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扇大門之後,是一間高挑的大廳,燈光通明如白晝,四周的家具全都是以高級材質製作而成,每個東西看起來都閃閃發亮的。不過,這裡面卻是連個人影也看不見,除了他和葛雷還有死忠跟著他的黑馬之外,完全沒有其他人。這讓克威斯不免猜想,是不是除了他和葛雷之外的人,全都沒有成功通過剛才那個測驗。

如果是這樣,那不是就直接進入總決賽了?

他和葛雷的總決賽。

想到這個可能性,克威斯不免揚起詭異的嘴角。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就有直接做掉葛雷的機會了,為了不讓這個黏人的傢伙一直跟著他,消滅他是絕對必要的,而且他身為魔王的身分要是被他知道的話,就麻煩了。

保險起見,還是把他綁在石頭上丟進大海裡面比較好。

可憐的葛雷,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算計,還傻傻的跟在克威斯的身後,一邊看著旁邊散發出金色光芒的花瓶,一邊露出開心的表情。

「哇,這裡是什麼地方?東西都會閃閃發亮耶!」

「……難道你就不能多點戒心嗎?」

回頭看著葛雷那如同見到玩具一樣高興的樣子,克威斯就忍不住嘆氣,現在他們可是來到一個不明地帶,就連會在這裡遇上什麼樣的人都不知道,真虧他面對這樣的情況還能夠笑得出來。

