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離他們最近的葛雷甩甩頭,慢半拍的跨出腳步,伸手拍拍克威斯的肩膀,「絲……」才剛開口說出了第一個字,手也還沒碰觸到克威斯的身體,克威斯就立刻從地上跳了起來,速度快到讓葛雷來不及閃躲,就這樣重重撞上克威斯後腦杓。

克威斯抓狂般的將雙手掌心向上,「你這傢伙居然敢跟我頂……哇,好痛!」感覺到後腦杓被什麼東西撞到,他就伸手揉了揉撞上不明物體的地方,眼角含著淚水回過頭怒罵:「到底是誰撞到我的頭!」

看了看四周,怎麼樣也都沒看到人,只有佩斯尉和莉法娜遠遠的朝他揮手表示不是他們做的。

「我說你啊,先冷靜一下。」懶得繼續和他吵下去的斗篷男,深怕克威斯火氣衝過頭,最後自己爆出了身分。於是他便一掌抓住克威斯的腦袋,把他的視線往下壓,這才讓他看見了下巴紅腫躺在地上的葛雷。

「你說的那個罪魁禍首在這。」

「啊?原來是你這傢伙。」克威斯愣了下,看到葛雷那張傻臉之後他不知道為什麼,激昂的情緒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原本冷靜的理智。

「這傢伙躺在這裡做什麼?」

「誰叫你突然從地上跳起來,才會撞到他的下巴害他躺在這裡啊。」剛才葛雷的動作還有被克威斯擊中下巴的過程他可是都看得一清二楚,只有這個傻傻對他發怒的當事人完全沒發覺。

「算了,不管他。」克威斯撇撇嘴,不滿的抓住他放在自己頭上的手,雙眼凶狠的把他的耳朵拉到自己的嘴唇旁邊,在他耳邊低聲命令:「等出去這裡之後,你立刻給我滾!聽見沒有?白蘭地。」

聽見克威斯說的話,白蘭地揚起嘴角,詭異的笑著。

「身為魔王殿下您的使魔,我理當要隨時在您左右服侍者您。更何況,像是這種可以來人類國家臥底的好玩……不對,危險事情您怎麼能瞞著我呢?萬一您出了什麼事,可是會有很多人來追殺我的。」

聽見他直接喊自己「魔王殿下」,克威斯急忙伸出手遮住他多話的嘴巴,「你給我小聲點,我的身分可是最高機密!」

他明明就已經說了這件事情是最高機密啊,烏帕瓦那個大嘴巴該不會已經把這件事宣傳出去了吧?這下子他不就沒有安份日子可以過了。

不安的朝莉法娜和佩斯尉站的位置看了眼,好險他們站得夠遠,照這距離看來,他們應該沒有聽見白蘭地剛才說的話才對。

低下頭,葛雷被他撞到還沒醒過來,於是克威斯鬆了口氣,指著白蘭地的鼻子說:「有沒有搞錯啊?你什麼時候管過我的死活了。」

什麼時候不管,偏偏這次跑出來管!

「剛才我不就適時的替您解了圍?別把我說得好像很不盡忠職守一樣嘛。」白蘭地的笑容欠揍到了極點,氣的克威斯直咬牙。

最好是,如果真是為了他著想,就別跑來這裡啊!

他怎麼會這麼倒楣啊?先是被強迫扮成女人,然後又遇上對他一見鍾情的蠢人類,再來又掉進人類設的陷阱裡面,現在他這愛管閒事的使魔又跑來找他,很好,他可以再倒楣一點沒關係!

「對了對了,我來這裡還有另一個原因喔。」白蘭地伸出食指,在克威斯的面前晃呀晃的。

「什麼原因?」直覺告訴克威斯,白蘭地的「原因」準定也不是什麼好事。

「烏帕瓦說擔心扮成女裝的殿下您被不懷好意的人拐走,所以要我來當您的保鏢。」

他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事!

既然猜到會有這種結果那一開始就不要讓他扮成女人啊!

這叫什麼?先上車後補票?

