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直流而下的小水池旁,出現了一條散發綠光的線,並且在原地畫出一個圓形後,跑出了像是文字一樣的符號,沿著綠光畫出魔法陣的形狀。當魔法陣完成後,綠光散發出強烈的光芒,從半空中的地方漸漸出現了人與馬的影子,輕飄飄的降落在圓圈中間。

「嘶嘶--」

才剛踏在地上,黑馬就高興的跑出了魔法陣,在這一片翠綠的森林裡奔跑著,而魔法陣裡的人則是在綠光消失後,才分別走出圓圈。

「這裡……是哪裡?」

天空幾乎被翠綠的樹葉所掩蓋,透過樹葉照下來的陽光十分溫暖的灑在水池上面,將水面照耀得金光閃閃,就如同魚鱗一樣。而一旁的樹木則是高大得凸出了樹根,樹根互相纏繞而成為大地,並且浸泡在池水裡面。

水底清澈得能夠看見樹根的模樣,而這水池的源頭,就是那從兩棵粗壯的樹幹中間,所流下來的小小瀑布。他們所站的地方,正好是草地與水池的邊緣,他們站的這邊是青色的綠地,而水池那邊則是樹根的大地。

當葛雷看見眼前如仙境般的景像時,忍不住倒吸一口氣,從沒來過這種地方的他,對於這裡充滿著好奇,心情開心得很想去這些樹根裡探險。

見到他那副興奮的模樣,烏帕瓦走上前來,輕拍著他的肩膀,提醒他道:「先別急著去玩,這裡可是精靈一族的聖地,若是跑進水池那一方的話,我可不能保證你能全身而退。」

「精靈族的聖地?」被烏帕瓦這麼一說,葛雷的雙眼立刻散發出光芒來,興奮不已的用閃亮亮的目光轉過來看著他,「你是說,我們現在在精靈族的領地裡?好棒喔!這還是我第一次來到精靈族耶!」

葛雷如同小孩般的氣質讓烏帕瓦微微一愣,隨後無奈的嘆了口氣,伸手捏著他的臉頰,不耐的說:「我說過我們不是來玩的吧!這裡雖然是精靈族的領地,但是我們可是沒經過允許就跑過來的,不能在這裡逗留太久,所以辦完事情之後我們就得盡速離開,免得被其他精靈察覺到。」

被捏著臉的葛雷,痛得雙眼含淚,不明白為什麼烏帕瓦要這麼擔心,難道這裡是身為精靈的他也不能隨便進入的地方嗎?

當葛雷的腦海裡掃過這個念頭後,他聽見旁邊傳來了水流動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是有人走進了池子裡面,立刻轉眼看著池子的方向。

抱著克威斯的白蘭地,在他與烏帕瓦交談的時候,進入了水池裡面。雖然水池看起來很深,但白蘭地卻是在水面上行走,彷彿浮在上面一樣。

走了大約三、四步路的距離後,白蘭地彎曲膝蓋,讓右邊的膝蓋輕輕貼在水面上,將懷中的克威斯放入了水池裡面。當克威斯的身體一接觸到水面時,他不像白蘭地那樣浮著,而是沉入了水池之中,直到整個人消失在水平面上。

「咦耶耶--白、白蘭地,你在做什麼啊!」

看見克威斯整個人消失不見,葛雷緊張的抱著頭對白蘭地的背影大喊著,但是白蘭地卻只是側過頭,冷冷的看了一眼葛雷之後,冷哼一聲,繼續安靜的跪在水面之上。

而抓狂的葛雷則是被烏帕瓦用力的扯了一下臉頰,阻止他繼續發狂。

「夠了,安靜點。我可不想因為你而被人發現。」

「痛痛痛痛,你快把我的臉皮扯下來了啦!」

「如果你能保證不吵鬧的話,我就鬆手。」

「那、那、那如果你也能告訴我來這裡的原因,我就不吵鬧!」

葛雷是不是搞錯什麼了?現在是他在開條件,而不是讓他討價還價。沒想到葛雷會對自己開出條件的烏帕瓦,微微一愣,但很快的他舉雙手投降,嘆口氣之後鬆開了抓扯他臉頰的手。

「算了,畢竟你也是什麼都不知道,就被帶到這裡來的。好吧,我告訴你原因。」

「可以的話,請順便告訴我絲葳克的真正身分。」

烏帕瓦的額頭上瞬間爆出青筋,眼鏡底下的雙眼立刻銳利的瞪著葛雷,但他那張認真的神情卻讓他很快的收起了怒光,轉而扶著額頭,輕輕搖著。

「……真是敗給你了,搞不懂為什麼殿下要保護你這種人。」烏帕瓦喃喃自語之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事情般的瞪大雙眼,對上葛雷的雙眼問道:「對了,剛才殿下有提到夏達耶……你這傢伙跟夏達耶是什麼關係?難不成是他的兒子?」

