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馬一路狂奔到幾條巷子外的距離後,才鬆開嘴,將葛雷放在一棵大樹底下。在屁股碰到地面後,葛雷緩緩回神過來,抬起頭看著黑馬,但他卻透過了黑馬的身影,看見赫茲的宅邸被大火圍起,燃燒著熊熊火焰。

葛雷瞪大著雙眼,震驚的從地上跳了起來,想要再度起身前往克威斯所在的地方,但是黑馬卻向前伸出了一隻腳,將剛起身的他絆倒在地。

「嗚哇!你幹什麼啊!」撲倒在地的葛雷很快的爬起來,轉頭對著黑馬喊著,但黑馬卻只是吹了吹嘴巴,然後咬住了他的頭。

「痛痛痛痛!快放開我啊!」

「啡啡啡。」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啊啊啊--」

「啡啡。」

「別含著我的頭說話!」

「我想牠應該是想叫你乖乖待在這吧。」

隨著這陌生的聲音出現,大樹的後方慢慢走出了穿著藍白色長袍的男人。他的目光輕輕落在葛雷的身上,但這視線卻不會讓他覺得很反感,反而感受到一股如微風般的平靜氣息。面對這飄逸著一頭藍白色長髮的陌生人,葛雷不自覺得消除了內心的戒心。

而原本咬著葛雷的頭不放的黑馬,在看見出現在葛雷面前的身影後,立刻把他吐出嘴巴,雙眼含淚的飛奔到他身邊去。

「啡啡啡--」

「好好好,我知道啦,辛苦你了。」

他垂下臉來撫摸著黑馬的頭,頭髮掃過了臉頰,露出那雙有著尖銳模樣的耳朵。

這對耳朵讓葛雷瞪大了雙眼。在看見那對耳朵的瞬間,他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是……精靈族的?向來不喜歡在人面前出現的精靈族,為什麼會在這裡?」

藍色眼眸瞬間瞇了起來,在他的視線裡完全感受不到原本那股溫柔的感覺,從不將內心心情表露出來的精靈族,此刻居然瞪著他。

而後,他聽見這名精靈緩緩的對他說道:「我原本是想來找人的,但是,卻沒想到找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啊。」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瞇起了雙眼,反問:「話說回來,為什麼你會拿著我的東西?」

「你的東西?」

「絲翠玉……那個綠色的手環。」

「綠色的……手環……」

被精靈這麼一說,葛雷才赫然想起了克威斯扔給他手環,於是他將手探入口袋中,翻找出了那只手環。

綠色的手環,這只手環跟這名精靈到底有什麼關係?

不,應該說……克威斯和他是什麼關係?

 

 

其一  千萬不要惹火脾氣好的人

 

「看你一臉困惑的表情,肯定是在懷疑我跟殿下的關係吧?」烏帕瓦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口上面,夾住了他垂放在左右兩側的長髮,高傲的抬高下巴,眼神閃亮的推了推眼鏡。

被說中心思的葛雷,訝異的震了一下身體,往後退了好幾步。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下意識的想要離這個人遠一點,縱使他全身的氣場給他很舒服的感覺,但那眼神、表情,都充滿著危險的氣味。

而在退開後,他才看見這個精靈的脖子上面好像掛著一個黑色的東西。

黑色的長方形盒子,中間鑲著圓形的玻璃向前凸出幾公分的距離,上面那塊窄窄的小地方,還有許多奇怪的按鈕,這怎麼看起來都像是--相機。

而且相機的鏡頭還跟精靈的眼鏡同時發光啊!

葛雷張著嘴巴指著精靈脖子上掛的相機,這十分不搭的組合讓他說不出話來。看見他這麼震驚的樣子,精靈順著葛雷指著的方向,低頭看著自己胸前的相機,這才恍然大悟的將它捧起來,嘴角高高揚起,一臉開心又帶有些癡迷的解釋:

「啊啊,這個裡面的東西可是我的寶貝呢。」說完,精靈還把相機捧起來,放在臉頰上磨蹭著。

精靈的高貴、神秘,以及獨特的種族觀念,此刻就像玻璃一樣在葛雷的心裡碎成一片。

這傢伙根本只是掛著尖耳朵的怪人啊!