白蘭地眨眨眼,上下打量著克威斯,語意長深的說:「話說回來……殿下您要不要考慮轉性啊?您扮女人比當男人好看多了。」

克威斯狠狠的瞪了白蘭地一眼,還想跟他回嘴的時候,四周突然出現好多隻手裡拿著長矛的泰迪熊,而且每隻泰迪熊都兇神惡煞的看著他們。

這時克威斯才突然想起來,他們現在正在跟這些泰迪熊戰鬥。

克威斯和白蘭地一起看著這些泰迪熊,同時眨了下雙眼,隨即立刻轉身背對著背,嘴角露出貪玩的微笑。

「啊,對了,還有件事情。」

正打算與白蘭地一起對付這些泰迪熊的克威斯,聽見他這句話,立刻好奇的轉過頭去督了他一眼,接著他的手腕突然被白蘭地抓住,並從斗篷底下掏出一個草綠色手環,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瞬間,套在他的手腕上頭。

看出這個綠色手環是什麼東西的克威斯,頓時睜大雙眼,憤怒的瞪著白蘭地。

「你!這才是你來這裡的目的嗎?」

這只上頭鑲著三顆黃色寶石的手環,就是他當時拒絕戴上的絲翠玉。

看來烏帕瓦一點也放心不下他,所以才會讓白蘭地帶過來,強迫他帶上吧!

克威斯垂下眼眸,用鼻子哼了口氣,「烏帕瓦那傢伙還真不死心……」

「你也知道,他的個性可是很倔強的。」

「呵,不過也多虧了他讓我帶著這東西,害我只能像個普通人類一樣行動。」白蘭地慢慢勾起嘴角,露出可怕的笑容,將雙手往兩旁攤開,掌心裡凝聚出淡藍色的火焰。

而他全身的氣息,也與剛才完全不同。

克威斯臉頰帶著汗水,無奈看著白蘭地那副狀似要將萬物毀滅殆盡的模樣,輕輕的搖了搖頭,其他人則是望著白蘭地釋放出的殺氣發愣。

凝聚在白蘭地掌心中的淡藍色火焰,突然旋轉向上攀升,左右兩隻手裡的火焰在白蘭地與克威斯的頭頂上合為一體,形成一顆燃燒的大火球,接著這團火球就像是爆炸一樣的,在半空中橫向碎裂開來,將四周所有泰迪熊吞噬殆盡。

眾人全都傻眼看著自己面前的泰迪熊化做灰燼,一大群的泰迪熊軍團,就這麼樣在一瞬間消失不見。而白蘭地卻向是什麼事也沒發生般的,雙手拍了拍掌心,大功告成般的轉頭對著克威斯露出笑容。

「嘿嘿,這樣總算輕鬆多了……唔喔!」

白蘭地才剛說完話,就立刻被身後的克威斯一記拳頭打在後腦上,整個壬面朝地的跌倒在地。

「你這傢伙是想把事情越搞越複雜嗎!」

「我才沒有。」白蘭地無辜的從地上爬起來,揉著後腦解釋道:「我只不過是替大家把對手解決了而已啊。」

「笨蛋,好好看看四周吧。」

克威斯將雙手環抱在胸前,冷冷的說著。

聞言,白蘭地才像是感覺到什麼事情般的,猛然一陣,迅速看著四周。那些應該被他的火焰燒焦的泰迪熊們,居然從灰燼裡散發出白色小光點,浮到空中,慢慢凝聚回原本的模樣。

泰迪熊軍團不出幾分鐘的時間,就完全復活了。

白蘭地收起驚訝,摸著下巴認真說道:「嗯嗯,看來我的攻擊被無效化了。那麼現在該怎麼辦呢?親愛的魔……絲葳克。」

「魔王殿下」這四個字差點脫口而出,好在白蘭地及時踩剎車,改為叫著克威斯的假名,才沒讓克威斯再度朝他頭上敲下第二顆腫包。他望著克威斯臉上發怒的表情,苦笑般的揚起了嘴角,不好意思對他哈哈笑著。

