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克威斯跟葛雷正站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不用說,這裡就是山頂,至於這裡為什麼會在下著暴風雪呢?這點他們兩個都不知道。只是當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是與山腳的炎熱完全不同的冬天了。

克威斯雙手環抱在胸前,單腳跨在岩石上面,雙眼瞇成一直線的看著前方,鼻水慢慢滴下來,凝結成了小冰柱,臉頰也因為暴風雪的吹拂而泛紅。

至於跟在後面的葛雷,則是對著眼前這場暴風雪露出傻笑,身體緊緊縮成一團,不停顫抖著。

「好、好、好冷啊,絲葳克,我們在山腳下的時候,不是還很熱嗎?怎麼一爬上來就變成冬天了?這天氣也太奇怪了吧!」

「這點不用你說,我也感覺得出來。穿裙子露出大腿的人可是我啊!」

「那我把褲子脫下來跟妳交換。」

葛雷一邊說著一邊把手放在腰上,準備把褲子脫掉,卻立刻被克威斯的迴旋腿重擊肚子,臉色鐵青的往旁邊倒在雪堆裡面。

「唔唔……妳的動作還是很靈活啊……」

「哼。」克威斯用力踏在雪堆上面,用手撩起長髮,冷冷的說道:「多虧了有你這種笨蛋,讓我忘記寒冷的天氣。」

「妳是說我讓妳慾火焚身?」葛雷開心的從雪裡跳起來,但很快的就被克威斯踩著頭壓回去。

「你是哪隻耳朵聽見我這樣說了啊!」

「唔唔唔……」葛雷的臉被埋在雪裡,只能揮舞著雙手回答克威斯。

看見葛雷這副蠢樣,克威斯就算對他再火大也只能搖頭嘆息,表示無奈。

挪開腳,克威斯面向那不該出現在冰天雪地之中的翠綠大樹。

大樹四周有著獨特的氣息,風雪自動繞開大樹,觸碰到樹葉的風雪化成了雪水,金光閃閃的散發出光芒來,圍繞在大樹四周。雪水滴落在大樹底下,環繞著樹根形成小小的水窪,清澈得如珠寶般閃亮。

感覺起來,那一塊土地是與這座山完全不符的仙境。而且山腳下的那些樹都無法靠近這座山,可是這棵樹卻能夠在山頂上生存,更別說還是在這種冰天雪地之下了。

而且,在這棵樹上完全感受不到魔力的氣息。

「好美的樹。」重新站起來的葛雷走向克威斯,雙眼瞪大的看著那顆翠綠的大樹,不可私意的說著,「可是,在這種地方怎麼會有樹?這不是座岩山嗎?」

的確,在他們爬上山的這條路上,全部都是岩石,一點泥土也沒有,這對需要泥土生長的樹來說,根本是無法生存的。

克威斯走向這顆大樹,踏入雪水凝聚而成的小水池,伸出手撫摸著壯碩的樹幹。

「絲葳克?」葛雷來到他背後,高大的身軀將他的背納入懷中,柔聲道:「這樣好溫暖啊,感覺就像是脫離苦海了。」

「的確是很溫暖。」克威斯看著樹幹說,兩人口中所指的「溫暖」完全不同,不過克威斯卻不理會磨蹭著他頭頂的葛雷,繼續說道:「但我們爬上這裡,可不是要來看世界奇觀的。」

「是這樣沒錯啦,不過妳不覺得這地方很浪漫嗎?」

「浪漫……也得找對地方。」克威斯放在樹幹上面的手,突然用力壓碎了樹幹,樹木開始左右搖晃著,幾片樹葉被晃得掉下來,落在葛雷的金髮上面,但葛雷此克的表情卻是震驚不已。

