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輕輕的一聲呢喃,打破了現場有些嚴肅的氣氛,克威斯望向聲音來源,並慢慢走向那個坐在地上,抬起頭來的葛雷。

「醒了嗎?」克威斯蹲下來,伸出手貼在葛雷的臉頰上面,測試他的體溫,「嗯,已經沒有剛剛那樣冰冷了。」

葛雷睜開僵硬的雙眼,模糊的視線裡出現了克威斯的臉龐,讓他的嘴角輕輕上揚,伸出手來攬住了克威斯的脖子,把他整個人壓入自己懷中。

「好高興啊!妳在擔心我--唔!」

才剛把話說完,滿臉怒火的克威斯,已經毫不留情的朝他肚子上重重打上一拳,而且不偏不倚的打在他還沒完全好的傷口上面,頓時讓葛雷嘴裡噴出血來,又一次昏眩過去。

旁邊兩側的人見到這景象,全都落下了冷汗,唯獨下手的克威斯輕鬆的眨眨眼睛,把葛雷隨意扔在一旁,轉頭看著迪斯欽。

「剛剛說到哪?」他拍拍掌心,抖去塵埃,對於自己對葛雷下的毒手,一點感覺也沒有。

迪斯欽稍稍抖了一下眉毛後,才又繼續說下去:「沒什麼,現在我得請各位轉移場地了。」

「又要被你們推入下一個陷阱嗎?」

「哈哈,妳真多疑。」

「面對你這狐狸,想不多疑都難。」克威斯瞪了他一眼,再一次問道:「這場選拔會到底有多少關卡啊?」

「這是機密。」

「……你們是有打算玩死我們對吧?」

這句話,沒有得到迪斯欽的回覆,但卻讓除了白蘭地與發問的克威斯之外的人,臉上一片慘白。

等了一下沒有聽見答覆,克威斯只好無力的大聲嘆息道:「啊啊,真是麻煩。」

這種發展跟他原先所猜想的完全不一樣嘛!他沒想到人類也這麼會有腦袋,還弄出這麼複雜的「通關測驗」,天知道這到底有多少關啊!這麼一來,想要拿到勇者稱號的他,豈不是離目標越來越遠了?

若是烏帕瓦知道事情變成現在這種狀況的話,他應該會要他立刻回去吧。

克威斯抬起頭,用著慵懶的眼神望向迪斯欽。

「好吧,我跟你們走。白蘭地,把那傢伙扛起來帶著走!」

雖然他還是搞不懂迪斯欽到底想做什麼,但現下也只有繼續前進了,否則根本就無法結束這無聊的選拔會。

他指揮著白蘭地扛上葛雷後,轉頭對著旁邊另外兩人說道:「你們也一起走吧?」

「姊姊妳去哪我就跟著去哪!」莉法娜立刻跳著腳步,黏在克威斯的手臂上面磨蹭著,而佩斯尉則是點點頭,證明自己會跟上。

在所有人目地確定後,克威斯才轉頭對著迪斯欽張開口,但他的話還沒說出口,旁邊的落地窗就被飛進來的外物擊碎,玻璃聲音吸引住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連迪斯欽也嚇了一跳。

克威斯飛快的轉向窗戶那方,看著一名披著斗篷、披頭散髮的男人,踩在玻璃碎片中。這名男人的臉上滿是乾掉的鮮血,被長髮掩蓋住的臉龐裡,只能見到那雙閃露紅色光芒的眼眸,當克威斯見到這雙瞳孔時,他頓時全身一震。

因為從這個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無比強大的魔力。

男人的手中拿著一把紅色長劍,看似巨大沉重,但這男人卻有如羽毛一樣的拿著它,甚至還用他左右揮舞著,引起一震震不小的風壓。

所有人都對這名陌生人的出現感到錯愕,全都呆呆的看著他,只除了剛剛被克威斯打了一拳的葛雷。

「大家小心!」

葛雷朝男人踏步過去,並且對所有人用力一吼,聽見葛雷的聲音,其他人才馬上回神過來,當他們腦袋恢復理智後,葛雷已經將手中的紅劍與對方的長劍緊貼在一起。

當這兩把長劍互相抵制,克威斯才赫然發現,葛雷手中的長劍與對方的幾乎一模一樣,不過男人的長劍略勝一籌,身為魔族的克威斯,可以清楚看見那纏繞在長劍上面的黑色氣體。

那是魔力,而且是參雜著許多混濁氣息的魔力。

這下子克威斯可不能輕鬆了,他攤開掌心,召喚出火焰,並且對著葛雷喊道:「退開!葛雷!」

聽見克威斯的聲音,葛雷很快的往後一瞪步,抓緊葛雷離開的瞬間,克威斯伸出手指向男人所站的地方,在他腳邊劃出染著火焰的圓圈,並且向上伸出細長的柱狀火焰,不出三秒鐘的時間,就做出一個專屬於男人的火焰牢籠。