「不是、不是,夏達耶是我的師傅。」

「師傅?」烏帕瓦瞇起雙眼,上下打量著葛雷,不敢相信的說:「憑你這種弱小的傢伙,也能夠成為勇者血脈傳承者的徒弟?」

「這個嘛,我算是死纏爛打要師傅收我為徒的。」葛雷嘿嘿笑了笑,沒打算繼續這個話題的提起:「那個,你能回答我的問題了嗎?」

烏帕瓦頓了頓,雖然還不太信任葛雷的說法,但也不避諱的回答了他。

他再度輕嘆口氣,說道:「殿下是魔族的人,被魔王指派前往人類國家,參加這場勇者選拔會。」

烏帕瓦並沒有照實回答葛雷,但這番話裡除了「被魔王指派」這個謊言以外,都是真的。但他的話卻已經讓葛雷瞬間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烏帕瓦,緊張的從臉頰旁落下汗水,聲音也顯得有些顫抖。

「絲、絲葳克是……魔王派來的?」

葛雷看著烏帕瓦對他點了點頭後,靜靜垂下眼眸,別過視線說道:「是嗎……難怪她的魔力這麼強,原來她……那麼,白蘭地也是?」

「嗯,他也是魔族。」

「可是身為精靈的你,為什麼會跟隨魔族?精靈應該是很痛恨魔族的,不是嗎?」

「這是以偏概全。」烏帕瓦伸手推了推眼鏡,抬高了下巴,「我跟隨殿下,是因為我尊敬著他這個人,而不是種族。」

「看來你是個不錯的傢伙呢。」葛雷突然對烏帕瓦裂嘴一笑,雙眼瞇成兩條彎線,然後走上前來,用力的拍了拍烏帕瓦的背,親切的說:「哎呀,看來我看錯你了,沒想到你是個這麼正直的人呢。」

「唔!」被葛雷強壯的手臂一拍,烏帕瓦有點承受不住的悶哼一聲,連眼鏡也差點掉出來。

他將眼鏡扶好,不太高興的轉頭看著身旁的葛雷,困惑的皺起臉來。

「你還真是個奇怪的人類。」

「會嗎?我倒覺得我很正常呢。」

「不,基本上來說,人類一聽見『魔族』這兩個字,就不會保持得這麼冷靜。」

「哈哈哈,可能是被我師傅洗腦了吧?」葛雷將雙手交叉放在後腦勺上,注視著蹲在水面上一動也不動的白蘭地,臉上露出溫柔的微笑。

「我師傅從小就告訴我,魔族也跟人類一樣,所以我們不應該對彼此有偏見,而是要共同創造出一個人類與魔族能夠共同生存的世界才對。」

「所以你就順從你師傅的話?」

「因為我也覺得魔族並不全都是壞人啊,就算是人類,也不一定都是好人,所以好壞之分,根本不限於種族。」葛雷的臉上堆滿著孩子氣的微笑,看起來就像是個傻瓜,但他的話,卻讓烏帕瓦感到驚訝。

「剛才聽見絲葳克是魔族的時候,我的確嚇了一跳,但我並不覺得絲葳克是個壞人,也不覺得身為魔族的她哪裡不好,畢竟……」葛雷輕輕垂下眼簾,與勾起的嘴角形成美麗的畫面,不經意的透露出他的帥氣,與那天真的個性。