「別這樣說嘛,我們現在可是在同一條船上的夥伴喔。」

「誰跟你是夥伴了!」

克威斯沒好氣的用鼻子哼著氣,將視線重回眼前撲著紅毯、通往二樓的寬大樓梯上頭。

左右兩側有著兩個門,不過都緊緊關著,所以他們剩下的路,就只有眼前這呈現Y字型的樓梯,二樓上頭有著什麼東西,對他們來說都是個謎。

「啡啡啡……」

不知道為什麼,被克威斯牽著的黑馬突然不安的擺動頭顱,並且在原地踏著馬蹄,好像很不想再往前走過去的樣子,不安的咬住克威斯的裙子。

「啊!你這個飼料在做什麼啦?」

克威斯因此停下了腳步,急忙用手把身下被黑馬撩起來的裙子往下拉,這種彷彿能夠隱約露出內褲的姿勢,讓走在後頭的葛雷瞬間噴出鼻血,失血過多的兩眼一翻,向後倒在地上。

雖然看起來很恐怖,不過躺在地上的葛雷卻是再度開出朵朵小花,幸福的露出呆滯笑容。

「啊啊,活著真好。」

「你這該死的傢伙,快點把你那張滿是猥褻笑容的表情收起來!」

克威斯火大的指著葛雷大罵,要不是因為黑馬一直不肯鬆口,他早就飛奔過去砍人了,哪可能還讓葛雷在旁邊看這麼久。

「呵呵,兩位的感情還真好。」

這陣笑聲讓克威斯停止和黑馬拉扯的動作,轉過頭去,看著跟著他們一起走進來的旅店老闆,眼神微微瞇起來。

旅店老闆雖然看起來還是一副窮酸樣,但他年邁的臉上卻掩蓋不住他的煞氣,初次見面的和藹完全消失不見,剩下的只有那抹帶有深意的微笑。

從他全身上下散發出的氣息,加上那種深藏不露的感覺,讓克威斯的目光始終盯著他不放。

黑馬看見那個人的笑臉,更是害怕的鬆開了口,不安的頻頻往後退。

克威斯伸一個轉手拉住馬繩,不讓黑馬再度後退,被克威斯制止住、無法動彈的黑馬,只能僵硬的吹吹嘴唇,不停的擺動著頭,一副不耐的模樣。

但很快的,牠收到了來自克威斯的可怕眼神。

「啡啡……」黑馬害怕的縮起脖子,不敢從克威斯的手裡掙脫,因為在場就只有牠知道克威斯的真正身分,要是真的惹火了這個人,那牠肯定會沒命。

面對克威斯那抹比旁邊的老人還要恐怖嘴角,黑馬只好安靜下來,打消逃走的念頭,乖乖聽話。

見黑馬安份下來,克威斯也鬆了口氣,就在他轉過頭去,打算好好質問旅店老闆問題時,一個強大的壓迫感突然從前方襲來,頓時讓克威斯全身無法動彈的愣在原地。

好不容易回神過來後,克威斯臉頰掛著汗珠,慢慢將頭抬起來,朝這陣氣息散發出的樓梯望過去。

樓梯上站著一抹將深藍色長髮整齊綁起,輕輕甩在後方的高挑身形,這個人穿著一襲黑色燕尾服,彎曲的右手拿著一塊白色的布,臉上的表情和藹到讓人猜不透他心裡面的想法,看起來就像是從大豪宅裡面走出來的管家。

稍稍愣了一下後,克威斯收起雙眸,一瞬間變得銳利起來。

這個人的身上,有著不尋常的味道啊……

相較於克威斯的警戒,一旁的葛雷倒是一點也不覺得哪裡怪的搔著頭髮,哈哈笑著問道:「你是這棟房子的管家嗎?」

這個愚蠢的問題,頓時讓克威斯張著嘴巴,無奈的望向身旁那張傻氣的笑臉,不過托他的福,四周的空氣稍稍緩和下來了,也不再讓克威斯覺得難以呼吸。

他抬起雙眸,露出甜美的笑臉,伸出手指輕輕點在自己的臉頰上面,問道:「請問你『又』是哪位?」

他所持有的獨特氣氛,讓克威斯很想要立刻跟他戰鬥一場,但他心裡很清楚,現在絕對不是這麼做的好時機,於是他只好以笑容帶去心中的慾望,對眼前的人發問。

而這名男子也輕輕一笑,慢慢從樓梯走向克威斯。

「真抱歉,面對淑女我應該先報上自己的名字才是。」

當他的腳步停在克威斯面前時,他輕輕的捧起他的手,低下頭,在他的手背上落下溫柔的一吻,行事作風完全就如同他的打扮--像個紳士一樣。

不過他的舉動,卻讓一旁的葛雷抱頭慘叫。

「啊啊啊啊--你、你、你居然!」

見到他親吻克威斯的手背,葛雷忍不住驚叫出來,臉色鐵青的瞪著他,不過他卻壓住想要衝上去的衝動,因為依他對絲葳克的認識來看,這個男人的下場肯定會很慘烈!

將視線一到克威斯的臉上後,果真就如他所猜想的那樣,克威斯那臭到不行的表情就是在發火。

但是那個紳士的後果,卻跟葛雷所想的完全相反。只見那個紳士抬起了眼眸,由下而上的看著克威斯線條完美的臉蛋,嘴角上揚,而出乎意料之外的,克威斯居然也回給了他一個甜美的笑容。

「真是個有教養的紳士,跟『某人』完全不一樣。」

克威斯故意加重了那兩個字的語氣,眼神還朝葛雷的方向飄過去,而他的這番話,深深的刺進了葛雷的心裡,當他看見克威斯的反應完全與對待他的時候不同時,他深受打擊的抱著大腿蹲在一旁,兩眼垂著淚水的在地上畫圈圈。

「嗚嗚嗚,為什麼只有我會被打……絲葳克太不公平了……」

「真是麻煩的傢伙啊。」克威斯回頭看了一眼葛雷悽涼的背影,賊賊的笑了笑,才又直視眼前的紳士,嘴角的弧度上揚,與這名紳士相視而笑。「不過,雖說你的態度比那傢伙好多了,但你似乎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喔?」

這名紳士輕輕離開克威斯的手,站直身體後的他,比克威斯還要高出一顆頭來,讓克威斯只能台起頭來看著他,但對於身高的差距,克威斯可是一點也不在意。

他在意的,只有這個人內在所隱藏的真正實力。

紳士轉動眼珠,與一旁的旅店老闆交換了眼神後,才開口回答:「小的名為迪斯欽,是這場勇者選拔會的最高負責人--赫茲主人的隨從,同時也是負責迎接通過第一道測驗的勇者們的引路者。」

