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碰她。」

葛雷帶著警告的口吻說著。

被斗篷遮蓋去上半邊臉的男人,靜靜的看著葛雷,隨即勾起了嘴角。

「忠犬嗎?還真是努力保護著主人啊。」

「我不是什麼忠犬,我是絲葳克的後補男友一號!」

「候補男友?」斗篷男摸摸下巴,詭異的笑著,他轉過身去背對兩人,揮揮手道:「你是什麼人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反正現在的你對我並不構成威脅--我只要知道這點就夠了。」

斗篷男怪異的回答,以及瀟灑離去的背影,讓葛雷愣在那裡,不明白的抬起眉毛。他原本以為這個斗篷男也想對克威斯出手,但照這情況看來,他似乎只是在確定自己「具不具有威脅性」而已。

這個誤會,還真是大啊!

明白這點後,葛雷抓著克威斯的手漸漸鬆了開來,克威斯快速將手抽回自己到胸前,反常的沒有對葛雷發怒,而是雙眼緊盯著那抹黑色身影,慢慢皺起雙眉。

「怎麼了嗎?」葛雷見到克威斯臉上的表情,眨了下眼睛問著,「妳認識的人?」

克威斯沒有回答葛雷的問題,而是很快的往前踏步,離開葛雷的懷中,一邊還不忘撫摸那被葛雷抓紅的手腕。

雖然克威斯一句話也沒說,但葛雷卻可以從他那張嚴肅的臉上看出一些端倪,他快步跟上克威斯的腳步,緊緊跟隨在他身邊,就如同斗篷男所形容的一樣,像個忠犬。

房內的對話告一個段落後,房間內唯一的門突然用力的關了起來,將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同時間朝那扇門望過去。而被稍稍嚇到的克威斯,只是抖了一下肩膀,才慢慢側眼看著身後那扇緊閉的門。

被這巨大聲音吵醒的小女孩,坐在矮桌旁揉了揉眼睛,看起來還是一臉很想睡的樣子,另一邊陷入自我世界中的少女,反應就比較大了。他從地上跳了起來,像是受到驚嚇的野貓一樣,豎起全身的毛,轉過來對著門發出低吼。

在場唯一沒有被這聲音嚇到的,就只有那穿著打扮像個貴族似的男人。他依然深鎖著雙眉,雙手交叉環抱在胸前,一動也不動的,就彷彿是個靜止的物體。

大漢與瘦弱的男人,反應就比較普通些了,一起跟著那發出低吼的女孩掏出武器,背對背的警戒著四周。

就在眾人都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的當下,矮桌上的花瓶裡,慢慢伸出了一根喇叭。

「試音--試音--請問各位都聽得見嗎?」

那個喇叭發出人的聲音,並且對所有人打招呼,大夥的目光瞬間又從門上轉移到這詭異的喇叭上頭。坐在矮桌旁的小女孩抬起頭,對著頭頂上的花瓶眨了下眼睛,還沒睡醒的她依然呆滯,所以根本沒有注意到,有幾個身影正以飛快的速度朝她逼近。

兩道步伐幾乎同時到達矮桌,並且一同將雙手用力拍打在桌邊,怒火沖天的對著那個喇叭大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這兩個聲音,正是那名叫做佛亞科的男人,以及剛才正在磨刀的少女。」

「哈哈哈,看起來是聽得見。」

喇叭裡傳來爽快的笑聲,頓時讓兩人的臉上擠出了青筋。

「我們有耳朵當然聽得見!難道你沒耳朵嗎?快點回答剛才的問題!」

「沒錯沒錯!你們這樣突然把人關起來,會讓人誤以為,你想讓我們自相殘殺啊!」

克威斯看著那兩個巴著喇叭不放的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站在一旁靜靜等待喇叭那頭的回答。

不過他大概可以猜得出,對方不會說出什麼好理由來。

只見喇叭裡又傳來一陣笑聲,回答:「你們猜對了,真不愧是能夠通過第一關的人選啊!第六感果然強。」

「什、什麼!」

「難不成被我瞎猜猜中了?」

身形相差許多的兩人,臉色刷青一片,不敢置信的往後退了兩步。

喇叭又繼續說:「是啊!這是第二關喔。你們必須找出在你們之中的背叛者,也就是擁有那間房間鑰匙的人,只有打敗他,你們才能離開這間房間。時間限制為三個小時,在這三小時之內,如果你們沒有人成功的話,那麼將會全部被強制驅逐。」