他轉頭對著烏帕瓦,笑著把話接下去說完:「畢竟我對絲葳克可是一見鍾情了呢。」

烏帕瓦只是靜靜的看著葛雷,沒有開口說什麼話。

接著他移開話題,開口說道:「我剛才說過,這裡是精靈族的聖地吧?」

「嗯,對。而且還是擅自闖入的對吧?」

「擅自闖入這點可以不用特別記住。」

「哈哈,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就是在我腦海裡根深蒂固了啊。」

「……唉,真搞不懂你這人類的腦袋……算了。這座水池是擁有恢復魔力的潔淨之池,在這個水池裡面的,並不是水,而是魔力化成的液態體。」

「被、被你這樣一說,感覺好噁心……絲葳克現在就泡在這種東西裡面嗎?」

「因為殿下他消耗了太多魔力,如果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復的話,就必須在這池子裡面泡上一段時間,才能夠恢復到能夠戰鬥的體力。我想,殿下因為時間緊迫,所以才會來到這裡恢復魔力。」

烏帕瓦越說臉色越難看,他轉眼瞪著葛雷,雙眉緊皺起來,問道:「雖然我還不知道為什麼殿下這麼急著恢復魔力,但我看得出來,這件事情絕對跟你這傢伙脫不了關係。」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知道啊。」葛雷緊張的揮著雙手,猛搖著頭,證明自己的清白。

他是真的不知道克威斯急於恢復魔力的原因啊!

烏帕瓦盯著葛雷看了一會兒,才收會那雙可怕的視線,用手指推了推眼鏡後,再度凝視著水平面。

「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反正等他出來,我還是會問個清楚的。」

原本緊張得流下汗水的葛雷,輕輕鬆了口氣,接著與烏帕瓦一同站在岸邊,等待在水池裡面的克威斯回到他們面前來,好好將一切解釋清楚。

然而,事情卻不如他們預期般的順利。

原本跑到森林裡亂竄的黑馬,突然驚慌失措的跑回到他們身邊來,並躲在烏帕瓦的身後,膽怯的從他身後悄悄探出眼睛,看著森林裡挪動的身影。

烏帕瓦垂眼看了下黑馬,靈敏的抖了抖尖銳的耳朵,抬起頭來說道:「看來,我們的行蹤已經曝露了呢。」

在烏帕瓦說完這句話之後,森林理高大的樹木上面,出現了許多背著弓箭的人影,而底下的樹幹旁邊,也多出了許多穿著長袍、看似高貴的尖耳精靈。

當這群精靈出現的時候,原本蹲在水池面上的白蘭地,轉動眼珠移向背後,冷冷的注視著這些不速之客,而烏帕瓦則是轉身跨步上前,來到在這群精靈之中,留著一頭雪白色長直髮的精靈面前。

這名精靈雖然看起來有些年紀,但是氣勢卻毫不輸給身旁的年輕小夥子,他面無表情的看著烏帕瓦用身體蓋住了白蘭地的視線,雙眉壓得很低,就像是想要把眼珠給擠出來一樣。

葛雷看著烏帕瓦與這名白髮精靈的身上,散發出淡淡的殺氣,雖然想幫忙,但卻覺得自己不應該在這種時候插手管閒事。他曾聽說,精靈十分重視自己的家族,只要是兩個精靈對上了,絕對不會刀刃相見,也因為他們這種理智的態度與神秘的生長背景,外面才會開始流傳著「精靈是神聖的」這種話。

但此刻出現在他面前的精靈,卻是每個人都帶著殺氣,絲毫感覺不出他們的「理智」。

忽然,白髮精靈開口了。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烏帕瓦。」

「那還用問嗎?來到潔淨之池的目的除了恢復魔力之外,哪還能有別的。」

「潔淨之池的使用權並不包含魔族。」白髮精靈的語氣像是在威嚇,同時也開口道出了潔淨之池的持有權,他抬起右手臂,用力向旁邊一揮,提高分貝的說:「快點給我滾回你們那骯髒的地方去!魔族!」

「抱歉,辦不到。」烏帕瓦雙手環抱在胸前,輕輕的聳了下肩膀,「你也知道,這不是我能夠決定的吧?」

「那我就只好把池子裡的人撈起來扔掉了。」白髮精靈輕輕一點頭,在樹枝上頭的所有精靈,全部拿下了背上的弓箭,拉開弓對準池水中央的白蘭地。

烏帕瓦轉頭看了看白蘭地,深深嘆了一口氣,「我們到這裡,不是來跟你們打架的。」

「將汙穢之人趕出聖地,是我的職責。」

「這我明白,所以我也只好為了護主而行動了。」烏帕瓦再度將身體轉回來,面向白髮精靈,慢慢抬起了手,放在右眼旁邊輕輕一彈指。

瞬間,池水裡的樹根全部像是活過來一般的,高舉起來揮舞著,並朝站在樹枝上面的精靈群們展開攻擊。原本已經準備放弓的精靈們,一見到這些比樹幹還要粗的樹跟掃過來,立刻改變手中攻擊的目標,將弓箭射向這些樹根。

