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冰柱來到他眼前時,一片巨大的火紅火焰從他掌心裡冒出來,在他眼前形成一道屏障,擋住了冰柱猛烈的襲擊,火焰燃燒在雪白的冰上,漸漸的吞食掉它,克威斯揚起嘴角,指揮火焰沿著冰柱攻擊過來的方向反噬回去。

輕輕彎曲膝蓋踏在這片火焰上,克威斯沿著被火焰吞噬的冰柱來到葛雷面前,甩手讓火焰在結成冰的葛雷四周引起漩渦型火焰,但火焰才剛形成,葛雷身旁的冰塊就像針一樣的刺出來把火焰瓦解開來。

克威斯露出有些驚訝的眼神,但並沒有持續很久,藍色的緞帶緩緩飄落在他的視線之中,克威斯抬起眼眸,藍色緞帶立刻轉變成銳利的刀子朝他刺來。

旋身閃過這迅速落下的藍色緞帶,快速將手抬起,火焰立刻從他腳下變成無數條觸手伸出來,克威斯像是指揮家一樣的揮動著手腕,這些火焰觸手就照著他的動作纏繞住籃色緞帶,並且沿著緞帶來到握著白刀的雪萊手上。

「唔!」

幾十條火焰形成的觸手將雪萊纏繞住,並且把她高高舉起來,克威斯嘴角揚起的高度,讓臉上只有高傲表情的雪萊露出了害怕的神情,汗水慢慢從臉頰上滑落,但她卻不認輸的壓下眉毛,滿天的泰迪熊出現在克威斯的四周,拿著閃亮的長矛準備朝他攻擊過來,但克威斯沒有任何反應的低下了頭,就在此時泰迪熊一個個的被亮光砍過,分成了兩半掉落在地上,兩道身影出現在克威斯面前,用俐落的攻擊方式將這些泰迪熊砍下。

身影從克威斯的左右兩側滑過,落在克威斯身後的地面上,慢慢的站了起來。

「你不錯嘛。」白蘭地朝那有著藍色長髮的身影裂嘴一笑,露出他潔白有型的牙齒,將剛做完攻擊的手垂放在兩腿旁。

而佩斯尉則是將眼神撇向後頭,甩下手中的長矛,輕輕的微笑著。

「你也是。」

看起來兩人似乎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成為了好朋友,克威斯閉起眼笑了下,目送兩道身影再度消失,繼續他們的「殺泰迪熊大賽」。

而後他攤開掌心,側眼看著那掛著絲翠玉的手腕,露出困惑的表情。

剛才的他,完全忘記這東西的存在,所以反射性的就使出了魔法,但是他沒想到,持有絲翠玉的他居然還能夠正常的使用魔力?不過,他的魔力好像被什麼東西壓制住一樣,沒有辦法完全使出來。

此刻出現在他充滿困惑的腦海裡的,只有烏帕瓦那張掩著嘴巴,對他露出奸詐笑容的表情。

看來,應該是烏帕瓦對這東西做了什麼手腳吧!所以才能夠讓他使出魔法,不過這種被壓制住的感覺真不舒服,讓他胸口悶悶的,有點反胃。

無奈轉轉頭,收回眼角的視線,克威斯再度看著被他的火焰所纏繞住的雪萊,眼裡帶著笑容。

「要認輸嗎?」

雪萊緊皺的眉頭的小臉上,寫滿著不甘願的表情,然而豆子小眼睛卻開始不安起來,即使如此她還是沒服輸的回答:「誰要認輸,又還沒結束!」

她這麼說完之後,被燒得焦黑的藍色緞帶突然快速轉動起來,在克威斯眼前形成圓圈狀,最後被從刀柄延伸出來的冰纏繞住,透過如同銳利刀子般,藍色緞帶切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冰塊,漂浮在半空中。

克威斯有些無奈的看著這些詭異的冰塊,將武士刀垂下來,抬起頭看著這些漂浮在空中的冰塊。

怎麼突然間變成他在戰鬥了呢?那個剛剛大喊著要戰鬥的傢伙沒兩三下就變成了人肉冰雕,結果害他得親自出馬,但如果他知道自己還能夠使用魔法的話,那他一開始就不會讓葛雷衝上去了。