「驅逐?」那名一直表現得十分冷靜的男人,聽見這兩個字,突然開口問道:「驅逐去哪?我可沒聽說過這種事情。」

「那是因為我沒跟你們說過啊。來參加這場選拔會的人,若是不能取得勇者之名,將會永遠被隸屬國家驅逐出境,成為流浪者。」

房間內頓時安靜了一秒。

隨即,兩個個性相當、臉色慘白的壬率先爆發。

「我沒聽說過這種事情啊啊啊啊!」

「這是詐欺、詐欺啊!」

伴隨在兩人之後的,是瘦弱男充滿抖音的錯愕聲,他看著樹立在花朵中的喇叭,顫抖道:「哎哎--我、我也沒聽說過有這種規定……喇叭大人,您是不是搞錯了?」

他很自然而然的就把喇叭視為「大人」了。

當下克威斯真的很想吐槽,不過現在不是時機啊!雖說他不是人類,就算被驅逐出境也無所謂,但這樣可是會打壞他的原訂計畫,所以他非贏不可,而且這麼看來,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最後」測試了吧?

這選拔會還真是莫名其妙的快啊……

喇叭另外一頭的神秘人物,突然要牠們展開戰鬥……不過說起來,這並不是什麼比戰鬥能力性質的比賽,而是用來測試團隊能力。

若是大家都肯合作,同心協力在三小時之內,找出隱藏在他們之中的那個假參賽者,那麼大家都可以過關,不用擔心被自己國家驅逐出境。但他擔心的是,有些人的死腦筋就是轉不過來,搞不好會直接開始大開殺戒。

因為,只要打敗除了自己之外的人,就可以找出誰擁有鑰匙了。

這方法雖然愚蠢、費力,但卻是最快的捷近。

他望著那隻喇叭,無視於旁邊那些哀嚎聲,冷靜的皺眉道:「你這傢伙,是剛剛那隻狐狸吧?」

「……狐狸?」

「哼,笑得那麼奸詐,如果不叫做狐狸還能叫什麼?」

「哈哈,妳果真不簡單。小的的確是迪斯欽,絲葳克小姐。」

果然。

克威斯銳利壓下雙眸,繼續說道:「你把我們聚集起來,就只是為了玩這種勾心鬥角的爛遊戲?我說,你們設計的項目會不會太淺顯易懂了?」

「即便如此,卻還是有人不明白呢。」

「你說的也對。」克威斯轉頭看著佛亞科跟那名女孩,勾起了嘴角,露出十分鄙視、不屑的態度說道:「笨蛋還是存在的。」

佛亞科與少女同時間爆出了額頭的青筋,各自拿著手中的武器,對準克威斯吼道:「妳說誰是笨蛋啊!」

克威斯靜靜的笑彎雙眼,將頭稍稍向旁邊一側,露出十分可愛的笑容回答:「哎呀……我可沒指名道姓喔,兩位還真是容易激動啊。」

「妳這傢伙!」看見克威斯那張閃發亮的表情,少女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抽起腰間的另一把短刀,壓低身體,以十分迅速的動作朝克威斯飛奔過去。

葛雷訝異的張大眼,原本他想抽出掛在身後的紅劍,替克威斯擋下攻擊,但沒想到這女孩的行動卻比她抽劍的動作還快,當他的手才剛碰到劍柄,女孩早已甩著綁起的兩條辮子,縮起手肘,在克威斯的面前落下一刀。

