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從剛才到現在,不過短短幾分鐘的時間,沒想到赫茲卻早已經有了打算,這讓克威斯有點不太舒服,彷彿赫茲早就猜定自己會答應他,加入人類捍衛隊。

於是他翹起眉尾,充滿興趣的問道:「不如就現在說出來給大家聽聽吧?」

「可以是可以,但在這之前,我得先確定你們是『真的』加入了人類捍衛隊。」

赫茲一說完,立刻輕彈手指,那抹原本站在屍體旁的身影便快速穿梭在眾人之間,讓人根本無法反應過來,就連克威斯也只能愣愣的縮起肩膀,任由這陣風經過身旁。

等到在所有人身旁繞過一圈後,身影回到赫茲的背後,將手掌貼在胸前,恭敬的垂下雙眼,攤開另一隻手的掌心,將掛著紅色繩子的木牌交給了赫茲。

「赫茲大人,可以了。」

「很好。」

赫茲裂嘴一笑,收下了那些木牌。

當克威斯見到那熟悉的東西時,才發現自己掛在腰間的參賽證明,居然這麼輕鬆的就被迪斯欽摸走,但他還是不明白赫茲收齊那東西的目的是什麼。

不過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們打算做的絕不是什麼好事。

「好了,你們可以先離開這裡。雖然說這種事情應該要打鐵趁熱,但依照我們現在毫無頭緒的狀況下,根本沒辦法做出什麼對策。所以你們先各自行動,直到我通知你們之後,你們再來找我就行。」

赫茲對著他們揮揮手,像是在驅趕蟲子一樣的驅趕他們。佩斯尉與莉法娜聽見赫茲如此說道後,互相對看一眼,接著很有默契的轉向了克威斯。

白蘭地與葛雷紛紛走到了克威斯的左右兩側,眼神同時向下看著克威斯的表情,而被眾人所注視的克威斯本人,則是不悅的冷哼了下鼻子。

「你不是說已經想好對策了?」

「對策已經想好,但我還是缺少關於紅劍的資訊。」

「所以你想讓我們先去調查?」

「沒錯。」

「這可是要花上不少時間的喔,沒問題嗎?」

「沒問題。」赫茲十分有自信的笑了笑,「妳就相信我吧,美麗的絲葳克小姐。」

克威斯看著赫茲那噁心的笑容,不悅的瞪了他一眼。從來不曾被人使喚過的他,很不習慣有這種「老大指揮」的感覺,但現下他只能照做。因為打從他答應加入人類捍衛隊的瞬間,「絲葳克」就成了赫茲手中的棋子。

他轉過身背對著赫茲,快步走向那扇敞開的大門,用著不耐煩的口吻對白蘭地說道:「走了,白蘭地!」

白蘭地眨了下眼睛,聽話的跟在克威斯背後,而在經過葛雷身旁的瞬間,他看見了葛雷臉上充滿失落的神情,讓他有種優越感,忍不住勾起嘴角,對著葛雷露出有著挑釁意味的笑容。

葛雷瞬間壓下雙眸,銳利的瞪著白蘭地,但白蘭地卻一點也不受威脅的反瞪他一眼,似乎從這兩人的背後,還能見到那燃燒旺盛的忌妒之火。

「白蘭地!你再不過來我就剃光你的毛!」

克威斯再一次的呼喚,讓白蘭地收回視線,隨著站在門口等待他的克威斯一同離去。

然而被留下的葛雷就只能目光呆滯的看著兩人離開。

心中泛起的酸酸感覺,讓他很不好受。

 

 

離開了這棟大房子後,克威斯看見那匹乖乖在門口等待他的黑馬。黑馬一見到克威斯,立刻朝他奔跑過來,壯碩的身體用力撲在他的身上,瞬間就把克威斯壓倒在地。

「好痛!你這飼料搞什麼鬼!」

克威斯一邊摸著後腦,一邊用手撐起身體,疼痛的感覺讓他閉著一隻眼睛,難受的皺起臉來,用充滿怒火的目光瞪著黑馬,頓時讓黑馬全身一震的退開好幾步,害怕抖動著縮在旁邊的角落裡,看著白蘭地把克威斯扶起來。