精靈在磨蹭完心愛的相機後,才又推了推眼鏡,一臉厭惡的看著葛雷的臉,繼續剛才的話題:「你這傢伙先別轉移話題,快點告訴我,為什麼那個手環會在你的手中?」

「唔、啊,這……這個是絲葳克扔給我的……」

「殿下他?」精靈瞇起了雙眼,然後抬起頭來面對那棟熊熊燃燒中的宅邸,快速的跨過了葛雷的身旁,朝那棟房子走過去。

直到精靈的身影跨過肩膀旁邊,葛雷這才想起自己還沒問出他的身分,於是立刻轉身面對著精靈的背影,大聲的問道:「喂!等、等一下,你還沒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和絲葳克又是……又是什麼關係?」

「哼。」精靈停下了腳步,轉過半張臉,用食指推了推眼鏡,雙眸壓得低低的看著葛雷,冷哼道:「我乃精靈一族的烏帕瓦,是那傢伙的腦袋瓜,同時也是立下誓約,要永遠在一起的人。」

「什、什麼!」

這句話讓葛雷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他一臉蒼白的張著顫抖的嘴巴,魂飛了一半,失神的指著烏帕瓦說道:「難、難不成你……你跟絲葳克結婚了?我都不知道,原來絲葳克喜歡的是女人啊……難怪她會對我沒興趣……噗哇!」

葛雷才剛感嘆完,就立刻被從眼前飛過來的手推車擊中,壓在木頭碎片底下,靈魂掛在嘴邊,似乎只差一步就要飛離身體。

而烏帕瓦則是收起粗魯的扔擲動作,將右手插在腰間,低下頭來用另一隻手推了推眼鏡,鏡片折射著光芒閃了閃,透過這兩塊玻璃之下,烏帕瓦再度抬起頭來看著葛雷,而他臉上的表情卻是平靜如水。

「你小子給我看清楚,我可是個百分之百的男人!」

「咦、咦--咦?」葛雷困惑的發出聲音,然後盤腿坐在地上,歪著頭說道:「原來如此,原來你是個男人,那這樣一來的話……」

男人,脖子上掛著相機,還說裡面的東西是自己的寶貝。把這些重點詞彙連接起來之後,葛雷突然又領悟到另一件事情的指著烏帕瓦喊道:「所以你是跟蹤狂……唔!」

這次他說完話之後,飛過來的是無數個麻布袋,而且裡面好像還裝著滿滿的東西。看見這滿天的布袋,葛雷手忙腳亂的左閃右躲,雖然模樣愚蠢,但卻都準確的躲過了布袋的砸襲,當最後一個袋子重重落在葛雷的面前後,他才鬆口氣的攤坐在地上,伸手擦著額頭冒出的汗水。

「呼,好危險啊。」

烏帕瓦從頭到尾都將視線放在葛雷的身上,沒有移開。打從克威斯離開城堡開始,他就一直尾隨在他之後,所以當克威斯與葛雷勾搭上的那一幕,他也看入眼中。

老實說,他完全是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以及拍些珍藏的「克威斯美照」,而跟上來的,但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居然快速得讓他不得不放下相機,緊緊跟隨在克威斯身旁。

不過,他剛才跑去追那將紅劍帶走的人了,所以離開了一小段時間,但沒想到當他才剛回來這附近,利用綠色手環上獨有的搜尋咒紋來找克威斯時,誤打誤撞遇上了葛雷。

原本他是想找到克威斯,好跟他報告事情的!他追著那個將紅劍接走的人,追到鎮上之後沒多久,就消失在他眼前了。而在他們消失的地方,留有淡淡的魔法陣刻痕,那個是製造殘影的魔法陣,殘影會在完成任務之後回到魔法陣,消失不見,所以常被人當作通信魔法使用。

眼見現在的事情已經變得不如預期,烏帕瓦也不想再繼續把時間浪費在葛雷身上,於是他轉過身背對葛雷,語氣不耐的說道:「我勸你最好還是乖乖回家吧,別再繼續逗留在這裡了。」

聽見烏帕瓦這麼說,葛雷的雙眼順尖銳利的瞇起,他拍拍身上的塵埃,從地上站起來,緊皺著眉毛看著烏帕瓦的背影。

「在我封印紅劍之前,我是不會離開的。」

「封印紅劍?呵,憑你這種人類,能夠封印得了那把魔劍嗎?」烏帕瓦側頭看著葛雷堅定的雙眼,慢慢將視線挪到他背在背後的紅劍,「你的那把紅劍,雖然有著跟那把魔劍一模一樣的外表,但是,卻沒有封印它的能力。」