兵器相碰的清脆聲響起,迴盪在寧靜的房間內,女孩錯愕的看著出現在眼前的黑色刀鞘,使出攻擊的手微微顫抖著,而她揮出的刀,則是擊落在這黑色刀鞘上面。

她自認自己的速度可說是世界第一,但她卻沒想到,眼前這個人的速度居然比她還要快。

收起訝異後,她用力往後一瞪,在空中連續翻了兩個筋斗後,四肢趴落在地上。

「妳……妳的速度……」

「比妳還快是嗎?」克威斯撇撇嘴巴,將刀放回腰間,平靜如水的說道:「在這世上,會使用『隱步』的人不只妳一個,別太自傲了。」

克威斯這番話,瞬間讓女孩變了臉色。看樣子,她速度如此快的原因,不到一秒就被克威斯給點了出來,讓她打擊很大。

但克威斯卻不打算繼續對她說教,而是轉頭看著旁邊的其他人。在場所有人都被他跟女孩的交手嚇到了,就連那張冷靜的臉,現在也正瞪大著雙眼,盯著他看。剛才還吵吵鬧鬧的佛亞科,跟他身旁那顫抖的身影,也都僵住身體,難以呼吸的看著克威斯。

雖然他主要目的不是讓自己受到這種「注目禮」,但……總算讓所有人安靜下來了。

他再度將視線放置在花朵中央的喇叭上,問道:「所以呢?三個小時後如果我們沒找出那個鑰匙,就全員出局嗎?」

「是的,很可惜。」

「還真有趣。」突然間,克威斯頗有興趣的勾起嘴角笑道:「原來你們是想看自相殘殺的戲碼。」

喇叭那頭沒有回答,克威斯就當他是默認,將手往旁邊一攤,「時間開始倒數了嗎?還是說……你根本就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

「呵,看來被發現了呢。」這番話讓迪斯欽笑出聲來,他一點也不介意的回答:「是的,時間已經開始倒數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

「門關上的那一刻。」

「喔--那麼我就浪費了不少時間嘛。」克威斯將手挪動到刀柄上,一邊慢慢抽出武士刀,一邊露出可怕的笑容說道:「來吧,你們誰要先讓我打飛出局的?」

「絲、絲葳克!」葛雷慌張的將雙手放在克威斯的肩膀上,但卻又不敢真的搭上他的肩膀,而保持著一小段距離,騰空著。他緊張的看著那些已經回神過來,並對他的挑釁表現出不悅態度的人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乾著急。

當葛雷猶豫之餘,克威斯已經開口對著其他人說道:「你們都聽見喇叭裡說的話了吧?現在看是要大家合作一點,揪出我們之中的背叛者,還是說要呆站在那裡,等到三小時過去,大家一起被驅逐出境?」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趕快把那個人給揪出來啊!」拿著短刀的少女,一邊揮舞著手裡的刀,一邊指著克威斯說道:「我看,就從妳開始吧!」

克威斯上下打量了少女一會兒,不屑的將頭撇向一旁。

「我對弱者沒興趣。」

「可惡,莉法娜才不弱!再試一次妳就會知道莉法娜的厲害了!」

「妳的實力根本打不贏我,就算再打幾百次、幾千次,結果都不會有所改變的。」

「妳!」

「別以為妳嘴巴銳利了些,就可以激怒我。」克威斯雙眼的視線彷彿降至冰點,讓被這雙眼眸盯著看的少女,渾身不自覺得一震。

而後,她便安靜下來,不再開口。

見少女停止與他爭辯,克威斯便轉頭對著其他人說道:「你們呢?是要在這裡等著時間過去,還是說要過來被我砍死?二選一。」

眾人互相看著對方,沒有人開口回答克威斯的問題,而站在克威斯背後的葛雷,此刻終於把那雙僵硬的手收了回去,苦笑道:「絲葳克,妳為什麼要故意這麼說啊?我們應該還有可以和平解決這件事情的方法吧?」

「因為時間有限啊。」克威斯將武士刀放在肩膀上,側眼看著準備對他們發動攻擊的佛亞科,回頭給了葛雷一個微笑,「話說回來,你會幫我的對吧?」

「……咦?」

見到克威斯這抹可愛的微笑,讓葛雷瞬間愣住。

之後他眨了幾下眼睛,不好意思的將眼神轉向旁邊,害臊的說道:「是、是、是啊……我、我絕對會站在絲葳克這邊的……」

「很好。」聽見葛雷的回答後,克威斯裂嘴一笑,這次的笑容裡藏有許多的霸氣、男子氣息,一瞬間葛雷腦中一片空白,只剩下克威斯的這抹微笑。

當他再度回神過來時,他發現自己早已把身後的劍拔出,緊握在手掌心裡,而克威斯則是背對著他,長髮掃過他的臉頰,讓他癢得閉上一隻眼睛,透過那頭美麗的長髮,注視著克威斯的背影。

