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威斯緊盯著的那扇門,回應了他的呼喚,慢慢的打了開來。

穿著粉紅色圓點的連帽睡袍,將有兩隻熊耳朵模樣的帽子戴在頭上,只露出左右兩搓長長的深紅色長髮的疲憊身影,毫無形象的張開嘴巴打哈欠,出現在克威斯的面前。

他一邊揉著還沒睡醒的眼睛,一邊說著完全不著邊際的話。

「今天晚餐是吃巧克力蛋糕、布朗尼、還有草莓巧克力牛奶嗎?」

這樣的出場方式,讓克威斯連想打架的幹勁都沒了,在他身旁那條火蛇也瞬間消失不見,就如同他此刻的心境一樣。錯愕,而且意外。

克威斯忍不住轉向拍著額頭的夏達耶,問道:「這就是初代魔王嗎?」

「很不幸,是的。」彷彿能夠明白克威斯為什麼會這麼震驚一樣,夏達耶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這就是魔族歷代魔王中,擁有最強魔力的初代魔王?」克威斯顫抖著眼角,看著初代魔王眨著半瞇起的雙眼,抬起頭來左看右看,像是沒注意到站在這裡的他們一樣。

這跟他原本想像的完全不同啊!

雖然說是敵人,但這個事實也太讓人無法接受了。身為魔族人,又身為第七代魔王,克威斯此刻的心情真的是複雜到不行,他忍不住從草地裡撿起一顆小石頭,使力朝初代魔王的頭扔過去。

但,他扔過去的石頭,卻在接近初代魔王不到一公分的地方,被他斜眼一瞪,瞬間化成了沙子。

從那雙綠色眼眸理所透露出的淡淡可怕氣息,讓克威斯不再以朝笑的態度看著他--縱使他身上穿睡衣,手裡還抱著縫有蕾絲邊的絲質枕頭……

「看來這傢伙真的是初代。」

剛才的那一瞬間,克威斯感受到眼前的人的魔力氣息。那是一股他從沒見過的可怕力量,雖然短暫得讓人感覺不出有什麼古怪,但克威斯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面對擁有未知實力的敵人,讓克威斯既興奮又期待。他已經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似乎是聽見有人喊他為「初代」,那雙迷濛的眼睛轉向克威斯,上下打量著他女裝的模樣,再度打了一個哈欠。

「哈啊……魔族人在這裡做什麼?我記得我們是來到人類的地盤吧?夏達耶。」

突然被叫上名字的夏達耶抖了一下身體,然後拍了拍頭,苦笑的轉過頭去回答:「哈、哈哈,這個說來話長了……」

「那我就邊聽你說,邊睡覺吧。」初代魔王說完,就直接側躺在草地上,把枕頭放在手肘下面,撐著頭說道:「快說吧。」

被他這麼一要求,夏達耶還真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說起才好。

初代魔王這古怪的個性,不禁讓克威斯抬起眉毛,他朝初代魔王走過去,來到距離他面前不到幾步路的地方,雙手環抱在胸前,抬起頭來露出微笑。

「與其問個什麼都不懂的精神體,你不如直接問本人比較快吧?」

初代魔王慢慢將視線往上移動,看著克威斯露出的笑容,再度打了個哈欠。

但克威斯卻一點也不介意他那懶散的模樣,對他說道:「初次見面,初代魔王。我乃魔族第七代魔王,克威斯‧雪諾帕格。」

在克威斯介紹完自己後,初代魔王的眼角抽動了一下,但並沒有做出其他反應,依舊側躺在那裡。

「原來,你是第七代魔王啊。」

「你看起來並不是很訝異的樣子。」

「的確不是很訝異。」初代魔王坐起身來,輕輕扔著手中的枕頭,瞇起雙眼笑道:「打從你一進入紅劍體內,你那全身所散發出的獨特魔力,已經讓我感受到你的不凡了。看來這麼多年,魔族並沒有與人類一同墮落下去啊。」

「我就當你這句話是在稱讚我吧。」

「哈哈,的確是。」初代魔王抬起頭大笑著,而後那雙看似睡著了的雙眼,卻毫不隱藏的透露出敵意。

克威斯注意到,他將視線放在自己的左耳,也就是紫猁本水晶上面。

看來他們之間不需要多說什麼了。

就在兩人相視而笑之後,初代魔王身旁兩側騰空跑出兩隻長滿荊棘的藤蔓,同時間,克威斯也撕下衣服的一角,將它綑綁在自己受傷的掌心裡。而後攤開雙手掌心,召喚出兩隻全身鮮紅、染著零碎火焰的巨蟒,與藤蔓對上,交纏在一起。

這次並不如克威斯之前所召喚出的火焰,而是有著完整形態的動物模樣,由此可見,克威斯是認真的。兩隻巨蟒在與藤蔓交纏後,便讓身上的火焰染紅了藤蔓,將它燒成焦黑,最後成了粉末飛散開來。

