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威斯伸手摸著臉頰上的血痕,隨後抽出了掛在腰間的武士刀,雙眼銳利的壓低後,朝雪萊的方向一踏步,速度飛快的來到她那可愛的模樣前方。

雪萊抬起眼眸,看著克威斯將武士刀朝她揮下的模樣,右腳向後滑了半圈,舉起白刃底住了克威斯的攻擊。

比武士刀還要短小的白刃,輕而易舉的就將克威斯的攻擊阻擋下來,縱使克威斯縮著腳,停留在半空中,將自己的重量完全壓制在往下砍的武士刀上面,雪萊依然不為所動。

「嘖。」

克威斯忍不住厭煩的彈舌著。從那把白刃身上,克威斯嗅出了魔力的氣味。若是普通的武器,根本不可能擋下比它還要大的傢伙,所以雪萊在這把白刃上面注入了魔力,好讓它擁有足以對抗任何攻擊的防禦力。

在自己的武士刀無法傷到雪萊的狀況下,克威斯只好將收起的雙腳踩在白刃上面,用力向後一蹬,轉身回到原來的位置。

「絲葳克!妳沒事吧?」

葛雷緊張的跑道克威斯的身邊,舉起雙手,慌張的查看著克威斯的身體,當他見到克威斯臉上的傷痕滴下鮮血時,他擔心的鎖起了雙眉,伸手想要觸碰那道傷口。

「妳臉上的傷……」

克威斯一把抓住了葛雷伸過來的手,雙眼銳利的瞇了起來,瞪著葛雷那張毫無殺傷力的漂亮臉蛋。

「與其關心別人,還不如先想辦法保住你自己的性命吧!」

「可是絲葳克妳為了我受傷了……」

眼見自己喜歡的人受傷,自己卻什麼作為也沒有,讓葛雷十分厭惡這樣的自己。

「不過是擦傷而已。」克威斯甩開了葛雷的手,側身注意著雪萊的動向,將手搭上了葛雷的肩膀,在他耳邊細聲道:「你快走,這裡由我來拖著。」

「走、走?可是要走去哪?」

「總而言之,先離開這個地方再說。」克威斯的手離開了葛雷的肩膀,慢慢走向雪萊。

他的魔力已所剩無幾,要以這種狀況跟御夢使對打,是不可能贏的。但此刻他只能選擇開戰,否則,葛雷就沒有逃跑的機會了。

克威斯將拇指與食指的指尖緊貼,放在嘴唇上面,朝走廊那片美麗的落地窗吹了聲口哨。口哨的尖銳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連在房內對戰的兩人,都不約而同的將視線轉移到克威斯的身上。

吹完這聲哨音,克威斯將手指從嘴唇上挪開後的瞬間,那扇映照著陽光的美麗落地窗,突然被闖入的黑色身影撞碎。

伴隨在碎玻璃之中,一匹強壯俊美的黑馬出現在雪萊與克威斯之間。

「從、從哪裡跑來的!」雪萊忍不住後退幾步,錯愕的看著這匹黑馬轉向克威斯的方向,踏著小步伐走到那抹瞇起笑容的紅眼身邊。

察覺出克威斯想騎馬逃走的雪萊,立刻收起驚訝的表情,把握有白刃的手向前一伸,大喊道:「別想逃跑!」

接著,她身旁的地板冒出了許多拿著武器的泰迪熊,搖搖晃著它們圓滾滾、軟綿綿的身軀,速度極快的朝黑馬與克威斯飛撲而去。

黑馬見到拿著尖銳武器的泰迪熊,害怕的縮到克威斯身後去,而克威斯則是完全不畏懼的將手往前一甩,一片鮮紅色火焰在他面前燃燒起來,瞬間就把泰迪熊群變成火海。

「趁現在。」克威斯一把抓住馬臉,把他拉到自己面前,瞪著牠說道:「快點把葛雷帶去安全的地方。」

「啡啡啡--」黑馬點點頭,轉身咬住了葛雷的衣服,發呆中的葛雷突然被黑馬拖行,讓他順間回神過來,開始掙扎著。

「等、等一等啊!絲葳克,我也要戰鬥!我不想變成你的拖油瓶!」

「你早就是了。」克威斯望著葛雷掙扎的模樣,小聲的嘆氣道:「從我答應夏達耶的那一瞬間開始,你已經變成了我永遠的拖油瓶。」

黑馬不顧還在反抗的葛雷,硬是把他從破掉的窗戶拖出去。

黑馬雖然只不過是個普通的動物,但是卻很可靠。所以將葛雷交給黑馬,讓克威斯很放心,而且他也挺信任黑馬的腳步。畢竟,牠可是在千鈞一髮之際,讓他及時趕上報名的飛毛腿啊!