「原來你是負責接待的人。」克威斯從口袋裡拿出了手帕,笑容滿面的擦了擦迪斯欽剛才親吻過的地方,之後隨手將手帕往地上一扔,用力踩住。

「你說你是引路者,那麼就是負責出來帶我們的囉?」

面對克威斯這如女王降臨般的高傲態度,迪斯欽並沒有露出任何不悅的表情,反倒是平靜的彎腰說道:「是的。」

迪斯欽的眼睛彎起的笑容,給人一陣寒冷,但是克威斯卻無所謂的收起笑臉,用那永遠打不起精神來的眼睛盯著這張令人厭惡的笑臉看。

這個笑容還真讓人越看越火大啊。

「請兩位跟著小的進去吧。」

迪斯欽伸出手,攤在克威斯面前,克威斯眨了下眼睛,望著迪斯欽的手所擺的方向,慢慢順著樓梯往上抬起。

稍做油預後,他冷哼了一聲,將黑馬的馬繩鬆開,指著牠的鼻子命令道:「你給我在這邊等著,不許落跑!聽到沒?」

「啡!啡……」黑馬慌張的點了點頭,不敢亂動。

而後克威斯快速走向那個陰暗的身影,一把抓住葛雷衣服後頭的領口,毫不客氣的將他的身體用力一扯,粗魯的讓他後倒在地上。

「好痛!」

「走了,別在這裡給我散發負面氣息。」克威斯轉身對著葛雷說著。

葛雷摸了摸腦袋瓜,見到克威斯的背影後,立刻從地上跳起來,三步併兩步的追上克威斯,還差點被自己的腳步給半倒,模樣看起來愚蠢極了。

在經過迪斯欽面前時,克威斯的雙眼迅速掃過他的臉,隨即踏上樓梯,頭也不回的離去。

而在葛雷與克威斯同時登上樓梯之後,旅店老闆一臉疲憊的用拳頭敲打著自己的肩膀,來到迪斯欽身邊。

「真是的……快累死我了,一直擺著笑容根本不適合我嘛!為什麼你有事沒事要派給我這麼難當的角色?」

「因為你笑起來就跟普通老頭沒什麼兩樣啊。」

「我可是聽不出這句話裡有稱讚的意味。」莫厄望著迪斯欽,搔頭抱怨起來:「再說了,為什麼三大國有事沒事要搞出這種活動啊?勇者什麼的,根本不需要吧!只要召集一堆願意自殺的人,去討伐魔王就好了不是嗎?」

「所以說你的腦袋裡都是肌肉啊,莫厄。」迪斯欽頭也沒回的說著,「難道你不認為,在這場選拔會上面,我們就能達成目的了嗎?」

莫厄看著迪斯欽的笑容,渾身發毛的抖了抖身體,一點興趣也沒有的走向右手邊的門。

「反正我的任務已經結束了,接下來什麼都跟我沒關係。」

「還早呢,莫厄。這才是剛開始而已。」迪斯欽悠悠走上樓梯,一派輕鬆的說道:「你也知道想要結束這場『遊戲』的話,應該要怎麼做。」

「……你這帶著笑臉面具的狐狸上司。」

莫厄冷冷看了一眼迪斯欽,很快的舉起雙手投降。

「好、好,我先去睡一覺總行了吧?」

「給你三十秒。」

「……你不只是帶著笑臉面具的狐狸,還是個藏著惡魔心腸的狐狸啊。」

 

 

克威斯努力的把陷入低潮中的葛雷拖上樓梯後,就放開了他的衣服,任由他倒在地上。

沿著樓梯撲上的紅毯,筆直的伸向前方敞開的大門,兩側的牆壁上掛著縫有各國國徽的旗子,每個旗子的中間,還都站著一位穿著鐵灰色盔甲、手持長矛的士兵。頭頂的盔甲遮蓋住他們的表情,讓克威斯無法辨識這些盔甲裡頭是不是真的有裝人,然而現在的他卻沒有把太多心思放在這裡,他的注意力,完全落在前方那扇敞開的門扉裡。

