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阻止黑馬的肚子拼命傳出飢餓的聲音,克威斯在回到城鎮的時候,順便買了幾根紅蘿蔔給牠吃,免得牠走到一半倒了下來,這樣他就得扛著葛雷回去原來那間宅邸了。

可憐的葛雷,毫不留情的被克威斯橫放在馬屁股上面,臉緊貼著黑馬圓滾滾的屁股,以及不時掃到他臉上的尾巴。

「啡啡啡--」

吃飽了的黑馬開心的朝赫茲的宅邸走過去,而不停甩著馬尾的結果,就是把那昏睡不醒的人從夢境中拉回現實。

驚醒過來的葛雷突然間大動作的從黑馬屁股上滾下去,屁股朝地的跌坐在地上,疼痛感讓他忍不住輕聲哀號起來。

「好、好痛!」

聽見葛雷的聲音,克威斯拉緊馬繩,讓黑馬停下腳步,並慢慢轉過身去,看著屁股麻掉的葛雷。

「終於醒來啦?睡美人。」

「咦?絲葳克?」葛雷先是張大雙眼,看著克威斯的臉,再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轉頭看著四周的景像,最後來到了眼前高大的宅邸。

「這裡是……赫茲大人的房子?我們怎麼回來這裡的?」

「當然是走回來的啊,你這個笨蛋。」

克威斯跨步下馬,輕輕一拍牠的屁股,黑馬便聽話的自行朝馬棚的地方走過去,不過葛雷還是一臉不明白的猛盯著克威斯瞧。

「走回來的?可、可是,我師傅他還有……痛!」

當葛雷想起在雲厄山所發生的事情時,頭立刻開始劇烈的疼痛起來,讓他忍不住垂下頭來,緊皺著眉頭,流出許多汗水。

克威斯看著葛雷痛苦的模樣,只是伸出了左手食指,輕輕的點在葛雷的額頭上面。葛雷被克威斯點了一下之後,感覺到從他指間裡傳來的清涼感,瞬間沒有那麼痛苦了。

等到不再這麼難受後,他站直身體,不停眨著如孩童般天真的雙眼,直盯著克威斯看。沒理會葛雷那種視線的克威斯收回了手,轉頭望著那棟美麗的宅邸說道:「沒那麼難受了吧?」

「嗯、嗯!」葛雷開心的笑彎著雙眼,「絲葳克妳真的好厲害啊!感覺就像是無所不能耶。」

「別再諂媚了,快進去吧。」

「好。」

看著克威斯走進房子裡後,葛雷收起了微笑,換上了沉重的表情,用手輕輕撫摸著克威斯剛才碰過的額頭,雙眼晃蕩著不安的神情。

他的記憶只停留在他們兩人見面、聊天時後的情況,直到克威斯說了某句話後,他的意識才突然模糊不清起來。雖然不是完全清楚之後的狀況,但被剝奪自我意識的葛雷,還是能透過雙眼看到接下去的劇情。

也就是克威斯與夏達耶親暱的交談,以及初代魔王的出現……

「那就是初代魔王嗎?」他喃喃自語著。當時,他聽不見他們說話的聲音,但是卻能夠看見他們發生的事情,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夏達耶要刻意這樣做,但,如果是他師傅的話,一定有他這麼做的道理。

在那裡,他見到了擁有不一樣表情的克威斯,但他並不害怕,反而擔心與初代魔王戰鬥著的他。

葛雷將手慢慢抬起來,摸著掛在背後的劍柄,垂下眼簾,注視著登上階梯的克威斯。

這把由他師傅所給予的紅劍,所代表的意義……到底該不該跟克威斯說呢?