他慢慢走到了窗戶邊,背對著從窗外吹進來的涼風,長髮隨著窗簾輕輕吹起,而背光的臉龐,那雙如野獸般的血紅色眼瞳,此刻終於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阻擋在他與雪萊之間的火焰消失後,雪萊才能夠看見克威斯,然而當她見到那雙可怕的眼眸時,忍不住揪緊了心,瞪大著眼睛、顫抖著身體。

「……魔、魔族人?」

他沒看錯,那雙瞳孔的模樣,是只有魔族才會擁有的菱形模樣,但為什麼、為什麼魔族人會來到人類的領地?

難道是因為魔王撕毀契約,所以魔族人就大膽的闖入他們的生活之中嗎?

「啊啊。」在聽見雪萊的驚呼聲後,克威斯伸手揉了揉眼睛,「看來我的魔力已經少到無法維持住眼睛的模樣了。」

是剛才召喚出火的關係吧?要把泰迪熊燒乾淨,可是要耗費不小的火力。

所以他最後的防線--瞳孔的模樣,才會無法維持下去吧。

雖然他還沒有查出人類是否擁有初代魔王的肉體,但身分敗露是不爭的事實,現在只好想辦法撤退了……如果可以全身而退的話。

雪萊知道克威斯是魔族之後,整個人的感覺變得完全不一樣,原本可愛的臉上有著不是期待戰鬥的興奮表情,而是憎恨至極的冰冷視線。

「魔族,妳潛入這裡有什麼目的嗎?」

「我想你們應該知道我的目的吧?」克威斯伸手撩起瀏海,一派輕鬆的說著,「你們這場勇者選拔會的主要目的,可是殺害我們的魔王,不是嗎?為了保護我們的王,我不得不來調查你們。」

「那麼說,妳是魔王手邊的人囉。」

「妳可以當我只是個愛管閒事的人。」

「哼……冷血的魔族居然會想保護自己的王?這種事情聽起來真可笑。」

「我們魔族跟你們人類不同,王有著絕對強勢的力量,是我們魔族的力量象徵,只要魔王存在的一天,魔族人就能夠安心的活下去,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允許任何會為害魔王性命的因素存在。」

克威斯是以還沒成為魔王之前的身分說著。可是他說的這番話,不單單只有他個人的偏見,幾乎所有魔族人,都跟他想得一樣。

只不過在他成為魔王之後,有這種想法的魔族人變少了啊……

「我是不會相信你們魔族還擁有『心』的。」雪萊再度舉起了白刃,可愛的臉龐充滿想要報仇的情緒,感覺得出她十分厭惡魔族,但克威斯卻不知道為什麼。

他們魔族有對雪萊做過什麼事情嗎?為什麼雪萊看著他的表情,就像是在看著仇人一樣?

當年御夢使被殘殺的時候,是人類魔法師自己下的手,那時候,他還沒成為魔王,只不過是個普通的魔族人而已,而且當時的魔族,也完全沒有插手這件事情啊!

不,應該說--當那時候的魔王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御夢使已經慘遭滅族了。

輕嘆一口氣後,克威斯抬起握有武士刀的手,讓尖銳的刀口對向雪萊。

「來吧,我會陪妳打個過癮的。」

「這句話應該是我的台詞!」

雪萊瞬間消失在克威斯面前,從沒見過雪萊擁有這種速度的克威斯,瞬間愣在那裡,然而當他察覺到雪萊晃到他身後的氣息時,他立刻將刀口向下,反手放在背後。

刀口磨擦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克威斯轉過身,對上雪萊充滿憤怒的眼眸,接著他抬起腳來,用力踏在雪萊的肚子上面,將她整個人踢飛到後面的牆壁上。

牆壁碎裂開來,冒出一陣塵埃,但被塵埃掩蓋住的雪萊卻又突然衝了出來,揮舞著白刃,刀刀將克威斯逼迫到落地窗旁的牆壁上。

雪萊朝克威斯的臉刺入一刀,克威斯趕緊撇頭轉向一旁,只讓白刃畫過臉頰,刺入他後腦勺貼著的牆壁裡。他的臉頰落下汗珠,魔力所剩無幾的他,面對人類魔法師之中擁有最強稱號的御夢使,簡直就像是用雞蛋砸石頭般脆弱。

不過,更沒讓他想到的是,白蘭地居然會被迪斯欽纏身這麼久,讓他根本沒有時間走出房間來幫他。

「不准分心。」雪萊可怕的壓低聲音,從克威斯的面前傳來,讓他把看著房門口的視線收回,重新看著眼前這擁有小女孩模樣的御夢使,想起自己現在還被她壓制著,無法動彈。

克威斯看著雪萊再度對他舉起白刃,立刻轉動手指,在食指間召喚出一個小旋風,並且隨著他手指的轉動漸漸變大,當雪萊發現這震旋風的時候,旋風已經卡在她與克威斯之間,一瞬間就將她從他身上吹走。