「沒事吧?」

「沒事才怪,換你來被撞撞看啊!」

白蘭地笑容滿面的問著,一點也感受不到他的關切。

克威斯白了他一眼後,完全不理會他的問題,直接走上前去拉住黑馬的韁繩,牽著牠往大街上走過去。

此時的街上只剩下一片寧靜,偶而走過幾個人,似乎剛才那種熱鬧的場景只不過是一場夢,看來這裡在勇者選拔會結束之後,也就恢復了平常的鄉下生活了。

「人類還真是奇怪的生物……算了,不管這個。白蘭地,剛才紅劍出現的狀況,你怎麼看?」

克威斯飛快掃過這個小鎮後,一邊向前走著,一邊出聲問著白蘭地。

「紅劍所纏繞的那股氣息,讓我很在意啊!如果那真的是在鍛造時候加注魔力,而鑄造成的魔劍,那麼不可能會有如此強大的魔力。」

「你說到重點了。」克威斯十分同意白蘭地的說法。

剛才他會那樣解釋給赫茲聽,一方面是他必須以「人類」的身分來看待這個事件,所以不能將自己原本的想法說出來,而是得選擇對人類來說,比較能夠接受的說法。

就如同白蘭地說的,那把紅劍所透露出的氣息,不可能是人類所有。所以那把魔劍形成的原因只有兩種,第一種呢,就是如同他告訴赫茲的,是由人為鍛造出來,只是那個鍛造的人,是魔族;至於另外一種,就比較難處理了。

那就是,被封印起來的魔族人。

簡單來說,就是有人將魔族封印在有形的物體上面,而通常這種東西,是幾乎不可能會有的。因為即使是魔族,要被封印在有形的物體裡面,也是有風險的,一個地方沒弄好,很可能就會丟掉小命。

但依照紅劍擁有「思考能力」,並且還能夠看透自己與白蘭地身分的狀況來看,很不幸的,後者的可能性比較高。不過,更令克威斯好奇的是,被封印在那把紅劍裡面的到底是誰?

白蘭地就算了,竟然連戴著絲翠玉的他都能看破,這種實力可不是路上隨便抓一個魔族,就可以辦到的。

所以,他無論如何都必須比人類還要早一步的找到那把紅劍,解開這個問題。

認識克威斯多年的白蘭地,光是看著克威斯的側臉,就能夠猜出他心裡面在想什麼,不過比起紅劍,他還有更想問的問題。

「你為什麼會答應跟那些人類組隊?」

只要是克威斯願意,剛才那種狀況,他大可表明自己的身分,甩頭走人。但是克威斯不但沒有這麼做,還加入了他們的「人類捍衛隊」,這讓白蘭地無法明白克威斯這麼做的用意。

克威斯抬起頭來看著白蘭地,簡單的解釋:「加入他們,是因為我還有另一件在意的事情。」

「喔?居然會有讓你不惜跟人類打混,也想知道的事情?」

「嗯,就是剛才你一直瞪著的那個人類。」

「你是說那個看起來又呆又傻,還暗戀著你的男人嗎?」一提到葛雷,白蘭地就忍不住掩嘴偷笑。

「別以為我感覺不出你話中有話。」看見白蘭地那副曖昧的模樣,克威斯就知道他腦袋裡又在不正經了,於是瞪了他一眼,繼續說:「難道你沒注意到他剛才衝出去追紅劍的臉色嗎?」