「喂,還發什麼呆啊!葛雷,再不走我扔下你了!」

「馬上來--」

葛雷放在劍柄上的手,慢慢的收了起來,走向站在門口等待著他的克威斯。

進入門之前,葛雷側眼看著身旁的克威斯,心思變得複雜起來。他感覺得出,克威斯已經知到了某些事情,但是他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問。

而且,克威斯也不一定會告訴他。

於是葛雷決定再繼續跟隨在克威斯的身旁,直到能夠告訴他事實的時機到來。

兩人步入宅邸,走在紅色的地毯上面,一邊看著左邊牆壁旁擺設的美術品,一邊朝他們原本離開的房間走過去。

然而在他們來到那間房間前不遠的地方時,迪斯欽站在房間前方,像是在等待他們般的對他們行禮,紳士般的態度讓克威斯不悅的環抱住胸口,一臉厭惡的側頭瞪著他。

「嘖,一回來就見到你這張狐狸臉,感覺真不舒服。」

「我可是在歡迎你們回來喔。」

「你的笑容裡寫滿著奸詐,誰看得出有『歡迎』的意味在?」

「那是妳還不夠了解我,不如我們今天晚上出去賞賞月亮,喝茶聊天,好增進彼此間的感情?」

迪斯欽噁心到不行的笑容,讓克威斯渾身不對勁的發抖,而站在他身旁的葛雷,臉色則是已經鐵青到就像是戴了個鐵面具。

克威斯表情僵硬的說道:「……你是在約我嗎?」

「這是以結婚為前提的約會喔。」迪斯欽笑臉盈盈的拉起克威斯的左手,垂下頭來,在他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這動作讓克威斯全身發麻的抖了一下身體,才正想要把手收回來破口大罵,結果卻反而被從後面衝上來的葛雷抓去那被迪斯欽親吻的手。

葛雷雙眼兇狠的瞪著迪斯欽,壓低著語氣發出可怕的聲音,對他宣告:「不准你隨隨便便碰絲葳克,她是我的人。」

如果葛雷這句話是對女人說的話,肯定很快就能夠奪取芳心,但身為男人,聽見這句話的克威斯可是一點也感動不起來啊!

在他眼中,早已經把葛雷和迪斯欽畫上等號了。

迪斯欽面帶微笑的與葛雷對視著,兩人似乎都不肯放棄的摩擦出火光來,讓克威斯悄悄收回被葛雷抓住的手,用力擦拭著手背上的痕跡,尷尬的站在旁邊觀看這場龍爭虎鬥的場面。

「我可是對絲葳克一見鍾情。」

「啊啊,我也差不多呢。不過我對她的興趣絕對不只有『外表』而已。」迪斯欽轉頭看著克威斯,給了他一抹帥氣的笑容,接下去說道:「我可是被她的性格深深迷住了呢。」

克威斯再度全身一震,什麼性格的他現在就可以拋棄,只要那隻狐狸別再對他露出笑容就好啊!

「我、我也很喜歡絲葳克的個性啊!」葛雷見到迪斯欽對克威斯露出笑容,立刻伸手糾住了他的衣領,把他的臉貼近自己,害臊的紅著臉頰。

平時總愛對克威斯口無遮攬的葛雷,此刻卻突然間害臊起來?

搞不懂葛雷臉紅的原因是因為生氣,還是害羞,克威斯沒興趣的走上前來,插入兩人之間的空隙,雙手各往他們的胸口上一推,硬生生將兩人分了開來。

兩個大男人看著克威斯,同樣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你們兩個夠了沒?現在應該不是讓你們把妹的時機吧?」

葛雷沒好氣的揪起嘴巴,像個孩子一樣的搔著頭髮,抱怨著:「是、是他先開始的啊!我只不過是在捍衛絲葳克你的貞操而已。」

貞你個頭!

老子的事情還用不著你這小鬼擔心!