他直接來都比他快多了,魔法這麼好用還不學一點。

踢踢眼前變成冰塊的葛雷,克威斯完全不把一旁的冰塊當作一回事。

克威斯的不在意,在雪萊眼中看來是個襲擊的好時機,她突然睜大雙眼,大聲說道:「嚐嚐這招!攻擊!」

一聲令下,一顆顆的冰塊立刻停止飄浮,像是隕石墜落一樣的集體朝克威斯飛過去。克威斯伸手撫過自己的馬尾,幾隻火焰觸手立刻筆直的朝冰塊群飛過去,但意外的是那些冰塊居然反應極好的閃避過火焰觸手,結果克威斯的火焰觸手完全沒有消滅掉任何一顆冰塊,反而拉近了與他的距離。

沒料到自己的火焰居然會無法將這些微不足道的冰塊吞噬掉,克威斯驚訝的瞪大了雙瞳,此時,無數顆冰塊像是小隕石一樣的快速從克威斯臉頰劃過,在他臉上留下一道血痕。當另一顆冰塊飛過來的時候,還沒完全恢復理智的克威斯狼狽的撇過頭閃過,卻讓冰塊將他綁住頭髮的緞帶切斷了。

栗子色的長髮垂落在肩上,這一擊總算讓克威斯理清意識。他將刀舉起來,左右防禦的擋下冰塊,不時揮刀將幾顆想要偷襲他的冰塊砍了下來,但被他砍成兩半的冰塊卻沒有因此停止行動,反而還一起攻擊過來。

「嘖,真是麻煩。」低頭咒罵著,克威斯蹲下身體想要從火焰上跳開躲過這些討人厭的纏人冰塊,但雪萊突然說的話讓他頓了下。

「如果妳逃開,那麼這個被冰起來的傢伙可能就會性命不保喔。」

身體自然反應的停止了蹲低的動作,雪萊看準克威斯遲疑的這一瞬間,指使冰塊朝他猛烈襲去。

克威斯咬著牙,對自己剛才不知道為什麼會對個人類有所遲疑的反應暗自咒罵著,抬起眼來想要反擊,可是這些冰塊緊密的找不出縫隙來,讓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躲,突然,他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的揚起冷笑。

就在冰塊快要碰觸到克威斯的時候,一眨眼,克威斯的身體居然消失不見,這讓操控冰塊的雪萊稍微一愣,冰塊也因此而停了下來。

「什、什麼,不見了?」

「妳的道行還不夠呢,小鬼。」克威斯的聲音從雪萊身後傳來,嚇了她一跳,同時她也感覺到脖子上被冰冷的東西貼著,將視線往下拉才發現克威斯正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妳……怎麼可能逃過?」她可是故意讓冰塊密集起來,不讓克威斯逃跑的,可是克威斯居然在他連冰塊都毀不掉的狀況下安然無恙的逃了出來?

雪萊的臉上滿是驚訝與不信。

克威斯垂眼看著雪萊有些顫抖的小臉蛋,指指腳下說:「妳忘了我剛剛是踏在自己的火焰上嗎?」他魔性的紅眼瞬間變得噬血可怕,讓雪萊完全忘了自己該反駁什麼。

直到冰冷的感覺重新從脖子上傳來,她才清醒過來的用顫抖的聲音問:「難、難道……妳……不怕我毀了那個……人的冰塊?」

聞言,克威斯露出鬼魅一般的笑容,好聲好氣的回答:「那就讓我們看看是妳會先死還是妳的攻擊會成功?」

「妳--」

生命被這麼一個可怕的大姊姊威脅著,而且從剛才這番話裡聽起來,完全不像是在說笑,讓雪萊沒得選擇。於是懸浮在空中的冰塊無力的掉落在地上,而那些泰迪熊也停止了攻擊,離白蘭地和佩斯尉遠遠的。

「咦?怎麼回事?」

白蘭地與佩斯尉看著那些泰迪熊,像是被什麼東西召喚一樣的朝同一個方向飛過去,白蘭地也將視線移向前。當他看見拿著刀子架住雪萊脖子的克威斯時,放心的鬆了口氣。

「呼,看來可以休息了。」

說著說著,他將兩手的火焰刀熄滅,轉過頭看著佩斯尉,發現他也早就已經把武士刀放回繫在腰間的刀鞘中,同樣把視線放在他身上。

「結束了。」

「嗯。」佩斯尉同意的點點頭。

克威斯在看見雪萊把泰迪熊撤走並且卸下冰塊武器之後眨眨眼睛,表示還沒完的將刀子更貼近她白皙的脖子上,讓雪萊害怕的顫抖著身體。

「我、我不是都撤了……」

「還沒。」克威斯笑容燦爛的說:「別忘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讓我們離開這個鬼地方。」