而後,他聽見克威斯對他說道:「上吧,搭檔。」

對著葛雷發出夥伴宣言後,克威斯突然停下腳步,轉過頭來問葛雷:「那麼,現在你打算怎麼做?要先砍那些殺氣騰騰的傢伙,還是要先從弱小的下手?」

葛雷眨眨眼睛,有點不願意的盯著克威斯看,「唔……我沒辦法小孩子下手啊。」之後他的目光移到了那不協調二人組身上,大大的拉開了笑容,指著那兩人說:「要不然,先來對付他們吧?」

這一高一矮的組合互看了眼,結果,那個高大的壯漢先行開始大笑起來,「哈哈哈哈!你這小哥還真有自信啊,好,就讓我來會一會你吧。」

見到佛亞科打算以葛雷為對手,那個比較瘦小的男人便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突然間,她的身體停止顫抖,像是變了個人一樣,在眾人的面前抽出腰上的青綠色物體,刷的一聲,將它變成了弓。

「妳、妳好,我是馬賽。」

瘦小男子對克威斯介紹著自己,然後舉起了弓,冷不防的朝克威斯拉了開來,在線與手之間突然出現了一光箭,克威斯瞇起了眼睛,站在原地讓對方把箭朝著他太陽穴的位置射過來。

快速抽刀,打開了這支箭,克威斯斜著臉,將刀放在肩上,「我是絲葳克,看來你挺想跟我打的是嗎?」

「不是的,是因為佛亞科想要跟那邊那個人打。」

馬塞說著,往葛雷和佛亞科的方向看了過去,那兩個人已經開始戰鬥起來了,而且還到處跳來跳去的,不斷互相猛攻。

克威斯也同樣的轉過頭,明白的「啊」了聲。

「那兩個傢伙動作還真快啊。」

在一旁觀戰,才能夠好好的看清楚葛雷的實力。克威斯是這麼想的。但是佛亞科只是不斷的揮動著拳頭,完全沒用到掛在腰間的劍,而葛雷也收回對他的攻勢,反而開始左右閃躲。

這樣根本就看不出實力好嗎?

那個人是不是完全忘了自己腰上有把劍可以用啊!

才剛這麼想,就聽見面前的馬賽將手放在嘴巴旁邊,朝佛亞科的方向大喊:「佛亞科,你別忘了昨天剛幫你買的那把劍啊!」

什麼?

昨天才買的?

克威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事實嚇了一跳,而聽見馬賽呼喚自己的聲音,佛亞科突然停下腳步,恍然大悟的睜大了眼睛,眨呀眨的,嘴巴圈成O型,收起拳頭拍拍自己的腦袋。

「啊,我都差點忘了還有把劍在,謝啦!馬賽。」

感激的朝馬賽揮揮手之後,佛亞科重新面對葛雷,用力抽出腰上的劍,那抽劍的力量大的讓他的四周吹起一陣風,但葛雷卻連眼睛也沒眨一下,只是繼續面帶笑容。

「要開始正式來了?」他語中帶笑著,似乎已經等很久了。

「嘿嘿嘿嘿,當然!抱歉剛剛忘了我有帶武器。」佛亞科一揮動劍,那陣風立刻被打散開來,只剩下美麗的閃亮劍身,展露在葛雷面前。

葛雷輕輕的揚起笑容,不甘示弱的將紅劍舉起,平放在眼前,全身的氣勢也與剛才渾然不同。

這還是克威斯第一次清葛雷所持有的那把紅劍,雖然他認為在這世界上什麼顏色的劍都有,一點也不稀奇,不過,葛雷手中這把紅劍,卻給他一種厭惡的感覺。

葛雷的紅劍美的如同寶石一樣發亮,上面還繡有金色的花紋,美麗的纏繞在刀身和刀柄上,看起來就不像是葛雷這種人會持有的劍。那個花紋讓克威斯覺得眼熟,可是卻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裡見過。