雖然克威斯很想這樣大吼,但是此刻他只想搖頭嘆息。之後他轉過去看著另一邊的迪斯欽,雙眼冷冷的落在他的笑臉上面,低聲道:「身為勇者捍衛隊隊長的手下,你應該也明白此刻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吧?要玩,你大可等到事情全部結束之後再說。」

「那麼到時候妳就願意跟我約會了?」

克威斯瞪了迪斯欽一眼,假裝沒聽見這句話的收回雙手,收回那雙憤怒的目光,但他卻沒想到迪斯欽居然自行開口認定道:「妳不回答的話,我就當妳是默認。」

耗費了大半魔力,此刻只想好好睡一覺的克威斯,實在沒有力氣繼續和迪斯欽玩遊戲,於是他隨意回答:「好啦好啦,隨你便。」

沒想到克威斯會這麼說的葛雷,在聽見他這番話之後,瞬間張大雙眼的指著自己說道:「那那那、那我也要!」

「要什麼?」

「以結婚為前提的約……唔!」

話才說道一半的葛雷,突然被身後的黑色身影勒住脖子,讓他無法呼吸的在那強壯的手臂裡掙扎著,臉色也由鐵青轉為雪白。

當克威斯看見那阻止葛雷的人時,他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是你啊。」

「我也是剛回來沒多久。」

翠綠色的眼眸在白蘭的雙眼裡閃爍著,當他用這種神情與克威斯對上眼之後,克威斯馬上明白的笑了笑,而後轉身對迪斯欽說道:「帶我們去見赫茲隊長吧。」

迪斯欽明白的說道:「想見隊長,就代表你們已經找到了關於紅劍的線索,對吧?」

「這我要等見到隊長之後再說。」

「我明白了。」迪斯欽側身轉向旁邊的走道,將手往前一伸,說道:「請跟著我走吧。」

克威斯抬起眼眸與白蘭地交換了眼神後,白蘭地放開了手臂裡的葛雷,讓他大口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之後便與克威斯一同跟著迪斯欽走過去。

「哈、哈啊……等等我啊!絲葳克!」

摸摸疼痛的喉嚨,葛雷趕緊提起腳步追上克威斯與白蘭地。

 

 

迪斯欽在帶著他們來到一間書房後,便關上門退了下去。留在房內的三人隨意在這裡晃來晃去,不過除了葛雷之外,克威斯與白蘭地都稍稍感覺到那不太對勁的氣氛。

「喔喔喔喔!居然是已經絕版的《聖達巴克》!這裡面可是記載著許多歷史之外的故事啊!啊,這個是《甲頓》,是有著全世界各式各樣防禦形武器的大辭典啊!這裡簡直就是寶庫!」

對於葛雷喜歡書這點,克威斯有點驚訝。但他卻很快的收回這小小的驚訝,側眼看著身旁的白蘭地,開始他們的主要對談。

「這間房間應該沒有被下什麼竊聽用的魔法吧?」

「沒有,這間房間很乾淨……等等,你自己不就感覺得出來了?為什麼還要問我?」

「我的魔力耗費太多,就連在你身上的魔力都感覺不出來了。」

白蘭地聽見他這麼說,便看向克威斯原本應該戴有絲翠玉的手腕,當他沒見到那綠色手鐲時,臉色有點擔憂,不過這也證實了克威斯所說的話。

原本他以為克威斯是被絲翠玉牽制著,所以魔力才會這麼弱,但在絲翠玉不知道跑哪去的狀況下,克威斯居然只保有如此少量的魔力,倒還是頭一遭。

先不過問克威斯是怎麼消耗如此大量的魔力,白蘭地先對他說出了自己的發現。

「你說得對,那個木牌的確有鬼怪。」

克威斯一點也不訝異的看著葛雷鑽進書海中,冷靜的問道:「那你知道是什麼嗎?」

「是『浮水印』。」

「……不是魔法,而是陷阱嗎?」克威斯先是稍微頓了一下,接著才又繼續說下去:「這也難怪在我們拿到的當下,察覺不出來了。這種東西是會收集持有人的生氣後,再轉而以『情報』的方式告知詢問的人。不過,這種東西一次只能問一個問題而已,而且它必須在持有人的身上待超過三十分鐘的時間……」

突然間,克威斯想起了在房間裡的倒數計時器。

難怪他們會限定時間,原來那個時間設置,是為了讓浮水印有足夠的時間得到持有人的資訊嗎?