「你說這個?」葛雷突然張大雙眼,眨了眨,天真的看著烏帕瓦,將背上的紅劍取下來,橫放在眼前說道:「這並不是用來封印的,只不過是師傅讓我防身的武器罷了。」

烏帕瓦給了個「不信任的眼神」,於是葛雷便嘿嘿笑了兩聲,繼續解釋:「因為我很仰慕我師傅,小時後就纏著師傅說想要一樣的紅劍,所以師傅才請人給我做了一把一模一樣的。」

「就這點理由,難道你以為就能夠取信我?」

「嘛,我也不奢望你會相信,但這是事實啊。」

「不過,既然你提到了你的師傅,跟這把紅劍……難道你就是擁有勇者血脈的勇者後代?」

烏帕瓦雖然知道初代魔王被封印在紅劍裡的這個傳說,但他並不是馬上就想起這兩者的關聯性。一開始讓他動身去追這把紅劍的原因,是因為它身上那股強大的魔力,所以當他看見這把紅劍從房子的窗戶裡扔出來的時候,他才會立刻感覺不對的追上去。

而後當他看見紅劍消失在自己面前,他才慢慢想起了魔族這流傳已久的傳說。

但在傳說裡,勇者雖然成功封印了初代魔王,但卻害怕封印被破解開來,於是將再度封印初代魔王的力量,隱藏在他的後代子孫體內,藉由鮮血傳遞下去。

所以,既然葛雷說了要封印紅劍,那麼他一定就是勇者的後代,否則他不會擁有這種力量。

但葛雷卻是用手搔了搔頭髮,害羞的回答:「這、這個嘛,我不是師傅的兒子耶……哈哈。」

烏帕瓦愣在那裡,微微張開嘴巴,吃驚的說:「那麼你說要封印紅劍,是怎麼一回事?」

「我、我不能說。」葛雷一邊回答,一邊將眼神飄向遠方,看得烏帕瓦一肚子火。

這個人類身上擁有太多謎團了!這樣對克威斯很不利,同時也有可能讓克威斯陷入危險之中,它可不允許他的魔王殿下因為區區一個人類,而有性命之慮。

「看來,應該現在就讓你消失才對。我絕對不容許在這個世界上,擁有任何會威脅殿下性命的存在。」烏帕瓦轉過身來面對葛雷,而他臉上的表情,已經因為擔憂而猙獰起來,散發出可怕的寒氣,這跟他精靈的高尚外表,完全不搭,現在的他與其說是精靈,不如說是個魔王。

葛雷的臉頰慢慢滑下汗水,放在後腦勺的手也僵硬得微微顫抖著,在被烏帕瓦的眼神掃到時,他的身體不聽使喚、完全不能動彈,只能張著嘴巴,結巴的低喃:「……魔、魔王?」

「不。」烏帕瓦輕輕一笑,「我不是魔王,而是……」

「烏帕瓦!」

就在烏帕瓦才剛開口說不到幾個字,一條黑色短裙瞬間從葛雷的後面跳了出來,跨過葛雷的頭頂,伸直雪白的大腿,毫不留情的將皮靴用力的踩在烏帕瓦的臉上。

隨著裙襬緩緩落下,那頭美麗的栗子色長髮也輕輕的蓋住了黑色短裙,望著這個背影的葛雷,雙眼含淚的看著眼前的人,感動不已的露出開心的笑容,對前方的人大聲喊叫出他的名字。