旋風的力量,只夠讓雪萊離開自己而已。克威斯看著雪萊雙腳斜踏在牆壁上面,完好無缺的模樣,忍不住苦笑起來。雪萊沒有給克威斯休息的時間,她踏在牆壁上之後,立刻又朝他的方向踏步而去,簡直就像是隻青蛙。

克威斯將武士刀插入眼前的地板,踩在刀柄上面跨過了飛撲而來的雪萊,接著立刻轉身拔起武士刀,正好壓在雪萊的後頸上。

雪萊側眼看著克威斯,輕輕的從嘴裡吹出一口氣。瞬間,克威斯手中的武士刀凝結起雪花,漸漸被覆蓋在冰塊之下,就像是急速冷卻一樣,讓克威斯不得不鬆開手,捨棄這把刀。

武士刀掉落在地面的瞬間,瞬間碎裂成好幾塊碎片。而慢慢轉過身來的雪萊,踏過了武士刀的殘骸,將白刃舉起來對著克威斯。

「糟、糟糕,這下真的很不妙……」克威斯看著雪萊一步步接近自己,想要揚起防護網,但是卻怎麼樣也使不出魔力來。看來,他的魔力真的用光光了!

「死吧。」雪萊壓下雙眸,收手將白刃往後一拉,迅速朝克威斯的胸口刺過去。

「鏘!」

一陣脆耳的摩擦聲,從克威斯的面前傳來。緊閉起雙眼的他慢慢睜開了眼睛,看見那抹阻擋在他面前的高大身影。

看見他的出現,克威斯忍不住鬆了口氣。

「你總算來了,白蘭地。」

「不好意思,來得有點晚。」白蘭地側頭對著克威斯笑道:「為了讓那傢伙快點滾蛋,我只好用了下下之策,不然那傢伙可是打算纏我纏到你被殺死呢。」

克威斯轉頭看著房內,這才發現赫茲與迪斯欽早已經不見人影,而在書桌旁的地上,還留有一大片鮮血。

看來白蘭地可是出了個狠招。

白蘭地用力將雪萊往後推開後,轉身面對著克威斯,將頭輕輕垂下來,靠近他的臉。

「真不妙呢……魔力居然被你用得一乾二淨。」

「幸好你沒跟過去,不然我想我們的狀況應該會更糟糕吧。」

「你這麼說也沒錯。」白蘭地輕輕嘆了口氣,「不過,沒有魔力的魔族,就等於是普通的人類一樣,更別說你連武器都被毀了。」

「所以,這不就是你擅自跟著我的原因嗎?」

克威斯抬起頭來對上白蘭地那雙翡翠色的眼珠,笑了笑,讓白蘭地瞬間一愣,無可奈何的垂頭嘆氣,投降道:「當你的使魔還真累。」

「當初可是你自己願意選擇我的。」

「我知道,所以我又更氣我自己了。」

白蘭地感覺到雪萊在他們對話的時候,又持刀衝過來,立刻轉身面向她,單手揮著手臂上的淡藍色火焰刀,抵住雪萊的白刃。

「你也是魔族嗎?」

雪萊見到白蘭地與克威斯熟識的模樣,便問著。白蘭地一點也不介意的勾起嘴角,對她那充滿著憎恨、憤怒的眼眸,輕聲回答:「啊,是啊。那傢伙是我很重要的人,所以我不會讓妳傷害他身上任何一根寒毛的。」

「那你們就一起死吧!」

雪萊退開步伐,蹲下身體將白刃插入地板裡。從白刃插入的地方開始,瞬間開始凝結成白霜,就如同克威斯的武士刀一樣。

「冰魔法師嗎?」白蘭地一點也不在意的收起了雙手上的藍色火焰刀,鼓起嘴巴,在他與克威斯之前圍起一圈青藍色火焰。

雪萊的冰,輕而易舉的就被阻擋在白蘭地的藍色火焰之外,讓她錯愕的瞪大了雙眼。

「不可能,我這可是零下百度的急速冷卻……」

「零下百度的冰霜,怎麼可能比得過擁有千度燃燒力的火焰?」白蘭地伸手輕撫著身旁的藍色火焰,勾起嘴角笑著,「對上我這以火焰為生的人,只會使用冰魔法的妳是絕對贏不過的。」