埋下這種陷阱的人,還真是聰明。

「你知道他們問了什麼問題嗎?」

「沒聽見,不過木牌卻浮現出了圖樣來。」

「那就代表他們問的問題裡面,有正確答案出現。」

「浮水印」雖然是很好獲得情報的物品,但除了時間與問題的限制之外,發問的問題也必須是「是」或者「否」的選項問題。「浮水印」若是出現了圖樣,那就代表是「是」,相反的,如果「浮水印」沒有任何圖案浮現,就代表「否」。

不過在大量木牌同時使用的狀況下,可以以詢問身分的方式來尋求答案。但在不知道問題的狀況下,克威斯根本不曉得在他們之中,是誰的秘密被揪出來了。

「浮現圖案的有幾個木牌?」

「一個。」白蘭地想也沒想的立刻回答著,因為他也有猜想到他們會不會問「其中有沒有魔族」的問題,所以有特別注意看過。不過很幸運的,沒有。

可是如果牠們問的是「其中有沒有魔王」的話,那就糟糕了。

身分暴露的大危機,加上失去大量魔力的克威斯,絕對無法從這裡安全逃脫。

畢竟,赫茲的手下可是有著御夢使這個狠角色。

白蘭地看了一眼克威斯臉上的複雜表情後,雙手一攤,走到旁邊的沙發椅上,翹起二郎腿說道:「總而言之,煩惱也無濟於事,我們就先看看情況再想辦法吧?」

「嗯。」克威斯敷衍的應了一聲。

他很想照著白蘭地所說的,兩手一攤大剌剌的在旁邊納涼,等待事情的發展。不過,更讓他擔心的是葛雷的安全。既然葛雷是夏達耶的徒弟,又曾經見過一個國家被毀滅,同時還從毀滅一國的夏達耶手中拿到紫猁本水晶。

若是真要說人類所想要的人,應該是葛雷吧!

隨著克威斯滿腹不安的心,房門再度緩慢的打了開來。身穿白袍的赫茲與面帶微笑的迪斯欽走入房間內,讓葛雷看書的動作頓了一下,趕緊放下書本,來到克威斯的身邊。赫茲繞過白蘭地與克威斯的身邊,坐在書桌旁的黑色大椅子上,而迪斯欽則是站在椅子的右側,輕輕的推了一下眼鏡。