克威斯收回手指,輕輕吹襲手指上面的火焰,露出笑容。

這是他在絲翠玉的限制下,所能做出的最大努力。

「哼。」被火牢困住的男人,完全不以為意的冷哼一聲,他舉起手中的紅色長劍,指著克威斯與葛雷兩人,彷彿在示威般的說道:「愚蠢的人類啊!難道你們還沒體會到自己的無能嗎?」

「難道你……就是犯人?」迪斯欽的雙眼突然銳利的拉直,冷冷的瞪著那把紅劍。

「犯人肯定是他啊,狐狸。」克威斯忍不住吐槽道,「他都找上門來了,難道還不足以證明嗎?更別說他剛剛還做出了『非常明顯』的犯案宣言。」

這番話,讓男人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連個人都找不出來,甚至怪罪到其他人身上去,難道你們以為隨便扔個罪名給魔王,就可以證明自己的正義了嗎?真是讓我看不下去。」

克威斯很不爽。

要不是因為這個男人闖出來的禍,他才不會男扮女裝來到人類國家,也不會一氣之下撕毀條約,更不會遇上這麼多倒楣事情。雖然說人類怪罪於他,全都拜他所賜,但他總覺得這個男人分明是利用他跟人類撕破臉吧!

這樣一想之後,讓他的青筋爆現在額頭上面。

「那麼這位犯人先生,你是來自首的嗎?」他雙手環抱在胸前,一臉不高興的斜眼瞪著男人。

「自首?」男人轉過頭來看著克威斯,若有所指的說道:「這是不可能的,我可是給了你一場好玩的遊戲,再怎麼樣我也要看到最後。」

白蘭地與克威斯同時被這句話嚇到,兩人的臉上都緊張的落下汗水。

怎麼這個男人的話聽起來,好像是知道克威斯的真正身分?

「那你來這裡做什麼?」這次發問的是葛雷。

剛才沒注意葛雷的克威斯,這時才發現葛雷的臉色有點不太對勁,在面對這個男人的時候,他的表情認真到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難道葛雷與這個男人也有過節?

男人慢慢把頭轉向葛雷,高高的抬起下巴,嘴角上揚到彷彿能碰到耳垂,他輕輕的搖晃著腦袋,將紅劍收回了胸前,而後用力在身旁一揮。

火牢瞬間被紅劍畫破,消失不見,男人也利用這個瞬間,轉身想要往進入的那扇窗戶離開。見他要逃跑,克威斯很快的抽出武士刀,想追上去阻止他,但此時,他的身旁刷過一道飛快的身影,在男人才剛踏步到窗戶前的瞬間,單手將他的臉罩在掌心之中。

而這個人,正是迪斯欽。

克威斯愣了一下,還沒回神過來,就聽見身後的門口傳來一聲命令--

「迪斯欽,讓他跪下。」

「是。」

迪斯欽面帶笑容的回應著,將手掌從男人的臉上挪開到臉頰,用力將男人推向地面,「碰」的一聲巨響,讓男人的頭幾乎陷入了地板裡面。

男人舉起顫抖著手,像是只剩半口氣一樣,此刻這裡安靜得只剩下那從門口緩慢走入的腳步聲,與雪萊睜開慵懶的雙眼後,充滿尊敬的語氣。

「赫茲大人。」

克威斯轉頭看著雪萊口中所稱的「赫茲大人」,然而當他見到那張讓他熟悉不過的臉龐時,頓時瞪大雙眼,啞口無言的張大著嘴巴。

這、這、這個人是……

白衣使者?

那個被他用飛龍抓起來在天空玩耍,還威脅要把他當成飛龍飼料,結果卻又讓他掉進噴水池裡面的那個戈達帕布的使者?

那傢伙居然會是這場勇者選拔會的主辦人?