「我對他沒興趣,所以沒注意啊。」

「……夠了,白蘭地,你給我正經點!」

「哈哈,知道了知道了。」聽著克威斯發怒的語氣,白蘭地捧著肚子大笑起來,「所以呢?他是你答應的原因?」

「當然還有其他考量因素在。」

「喔--」白蘭地摸著下巴,忽然想起了剛才克威斯在赫茲面前說的話,於是他便問道:「你說,剛才那個地方還殘留一些氣息對吧?」

「對。」克威斯抬起眼眸,看著白蘭地,「在我這麼說的時候,你有趁機收集一些起來嗎?」

「當然有。」白蘭地自豪的從懷中拿出一瓶黑漆漆的小瓶子,放在克威斯面前晃。

「很好,那麼所以得靠你的追蹤能力了,白蘭地。」

「我知道,我知道。」白蘭地聳聳肩,認命的說:「早在你說出那句話的時候,我就知道肯定沒我的好事。不過,誰叫我是你的使魔呢?主人的話就是絕對的--這就是使魔可悲的鐵則啊。」

「哼,要是你真的把這個鐵則放在心裡,那就不會跟著我來了。」

「你下命令的時候,我不在場,所以沒聽見的命令不算數。」

「……如果說當時知道你的嘴巴這麼會辯的話,我就不會收你做使魔了。」

「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囉。」

克威斯瞪著白蘭地欠揍的表情,額頭爆出青筋來,冷冷的壓低語氣說道:「廢話少說,快行動!」

「知道、知道。」白蘭地雖然喜歡作弄克威斯,但他可不希望真的把克威斯給弄火了。愛搞怪是一回事,但懂得看人臉色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的眼珠突然如動物般的變成銳利的菱形,在他的腳邊慢慢捲起一抹青藍色火焰,在他所踩著的地方形成特殊的魔法陣,而後他退後一步,蹲下身來,將手中的瓶子打開來。

黑色氣團從瓶子裡慢慢擠出來,在魔法陣的上方盤旋著,之後就被火焰吞噬掉,而後,小火瞬間變成強烈的火焰,並且向著白蘭地手的方向旋轉上升,漸漸在克威斯的眼前畫出了一個類似地圖的東西。

白蘭地站起身來,與克威斯一同盯著在這火焰形成的地圖上面,唯一一點閃爍著的小火光,而且這團火光,還正在移動著。

「找到了。」白蘭地的眼珠隨著那團小火光移動著,而後他轉頭朝克威斯問道:「怎麼樣?要追上去嗎?」

「當然。」克威斯伸手揮過眼前的火焰地圖,青藍色的火焰瞬間被他打散掉,化成許多碎雜的火焰,灑落在地上。

「這種危險的東西,得先快點確定它的身分才行,否則不只是人類,搞不好連我們魔族也會有危險。」

「說得也是。」

白蘭地看著克威斯爬上馬背,頗有同感的回答著,但當他見到克威斯一副騎上馬,就想出發的模樣時,他不禁困惑的皺起臉來,搔搔頭髮問道:「那個,為什麼感覺上這件事情好像沒我的份?」

「當然沒你的份。」克威斯拉緊馬繩,讓黑馬高高的舉起前蹄,放在空中晃了晃之後,踏回地面。而後他轉過頭看著白蘭地,別有所意的將雙眸瞇起。

「紅劍的事情你不用管,我還有其他事情要你去調查一下。」

「不如我們工作互換如何?我總覺得你要我調查的事情,絕對會很麻煩。」

「這見事情沒有商量的餘地,再說,能夠潛入調查的人選,只有你最適合。」

「好吧好吧,聽你的就是了。不過話說回來,你是打算讓我去調查什麼?」

「那個木牌……」

「喔,原來是那種東西。」白蘭地很爽快的甩手道:「沒問題!這點小事簡單。但我還以為你會讓我去調查人類『回收』紅劍的原因呢,沒想到居然是這種小事。」

「這件事情我也很在意,而且那個叫做赫茲的男人,似乎只是單純收到『回收』命令而已,對於紅劍本身的事情知道得並不多,所以我想,他只是單純的衣照命令行事而已。」克威斯收回視線,轉而望向前方,那雙瞇起的眼眸慢慢放回到原來的大小,語氣輕鬆的回答:「況且,只要我找出那把紅劍的話,不就能夠更快的解決問題嗎?」