沒時間去思考太多,眼前綠光一閃,他高高躍起,抬起手抓住窗戶旁的窗簾布,腳步斜踏在牆上,原本逗留在葛雷身上的視線,此刻已經慢慢挪動到那抹綠光出現的地方。

馬賽拉弓的動作還依然停留在那,不知道為什麼,當這個人持有這把長弓的時候,他整個人的感覺變得很不一樣,剛才那畏畏縮縮的表情已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銳利盯著獵物的眼眸。

在克威斯觀察他的時候,馬賽已經重新拉起弓箭,染著綠色光芒的箭準確的瞄準在克威斯的雙眉間。克威斯用力踏著牆壁,身體往旁邊輕盈躍過,再度回到地面上去。

雙劍摩擦的聲音傳來,克威斯知道,那邊的戰鬥已經重新開始,雖然還對葛雷的紅劍抱有些許的疑惑,不過他現在得好好對付眼前的人才是。

速戰速決掉,然後再去看葛雷的戰鬥。

做出決定後,克威斯不再把心思移開,掠過一絲噬血的目光,把銳利的視線放在馬賽以及他那把不可思議的弓箭上面。

一陣呼嘯而過的風聲,綠色的箭又朝他射了過來,但是克威斯不但沒有閃躲,反而是站直了身體,一掌抓住這支箭,眼裡的魔性沒有人看見,連身為他對手的馬賽也只是愣住了。

第一次打開,第二次閃躲,第三次居然單手把他的箭接了下來……是他的技術太不純熟,還是眼前這個女生的實力高他太多?

克威斯看著腦袋一片混亂的馬賽,用力一縮手,綠色的箭應聲碎裂,光一樣的碎片往地面掉落下來,消失不見,而克威斯則是露出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表情,靜靜望著碎片消失的地方,甩甩手。

「翠綠之森,精靈族的四大神器之一。」他默默的唸著,抬眼看向馬賽,「為什麼你會有精靈族的東西?」

在很多年以前,他曾經見過一次這把弓,不過剛剛他卻沒有馬上認出來,而是到剛才他看見馬賽拉弓的模樣,才忽然想起了這把武器的名字。

這是精靈族最引以為傲,取之為「翠綠之森」的神之武器,照理來說,身為人類的馬賽,根本不可能會擁有這種武器才對。

精靈族可是出了名的倔強種族,根本不可能這麼輕易的讓普通人類拿走他們視為神的武器,而且,這武器不是想偷就可以偷走的。包含「翠綠之森」在內的三把武器,是只有被武器本身所認同的使用者,才能夠觸碰到它們、使用它們,所以這三把武器,都是近乎於傳說的存在。

因為從古至今,能使用它們的人,根本不超過五個人!

面對能夠持有這把武器的馬賽,克威斯慢慢垂下雙眸,看來……這個人的來歷應該不小,不過現在不是去探討這個問題的時機。

馬賽一聽見克威斯說的話,馬上驚訝的瞪大了雙眼,似乎沒料到克威斯會看出這把武器的來頭。

很快的,他收起驚訝的表情,轉而恢復平靜,回答他的問題:「沒想到妳會知道這把武器的名字……」

「沒人不知道翠綠之森吧!」

「但也沒人見過翠綠之森的模樣。」馬賽很快的說著,皺眉反問:「妳怎麼這麼肯定這把弓就是翠綠之森?」

克威斯頓時啞口無言,根本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難道他要跟馬賽說,自己曾經去精靈族見過這東西,所以才能夠如此肯定嗎?

於是,克威斯所幸不回答這個問題,迅速帶著武士刀壓低身體,以眨眼不到的速度來到馬賽身下,面對克威斯的突襲,馬賽露出錯愕的表情,趕緊反轉長弓想要防禦,但是克威斯卻無視於他的防禦,將刀子從他下巴高高揮起。

清脆的玻璃破碎聲,馬賽手中的弓隨著克威斯的攻擊斷裂成兩半,然後「咻」的一聲變回綠光,回到馬賽的腰際上。

馬賽不穩的向後跌倒在地上,表情錯愕,看著高高在上的克威斯用力甩下手中的武士刀,抵住自己的鼻尖,瞠目結舌。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