但是弓箭弱小的攻擊,並不會造成樹根任何傷害,這些樹根將精靈們全部纏繞起來,沒有抓住的就像是在拍打老鼠一樣的,重重壓在他們的身上,讓他們動彈不得,讓白髮精靈與他身旁的精靈,全都嚇得露出害怕的表情。

樹根在將拿有弓箭的精靈全部制止住之後,就不再攻擊站在地面上的那些精靈,恢復原本的平靜,停止了動作,同時間,烏帕瓦也將手輕輕的垂了下來。

白髮精靈顫抖著眼角,看著幾乎要掩蓋住他們頭頂天空的那些樹根,臉色鐵青。

「這、這就是貴為守護精靈的力量嗎……」

「如果不想死的話就快點給我滾開。」烏帕瓦用手指推了下眼鏡,表情冰冷的瞪著白髮精靈,頓時將他整個人嚇到無法動彈,只能微微顫抖著身體與半開的嘴巴。

當葛雷聽見白髮精靈稱呼烏帕瓦為「守護精靈」時,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守護精靈」可說是精靈族之中,擁有特別力量的精靈,他們的存在是精靈族的驕傲,同時也是被視為神一般的存在,但這樣的人,為什麼會願意在魔族的手下效命?

這點雖然讓葛雷不明白,但第一次見到「守護精靈」的力量的他,很快的就把這個問題拋向腦後。

見烏帕瓦成功制止住白髮精靈等人的干擾,他的心情也安定不少,至少有烏帕瓦在,能夠不讓這些精靈打擾克威斯的恢復,然而,他的安心卻十分短暫。

忽然間,他察覺到有股殺氣正迅速以烏帕瓦為目標,直逼而來時,立刻從背後抽出了紅劍,一個箭步上前,轉手一收手肘,在那股殺氣的主人想要用武器刺穿烏帕瓦的心臟之前,反手握著劍柄,在烏帕瓦的胸前擋下了這記攻擊。

野獸般的指甲豎直向前伸長,刺在紅劍的劍身上面,而葛雷則是站在烏帕瓦的身邊,垂低著頭壓低身體,張開嘴巴吶喊一聲,使力將對方揮飛出去。

帶著殺氣的人影向後轉了好幾個圈,最後斜趴在樹幹上面,手上的指甲刺入了樹幹裡頭,好讓自己的身體能夠不受地心引力的影響,斜斜的停留在那裡。殺氣漸漸變弱許多,而樹幹上面,也傳來了一個撒嬌的女聲。

「嗷嗚,人家的指甲差點就毀了。」

葛雷聽見女孩子的嬌滴聲,立刻把頭抬起來,這時他才發現,原來那個帶著強烈殺氣的人,居然是個女孩子。

這名趴在樹幹上的女孩,抬起了剛才被葛雷擋下的手,放在嘴邊輕輕點著,臉上寫滿著心疼與不捨,看起來十分寶貝自己的指甲。女孩留著微捲短髮,膚色稍稍顯得黑了些,但她的髮色卻比皮膚的顏色還要深上許多。

從她尖銳的耳朵可以判別出,她也是個精靈,但卻跟其他精靈完全不同,根本就沒有那種高貴的氣質。在她的脖子上面綁著一條七彩緞帶,身上穿著能夠完美暴露出好身材的貼身背心,以及虎皮紋路的毛裙子,說實在話,看起來就像是隻野獸。

葛雷垂下紅劍,把視線從女孩的身上收回來,直視著白髮精靈,問道:「精靈也搞偷襲這招嗎?」

被葛雷這麼一問,再加上剛才這個野獸精靈女孩的闖入,讓白髮精靈緩緩回過神來,露出無奈的表情,伸手扶著臉頰,閉上雙眼說道:「露,妳給我回家去。」

「才不要!」這名被喚做「露」的精靈,任性的從樹幹上跳了下來,跑到白髮精靈的耳邊喊道:「他們是闖入者對吧?既然如此就應該擊退對吧?所以就會有戰鬥對吧?」

白髮精靈掏了掏耳朵,看起來有點疲憊與無奈,但還是安撫的說:「精靈族向來不主動引發戰爭,這是妳我都知道的鐵則,不是嗎?我來這裡,只是因為長老說要我帶人回去,所以才……」