因為克威斯的手居然跑進了樹幹裡面,就像是把手伸進水裡面一樣。

「等、等等,絲葳克,妳的手!」

聽見葛雷的叫喊聲,克威斯回頭看了他一眼。

「沒事,不用擔心。這棵樹只不過是種障眼法而已。」說完,克威斯便將手伸了出來,而樹幹也恢復了原本的模樣,他把手伸向葛雷,證明自己沒事,「你看,沒問題吧?」

葛雷看著克威斯的手掌,眨了下眼睛之後,情不自禁的再他的掌心裡面啾了一下,瞬間讓克威斯全身起雞皮疙瘩,一個轉手繞過他的脖子,順勢將他撂倒在水池裡面。

水花濺起,灑在兩人的身上,但葛雷的臉上卻沒有痛苦的表情,而是害臊得傻笑著,完全不介意克威斯弄濕了他的衣服。

「嘿嘿嘿嘿嘿。」

「你這笑聲還真討厭。」克威斯無奈的看著葛雷,深深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習慣了葛雷的態度,對於他這種曖昧的笑容以及態度,克威斯已經不感到厭惡,反而習以為常了。

他站起來,揪住葛雷的耳朵,轉身把手放入樹幹之中,慢慢走進去。

「絲、絲葳克,妳要進去?這裡可以進去嗎?」

「當然可以,我不是說了嗎?這只不過是種障眼法。」

「可是這是結界吧!進去的話我們還出得來嗎?」

「既然有進去的路,就一定會有出來的路。現在你是要跟我進去,還是要在這裡等我回來?」

「當然是跟妳一起去!」葛雷的臉上掃去害怕,一瞬間放上了認真的神情,「我沒有理由讓喜歡的人單獨去冒險!」

「很好,那我們走吧。」克威斯露出笑容,用力一拉,與葛雷一起消失在樹幹之中。

 

 

穿過樹幹後,兩人踏在一片青綠色的草地上面,這裡與外面寒酷的天氣不同,是個景色優美、氣候溫暖的地方,草綠色的青草掩蓋住能夠看見的大地,唯一沒有舖上草地的,只有旁邊那條鵝黃色的小逕,長長的通往不遠處的木屋。

這個地方對克威斯來說,並不陌生,反倒是有種熟悉的懷念感覺,因為這裡正是他初次遇見他的好友--同時也是葛雷師傅的地方。

他轉頭看向葛雷,他只是用著單純欣賞的眼神,窕望著四周,並沒有察覺到這裡是什麼地方。看來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的人,只有他一個。