克威斯再度嘆出一口氣,正當他想要往前一步,靠著白蘭地的耳朵下達命令時,他的手臂卻突然被人拉了過去,跌入原以為還昏迷不醒的人的胸口裡。

「哇啊!」克威斯被這突如其來的拉力嚇了一跳,完全來不及做出反應,直到他撞上那溫暖的胸口時,才發現葛雷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醒了過來。

才剛醒過來就看見白蘭地和克威斯露出那副親密的模樣,讓葛雷妒火中燒,於是他立刻伸出手把克威斯拉進自己懷中,還一副兇神惡煞的瞪著白蘭地。

白蘭地有些訝異的眨了下眼睛,在他眼中葛雷現在就像隻被搶走主人的忠犬一樣,不過這點他也一樣。

拉直了眼神,白蘭地的臉瞬間換上了可怕的笑容。

「你是什麼意思?」

「不准你接近絲葳克。」

葛雷把克威斯的頭緊緊抱在懷中,差點沒把他悶死。

他不喜歡有人接近絲葳克,他知道自己心裡的這種厭煩感覺叫做吃醋,雖然他現在還不是絲葳克的什麼人,沒有資格去管她的事情,但是他就是忍不住發火。

等到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已經伸出手把人拉過來了。

好不容易從葛雷前掙脫出來的克威斯,感覺到兩個人眼中正在擦出怒火,立刻火大的伸手捏了下葛雷手臂上的肉,痛得他飆淚大叫一聲。

「好痛!」兩行清淚掛在臉上,葛雷可憐兮兮的看著皺起臉離開他懷中,朝白蘭地身邊走過去的克威斯,任性的嘟起了嘴。

「哼。」

不管他怎麼做,絲葳克就是不把他放在眼哩,到底要怎麼樣他才能吸引到她的目光?

葛雷還沒有想出答案來,克威斯就停下了腳步,背對著他說:「我說你啊,先把目前的狀況看清楚點再鬧脾氣吧。」

「咦?」聽見克威斯這麼說,葛雷便眨眨眼睛抬起頭來,這時他才突然發現,屋頂已經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被泰迪熊佔據,而且各個兇神惡煞的瞪著他們,嚇了他一跳,轉頭看向克威斯,不明白的說:「這這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多虧了某人的幫助,這些玩具布偶現在是真的火大了。」克威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不過這些話卻狠狠的插進白蘭地的心裡面。

「哈、哈哈,我只是壓抑太久了嘛。」白蘭地拍拍頭苦笑,但是卻遭到克威斯冷眼對待。

「真是受不了你,所以就叫你回去啊。」

自知理虧的白蘭地沒有辦法反駁克威斯,只好繼續辛苦的揚起顫抖的嘴角。克威斯實在是受不了他,搖搖頭後繼續踏出腳步向前走,白蘭地沒辦法的乖乖跟在他身後,一反剛才高漲的氣勢,現在倒乖巧聽話起來。

見到克威斯要離開,葛雷立刻慌張的跟上她,「等、等等我,絲葳克!」

「別跟過來,礙手礙腳的。」

克威斯沒有停下腳步,而且語氣還十分兇惡。不過白蘭地則像是得到勝利般的轉過身來,眼神向下,給了葛雷一記冷光。這道視線就像是在警告他,更像是在示威,但是葛雷卻也不甘示弱的怒瞪回去。

「真像是個被拋棄的小狗呢。」

「哼,你才像是隻被人拔了牙的狼。」

青筋爆裂,白蘭地微笑著的臉突然多了層陰影,語氣也開始冷淡起來,「我怎麼好像聽到有隻敗家犬在吠呢?」

「有嗎?我只聽見你在說話而已啊。」

葛雷傻愣的左右張望著,不知道是沒聽懂白蘭地說的話還是只是想氣他,不管如何,他成功的讓白蘭地火大了。然而在看見白蘭地臉上的怒火之後,葛雷眼神詭異的露出笑容,「該不會你不是狼而是狗吧。」