他回頭看了眼樓下,帶有令人發毛笑容的迪斯欽已經不在那了,就連將他們帶過來的旅店老闆也不見人影。於是克威斯便只好撇撇嘴角,抬起腳步往前走過去,同時還不忘提醒還沒回神過來的葛雷。

「你還要在那裡發呆多久?走了。」

「可是、可是我打擊超大的啊……」

「有什麼好打擊的?被親到的人是我不是你耶。」克威斯一副沒好氣的瞪了葛雷一眼,見他如此頹廢不振的模樣,讓克威斯的心情也糟糕到了谷底。

在眼前還不確定會發生什麼事情的狀況下,他必須要有葛雷的陪伴與幫助。第一,如此一來可以利用葛雷掩蓋他的身分;第二,面對不熟識的環境與人,葛雷還比較安全些。

很快的收回怒視著葛雷的視線後,克威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舉起手來說道:「好好好,給你消毒總可以了吧?」

「咦!可以嗎?妳不會打我嗎?」

一聽見克威斯這麼說,葛雷馬上像是豎起耳朵的忠犬般,開心的從地上跳了起來,也沒等克威斯再一次跟他確認,就直接衝過來抓住了他伸出的手,趁著克威斯還沒後悔的時候,親了下去。

「嘿嘿嘿。」

葛雷傻笑的抬起頭來,看著臉頰落下汗珠的克威斯,笑得很開心。

「你這傢伙真的……」

「是妳說可以的嘛。」

克威斯頓了一下,迅速收回被葛雷抓住的手,發怒的壓下雙眸。

「這樣你就可以恢復正常了吧?好了,我們走。」

「是--」

葛雷開心的跟在克威斯身旁,跟隨他一起步入那扇門扉裡,他臉上開心的表情讓人完全聯想不到,他剛才還窩在那邊陷入低潮中。

房間內空曠得沒有半個家具,唯一的擺設只有放置在房間中央的一個矮桌,矮桌上面有個很普通的白色花瓶,裡頭插著幾朵顏色不同的小花。

四周的窗戶整個鋪在牆壁上,直落到地面,與地板緊貼,陽光由玻璃透進來,照在花瓶上面,讓花瓶散發出金亮亮的光芒。

雖說這花瓶看起來一副寒酸樣,但克威斯卻又覺得它很特別。

而後他將眼珠左右移轉,在房中晃了一圈。

原本他以為除了他跟葛雷之外,沒有其他參賽者被帶來這裡,不過看來--是他錯了。

四個男人還有兩個女人,加上他跟葛雷的話,總共有八個人。看來前面那一關真的刷下了不少人,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廣場上可是有著一堆帶著參賽名牌的人。

在這裡的人,應該也是跟他和葛雷一樣,被某個人帶過來的吧!不過……還真是各式各樣的人都有,這場選拔會,根本是不限年齡的吧?

壯得像牛一樣,袒露出胸前肌肉,腰間掛著一把跟本人一點也不搭的長劍的男人,對著他露出害臊的表情,而站在他身旁、戴著眼鏡的瘦小男人則是完全相反,害怕的顫抖著身體,眼鏡底下的雙眼透露出恐懼,看起來就好像是快哭了一樣。

落地的大窗子旁邊坐著一個穿著黑色斗篷,掩蓋住面容的詭異男子,在他的對面站著面無表情、穿著打扮十分整齊,看起來一板一眼的少年,而且他剛剛好像還瞪了他一眼……

先不管那個直瞪著他發火的雙眸,在場的唯一兩個女孩子,倒是讓他更在意。

看起來不過十多歲的小女孩,倚靠在放置花瓶的矮桌旁打瞌睡,而另一名女孩則是吹著口哨,高高興興的磨著她的短刀,就連他跟葛雷的出現,都沒有打斷她的好心情。

聚集在這裡的人,感覺上都不是一般人啊!

