,烏帕瓦與白蘭地都沒有說什麼,只見在將頭髮割斷後,克威斯搔了艘短髮,輕鬆的將武士刀放在肩膀上面,轉身對著白蘭地與烏帕瓦說道:「還是這樣比較輕鬆,長髮什麼的,又熱又悶,一點也不好!」

「短髮加短裙嗎?這樣也挺好看的。」烏帕瓦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脖子上的相機,對著克威斯暗下了快門。

一瞬間,那把原本停留在肩膀上的武士刀迅速在烏帕瓦的眼前落下,克威斯的右眼透過閃亮的銳利刀鋒,狠狠瞪著烏帕瓦拍照的模樣,身上彷彿被可怕的黑色氣氛所圍繞,讓人看得不自覺害怕起來。

而烏帕瓦卻還是很不知死活的按下了快門。

喀嚓一聲,克威斯的刀也瞬間揮落在烏帕瓦的面前。

下一秒,烏帕瓦拿著相機的手背噴出了鮮血。

「哇啊啊啊啊啊--魔王殿下您太暴力了啦!」

「哼。」克威斯收回武士刀,側身看著烏帕瓦舉高著噴血的手,在旁邊尖叫著跑來跑去,臉頰旁擠出青筋,一點也不在意的說:「我只不過是想砍相機,卻稍稍偏了點而已。」

「我看您一開始的目標就是我的手吧!」

「誰叫你的手擋住了相機。」

「不把相機拿著,怎麼拍照!」烏帕瓦對著克威斯大聲說著,但很快他發現了自己的失態,忍不住冷靜下來的輕咳兩聲,不顧還在噴血的手,對著克威斯說道:「先不說這個了,魔王殿下,您現在打算怎麼做呢?」

早已習慣兩人互動的白蘭地,只是一邊微笑一邊站在旁邊,根本沒有打算要介入兩人之中。

而面對烏帕瓦的問題,克威斯只給了一個非常簡單的答覆--

「這還用說,回魔族去。」

「哎?回魔族?您不是應該要殺入三大國嗎?」

「我現在全身溼答答的,只想回去換件衣服。再說,就我跟你們兩個過去的話,三大國會理我們嗎?」

「難道您已經有了打算?」

「可別小看我啊,烏帕瓦。」克威斯神祕的摸著下巴,嘿嘿笑著。

三大國肯定知道初代魔王的身體被封印在哪裡,否則不會只想著要回收紅劍而已,所以他只要從三大國的手中將初代魔王的身體奪回,如此一來,就可以讓初代魔王免於遭受三大國的控制了。

要闖入三大國,對他來說不是難事,只是比起這點,更讓他擔心的是另一件事情。

那就是初代魔王想獲得自由的真正原因。

「我有預感,您的點子肯定會被我吐槽。」

「這就等你聽見之後再做決定吧。」

克威斯對著烏帕瓦笑了笑,之後注意到那把被葛雷插在地面上的紅劍,皺起眉頭,快步朝那把健走過去。

「葛雷那傢伙,居然把重要的武器隨便亂扔在這?」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想要過去拿起它,但就跟烏帕瓦一樣,馬上就被紅劍上的咒語給彈了回來。克威斯摸著有些發麻的手背,咬著下唇說道:「痛死了……原來這上面被下了咒語啊。」

「看來是的,我剛剛也被彈過一次。」烏帕瓦慢半拍的說著,隨後立刻遭到克威斯的怒視,但他卻完全不在乎的圈起嘴巴,吹著口哨,裝做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

「……既然你知道這上面被下了咒語,幹嘛不跟我說?我看你分明是故意讓我被彈的吧。」

「您在說什麼屬下完全聽不懂呀,剛才我可沒看見您伸手去碰喔。」

「烏帕瓦,你也故意得太明顯了。」克威斯嘆口氣,不再繼續與他吵嘴,伸出食指在紅劍四周圍的地上畫了個圈,沿著他手指經過的地方,輕輕的裂了開來,在紅劍的四周完成一個圓圈後,連帶著紅劍漂浮到克威斯的眼前來。

烏帕瓦看見克威斯想要帶著紅劍走,並不持有反對意見,於是什麼也沒說,而白蘭地則是一直站在旁邊靜靜微笑著,平時喜歡跟克威斯唱反調的他,今天顯得十分安靜。

飄起的紅劍,緩慢的在克威斯的四周飛來飛去,而後克威司便將拇指與食指放入口中,朝著天空用力吹了聲口哨。

不出幾秒鐘的時間,一雙巨大的蝙蝠翅膀將天空掩蓋起來,用力朝克威斯等人所站的空中拍擊著,抬高了脖子,對著克威斯興奮的發出吼叫聲。

「吼嘎--」

聽見這個聲音,黑馬立刻膽小的捲縮在角落裡顫抖著,而克威斯則是露出孩子般的興奮笑容,張開雙手對著天空中的巨龍說道:「好久不見啊!我的小小寶貝龍。」

「吼--吼嘎!」

巨龍見到克威斯,興奮得迅速降落在地面上,地面瞬間強烈的震動起來,幾乎讓人難以站穩,但是烏帕瓦和白蘭地卻早已經習以為常,穩穩的站在那裏隨著地面搖擺,然後看著克威斯衝向那隻龍。

「巴賽納柯!」克威斯抬起手摸著巨龍伸過來的頭,寵溺的說道:「麻煩你載我們一程了。啊,順便也幫我把那隻飼料帶回去。」

沒有忘記黑馬存在的克威斯,補充說明的加註了黑馬的搭乘權,而巨龍也不以為意的發出呼嚕聲,隨後張開了翅膀,鑽入克威斯面前的地面。說也奇怪,巨龍不是用挖地洞的方式鑽入,而像是穿透過去一樣。

然而當牠的翅膀從地面兩側鑽出來之後,克威斯等人的身體迅速由下而上的飛入了空中,並且朝著魔族的領地,飛快的前進著。那飄浮的紅劍感覺到克威斯的身體開始移動,便迅速向上攀升飛入空中,跟隨在飛龍身旁。

當然,黑馬也被巨龍的尾巴捲起來,遠遠的甩在後頭,抓著離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