世界還真小啊。

赫茲沒有發現帶著詭異表情盯著他看的克威斯,步入房間中央,冷冷的垂下眼眸,看著腳前這顆顫抖的頭顱。

「別太囂張了。」

「嘻……嘻嘻嘻……」

那半張臉沒入地板裡頭的頭,完全聽不出痛苦的發出笑聲,一點也不在乎的說道:「赫茲啊!戈達帕布的第一軍師,即使是你的聰明腦袋,也無法與我抗衡的。」

「你都已經敗在我手下,還要這麼囂張?」

「敗?誰說我敗了?」

男人繼續用著令人起雞皮疙瘩的方式笑著,隨後他突然使力將手中的紅劍扔出窗外。當紅劍一離開男人手掌的瞬間,男人立刻吐出鮮血,雙手癱軟的掉在地上,沒了氣息。

而葛雷則是在紅劍被扔出窗外後,跟著跳了出去。

赫茲看著地上的男人,皺起了眉頭來,迪斯欽將手從男人臉上挪開,站起身來緩緩說道:「這個男人死了。」

「……你又用力過度了?」

「不,我並沒有使用太多力氣。」

「那這是怎麼一回事?」

克威斯看著這兩個人陷入自我的世界中,便無奈的嘆了口氣,走上前去,用腳踢了踢男人的身體後,說道:「這個男人早就死了,難道你們沒聞到從他身上發散出的屍臭味嗎?」

「不可能!剛才這個人還活蹦亂跳的啊!怎麼可能早就死了。」赫茲不明白的瞪大雙眼,看著克威斯臉上嚴肅的表情。

「的確不可能,所以說,剛才驅使這個身體行動的,應該就是那把被他扔出去的劍了。」

「劍能夠控制屍體?這種事情我聽都沒聽過。」

「你不是戈達帕布最聰明的傢伙嗎?」

「我所知道的知識都來自於書上,書本以外提到的,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一定是沒看仔細。」克威斯將雙手環抱在胸前,如同老師指導著學生般,解釋道:「在鑄造過程中施入魔力,就可以製造出擁有智力的武器,不過那種東西向來都會被當成惡魔,而封印起來或者毀掉。因為這種武器,大多是從魔族流傳而來的。」

「這我倒是知道,難不成妳是指那把紅色的劍,是把魔劍嗎?」

「從這樣子看起來,應該錯不了,不過還有個例外……」一說到這,不知怎地,克威斯突然沉默下來,摸著下巴看向窗外,而那原本出去追紅劍的葛雷,正好踏上窗邊,跳回房間裡。

當克威斯看見葛雷的手中,並沒有帶著剛才那把劍時,他便嘆了口氣。看來葛雷是沒追到那把劍了,可想而知,那把紅劍應該還控制著其他人……或者,是有人自願幫助那把紅劍,否則葛雷沒有理由找不到那把無法自由行動的劍。

不過比起這個,他倒是比較想知道那把紅劍來到這裡的木地究竟是什麼?這樣神秘的出現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在空中轉一圈,飛到窗外去。根本就只是個不必要的出場啊!

總覺得,事情越變越複雜了。而且照這情況看來,搞不好連人類也不知道真正的犯人到底是誰。

克威斯一直回想著剛才那把紅見藉由這屍體的嘴巴,對他說的話,便下意識的抬起雙眸,轉向白蘭地,這時他才發現,白蘭地也正盯著自己看。

兩人很快的交換眼神後,克威斯對著赫茲說道:「不好意思,我要退出這場選拔會。」

「退出?」赫茲被克威斯這個要求嚇了一跳,不明白的問道:「為什麼?」

「因為我的目標是那把紅劍。」

在烏帕瓦拿到的照片裡面所拍到的人,是持有紅劍、戴著面具的男人。而那把紅劍,絕對就是照片上的那把!

如果說那把紅劍就是這件事情的開端,那麼他的目標就得更改一下了。那把紅劍身上所散發出的黑色氣息,可以感受出它的不平凡,要是放置不管的話,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光靠人類這種慢半拍的方式,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現在殘留在這個房間裡的淡淡氣味,已經足夠讓他追蹤了,如此一來他也根本不用繼續留在這裡。

但沒想到,赫茲在聽見他的理由後,居然很開心的對他說:「如果是這樣,妳根本就不用退出。因為我們的目的就是找出那把紅劍,並將它回收。」

「回收?」

這次換克威斯不明白了,人類要那種危險的東西做什麼?

面對克威斯困惑的表情,赫茲露出笑容,神秘的笑了笑,接著突然轉過身去,對著這間房裡所有的人說道:「各位選拔出來的勇者們啊,我是『人類捍衛隊』的最高負責人赫茲。我們舉辦這場比賽的原因相信大家都是知道的,而我們最主要的目的是選出有能力對抗魔族的勇者,經過前面幾場戰鬥之後,我已經清楚的見識到了各位的能力。」

他頓了下,又繼續說:「我希望通過測驗的各位勇者們,能夠加入我們人類捍衛隊,和我們一起把該死的魔王消滅掉!讓我們人類不再受到魔族的威脅!然後順便將那把紅劍奪回來。」

順便的嗎?

回收紅劍只是順便嗎?

這個傢伙根本搞錯了先後順序吧!根本是假公濟私啊!