「你騙人騙人!如果只是來帶個人回去,會需要把族裡的弓箭高手全部帶走嗎?」

「露,妳也看到了,我們要面對的是魔族,不是一般的人,所以這點準被也是必……」

「那我也是高手啊!為什麼你不帶我一起來!」

「……妳是惹麻煩高手吧,露。」

「才不是!是戰鬥高手,你看著吧!」露鼓著臉頰,很不服氣的亮出了雙手的爪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朝烏帕瓦與葛雷的面前出招。

正當烏帕瓦想舉起手來反擊的時候,葛雷卻比他還要快的向前跨步,將紅劍插入烏帕瓦身旁的地面,壓低雙眸,一瞬間看穿了露的攻擊,由下而上伸手抓住了她的兩隻手腕。

沒想到自己的攻擊這麼容易就被看穿,露很不服氣的吹鼓了臉頰,但葛雷只是對她笑了笑,很快就鬆開了抓住她的雙手,獲得自由的露馬上向後跳一步,收回了自己的雙手,但卻又很快的向前一撲,朝葛雷俊美的臉上抓去。

這次葛雷依然空手抓住了露的手腕,不費吹灰之力就讓露的指甲停在自己的雙眼前面,讓露又是一驚,而葛雷則是輕輕將露的手往前推開後,又鬆了開來。但這次露卻在葛雷鬆手的瞬間,側身抬起了腳,朝葛雷的側腹踢過去,但早就察覺到她的偷襲,葛雷彎曲手肘擋在側腹旁,擋下了她的踢擊,而後抓住她的腳踝,將露的身體騰空轉了一圈後,放了開來,任由她掉到地上去。

「好痛!」

雖然說高度只有半個身體的距離,但露還是輕聲的唉了下。不過,很快的她又從地上跳了起來,不信邪的繼續對葛雷攻擊,就是不相信自己對付不了兩手空空的葛雷。

就這樣,他們的攻擊來回過招,露的攻擊完全沒有打中葛雷,而葛雷總是用著玩耍的態度,反轉露的攻擊,讓她只是稍稍受點皮肉痛而已。

就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後,露已經滿身大汗的不停喘氣,葛雷則是一點感覺也沒有的繼續保持他臉上的微笑。

「夠了,露。」

終於,不想再浪費時間的白髮精靈,出聲喊了露的名字,讓露原本舉起的拳頭停了下來,用著不悅的表情,揪起嘴巴轉頭說道:「我還沒打贏呢!」

「再這樣下去,妳不過是給他們更多時間恢復魔力而已。」白髮精靈轉眼看著白蘭地腳邊的水平面,垂下眼眸,「我們得在那個人出來之前,把長老大人要的人帶回去才行。」

「長老要的人?」烏帕瓦聽見重點詞彙,摸著下巴低聲重複著,很快的他第一個就將念頭轉到了葛雷身上,便伸手放在葛雷的肩膀,對白髮精靈說道:「喂,我說你們要的人,該不會就是這傢伙吧?」

白髮精靈警戒的看了眼烏帕瓦,冷冷的回答:「是又怎樣?你也不可能平白無故的把人交出來吧?」

「誰說我不會交出去的?」烏帕瓦推了推眼鏡,一彈手指,葛雷所站的地方立刻出現許多樹根,將他的手連同肚子一起綑了起來。

「哇啊!烏、烏帕瓦,你幹麻?」

「這還用說。」烏帕瓦的眼鏡散發出亮光,然後抬起了腳,用力朝葛雷的屁股上踢了下去,將他踢倒在白髮精靈與露的面前,之後用著至高臨下的態度將雙手環繞在胸前,對葛雷冷冷的笑道:「當然是把你這麻煩的渾小子交出去啊。」

白髮精靈與露,以及其他的精靈們,一看見烏帕瓦的態度,全都愣在原地,而葛雷則是錯愕的瞪大雙眼,緩慢的張開了嘴巴,不敢置信的喊叫出來。

「咦--你、你開玩笑的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