以及,製造出這裡的那個人。

「這裡好漂亮喔!可是……這裡是哪裡啊?」

「木舒利。」克威斯輕描淡寫的解釋著,「這是一個靠近魔族領地的邊境小村子。」

「木舒利?不會吧!木舒利不應該是這種樣子啊。」

「這是好多年以前的模樣了,現在肯定不同。不過這裡的確是木舒利,我有印象……」

「有印象?絲葳克,妳不是跟我差不多大嗎?」

「哼,我可是比你大上好幾歲呢。」克威斯勾起嘴角,側頭看了一眼葛雷被搞糊塗的表情,往前走向在這片土地上唯一的一棟木屋。

而葛雷則是一愣之後,毫無警覺心的說道:「我都不知道,絲葳克妳這麼會保養……痛!」

葛雷話才說到一半,就痛得摸著後腦,不過這一次不是克威斯打的,因為克威斯正站在遠遠的前方,回頭望著葛雷撫摸後腦的動作,半垂著雙眼說道:「你在搞什麼啊?笨蛋。」

「不是,有東西打我的頭啊--」

「你背後什麼也沒有啊。」

「可是剛剛真的有……好痛!」

再一次的,葛雷喊疼的蹲下身來,雙手都放在後腦勺上,難受的哀嚎著,而在葛雷蹲下來的瞬間,克威斯見到了打人的罪魁禍首。

一個手裡拿著捕蟲網的小孩子,頭上戴著草帽,右邊臉頰貼著一個OK繃,神色嚴肅的瞪著克威斯與葛雷。

而見到這個小孩子的克威斯,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喃喃自語的唸出了一個名字--

「夏達耶……」

夏達耶,他永遠的摯友,一生的朋友,

克威斯的聲音並沒有傳到葛雷耳中,他慢半拍的抬起頭來,看著克威斯那錯愕的臉龐,不明所以的轉過頭去,看向那個小孩子。

但才剛把頭轉過去的他,就被小孩子手裡所拿的捕蟲網砸個正著。

「好痛痛痛!你這小鬼做什麼啊……嗚!」

才剛把捕蟲網揮開,那個小孩子就跳到葛雷的臉上,雙腳將他的臉當成踏墊,高高的跳到克威斯的面前去,並且揮動手裡的捕蟲網,想要也給克威斯來記棍棒。

但克威斯卻靜靜的垂下頭來,瀏海掩蓋住他雙眼透露出的表情,但他卻已經從錯愕中回神過來,舉起手接下橫飛過來的捕蟲網。

小孩子的表情一愣,之後就被克威斯用力扔飛出去。

在空中轉了一圈後,小孩子像隻貓一樣的趴在地上,手中高舉著捕蟲網,眼神銳利的瞪著克威斯。

「……不認識我了嗎?也對,我現在的模樣跟以前完全不同啊。」

葛雷一手摸著鼻子,從地上爬起來,看著克威斯又轉頭看向那個小孩子,緊張道:「妳、妳認識?」

「我想應該只是有人刻意製造出來的吧?照著我的記憶什麼的……」

「所以妳真的認識這小鬼!」

「對啦!我認識!」他真搞不懂葛雷在執著些什麼!

「難、難道說這個小鬼頭是妳的男朋友嗎!」

「你到底是從哪裡做出結論的啊!」

克威斯真的搞不懂葛雷的腦袋瓜裡到底裝些什麼了。

不過,這個場景以及夏達耶的出現,讓他感覺到紅劍與夏達耶之間有著什麼關聯性在。或許……或許夏達耶根本沒死?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克威斯便緊張得什麼都不想管了。碰巧這小孩子也再度揮著捕蟲網朝他撲過來,為了釐清心中的疑慮以及擔憂,克威斯決定認真應對。

「葛雷。」克威斯一邊喊著葛雷的名字,一邊取下了右手上的綠色手環,扔給了抬起頭看著他的葛雷。

葛雷接住後,看著躺在掌心裡的綠色手環,而後他感覺到身旁吹起一陣風,等到他注意到的時候,才發現克威斯已經從掌心攤開了一把火焰,以飛快的速度衝向那名小孩子。

長髮飄逸的灑在身後,而他那雙藏在底下的眼眸帶著銳利的目光,只將小孩子放入視線之中,當小孩子朝他面前揮下捕蟲網的瞬間,他的手抓住了捕蟲網,另一隻手則是將熊熊燃燒的火焰推向他的右臉。

小孩子反應快速的往後縮起脖子,讓克威斯的手撲了個空,並透過克威斯的火焰,對他揚起一抹調皮的微笑。克威斯被這抹笑容深深吸引住,一瞬間收起了自己的可怕目光,但這短暫的閃神,讓小孩子伸出的拳頭準確無誤的擊在他的臉頰上。

這一拳讓克威斯滑著腳步,退到後方去,他用手摸著被打的右臉,心情複雜的看著小孩子開心的表情。

而這一幕在葛雷的眼中,瞬間變成了他心裡的怒火。

「你這小鬼居然敢打傷絲葳克美麗的臉--我饒不了你!」葛雷握緊拳頭,用手中的紅劍往前一揮,劃出一陣銳利的刃風,但小孩子卻只是將捕蟲網橫放在面前,輕而易舉就將這記攻擊一揮而散,甚至連個眼睛都沒眨,讓葛雷驚訝的愣在原地。

從他的攻擊以及防禦看來,一點也不像是個小孩子!