「唔,你這麼說也對。」

「所以木牌那邊的事情就麻煩你了。」克威斯對著白蘭地友善一笑,隨後突然大聲的對著站在遠處的身影說道:「你呢?要跟我一起去追紅劍嗎?」

聽見克威斯這麼說之後,白蘭地用慵懶的神情轉過頭去,看著站在門口,一直瞪著他和克威斯看的葛雷,嘴角不悅的往下一彎,露出難看的神色。

他不明白,克威斯為什麼要冒著身分被發現的風險,詢問葛雷的意願?與其讓葛雷跟著,不如自己行動,這樣還比較安全吧!要是讓葛雷知道了克威斯是魔族人,那事情會變成怎樣,他也不敢去想。

但他也不敢多問,因為他知道,克威斯會這麼做一定是有他的原因在。而現在,他必需先去完成克威斯所交代的任務才行。

當他看見葛雷在聽見克威斯的詢問後,露出雙眼發亮的興奮表情時,他識相的朝克威斯揮揮手說道:「那麼,我先閃人了。你自己小心點。」

克威斯聽見白蘭地好意的提醒,立刻勾起嘴角,對他露出一副毫不畏懼的態度,讓白蘭地同樣對他一笑,安心的轉身走向大房子旁邊的花園裡。

葛雷用飛快的速度跑向克威斯後,見到白蘭地離去的背影,忍不住好奇問道:「怎麼了?你們沒有一起行動嗎?」

「他另外還有事情要做,所以剛剛在這裡跟我分開。你呢?你跟著我們走出來的原因,應該就是那把紅劍吧?」

「啊……唔……算、算是吧。」

葛雷有些心虛的搔著後腦,害臊的別過眼神,看著黑馬的屁股。

被那種視線盯著看的黑馬,突然轉過頭來,對葛雷狠狠一瞪後,甩著尾巴往葛雷的臉上掃過去,把心不在焉的葛雷嚇了一大跳,退後兩步跌坐在地上。

「好痛!」

「啡啡啡。」

黑馬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有錯,高高抬起頭來看著天空,一副高傲的模樣,讓克威斯忍不住笑了出來。他用力拽著馬繩,將黑馬的身體轉了一邊,正對著坐在地上的葛雷,並且對他伸出了手。

「沒事吧!起得來嗎?」

「可、可以。」

葛雷先是被這克威斯的手嚇了一跳,隨後臉頰微紅的把手放在克威斯的掌心裡面,讓他把自己拉起來。

他看著克威斯坐在黑馬背上的模樣,短裙敞開露出雪白的大腿,彷彿再上面一點,就可以見到裙底的風光,但光是想像而已,就讓他忍不住開始流起鼻血來。

克威斯看著葛雷流鼻血的癡呆模樣,立刻舉起腳來,豪不客氣的朝他下巴踢過去,瞬間就讓葛雷再一次的往後倒在地上。然而這次首先落地的不是屁股,而是後腦勺。

但後腦腫了個包的葛雷,卻還是依然流連在美好的幻想中,嘴角上揚,露出色瞇瞇的笑容。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喂!葛雷,你再不回答你要不要跟我去的話,我就把你丟在這囉!」

「啊!等、等一下啦,我要跟、我要跟!」

一聽見克威斯這麼說,葛雷立刻恢復正常的用手背擦去鼻血,從地上跳了起來,握緊拳頭認真的說著,讓克威斯又是無奈的嘆出了一口氣。

唉,早知道就不提議讓葛雷跟著了。這下子不知道又浪費了他多少的寶貴時間……

「要跟就快點,我可不想繼續在這裡跟你鬼混下去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克威斯就用力朝黑馬肚子上一踢,令黑馬開始往前狂奔起來,遠遠的將葛雷扔在後方。看見黑馬開始狂奔,葛雷這才慌張的左顧右看,好不容易在旁邊的馬舍裡看見一匹正在打盹的馬後,他立刻衝了過去,跨上馬背,匆匆忙忙駕著馬追上前方的克威斯。