「絲葳克!太好了,絲葳克妳沒事……」

「哼,我怎麼可能會有事。」克威斯很不爽的挪動眼珠,血紅的眼瞳冷冷的瞪著葛雷開心的表情,繼續把腳下的臉當皮球踩,一點也沒有要拿開的意思。

克威斯很快的收回瞪著葛雷的視線,轉而向下看著被他踩著的烏帕瓦,說道:「你這傢伙跑來這裡做什麼?出發前我不是說了,叫你給我好好待著嗎?蛤?」

「唔唔唔唔……」

「你說什麼老子完全聽不懂!」

「唔唔……」

「大聲點啊!」

「唔……」

克威斯毫不留情的做法,另在一旁看的葛雷直冒冷汗,緩慢的伸出手來替烏帕瓦求情道:「絲、絲葳克,妳好像快把他踩死了……」

他的聲音很小聲,因為他感覺到克威斯正在散發著熊熊怒火,雖然他不曉得原因是什麼,但第六感告訴他,絕對絕對不要去惹現在的克威斯。

深知克威斯的踐踏能力的葛雷,只能在心中默默替烏帕瓦流淚祈禱。

「嘖。」

在葛雷的求情下,克威斯很不甘願的把腳挪開,一手插在腰間,冰冷的用著鮮紅的眼眸,注視烏帕瓦那張已經凹進去的臉。

沒料到克威斯居然會聽自己的話,讓葛雷有點訝異的瞪大雙眼,眨了眨。不過克威斯的表情還是可怕到讓他不停顫抖。

此時,一隻手掌搭上了他的肩膀。

當葛雷轉頭過去看著這之手的主人時,發現這人居然臉色慘白的對著自己苦笑。

「哈哈哈哈哈……你沒事啊……」

「嗚哇!鬼啊!」

一看見這全身毫無色彩可言的人,葛雷迅速向旁邊跳了好幾步,還擺出了戰鬥姿勢,不過當他拉開距離後,才又看清楚這個心情低落的人,居然是那充滿著自信與神秘色彩的白蘭地。

「白、白蘭地?你怎麼了?」

「哈哈哈,沒事、沒事,哈哈哈……」

白蘭地一邊說著,一邊用「飄」的飄向旁邊的牆角,蹲下來製作自己的「自閉空間」。

這讓葛雷看得一頭霧水,只能留著滿頭汗的看鬼火將白蘭地圍繞起來。

「別理他。」克威斯在葛雷的背後嘆一口氣,嚇得他豎起全身的汗毛,叫不出聲來的鐵青著臉色,轉過頭來看著克威斯。

克威斯看了一眼他那詭異的表情,沒想太多的問道:「話說回來,你怎麼會跟烏帕瓦在一起?」

「這個嘛,好像是因為它的關係。」葛雷將綠色手環拿給克威斯看,「這上面好像下了搜尋咒紋,所以能夠找到持有人的所在地點。」

「我就想說這東西應該還有其他目的。」克威斯把手環收回來,掛回右邊手腕上。

對魔力所剩無幾的他來說,這個東西能夠讓他的魔力快些恢復,有點像是充電器一樣,所以即使知道這上頭有搜尋專用的咒紋,他也無所謂了。雖然剛才從白蘭地身上「借」了一些魔力過來,但自己以外的魔力,很難使用,況且為了安全起見,他必須先留住一些魔力,以防不時之需。

在將手環戴上後,臉上被踩紅一圈的烏帕瓦也從地上跳了起來。

「殿下!您也太狠了!」

聽見烏帕瓦的聲音,克威斯立刻反射性的抬腳向後一踢,毫不留情的朝他肚子上給了一記後旋踢。

「嗚!」

烏帕瓦悶哼一聲,身體搖晃得又要倒下去,但這次克威斯卻主動走向前,一把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即使身高有著短暫的距離,但此刻的克威斯卻是用俯瞰的角度瞪著烏帕瓦。

「殿下殿下的叫不煩啊你!別忘了我的身分是秘密!」

這聲喊叫過後,烏帕瓦楞了一下,而旁邊的葛雷更是大大的傻住。

看見烏帕瓦的表情僵硬,克威斯緊皺著眉頭眨了下眼睛,才慢慢反應過來的張著嘴巴,一把甩開了手裡的烏帕瓦,臉頰旁落著緊張的汗水,轉過頭看著葛雷。

葛雷的眼神裡充滿著擔心、害怕,以及不信任,他慢慢抬起了手,指著克威斯,困惑的說:「絲葳克妳……到底是……誰?」

糟了。

克威斯的心裡瞬間閃過這兩個字,但因為看見烏帕瓦而怒氣攻心,導致他也有點口直心快的說溜嘴,於是他只好迴避著葛雷的眼神,右手緊抓著左手肘,輕輕嘆了口氣。

「看來是瞞不下去了。」

聽見克威斯這番話,被扔向遠方的烏帕瓦立刻從地上彈了起來,就連角落邊的白蘭地也撥開了鬼火,偷偷看著克威斯與葛雷。

克威斯再度抬起頭來,直視著葛雷的眼睛,深吸一口氣說道:「聽好了,葛雷,我是魔……」

轟隆!