「我就不信我打不到你!」葛雷咬牙說完後,帶著紅劍衝上去,與小孩子纏鬥著。

但小孩子嬌小的身軀,能夠輕易閃避葛雷的攻擊,不論他怎麼揮砍,就是砍不到靈活穿梭著的小孩子,反倒讓自己氣喘吁吁。

「呼、呼,有種你就別躲……」

小孩子跳起來的身體,輕輕踏落在葛雷的紅劍上面,他蹲下來盯著滿頭大汗的葛雷,沒有開口,只是對他露出牙齒,嘿嘿笑著。

這笑容讓葛雷看得很不順眼,他揮動紅劍,讓小孩子無法踩在他心愛的武器上面,但小孩子卻只是掉下去後轉了個圈,伸直腳朝葛雷的下巴踢下去。

完全沒有防備的葛雷就這樣被踢倒在地,而小孩子一屁股坐在他的胸口上面,捕蟲網輕輕叩著小小的肩膀,對著葛雷嘿嘿笑著。

「你、你、你……」

葛雷被氣到全身顫抖,手裡緊抓著紅劍,想爬起來抓住這個小孩子,但他的身旁卻突然出現藍光圍起的魔法陣,將他與小孩子的身體包起來。

「攀升吧!樹之精靈!」

隨著這陣吼聲,草地裡鑽出許多樹根,整齊畫一的朝坐在葛雷胸前的小孩子撲過去,但是小孩子只是瞬間收起笑臉,在樹根來到他身體的前一秒鐘,瞬間消失不見。

召喚樹根的克威斯一愣,正當他想找尋這小小的身影時,他的身後掃過一陣風,隨後脖子便被一根竹棍壓住。

克威斯僵住身體,無法動彈,而那召喚出來的樹根也瞬間化做亮光,消失不見。

「絲葳克!」葛雷從地上彈起來,想要衝過去救人,但他才剛往前踏出一步,架在克威斯脖子上的竹竿就用力的往內壓下,嚇得他趕緊把腳收回來。

「你、你這臭小鬼!」

小孩子依然笑而不語。

克威斯側眼看著這張熟悉的臉龐,雖然脖子上的壓迫很難受,但心中重逢的喜悅,卻早已掩蓋過身體上的痛苦。

他揚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來,隨即他張開手掌,從腳邊召喚出兩條火蛇,筆直向上攀升,圈住小孩子的兩隻手臂,不出幾秒鐘的時間就讓那架住脖子的竹竿,遠離了自己。

小孩子的臉上一陣錯愕,他被兩條火蛇高高舉起來,雙腳騰空的胡亂揮動著。

葛雷慢慢走到克威斯身邊,抓住他的肩膀,讓他的身體轉向自己,不停撫摸著他的脖子與右臉頰,擔憂的說道:「沒事吧?絲葳克。」

「沒事。」克威斯揮開葛雷亂摸的手,面向著這被他架起來的小孩子,垂下眼眸厲聲問道:「你是……夏達耶沒錯吧?」

小孩子停止掙扎,讓自己的雙腳懸空著,抬起頭對克威斯輕輕笑著。

「這裡並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快回去。」

「在你回答我的問題之前,我絕不走。」

「哈哈,小克你還是老樣子呢,固執得很。」

這句話頓時讓克威斯愣住,他瞪大雙眼看著夏達耶,同時悄悄側頭看向葛雷同樣震驚的表情,心跳飛快的壓下雙眸,瞪著他。

但夏達耶就像是明白克威斯的顧慮般,露出牙齒笑道:「你把我放開的話,我就乖乖聽話,如何?」

這笑容簡直就是在對克威斯說:如果不照做的話,就抖出你的身分來。讓克威斯不得不彈手指,瓦解兩條火蛇的限制,重新給予夏達耶自由。

當夏達耶雙腳踏在地上後,他摸摸手腕,臉上依然保持著爽朗的笑容。

「謝啦!小克。」

「不、不客氣。」克威斯回答得很心虛。

夏達耶明明已經看穿了他的身分,但卻沒有戳破他的謊言,這讓他感到很不自在。

站在他身旁的葛雷,在夏達耶恢復自由後,才突然驚醒過來,指向有著小孩子身材的夏達耶,緊張的顫抖道:「你、你、你、你是師傅?」

夏達耶抬起頭,看著葛雷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表情,比出了勝利的手勢,嘿嘿笑道:「當然是你師傅我啦!笨蛋徒弟。難道在剛才的戰鬥裡面,沒有讓你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嗎?」

葛雷心虛的別過眼神。

剛才他滿腦子都是怒火,根本沒注意這麼多……

如果這樣回答的話,他肯定會被夏達耶大卸八塊的。因為他師傅最忌諱人因怒火而跟人戰鬥。

「夏達耶……」克威斯心痛的看著夏達耶,眉間的皺紋越擠越深。

他有好多好多話,想要問他,但他知道現在不是時候。

收起複雜的內心,克威斯問道:「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是以小孩子的模樣出現在我們面前?」