穿過焦黑的藤蔓,巨蟒交纏一圈後,同時張開尖牙朝初代魔王撕咬過去。初代魔王只是抬起眼來看了牠們一眼,緩慢的舉起手來,面向牠們。

那些飛散在空氣中的黑色灰屑,全部由小碎粒脹大成尖銳的菱形狀,四面八方的朝這兩條巨蟒刺過來,隨著牠們的慘叫聲傳入耳中,兩條巨蟒被這些黑色的針貫穿身體,牢牢的釘在地面上,無法動彈。

其他沒有刺入巨蟒體內的黑色針,則是筆直的朝克威斯的方向飛刺過去。

克威斯飛快抽出腰間的武士刀,踏步穿梭在這些黑色針之中,一邊打開眼前的攻擊,一邊左右閃躲著旁邊的偷襲,毫無遲疑的往初代魔王所在的地方飛奔而去。

突然前方的黑色針凝聚在一起,變成了一根又粗又大的棒狀體,尖銳的地方瞄準著腳步迅速的克威斯,身體卻柔軟得從尾端掃向克威斯的右側。克威斯斜眼看著那如尾巴般的黑柱體,身形輕盈的壓低下來,用力踏上去,騰空繞過了這掃過來的攻擊,像隻貓一樣後空翻過去,踩在這亂甩的黑色物體上面,轉手將刀刃向下,刺入它的體內。

「粉碎吧。」

伴隨著克威絲的話,從他刀刺入的地方,慢慢分散開來,變成無數隻擁有各種不同顏色的蝴蝶,從他的腳下飛散開來。畫面瞬間變得美麗如仙境,而站在蝴蝶群中的克威斯,輕輕的將武士刀垂放在腳邊,輕輕一轉動手腕,那把武士刀閃出的亮光,就如同克威斯此刻眼中的銳利神情。

他伸出手指,讓一隻粉紅色蝴蝶停在上面,將手抬到與雙眼一樣的高度,對著初代魔王笑著。

而初代魔王也同樣回以一笑。

「居然利用我的魔力來反擊?真是讓人意想不到啊。」

「我跟你這種老古董所用的魔法,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老古董嗎?呵,沉睡多年之後的我,對你來說,的確只是個老頭子。」

「那麼你這個老頭子想要離開封印的原因,是想再回到魔族之下,坐上魔王的位子嗎?」

初代魔王從地上站起來,把手中的枕頭高高向上一扔,讓枕頭消失無蹤後,才回答克威斯的問題。

「我沒有興趣跟你搶魔王的位子,因為我現在,只是很單純的想要得到自由罷了。」

「所以你才會刻意讓夏達耶的精神留在你體內,好從他口中問出解除封印的辦法?」

「……我可是被關了有上百年之久,克威斯。現在的我只不過是隻渴望自由的小鳥而已,為什麼就連這小小的願望你也不讓我達成?」

「嗯--」克威斯搔了搔頭髮,「原本我以為你是為了想要回到魔族之王的位子上,然後去把當初封印你的勇者找出來報仇。」

「剛開始的確有這種打算,不過你也知道的,過了這麼多年,那種慾望就漸漸冷卻了。現在我還比較希望能夠出去外面,找張軟綿綿的床睡覺……呢……」

說著說著,初代魔王雙眼一沉,又開始打呼起來。

克威斯一個轉眼,兩隻原本被釘在地上、看起來奄奄一息的巨蟒,突然睜開眼睛醒了過來,瞬間牠們被火焰包覆住全身,消失在黑針之中。火焰向上攀升後朝克威斯的兩旁落下,重新變成巨蟒的模樣,一前一後的朝繞在克威斯的身邊。

克威斯伸手摸了摸前面這隻巨蟒的頭頂後,在他後方那之巨蟒突然飛快的衝向初代魔王。

初代魔王吹破了從鼻口裡吹出的泡泡,沒有張開眼睛,就這樣任由巨蟒襲擊而來,在巨蟒對著牠張開大口後,巨蟒突然停止動作,嘴裡凝聚出一橘紅色火焰,朝初代魔王的頭頂噴過去。

橘紅色火焰穿過了初代魔王的身體,眼前的初代魔王就如同影像般,被橘色火焰吞噬著,但卻一點傷害也沒有的打盹。突然間,初代魔王睜開了雙眼,橘紅色火焰瞬間吹散開來,圍繞在他身體四周,之後反撲向巨蟒。

巨蟒咬住這直撲而來的火焰,回到克威斯的身後去,低著頭嘶嘶叫著。

剛才發生的事情,並沒有讓克威斯看走眼。火焰的確有擊中初代魔王,但是初代魔王卻一點事情也沒有。這麼看來……只有一個可能性。

那就是,初代魔王與夏達耶一樣,都不過是個精神體而已。

他怎麼沒有想到呢!被封印在紅劍裡的初代魔王,早就已經失去能夠生存的肉體,所以他的狀況,就跟夏達耶一樣。

初代魔王與夏達耶,都被困在紅劍的封印之中了。

那麼換句話說,如果解除了紅劍的封印,夏達耶就也有復活的可能性?