「三位辛苦了,你們有帶回什麼消息嗎?」

克威斯與白蘭地對看一眼,隨後,便由克威斯開口回答:「剛才我跟葛雷去追紅劍,但它將氣息隱藏起來,所以根本找不到。」

「它還真會躲……」赫茲嘆氣道:「區區一把魔劍,居然能從戒備森嚴的戈達帕布逃走,連追蹤也追不到,可見它不是把普通的魔劍。」

「那麼現在該怎麼辦?」克威斯反問著,「如果找不到紅劍,就沒有辦法找到毀滅國家的犯人,這樣一來,根本無法對三大國交代。」

「嗯,你說得對。不過剛才三大國又另外下了新的命令給我。」赫茲向後躺在椅背上面,雙手手指交叉,手肘跨放在椅子的扶手上,讓手停放在胸前。

克威斯等的就是他這句話,於是他也不著急,慢慢等著赫茲開口,但突然間,房門外闖入好幾名士兵,手中拿著長矛,將一旁的葛雷團團圍住。

葛雷錯愕的看著眼前這群將他包圍住的士兵,朝赫茲大聲吼道:「你、你在做什麼?赫茲大人!」

「抱歉,葛雷。」赫茲閉上雙眼,冷靜的回答:「三大國國王要召見你,所以得麻煩你出趟公差了。」

「給我等一下。」克威斯看見葛雷被抓,雖然對於自己身分沒曝光這件事情感到安心,但葛雷的安危卻讓他不得不無視。

畢竟,他可是答應夏達耶,會好好照顧他的徒弟。

他朝葛雷走過去,推開拿著長矛的士兵,用身體擋在葛雷面前,冷冷的環伺著這些士兵,語氣不悅的說道:「沒有理由、沒有原因,就要讓人受到召見,這種事情我連聽都沒聽過!」

「絲葳克,妳冷靜點。這是三大國國王親自對我下的命令啊!就算我不願意,也得交出葛雷。」

「哼,我管他什麼三大國。」克威斯不屑的用鼻子冷哼一聲,「他的目標既然是回收紅劍的話,那跟紅劍沒有關係的葛雷,為什麼會被迫帶過去見他們?」

「這妳就錯了。」赫茲從旁邊的資料夾裡面掏出一疊照片,扔到桌子上去,克威斯也立刻走上前去,伸手攤開這些照片。

上面拍攝到的是跟烏帕瓦所持有的照片,差不多的人像,只不過除了戴著面具的夏達耶之外,似乎還拍到另外一個跟他在一起的身影。雖然這個人戴著淺咖啡色斗篷,遮蓋住模樣,但在其中一張照片裡,卻拍攝到他跟躺在地上的夏達耶,緊握住雙手的畫面。

「照片裡的人,是葛雷。」

「你怎麼能夠確定?這些照片都沒拍到臉啊。」

「是木牌告訴我的。」赫茲看著克威斯,「那些木牌已經事先被我下了『浮水印』的陷阱,而在問過木牌後,我們證實了當初跟紅劍有聯繫的人,就是葛雷。」

「所以你們要抓走葛雷?」

「是的,他會被直接送往三大國國王面前。」

「那麼,這才是你們舉行勇者選拔會的主要目的嗎?」

「妳也可以形容為『一石二鳥』。」

「我呸!」克威斯厭惡的將頭轉向一邊,冷冷的斜眼瞪著赫茲,「我是不會讓你帶走葛雷的。」

就在克威斯說完這句話的瞬間,迪斯欽突然拿著小刀,閃身來到克威斯的身後,手裡的小刀抵住了他的脖子,只要再拉近一公分,就能夠將克威斯的脖子一分為二。

但克威斯卻絲毫不懼怕的說:「不聽命令,所以就要用強硬手段嗎?」

「這是為了以防妳亂來。」

「呵,話可說得真美,不過我可不吃這套!白蘭地!」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白蘭地,收起了原本正在看戲的興奮表情,張著嘴巴不悅的回應:「是是是,我在這裡--」

「有時間回答的話,還不快點過來幫忙!」

白蘭地懶散的模樣,真讓克威斯想衝過去揍他一頓。明明說是要來幫他的,結果卻這麼懶散,他倒覺得白蘭地比較像是來看戲的,尤其是看他出糗。

「遵命。」白蘭地從沙發椅上爬起來,拍了拍衣服後,雙手向下一甩,召喚出青藍色的火焰,並讓它纏繞在自己的兩隻手上面,成為了銳利的雙刃。

而後白蘭地衝向迪斯欽,用力剝開了他壓制住克威斯脖子的小刀,看不見白蘭的身影的迪斯欽背向後彈飛,才剛站穩腳步,白蘭地就又立刻出現在他面前。

為了自保,迪斯欽拿出小刀與他的雙刃對砍,面對白蘭地強大的力量,迪斯欽只能處於弱勢的程現防守狀態。

克威斯趁這個機會召喚出火蟒,將圍繞在葛雷身邊的士兵全部吞噬,而後竄入火焰之中,硬是把葛雷拉往房間門口的方向。

「別發呆了,快走!」

「啊、嗯!」

葛雷傻傻的被克威斯拉著跑,但兩人的腳步才剛踏出房門,一把白刃就畫過了克威斯的臉頰,沒入他雙腳間的地板裡,讓他停下了逃跑的動作。當克威斯看見這把雪白色的刀刃時,他立刻抬起頭來看著前方那抹嬌小的身影。

「……御夢使。」

雪萊手中拉著與白刃連接的繃帶,使勁一拉,白刃向上飛起來,畫過克威斯的下巴。這次克威斯很快的閃避過去,與葛雷左右各自跳開後,看著那把白刃由上而下飛回到雪萊的掌心中。

而後,雪萊將白刃舉起來,放在嘴邊輕輕舔著,並露出可愛的微笑。

「這次不會讓你逃的,大姊姊。」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