就在克威斯說話的當下,宅邸的方向傳來可怕的爆裂聲,聲響巨大得蓋過了他的聲音,導致在場沒有人聽見克威斯所說的話。

當爆炸聲漸漸消退後,葛雷才慢半拍的回神過來,苦笑的摸著後腦勺,對克威斯慢慢舉起了食指。

「對不起,我什麼都沒聽到……能不能再來一次?」

「說出這件事情可是需要很大的心理準備耶!」克威斯抓狂得對葛雷大吼,捲起袖子衝到葛雷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把他拉低,讓自己的嘴巴貼近了他的耳垂。

葛雷感受到克威斯在耳邊的吐息,忍不住紅起了臉頰,雙唇緊張的抿起來,偷偷的側眼看著克威斯近在臉頰旁的美貌,心撲通撲通得跳個不停。

克威斯張開嘴,滿臉怒氣的他正打算再說一遍的時候,他突然聽見了某種東西快速接近的聲音,於是立刻把葛雷往下一拉到身後,迅速抽出了武士刀,擋住了從天而降的巨大力量。

這股力量在武士刀的前方吹起一陣旋風,而克威斯所踩著的地方,居然被這股力量壓制下去,凹陷出一個坑洞來,而在力量面前的克威斯,則是一臉痛苦的咬著下唇,緊握住手中的武士刀,使出全身的力氣將它打飛出去。

被扔出去的身體向後翻了一圈,輕巧的踏著腳步落在他們面前的屋頂上面,隨風吹起的藍色絲帶環繞在圓滾滾的身體兩側,潔白如雪花般的刀身,則是放在了短窄的脖子旁邊,輕輕敲打著。

一下子突然使出太多力氣,讓克威斯喘不過氣來的單膝跪在凹洞裡,用手背擦去流到下巴上的汗水,眼神銳利的掃在屋頂的身影上頭,不悅的「嘖」了一聲。

被克威斯救了一命的葛雷,在看見屋頂上站著的泰迪熊之後,立刻衝到凹洞旁邊,看著站在正中央的克威斯,見他一動也不動的蹲在那裡,葛雷就忍不住著急的喊道:「絲葳克!妳沒事吧?」

「放心吧,我好得很。」克威斯慢慢站起身來,抬起頭望向對他露出笑容的泰迪熊,壓低了雙眸。

這隻泰迪熊是御夢使的吧!不過,這隻跟他們之前遇見的那幾隻有點不太一樣,彷彿有著自己的靈魂,擁有思考的意志……同時,也是那個御夢使最強的武器。

剛才,他完全察覺不出這傢伙的氣息,若不是那陣風的聲音,他可能連擋都擋不下這道攻擊。

重新站好身體後,克威斯從凹洞裡跳了出來,站在這個圓滾滾身體所在的房子底下,由下而上的抬起眼眸,冷冷的目光裡充滿著殺意。

御夢使會被稱為「最強的魔法師」,有一半以上的原因都是來自於這種玩具布偶。想要成為一名御夢使,就必須先製作出這種布偶,以表示出自己的實力,布偶的力量等同於製作者的力量,所以,當面前有一百名御夢使做為敵人的時候,就必須當成有兩百名戰鬥力來對抗。

這就是人類之中最強的魔法師,御夢使。

但,通常御夢使不會直接派出布偶與對手戰鬥,除非是御夢使本身已經受了傷,或者力量不足……不過照他看來,應該兩者都有。畢竟他剛才所使出的火力可不小啊。

他輕輕的勾起了嘴角,收起敵意,抬起頭來看著這隻泰迪熊。

「我曾聽說過,御夢使所製造出來的布偶,就等同於製作者本身的力量,而製造人偶的主要材料,就是……」

「閉嘴。」站在屋頂上的泰迪熊,一聽見克威斯的話,立刻用著低沉的聲音打斷了他,兩顆用鈕扣做成的眼珠彷彿有靈魂般,透露出冰寒的氣息,雖說外表只是個布娃娃,但此刻的泰迪熊,卻像是人類一樣。

克威斯笑了笑,識趣的住口。他看著泰迪熊手中的白刀,單手插在腰間,拿著武士刀的手則是舉了起來,用武士刀的刀口對著泰迪熊。

「我可以不說,但妳得立刻從我們面前消失。」

「這是威脅嗎?」

「不。」克威斯勾起的嘴角慢慢垂下,血紅色眼瞳被劉海掩蓋住一半,並且順間散發出了強大的魔力,由腳下吹起一震可怕的烈風,如威嚇般的壓低著聲音對泰迪熊說道:「我這可是命令。」