見到克威斯變了神情的雙眼,初代魔王笑道:「察覺到了?」

克威斯神色複雜的皺起眉頭,在他的心中充滿著猶豫,直到夏達耶擔憂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小克,你怎麼了?」

「沒、沒事。」

有那麼一瞬間,他想要取下紫猁本水晶,解除封印。

但理智告訴他,這是不對的。

收起這種念頭後,他將左右兩隻巨蟒收起,轉身背對著初代魔王。

「我要回去了。」

「這麼快?」初代魔王笑咪咪的說:「回去是可以,但先把那個人類所持有的紫猁本水晶交給我。」

「你拿不到的。」克威斯快步走向夏達耶與雙眼失神的葛雷,從他身後一把揪起了他的領口,繼續說道:「即使你解除封印離開紅劍,但沒有肉體的你是沒有辦法活下去的。」

「這你就錯了。我是被封印起來的,而我的肉體還隱藏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一但封印解除,我的精神就會脫離這裡,回到我的身體上面去。」

「原來如此,你的身體還藏在某處。」

「有趣的是,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它在哪裡。」

初代魔王露出苦笑,似乎是對自已被人類封印的事實感到無奈,但也無可奈何。

克威斯將手裡拎著的夏達耶放下來後,對初代魔王說道:「現在我已經知道你想離開封印的理由,但很抱歉,我還是不能將紫猁本水晶交給你。」

雖然相信,但卻不信任。克威斯的決定讓初代魔王露出困惑之色,忍不住問道:「為什麼?」

「因為我不允許這世上存在著比我還強的魔族人。」克威斯高傲的抬起頭來,俯視著初代魔王臉上傻愣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理由簡直愚蠢至極,但此刻,他不想把真正的理由說出來。

等到他先查清楚三大國的底細後,再來解除初代魔王的封印也不遲,畢竟,在還沒有搞清楚狀況之前,萬一有了什麼差錯,那他很有可能會後悔一輩子的。

不過首先呢,他得找到初代魔王被藏起來的肉體才行。

夏達耶雙腳踏在地上後,抬起頭來看著克威斯,有些捨不得的說:「你要走了嗎?小克。」

「再不回去的話,恐怕人類會起疑。再說,我也必須確保你們藏身的的點不會被其他人發現。」克威斯垂眼看著夏達耶,同樣感受到寂寞,可是為了不讓三大國得到初代魔王的力量,他必須回去一趟。

至少現在他的人類身分,還有利用的價值。

他看著夏達耶,對雙眼裡透露出擔憂的他說道:「你放心,我相信你的話,所以我會盡全力幫助你的。」

夏達耶安心的笑了,他伸出手指著站在克威斯身後的葛雷,苦笑般的問:「那麼你能順便幫我好好照顧一下那個笨徒弟嗎?」

克威斯斜頭看了一眼葛雷,沒有回答夏達耶的問題,收起握在手中的武士刀,轉身背對著夏達耶與初代魔王,面向他們來到這理的方向,靠近葛雷面前,並用手指輕輕在他額頭上一點。

葛雷瞬間癱軟下來,倒在克威斯伸出的手臂裡。他垂眼看著睡得香甜的葛雷,忍不住輕輕嘆了一口氣。

「既然是你的願望,我自然會替你實現……夏達耶。」

說完,克威斯抱著葛雷,壓低他那雙帶有魔性的血紅色眼眸,在他的眼前打開了一個白光通道,接著他便頭也不回的走入這道光中,直到身影完全被白光所淹沒。

見克威斯與葛雷離開,初代魔王這才鬆了一大口氣,伸手扶著額頭,讓頭慢慢向後仰,望著湛藍色的天空,另一隻手則是插在腰間,看起來頗疲倦的樣子。

這疲倦感,與他猛打瞌睡的表情很不搭,因為他並不是因為身體的倦怠而感到疲憊,而是與克威斯的對話以及方才那場短暫的戰鬥,所導致的虛脫感。

對很久沒有用魔力來與人戰鬥的初代魔王來說,和克威斯的戰鬥讓他很是疲憊,讓他忍不住抬起頭來,用貼在額頭上的手遮去滿臉的疲憊,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我真搞不懂,身為人類的你,為什麼會有魔族人的朋友?」