剛才露出的傻氣完全消失在他眼中,取而代之的只剩下那有些讓白蘭地不安的笑容,總覺得,眼前的葛雷不是這麼簡單。

「真是的!克威斯怎麼會被這種傢伙纏上?」他小聲的碎碎唸著,垂下眼睫毛無奈的緩和一下自己滿腹的怒火。

烏帕瓦猜想的沒錯,扮成女裝的克威斯果然會招來幾隻蒼蠅,只是這隻蒼蠅似乎有點不太好對付罷了。

壓根不想理會葛雷和白蘭地之間的不尋常氣氛,克威斯大步來到還在發楞的莉法娜和佩斯尉面前,冷冷的抽出刀,刀法俐落的砍下離他們最近的一隻泰迪熊。

「哇啊啊啊啊啊!妳在做什麼啊?突然間就這樣砍下去!」

莉法娜被克威斯的動作嚇了一跳,但是克威斯卻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踏出腳旋身進入這群泰迪熊之中,而與他一起有了行動的,是和他一起拿著武器,衝過去的佩斯尉。

他與克威斯默契極好的砍殺著這些泰迪熊,兩人同樣揮舞著手中的武器,不斷轉動身體攻擊這些拿著長矛的小傢伙。

另一邊,白蘭地看見他們已經開始對泰迪熊展開砍殺行動,也立刻加入他們,攤手弄出青藍色的火焰,一揮過去燒掉天空中大批泰迪熊。

三人的攻擊讓泰迪熊的數量瞬間減少許多,同時也讓莉法娜的臉越來越蒼白。

「你、你們別打了啊!這些泰迪熊根本打不死呀!」

有些受不了莉法娜的尖叫聲,克威斯砍下眼前的泰迪熊之後轉過頭去,張著口想要對她發牢騷,但是卻看見一道白光直直的瞄準她的後腦衝過去。

以自己和另外兩人目前的情況,根本就來不及去擋住那致命白光,克威斯臉頰上滑落汗水,立刻開口喊了唯一沒有事情可做的人。

「葛雷!」

兩隻耳朵靈敏的抖動著,葛雷一聽見克威斯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馬上掃去滿臉消沉,開心的抬起頭來對上克威斯那驚慌失措的表情,眼神一壓,不用等克威斯告訴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快速來到莉法娜身旁,轉身背對著她舉起紅劍。

「鏘--」

清脆的武器碰撞聲傳來,葛雷冷著雙眼,擋下這道強力的白光,白光也在接觸到紅劍的同時吹散開來,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有著豆子般的金色小眼睛,倒V著嘴巴的可愛小女孩。

不,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蘿莉。

而這個蘿莉呢,就是剛才那自己承認身分的小女孩。

她身上穿著有蕾絲花邊,像是洋娃娃般的可愛洋裝,光溜溜的腳上穿著拖鞋,一頭櫻花般的長髮綁成兩側馬尾,頭上戴著紅色的緞帶,垂向右邊打成一個蝴蝶結的形狀。

手中用來攻擊葛雷的武器是把雪白的短刀,繫著藍色的緞帶,刀柄的亮黑色將白刀的淨白突顯的一清二楚,然而這把刀正是當時攻擊克威斯的那把。

眼尖的葛雷當然也沒有忘記這把白刀。

見到與葛雷交鋒的她,克威斯靜靜勾起嘴角。

「看來,有人抽到王牌了。」

與小女孩對峙的葛雷,雙手不停顫抖著,顯示出對方不凡的力氣。葛雷臉頰上滑落下汗水,用力將身體往前一壓,使出全身力氣把眼前的蘿莉推開。

小女孩在空中華麗的轉了兩圈,伸直兩隻手臂擺成V字型的站在地上,之後她收回手臂,將白刀指著葛雷說道:「你不錯嘛,居然能彈飛我。」

「呼呼……呼……」

葛雷一邊喘息,一邊用著被頭髮掩蓋住的臉,看著小女孩。

而後小女孩將白刀慢慢垂下來,對著他們報上自己的身分--

「我是御夢使雪萊,如果你們想要拿到鑰匙離開這裡的話,就打敗我吧。」

「御夢使?」

葛雷眨眨眼睛,露出癡呆的表情,不明白的歪著頭問:「御夢使是什麼?新的歌舞團嗎?」

這傻傻的發言立刻讓小女孩的臉上多了條青筋。

然而當還在泰迪熊群中砍殺的克威斯,聽見眼前的小女孩自稱是御夢使時,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僵硬的轉過身去盯著自稱御夢使的雪萊看。