「……女人啊。」

突然間,克威斯的思緒被壯漢的聲音打擾,他緩緩的抬起被瀏海掩蓋住的雙眸,望著來到眼前的巨大身影,臉上的表情平靜如水,既沒有害怕也沒有給與笑容,安靜的拉平嘴角。

「嗯,比起旁邊那個沒發育的小鬼,還有一點也不像女人的男人婆,好上太多了,根本是個極品啊!」大漢一邊摸著下巴,一邊用帶有有色目光上下打量著克威斯,有點可惜的說道:「唯一的缺點嘛,就是胸部沒啥起伏,真是老天不憐惜啊。」

「你這傢伙看哪裡啊!不准你用那種表情盯著絲葳克看!」

一旁的葛雷迅速來到大漢面前,張開雙手擋住那道令人厭惡的目光,將克威斯護在身後,雙眼彷彿能夠噴出火焰般的怒視著大漢。

「我告訴你,即使絲葳克沒有胸部,還是很可愛的!」

「嗯嗯,這我同意啊!只是沒胸部這點真的很可惜,還是說正在發育中,所以看不太出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期待未來啊……不、不對!就算絲葳克是個飛機場,我也還是很喜歡她的!她可是我最重要的戀人!」

這句話一說出口,克威斯馬上全身不舒服的鐵青著表情,同時間也嚇傻了大漢。

「看不出來小哥你真不挑口味。」收起錯愕的表情後,大漢賊賊的笑了笑,想要再繼續說些什麼,但他的衣服卻被後面的人拉了拉,止住他多話的嘴,回頭過去。

那個看起來身形瘦弱的男人,縮著身體對大漢說道:「佛亞科,好了啦……別這麼粗魯的對待女孩子……」

「我可沒對她動粗啊。」

「不是行為,是語言上啦。」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麻煩。」

佛亞科很快的就舉雙手投降,也不再調侃克威斯,他的放棄速度,出乎人意料的還要快,而且還只是單單因為一個男人的兩句話,就收起那種輕挑的態度。

克威斯有些訝異的眨了眨眼睛,疲憊的雙眼此刻看起來有精神許多,但卻沒有維持太久的時間。很快的他恢復半垂眼皮的表情,將手搭上了葛雷的肩膀,隨即給他一個後空翻。

「嗚哇!」

葛雷整個人騰空,被克威斯遠遠的甩向門旁邊的牆壁,當他緩緩從牆壁上滑落下來之後,一把刀順間出現在他的眼前,嚇得他冷汗直流。

「絲絲絲……」

克威斯黑著臉,抬高下巴瞪著他說道:「我什麼時候變成你的戀人了啊?嗯?」

「對對對、對不起啊啊啊--」

「哼。」克威斯冷哼一聲,迅速將手中的武士刀劃過他的臉頰旁,直插入牆壁之中。

葛雷緩緩轉動眼珠,看著離自己不到一公分距離的閃亮刀身,以及被瞬間穿透過去的牆壁,再度打起冷顫來。

果然,不好惹啊……

「要是再有下次,我馬上讓你跟這牆壁作伴。」

克威斯收起了武士刀,臉色平靜的嘆了口氣。但才剛稍做喘息的他,就立刻感覺到背後襲來的影子,對於這能夠以無聲無息的方式出現在自己背後的影子,克威斯很是訝異。他沒有多想,立刻將手搭上刀柄,想再次拔刀而出--

但對方的速度卻比他還快,他才剛放上刀柄的手,很快就被對方給奪去,並強制讓他轉過身去面對他。

「嗚!」

高大的身影掩蓋住克威斯的目光,當他看著這披蓋著黑色斗篷的男人時,他錯愕不已。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如此容易就被人類給抓住,屈辱感讓他全身散發出怒火,下意識的散發出魔族的氣息來,但眼前這個身影卻迅速低下頭來,伸出另一隻手的食指,輕輕放在他的雙唇上,露出笑容。

「注意你的處境,別這麼輕易的露出馬腳來。」

這個耳熟的聲音讓克威斯瞪大了雙眼,但他還沒來得及認出對方的身分,他的肩膀就被後頭的人拉了過去。在拖離斗篷男的束縛後,克威斯倒入葛雷的懷中,抬起頭來看著他發怒的表情,以及他努力壓著心中怒火的低吼。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