泰迪熊張開嘴巴,微微一愣,被克威斯這股可怕、強大的魔力嚇得說不出話來。原本他以為克威斯已經沒剩多少魔力,所以才會不顧雪萊的阻止,跑過來追他們,但當它一見到克威斯所釋放出的這股力量後,內心多了份恐懼。

它知道,克威斯手腕上的東西正在壓抑著他體內的力量,但即使被限制住,克威斯依然能夠釋放如此強大的魔力,可想而知,克威斯真正的魔力不單單只有如此而已。

泰迪熊握著白刀的手微微顫抖著,身體不受控制的僵硬在原地,無法動彈。

看出泰迪熊失去戰意後,克威斯面帶笑容的收起了魔力的釋放,把武士刀放回刀鞘裡面,轉身對著摸臉喊疼的烏帕瓦、在旁邊與鬼火相伴的白蘭地,以及不停眨眼看著他還有泰迪熊的葛雷說道:「走啦,三位帥哥。這裡已經沒什麼好逗留的了,我想不久之後三大國的軍隊就要趕來了吧?」

克威斯說著,悄悄側眼看著泰迪熊,當他見到泰迪熊露出被看穿的心虛表情,緊閉雙唇的露出後齒,用力「嘖」了一聲,飛快的轉身飛走後,便勾起嘴角伸手拍了拍身旁的葛雷,把他傻了許久的魂收回來。

「絲……」

「快走,真的不能再待在這了。」克威斯給了葛雷一個眼神,突然間雙腿一軟,輕輕的靠在他的肩膀上,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絲葳克!」

「殿下!」

烏帕瓦看見克威斯不太對勁,緊張的衝到克威斯身邊,而葛雷則是緊張的扶助了他的身體,臉上表情緊皺起來,就像是快哭了一樣。

「絲、絲葳克,妳……」

「哈……剛才太過逞強,釋放出太多魔力了。」克威斯靠在葛雷的胸膛裡,額頭上滿是汗水,胸前也快速的起伏著,看起來就像是剛跑完百米賽跑一樣。

蹲在角落旁的白蘭地,突然默不作聲的來到了克威斯的身後,不顧葛雷和烏帕瓦還站在旁邊,一把將克威斯橫抱起來,臉上露出微怒的表情,用鼻子重重的吐了一口氣。

「你就是愛逞強。」白蘭地垂眼看著克威斯,嘴巴上雖然是責備的話,但語氣裡卻充滿著擔憂。

這景象讓一旁的葛雷完全愣住,此刻的克威斯與白蘭地,讓他有一種無法介入的感覺,他們之間的牽絆,令他忌妒又羨慕,但他卻什麼也無法做,只能就這樣站在一邊。

「絲葳克她,是誰?」

聽見葛雷問題的,是站在他身旁的烏帕瓦。他轉眼看著葛雷,輕輕嘆了一口氣:「我只能告訴你,那傢伙在魔族擁有貴族的身分,是你絕對觸碰不到的美麗花朵。」

「魔族的……貴族?所以你才會稱呼她為殿下啊。」葛雷不是很在意的聽著烏帕瓦的解釋,雙眼緊緊盯著克威斯與白蘭地,忍不住心中的醋意,微微垂下雙眸。

烏帕瓦看見葛雷臉上複雜的表情,目光閃爍的摸著下巴,露出曖昧的笑容來,但是卻被突然從後方接近的克威斯,伸出拳頭用力在頭上敲了一拳。

「給我正經點。」克威斯對烏帕瓦冷哼,瞪著他說道:「烏帕瓦,準備出發前往那座湖。」

「哎?『我們』?難道您也要把這人類……」

「廢話!」克威斯對著烏帕瓦大吼一聲後,神色複雜的慢慢別開眼,小聲的說:「我怎麼可能把夏達耶託付給我的笨蛋丟在這裡……」

烏帕瓦一聽見「夏達耶」這個名字,立刻明白的嘆口氣。

「我明白了。」

他將手臂往旁邊一伸,在他們四人的腳下便瞬間出現一個用綠色光芒畫成的魔法陣,隨著魔法陣的光芒向上攀升,他們的身體也漸漸消失在這陣綠光中。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