「是……」完全無法不聽話的雪萊緊張的嚥下口水,有些無力的回答。

好不甘心啊!她居然會被這種人威脅,而且還完全無法抵抗,她這麼狼狽真有失她身為御夢使的身分。可是現在也只能乖乖就範了。

雪萊抿抿唇,伸直手讓白刀飄起來,白刀全身被光芒包圍著飛進天花板裡面,隨著玻璃破碎的聲音傳來,眼前那扇緊閉的門,總算慢慢打開來了。

「終、終於能出去了。」

站在老遠觀戰的莉法娜,感動萬分的看著打開的門,忍不住吸著鼻子說著,而後她馬上興奮的轉過頭去,看著帥氣萬分的克威斯,雙眼散發出閃亮亮的崇拜光芒。

「姊姊妳真是太厲害了!沒想到姊姊是個戰鬥型魔法師呢!」

「魔法只是輔助而已。」克威斯不願意太過讓自己的魔法受到注目,便如此說著,「再說,剛才妳到底躲到哪裡去啦?」

「嘿嘿嘿嘿。」莉法娜一邊害臊的搔著頭髮,一邊指著那掛有喇叭花瓶的桌子說道:「我一直都躲在那張桌子底下……」

克威斯順著莉法娜的手指看過去,才發現那倒數計時器早已經停了下來,時間落在八分零五秒的地方,看樣子,他算是在時間內完成那個狐狸臉的要求了。

於是他把架在雪萊脖子上的刀收起,肩膀微微放鬆下來,往後退了一步。感覺到克威斯鬆手了,雪萊立刻離得他遠遠的,並用著怨恨的眼神,偷偷看著克威斯。

「可以了吧。」

「啊啊,可以了。」

克威斯滿意的對她露出笑容,轉動手指指揮火焰觸手消失,讓雪萊重獲自由。

被克威斯放開之後雪萊,立刻跑到聚集在門口的泰迪熊群裡面,抱著其中一隻比較矮小、只拿著一個黑色的刀鞘,卻沒攜帶任何武器的泰迪熊,眼神狠狠的瞪著克威斯,而解除空間的白刀也在任務完成之後從空中飛下來,自動自發的回到那隻泰迪熊手裡拿著的黑色刀鞘中。

「粗魯。」雪萊撇著嘴角,露出小女孩的任性樣子對旁邊的泰迪熊抱怨,「阿諾,我跟你說喔!那個大姊姊真不像是個女孩子,不但凶巴巴的而且還很暴力。」

「我說妳這小鬼別太過分啊。」克威斯眼角抽蓄的將刀子收回刀鞘中,「別忘了妳剛剛才輸給我。」

「我沒有。」雪萊完全否定克威斯所說的,雙眼半垂成一條線,摟著泰迪熊的脖子轉過頭來,「我剛剛只是稍微大意點了而已。」

「妳這小鬼還真倔強,輸了就是輸了,別在那邊用一大多有的沒有的藉口來美化自己的失敗!」

克威斯看不慣有人比他還要更傲慢,忍不住回嘴,絲毫沒察覺自己現在正在跟個小女孩耍脾氣。

「人呢,要有自知之明。憑妳想贏我還早了幾百年呢。」像是長輩一樣碎碎唸著,克威斯似乎已經完全忘記剛才自己還在緊張的氣氛中,好像空間解除之後他就大大放下心來了。

雪萊不以為意的哼了聲,撇過頭去,「哼,像個老太婆一樣囉囉唆唆的。」

被人說成像老太婆一樣囉唆,克威斯震了下肩膀,臉色黑了下來,「妳這小鬼說什麼?老太婆?」接著他忍不住這份屈辱,舉起拳頭快步朝雪萊衝過去。「說誰是老太婆啊妳這臭……」