她口中的御夢使,可是已經在好幾百年前就被其他魔法師屠殺滅絕了的種族,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看來那次的屠殺事件裡面,魔法師並沒有把他們斬草除根,真是倒楣,居然遇上了最難應付的御夢使,他們可是這世上最會創造異空間的麻煩角色啊。

「白蘭地和那個什麼人來著,這裡就先交給你們了。」克威斯淡淡的對著佩斯尉和白蘭地說,並且單手揮開眼前幾隻泰迪熊,沒等兩人同意就從被泰迪熊團團包圍的狀況下跳了出去。

「喂,等……」白蘭地還來不及叫住克威斯,他就已經以飛快的速度衝了過去,讓他連想抱怨的機會都沒有,於是他只好搔搔後腦,對同樣向他投射出不解視線的佩斯尉說:「抱歉啦,既然如此就只剩我們兩個慢慢清理了。」

「……我無所謂。」佩斯尉頓了下,才重新將重點放在眼前的泰迪熊身上,轉手將手中的長矛放置身後,身體緩緩壓低下來,接著以飛快步伐踏出去,迅速砍落幾隻拿著長矛朝克威斯衝過去的泰迪熊。

白蘭地以讚賞的眼光吹了聲口哨,接著也不甘示弱的雙手聚化出青色火焰,變成了兩把燃燒著火焰的劍,彎曲膝蓋高高跳起,以不遜於佩斯尉的俐落速度,一瞬間解決掉大群泰迪熊。

佩斯尉察覺到白蘭地的挑釁,加快了自己的速度砍下比他還要多的泰迪熊,同時間白蘭地卻又以更快的動作解決掉比他還要多的泰迪熊。

於是這邊突然間變成「屠殺泰迪熊大會」,兩人完全已經忘記原本殺泰迪熊的主要目的,現在他們只記得一定要砍的比對方多才行。

另外,離開泰迪熊群的克威斯慢慢的落在葛雷身旁,長髮隨著他的步伐飄逸著,裙襬上揚的弧度也讓葛雷臉紅心跳。

當克威斯站起來的時候,順便把猛盯著他的葛雷一拳敲醒。

「好痛!」

「擦擦你的口水吧。」他提醒葛雷保持形象,帶著些許無奈笑容看他慌忙的擦掉看呆了的口水,轉過頭對著剛被葛雷救的莉法娜說:「還有妳,麻煩請妳多少注意一下現在的狀況好嗎?既然不打的話就不要在這裡礙事,還不快點滾遠點。」

「沒問題大姊!」莉法娜被救了之後立刻向克威斯敬禮表示遵命,接著快速往看起來最安全點的地方跑過去,連頭都不想回。

礙事的走了之後,克威斯把頭轉過來,伸出武士刀擺放在身前,用眼角的於光看著葛雷,「終於多少有點危機意識了吧。」

看見葛雷學乖了的點點頭之後,克威斯才將眼珠移到雪萊的身上,並且回答她的問題。

「御夢使是早已經不存在的種族,如果妳只是個想要成為御夢使的無知魔法師,我勸妳還是乖乖回家吧。」

「看起來妳是不相信我的存在。」雪萊有點疑惑的揚起眉毛,「不過沒關係,接下來我會讓妳明白的。」

看著雪萊握在手中的白刀,以及她臉上露出的可愛笑容,克威斯知道接下來事情肯定要變得更加複雜了。

看來,前途多災多難啊!

 

(第一集    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