「喔,你說這模樣啊?」夏達耶拉拉身上的白色背心,沒什麼感覺的回答:「因為我現在只能以這種模樣跟你們見面。而且,不用問我,你應該也知道這裡是哪裡的吧?小克。」

克威斯頓了一下後,自動接下去說:「這裡是紅劍所設下的結界,也就是--紅劍的體內。」

「哎!」

「你果然聰明。」

驚訝的葛雷與帶著笑容點頭的夏達耶,形成強烈對比,當葛雷看著克威斯那認真說出這句話的表情時,忍不住轉頭問道:「絲、絲葳克,難道說妳早就知道了?」

「不是很確定,但有大概猜到是這樣。」

「那妳怎麼沒跟我說……」葛雷有氣無力的垂下雙手,嘆氣著。

克威斯不覺得怎麼樣的看了葛雷一眼後,繼續注視著夏達耶。

「夏達耶,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的身分……」

「你不也沒對我說嗎?」夏達耶笑著回答,「況且,這種事情對我們兩個來說,根本不重要吧?」

聽見夏達耶這麼說,克威斯難得露出了溫柔的微笑,同時這也是葛雷第一次見到放下高傲身段,以輕鬆的態度跟人對談的克威斯。

「說得也是。」克威斯輕笑著,臉上的表情完全跟冷酷扯不上邊,簡直就像是兩個人。

「對不起啊,我家的笨徒弟給你添麻煩了。」

「不,沒什麼。既然是你的徒弟,我至少不會讓他斷手斷腳的。」

葛雷一聽見這句話,忍不住開始害怕的顫抖起來,一臉茫然的望著克威斯的臉龐,同時間心中也充滿著失落感。

原來對絲葳克來說,他不過是夏達耶的「徒弟」。而且在夏達耶與克威斯之間,彷彿沒有他能夠介入的空間,此刻的克威斯,讓他覺得距離自己好遙遠。

夏達耶偷偷看著葛雷那副失望的表情,憐惜的苦笑了下,隨即對兩人說道:「你們是來找紅劍的吧?」

「嗯。」克威斯點點頭,「那傢伙殺了你,而且還造成了人……很大的傷害。」

原本想順口說出和平契約被撕毀的事情,但一想起身旁的葛雷,克威斯只好趕緊改口說著。

「不是紅劍殺了我的,我是自殺。」

「都一樣。」克威斯雙眼瞇起,冷冷的看著夏達耶,「況且,那把紅劍是封印了魔族人的魔劍吧?如果這樣放置不管的話,它只會傷害更多的人。如果是你,不會想阻止它嗎?」

「這個嘛。」夏達耶搔著頭髮笑道:「其實你們都誤會了,紅劍並沒有暴走,也沒有要殺人的念頭。」

「它可是曾經毀掉一個國家啊!」

「那時候是被逼的。」

「被逼?擁有如此強大魔力的紅劍,人類怎麼可能有能力逼迫它?」

「如果是你就明白的吧?小克。三大國那些傢伙……為了自身的利益,不管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三大國……」克威斯低喃著,「這件事情果然還是扯上他們了啊。」

「嗯。」夏達耶盤腿坐在地上,手中的捕蟲網橫放在大腿上面,雙手環抱在胸前,低垂著頭,神色憤怒的皺緊眉頭。

「那些傢伙強行奪走了紅劍,企圖想釋放出封印在這裡面的力量,納為己用,並打算研究它、利用它建造魔劍軍團,一舉拿下魔王的頭顱。」

克威斯忍不住抖了一下肩膀,他從沒想過三大國居然恨他恨到這種地步!但為什麼呢?他明明就沒有跟三大國埋下仇恨的根源,為什麼他們會想殺他?

克威斯臉色難看的盯著夏達耶的頭頂,而葛雷見到臉色不對的克威斯,立刻伸出手來摟住他的肩膀,將他發冷的身體緊緊抱入懷中,神色擔憂的看著夏達耶。

「師傅,你話說得太重了。絲葳克好歹也是個女孩子,這麼可怕的事情會讓她晚上做噩夢的。」

夏達耶看著葛雷百般呵護克威斯的模樣,只是平靜的眨了下眼睛,並且收起微笑的嘴角,嚴肅的看著葛雷的臉。

雖然在他心中很想用力吐槽克威斯現在的樣子,但葛雷那近乎迷戀的態度,卻讓他十分擔心。要是葛雷知道克威斯的身分後,不知道會變成怎麼樣……

魔王就算了,加上男扮女裝……事實一但坦白出口,絕對會讓葛雷失去臉上的笑容。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