「你別跟著小鬼瞎起鬨啊,冷靜一點。」

話才說到一半,克威斯就被人拉住了後面的衣領,阻止她過去引發第二次戰鬥。

「做什麼啦!白蘭地!」克威斯惡狠狠的轉過頭來,眼神銳利的瞪著抓住他的人。

「阻止你亂來啊。」

白蘭地顯得有些無奈,因為他知道如果真的惹火了克威斯,那麼那個小鬼肯定會死無全屍,更慘的是搞不好還會害得克威斯的身分暴露出來。

而且比起和雪萊吵架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先去解決才對。

指指一旁似乎已經被克威斯遺忘的人肉冰雕,白蘭地垂著雙眼說:「我說啊……你是不是要先替這邊這位先生解凍一下?再不快點的話那他恐怕真的要去天國報到了。」

吵架歸吵架,但也請別忘記這裡還有一個人啊。

克威斯像是被點醒一樣的張大了眼睛,看起來他是真的已經忘記葛雷被冰凍起來的事情了,他右手握成拳頭敲打在左手掌心上,嘴巴大大的打開。

「啊,我差點忘記了。」

都是因為放太多注意力在雪萊身上,結果他早就已經忘了還有葛雷的存在。於是他轉過身,跨步來到變成冰塊的葛雷面前,將右手高高抬起,立刻有火紅色的火焰旋轉地沿著手臂慢慢爬到掌心裡面,當火焰凝聚成球狀之後,他就將掌心貼在冰塊之上。

「炎火之尊,為吾燃燒吧。」

淡淡的說著這段有點文言文的句子之後,火焰瞬間立刻吞噬掉整個冰塊,強烈的燃燒起來,慢慢的向上升。再火焰離開冰塊之後,昏睡的葛雷全身癱軟的向前倒了下來。

克威斯伸出雙手接住葛雷的身體,讓他的頭躺在自己的肩膀上,並且握住葛雷的手測試他的體溫,也許是被冰凍的時間太長,讓葛雷有些失溫。

扶著葛雷蹲下來將他放在地上,克威斯攤平右手掌心弄出火焰,然後將火焰騰空放在葛雷的胸口上,垂眼看見葛雷臉上開始紅潤起來之後,克威斯才鬆了一口氣。

等等,鬆了一口氣?

他怎麼會因此鬆了一口氣呢?

有點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的克威斯拍拍臉頰、搖搖頭之後重新站了起來,突然被不知道什麼時候衝過來的人撲過來大力抱住。

「哇啊!」被嚇了一跳的克威斯馬上把注意力轉移到眼前這個興奮的人身上,「喂,妳這傢伙在做什……」

克威斯伸出手想要推開突然蹦出來的莉法娜,但沒想到卻反而被莉法娜先行抓住手臂推了開來,搶在他說完話之前對他說道:「我決定要認你當乾姊姊了!」

「啥?」

克威斯完全被莉法娜的話給嚇到了,才剛開口想要問清楚,結果莉法娜又先他一步的說:「姊姊萬歲!」接著又緊緊抱住了他。

誰是你姊姊!我可沒答應啊!

人類就是這麼容易一廂情願,所以他才討厭人類!

「噗呵呵……」

聽見旁邊傳來的竊笑聲,克威斯立刻發狠的轉過頭去瞪著摀者嘴笑的白蘭地。

「你笑什麼!」

「姊、姊姊?噗!」說著說著白蘭地又忍不住噗了聲。

「白蘭地你夠了,再笑我就讓你滾回你老家。」

這個威脅立刻讓白蘭地止住笑聲。身為使魔的他只需要克威斯的一個命令他就得乖乖照辦,使魔是無法拒絕主人的命令的。

雖然他不喜歡以主人的身份來命令白蘭地,但是萬一他太超過的話,他還是會毫不猶豫的叫他滾回去。

一旁的佩斯尉將雙手環抱在胸前,安靜的看著他們三個人,忽然間他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殺氣,甩過眼神,盯著門口看,危險的瞇起眼。

「……有人在那裡。」

佩斯尉的話,讓克威斯和纏在克威斯身上的莉法娜同時轉頭過去,看著那擠滿泰迪熊的門口,白蘭地則是覺得頗有趣的揚起嘴角,看起來他早就察覺到了那個氣息,只是沒說罷了。

同樣察覺到氣息的克威斯明白的拉直了眼睛,先是回頭給了白蘭地一個「你等著瞧」的眼神,接著不理會還在眨眼睛搞不清楚狀況的莉法娜,低語道:「嗯,而且這個殺氣很熟悉。」

這個熟悉的殺氣就跟那個人一模一樣。

克威斯推開莉法娜的騷擾,轉身面對著門口。那些泰迪熊分成了左右兩邊,讓出中間的路給站在最後方的身影通過。而在摟著泰迪熊的雪萊,則是害怕的站起身來,低著頭迎接這跨過她面前的身影。