克威斯張大著嘴巴,啞口無言的看著越說越亢奮的赫茲。一說到興頭上,赫茲還開心的握起了拳頭,一旁的迪斯欽則是一直都保持著笑容,忠臣的把注意力都放在他的主人身上。

十分亢奮的赫茲朝所有的人張開雙手,自信滿滿的說:「來吧各位!加入人類捍衛隊吧!」

不過他的熱情卻很快的遭到冷卻。

「……我只希望能快點回到我的國家。」佩斯尉沒什麼興趣的閉上眼睛說著,但隨後又改變想法的回答:「可是如果那個女人參加的話我可以考慮……」

接收到眼神的克威斯,全身彷彿觸電般的抖了一下,臉色鐵青的轉動僵硬的脖子,對佩斯尉充染熱情的視線苦笑。

而莉法娜則是生氣的伸出手指著赫茲,臉頰兩側氣得鼓鼓的,「我才不是自願來到這裡參加這什麼選拔會的!我要回家,我現在立刻就要回家!」

大聲回完這句話之後她又立刻換上微笑,態度和語氣都一百八十度轉變過來,「不過姊姊加入的話我就加入。」

「我我我,我也是!」

葛雷拼命揮舞著雙手,對赫茲說出自己的意願,剛才那張嚴肅的表情再度變成以往的傻氣,讓客威斯忍不住重中的嘆了口氣。

看見大家都把重心放在克威斯身上的白蘭地,一邊捂著嘴巴竊笑,一邊無所謂的聳肩道:「我跟他們兩個一樣,如果她參加的話我就參加。」

赫茲飛快的轉過頭去看著克威斯,這讓沒心理準備的克威斯嚇了一跳,慌張的想遮住臉裝做沒自己的事,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克威斯一邊擔心著,一邊透過手指縫隙偷看她身旁的赫茲,直到肩膀被他用力的拍了下之後,克威斯才在心中大嘆不妙。

剛才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這個屍體,還有紅劍身上,所以根本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赫茲曾經見過他的臉,所以,在他只改變外表、沒改變模樣的狀況下,被認出來的話就糟糕了啊!

好,萬一被認出來的話就乾脆直接表明身分吧。

克威斯在心裡打好算盤後,便也不再遮掩,放下了防備的手臂,等待眼前帶有銳利眼神的赫茲開口。

「妳……」

嚥下緊張的口水,克威斯看著赫茲慢慢打開嘴巴,擔心的流下汗水。

「有沒有男朋……痛!」

才剛開口說出前面幾個字來,克威斯就馬上揮拳從他頭上敲下去,受不了的怒罵:「天殺的你們每個人怎麼都一樣啊!」

被打痛的赫茲摸著頭上的包,眼角垂著淚水的雙手合十,雙膝一彎跪了下來,額頭幾乎都快要貼在地面上了。

赫茲突如其來的轉變,讓克威斯完全無法反應過來,只能呆在那裡。

「喂,你……」

「請妳加入吧!」赫茲抬起頭來,臉上恐怖扭曲的哭臉還有沾滿淚水、鼻水、口水的表情讓克威斯害怕的後退了幾步。「我拜託妳一定要加入啊!」

現、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啊……為什麼那幾個人都把決定權全部丟給他,害他現在還要被這麼一個噁心的傢伙拜託,更別說這個人還是曾經被他玩弄過的那個白衣使者了。

克威斯抱著頭,完全不知道他該怎麼辦才好。

望著赫茲的頭頂,克威斯無奈的撇過頭去,搔了搔臉頰後,舉雙手投降。

「我知道了,我加入就是。」

「真的嗎?」一聽見克威斯的回答,赫茲頓時眉開眼笑的從地上跳起來,拉著克威斯的雙手轉圈圈,開心的跳著腳步,「太好了、太好了!這下子我可以完成我的復仇大業了!」

克威斯被拉著轉圈圈,雙眼半垂的看向赫茲。

這傢伙果然還想公報私仇!

但,他要怎麼開口對他說,他想要報復的對像,正是被他拉著手跳舞的自己啊?

克威斯再度嘆了一口氣,甩開赫茲拉的手,側身面對著他錯愕的表情,將手插在腰間,不耐煩的皺起眉毛說道:「雖然我是答應了你,但我先把話說在前頭,我的目的是要去揪出那把紅劍的陰謀,而不是跟著你闖入魔族殺魔王。」

「這我當然知道。」得到克威斯幫助的赫茲,整個人信心大增,他把手擺成七的模樣,放在下巴上面,嘴角高高揚起,露出潔白的牙齒,差點沒閃瞎克威斯的雙眼。

他一邊嘿嘿笑著,一邊用那雙聰明的眼眸看著克威斯。

「我可是早就想好對策了。」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