「等等我啊,絲葳克--」

聽見葛雷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克威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隨後讓馬由跑轉走,讓葛雷能夠跟上來。

雖然讓葛雷跟著,的確是件麻煩事,但他對於葛雷剛才衝出去追紅劍的行為,感到十分好奇。看起來葛雷跟那把紅劍之間,應該有些什麼關係存在,他會主動讓葛雷跟著的原因,也是因為這點。

他看著好不容易趕上他身邊的葛雷,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事情般的,眨了下眼睛,問道:「話說回來,那個時候你為什麼要順著我的謊言?」

「……啊?謊言?」聽見克威斯這麼說,葛雷先是愣了下,隨後才意識到克威斯問的是哪件事情,便回答:「你是指紫猁本水晶的事情?」

「雖說紫猁本水晶是真實存在的,但它並沒有能夠分辯謊言的能力--這你知道的吧。」克威斯收回視線,注視著前方,慢慢垂下眼眸,「既然你知道我是隨便亂掰出來的,為什麼還要附和我?」

「這很簡單啊。」葛雷嘿嘿傻笑著,伸出手指頭指向天空,開始高談闊論:「因為在那種被時間壓迫的狀況下,真的要一個個打敗他們,找出隱藏在我們之中的背叛者的話,是幾乎不可能辦得到的事情,所以當妳說出水晶的提議後,我馬上猜到妳的想法,為了讓大家相信妳的話,所以就決定附和妳了。」

這倒是讓克威斯對葛雷有點改觀,他沒想到這個愛黏著他、總是傻傻的人類,居然會看出他想做什麼。而事情也如他所想的那樣順利發展,只除了意外跑出了御夢使這件事。

葛雷看著克威斯露出微笑的雙眼,慢慢將視線從他臉上轉移到他的左耳上面,溫柔的注視著那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的紫色水晶。

「除了那個理由之外,我還有別的原因。」

「別的原因?」克威斯好奇的轉過頭去看向葛雷,當他的視線才剛轉移到他的臉上時,葛雷從衣服裡掏出的閃亮光芒立刻奪去了他的目光,讓他的視線瞬間被吸引到那掛在他脖子上的項鍊,並且震驚的瞪大了雙眼。

因為掛在葛雷脖子的條項鍊上面,有著一顆跟他耳環一模一樣的紫色水晶。

「這、這是!」

克威斯錯愕的拉住韁繩,讓黑馬停下腳步,多走了他兩三步路的葛雷,看見克威斯停了下來,便也跟著讓馬停下腳步,側身看著克威斯錯愕的表情。

「嚇到了?」葛雷轉眼看著那條紫水晶項鍊,手指輕輕捏著它,左右轉移著,讓它散發出光芒來,並對克威斯說道:「其實我一開始也有被妳的水晶嚇到呢!沒想到在這個世界上,居然會有人有著跟我一樣的東西。」

紫水晶看起來十分普通,就跟大多數的紫水晶沒什麼兩樣,但這個叫做紫猁本水晶的東西,並不是那種常見的普通紫水晶,因為這種水晶,已經近乎絕種,搞不好克威斯與葛雷身上的那兩顆,就是這世上僅有的紫猁本水晶。

紫猁本水晶與其他紫水晶不同的地方,就在於它的顏色是由裡到外漸漸變淡,這種類似於能夠自行成長的水晶,是超稀有的品種,所以葛雷不可能認錯。

而克威斯,也絕對不會看錯。

因為這個水晶是他與他摯友的友情象徵。

然而這個由他親手交給對方的信物,現在卻是在一個他完全不認識的男人身上。

「為什麼?」

順著心中的困惑,克威斯問出口來。但葛雷卻只是將項鍊收回,給了克威斯一抹微笑。

「妳指的『為什麼』,是想問我為什麼會擁有這條項鍊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