深藍色長髮整齊的綁起,像是一條又細又長的尾巴,高挑修長的身形穿著一襲黑色燕尾服,彎曲的右手拿著一塊白色的布,臉上的表情和藹到讓人猜不透他心裡面的想法,看起來就像是從大豪宅裡面走出來的管家。

這個前不久才令克威斯氣得牙癢癢,而且還半強迫的讓他們被困進那個鬼空間裡,進行戰鬥的狐狸臉,現在正笑臉盈盈的望著他。

「你這傢伙!」

一看到這張臉,克威斯就忍不住想要衝過去狂K他一頓!

就在他已經準備好拳頭、跨出腳步想要實踐心裡願望的時候,那張狐狸臉突然間對他行禮,害他差點無法踩煞車的停了下來。看著迪斯欽的頭頂,克威斯有點被嚇到的張著嘴,呆呆的啊了聲。

「恭喜各位通過了第二關測驗。」

「什、什麼第二關測驗?什麼叫做第二關測驗!」

意思是說剛才那場戰鬥,只不過是像旅店那個事件一樣都是拿來測驗用的嗎?

他又被耍了?

得到這個結論的克威斯氣得用牙齒咬住嘴唇,一把抓住了迪斯欽的白色領口,將他的臉貼近自己,眉毛狠狠的壓低著快要噴火的眼睛,他實在無法容忍身為魔王的自己居然這麼輕易就被人類玩弄在掌心上。

面對快要火山爆發的克威斯,迪斯欽老神在在的彎著狐狸眼笑道:「就是如同字面上所說的,『從異空間裡逃出來』就是第二關測驗的重心所在。」

天殺的他居然二度被人類耍!

該死他現在好想把這個國家瞬間毀滅掉!

雖然想是這麼想,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在這裡就讓身分洩漏,於是克威斯只給了迪斯欽一記怒瞪,然後他才滿腹不悅的甩開了抓著迪斯欽衣服的手。

迪斯欽閉起眼睛,伸手將被克威斯弄皺了的衣服重新拉好,接著揚起嘴角,像是剛才完全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的解釋道:「請諒解,一切都是為了選出最適合的勇者人選。」

克威斯用鼻子哼著氣,對於這個理由根本不屑一顧,就算是聽了也是白聽。他斜眼看著迪斯欽那張使終保持微笑的臉龐,忍不住又引起腹中的一團火,於是他索性轉過身,指著被泰迪熊圍繞著的雪萊問:「御夢使是你的人?」

「是的。」迪斯欽的笑容燦爛得有如夏天的陽光,讓人忍不住寒毛直豎。當他看見克威斯又開始怒視著他時,便補充解釋:「別擔心,我們完全沒有要玩弄你們的意思,只是在進行測試罷了。」

「哼,不過是個勇者選拔會罷了,你們幹麻把它弄得這麼複雜?」

「勇者可是得對付魔王的,面對魔族的王,若不是經過許多試煉、脫穎而出的菁英,只怕會被魔往秒殺掉吧?」

「無論你派誰上場,都會被魔王秒殺的。」克威斯壓下眼眸,半認真的說道:「想要對付魔王,並不是單靠力量而已,況且,你們這場勇者選拔會所選出的勇者,到底是要對付魔王,還是要對付那個毀了一個國家的犯人?」

克威斯的話,讓迪斯欽稍稍睜開了眼,眼皮底下的雙眸閃爍著訝異的光芒,不過,『有國家被摧毀』的事情,早就已經傳遍了世界各地,即使知道也不奇怪,所以他並沒有想太多。

「勇者,是捍衛和平的使者。的確,我們這場勇者選拔會舉辦的名目,是以剷除魔王為主,但就如妳所說的,這場勇者選拔會的主要目的,的確是要找出能夠語那種毀滅性力量抗衡的人。」

「喔?照你這麼說來,你們也不認為那個犯人就是魔王囉?」

這倒是讓克威斯提起些興趣,沒想到居然有人類認為這不是魔王做的,讓他感到意外,不過下一秒他的心情又瞬間盪入谷底。

「魔王是嫌疑性最大的。」

嫌疑……這分明是完全把他當成犯人啊!

他都說了不是他幹的,難不成還要給人類不在場證明,他們的石頭腦袋才肯相信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