「……是嗎?」雪萊垂下頭,臉上黑壓壓的一片,讓人看不見她此刻的表情,但從她的聲音裡面,能夠聽得出她那不願屈服的心情。

突然間,她的身體吹出一陣寒風,雪花片從她的腳底緩緩飄出來,向上攀升到屋頂,而雪花片觸碰到屋頂後,便瞬間讓屋頂凍結成冰霜。

雪花片穿過了白蘭地的火焰,落在克威斯的腳邊,也瞬間如同屋頂一樣的凝結成一塊,這讓克威斯與白蘭地都同樣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當他們再度轉頭過去看著雪萊時,從雪萊腳下吹起的雪花瞬間變成了暴風雪,吹出的雪花片將房紫四周全部凍結起來,好在白蘭地即使讓火焰變成了圓弧狀,讓它把自己跟克威斯保護起來,才沒有遭殃。但在青色火焰的保護之下,雪花片居然凝結住火焰,成為了隱藏在冰之下的火光。

白蘭地抬頭看著頭頂上那片冰塊,依然保持著火焰的強度,若是他消去了火焰,那麼他與克威斯將會順間變成冰柱。

看來,這將會是一場魔力比賽。雪萊的目的,就是要看他們誰先用光了魔力吧!

這還真是個殘酷的比賽。

「克威斯,快想想辦法啊!」白蘭地一手舉高著,撐住火焰的強度,轉頭對克威斯發表意見,「再這樣下去,我們根本逃脫不了這裡!」

「真不愧是被譽為最強的魔法師,御夢使啊。」

「別感嘆了!」

「我現在只能感嘆啊,沒有魔力的我根本沒辦法對抗她。」

白蘭地聽見克威斯這麼說,立刻驚訝的收起慌張的神情,望著他說道:「難道說你有魔力的話,就有辦法逃脫出去了?」

「你這麼問也太失禮了,我好歹也是個魔王,怎麼可能會屈服在人類魔法師的手下?」

「拜託你別繞圈子,直接跟我說白話文好嗎!」

「你還真麻煩。」克威斯走向白蘭地,看著他滿頭大汗的臉說道:「是,我的確是有辦法。不過我現在無能為力啊!還是說你要等我睡一覺,把魔力補充回來之後再逃脫?」

「那時候我們早就變成冰塊了!」

「說得也是。」克威斯摸摸下巴,思考了一會兒後,再度抬起頭來,「還是說,你要分一些魔力給我?」

「什……」白蘭地的臉色瞬間鐵青起來,他拼命的搖頭拒絕著,聲音裡還夾雜著顫抖的口音,拒絕道:「不要不要,我死都不要--可以的話我希望是跟美女分享魔力,而不是有變裝癖的魔王啊!」

「你這種拒絕法還真讓人不爽。」

克威斯的額頭擠出青筋來,不管白蘭地還在拼命搖頭拒絕,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用力將她的頭往下一拉。

白蘭地瞪大著雙眼,看著近在眼前的克威斯,感受著從嘴唇上傳來的柔軟感覺,差點沒昏過去。

所謂的「分享魔力」,指的就是接吻啊!

因為魔族的魔力必須以口對口傳送,通常會用到這種情況的時候只有兩種,一種是口對口人工呼吸,也就是救人的時候;另一種則是在結婚的時候,象徵兩人成為彼此的另一半。

而白蘭地現在,則是新增的第三種--被魔王強行奪走魔力。

克威斯將自己的魔力補充到能夠使用的地步後,就放開了白蘭地。變成雪白色的白蘭地,在他身後無力的晃來晃去,就像是魂魄托離軀殼的模樣,不過克威斯卻一點也不想關心的抬起頭來,看著失去白蘭地指揮後,漸漸消失的青藍色火焰,以及漸漸撲向兩人的寒冰。

「哼,這下子可以大鬧一場啦。」

克威斯勾起嘴角,輕輕一笑,隨後他張開雙手掌心,蹲下來壓在地板上面,地面瞬間像是被溶解一樣的漸漸融化掉,竄出兩條紅色巨蟒,在青藍色火焰消失的瞬間,衝破那片寒冰,直逼雪萊而去。

雪萊看見克威斯的攻擊,立刻讓暴風雪集中攻擊這兩隻巨蟒,但這兩隻巨蟒在暴風雪成一直線攻擊後,突然從相反的方向分開來,讓雪萊的攻擊撲了個空,隨後兩條巨蟒衝出了破掉的窗戶,將整棟房子團團圍繞起來,漸漸融化成火焰,不到幾秒鐘的時間,這整間房子就變成了火海。

炎熱的火氣讓雪萊腳底下的暴風雪停止動作,而雪萊也被火焰燙得無法行動。透過火焰,他看見克威斯扛起了全身雪白、還沒回神過來的白蘭地,跨上了窗台,立刻緊張的對他大喊。

「不、不准逃!」

聽見雪萊的聲音,克威斯只是轉過頭來,輕輕的勾起嘴角,對她露出高傲的表情。

「下次有空再陪妳玩吧!御夢使,雪萊。」

說完,克威斯跳出了窗戶,將雪萊單獨遺留在火海之中。

 

 

(第二集 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