他對著站在原處,一直盯著克威斯與葛雷離去的地方的夏達耶,很是不明白的問著。

然而夏達耶卻是將捕蟲網輕輕放在肩膀上敲著,而後轉頭看向初代魔王,露出調皮意味濃厚的微笑,而那潔白的牙齒,就像是在呼應他的笑容一樣,散發出閃亮的光芒來。

「我們兩個不過是普通朋友罷了。」

「哼……普通朋友會如此重視對方?即使是兩個同族人,都不一定會這樣做了,為什麼你們……你們這超越種族的情誼,真讓我感到頭痛。」

「頭痛,就去睡吧。」夏達耶指著他的小木屋說道:「一天睡十八小時的你,居然會提早起來跟我對話、又和小克戰鬥,已經讓我夠吃驚的了。」

「哈啊--沒辦法,打從那個魔王進入紅劍的瞬間,強大的魔力早就讓我睡不著覺了。」

「你不是被喻為魔族史上最強的魔王嗎?」

「那都是幾百年前的往事了,你以為人不會變老啊?」

「……從你的外表還真看不出來。」

夏達耶沒說謊,因為初代魔王的模樣,簡直就像是跟葛雷差不多大的年輕人,這讓他再一次感受到魔族那能夠活上三、四百年壽命的真實性了。」

就連克威斯,也長大不少。

夏達耶懷念的回憶著,嘴角還忍不住露出噁心的笑容,讓初代魔王看得直發抖。

「唔唔,真討厭的感覺,我看我還是回去睡覺得好。今天就不用叫我起床了,哈、哈啊--」

頻打哈欠的初代魔王伸個懶腰後,對夏達耶說著,而夏達耶也明白的對他揮揮捕蟲網,說道:「明白了!明天老時間再叫你起床。」

初代魔王沒有等夏達耶說完話,就自顧自的走進了小木屋裡,還順手關上了房門。

 

 

走出白光後,克威斯回到了山腳下,而他身後的白光也在他回到這裡之後,瞬間關起來,消失不見。白光消失的地方,正是他們來到這座山的森林入口前。

「直接送我們到山下了嗎?看來他真的很想讓我們趕快離開,就連下山的路也不讓我們走了。」

克威斯回頭看著山頂,站在這裡還能夠稍稍感受到紅劍那股駭人的寒氣,照這樣下去的話,人類即使再笨也會找到這裡來,所以克威斯便只好將葛雷放在森林入口前的樹幹旁邊,隨後轉身,用牙齒咬開了纏繞在掌心裡的碎布,還在流血的傷口就這樣慢慢溢了出來。

他不顧還在流血的傷口,來到山腳下的山壁前,用沾了自己鮮血的手指,在岩壁上畫了個詭異的福號,看起來很像是「弓」字,但上下又卻各多了一個小圓點,而且這渾圓的筆畫,讓人完全看不出這是在畫畫,還是在寫字。

他畫了兩個同心大圈,圈著著個圖樣,並在圓圈的左右兩側畫上小小的三角形,最後,克威斯張開留有劍痕的手掌,用力打壓在這個圖畫上面。

在他的手觸碰到山壁的瞬間,一片氣壓從他的掌心底下向外擴散,吹起一陣強烈的小風,而後克威斯收回了手掌,把剛才取下的碎布重新捆繞在掌心上面,然而那被他畫在山壁上面的圖樣,卻在他這陣打擊之後,消失不見。

「這樣應該能夠暫時撐個一、兩天吧。」克威斯抬起頭來看著山頂,剛才他所下的魔法,是能夠將整座山隱蔽起來的魔咒,但畢竟對象是能夠吸收魔力的靈山,雖然這魔法不需要太多魔力,就能夠完成,但面對體璣如此龐大、還以靈力為食的靈山,克威斯必須先行放出許多魔力,好維持住這魔法的效力。

光是這樣做,就已經讓他耗費了一大半魔力,再加上剛才與初代魔王的短暫交鋒……現在的他,魔力已所剩無幾。雖然睡一覺就能夠恢復,不過現在好像不是什麼睡覺的時候啊!

首先,他得去調查看看人類是不是得到了初代魔王的肉體,若是沒有,他得聯繫烏帕瓦,讓他去把初代魔王的肉體找出來;但若是被人類拿到的話……那他就得銷毀那個肉體,或者把肉體奪回來才行。

他疲憊的走回森林的入口,當他再度見到葛雷的時候,他依然沒有清醒過來,但是他的頭卻已經被自己帶過來的那隻飼料馬,含在嘴巴裡咀嚼了……

被克威斯看見自己所做出的蠢事,黑馬害臊得把葛雷吐出來,四肢趴在地上顫抖著,肚子還不斷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可想而知,這傢伙應該是餓了吧?

克威斯無力的輕搖著腦袋,輕輕嘆口氣後,對牠說道:「回去了,你這飼料。」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