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威斯伸出手抓住眼前這個絨毛玩偶背後的毛,把它貼近自己的臉,臉上的表情猙獰的皺在一起,看起來似乎很火大。

他都已經下令不准魔物靠近了,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傢伙敢來搗亂?

泰迪熊滿頭大汗,慌張的拋下長矛,不停揮動著手腳,看來克威斯的威脅效果挺好的,已經讓這隻泰迪熊從棕色變成了白灰色。

克威斯瞪著這隻快要能夠擠出水來的泰迪熊,將眼球拉直,露出只有魔物才會有的眼睛,加上這片血紅色的眼瞳,讓泰迪熊更是發抖到了不行。

但抖歸抖,它還是很忠誠的不說半句話。

「不回答?還是說你根本就不具有說話能力?」

泰迪熊繼續顫抖著,眼眶開始泛淚。

無視於那雙楚楚可憐的眼睛,克威斯失去耐性的張開另一隻手的拳頭,準備就直接這樣把它給打昏,帶回去好好料理料理一番。

不過動作才剛擺好,突然間的天空中就飛下來一記閃光,察覺到攻擊的克威斯反射性的伸出手掌,想要接下那道閃光。

可是他才剛把手伸出去,金色的髮頂就出現在他面前,用他的紅色大劍將那記閃光接了下來,揮動手腕,把閃光打到一旁的地面上。

克威斯愣了下才回過神來,抓著已經轉過頭對著他傻兮兮微笑的葛雷罵道:「你有事沒事突然間衝出來做什麼啊!」

「因為我看見妳被攻擊啊。」

簡單的回答,卻快把克威斯給氣炸了。

「我可沒要你救我,我自己就可以應付得來。」克威斯完全不領會葛雷的好意,反倒是一臉厭惡的樣子看著他。

這個人類真的很煩,他的英雄救美行動能不能暫緩一下?難道沒看見他正在想辦法找出事情的原由嗎?

在克威斯生著悶氣的時候,葛雷蹲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彷彿在看著什麼,克威斯見他不理他,便不悅的伸出腳踩在他柔軟的金髮上,臉頰上爆出青筋。

「喂,我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在聽?」

「有啊,我有在聽。」葛雷被克威斯踩在地上,指著那個被他打偏到一旁去的閃光,仔細一看,原來那不是個普通的閃光,而是一把尾端綁著藍色緞帶的白刀。

「好美的白刀。」

那把白刀有著純潔如雪般的刀身,以及能夠襯托出它雪白美的黑皮刀柄,再加上尾端那與黑皮能夠互相吸引的藍色緞帶,簡直就是美麗的極至。

乍看之下刀子本身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整體看起來就會讓人驚豔的說不出話來,這把連克威斯都忍不住看傻眼的白刀,讓他微微瞇起了雙眼。

美麗是美麗,但是這把刀上卻有股讓他很不舒服的魔力。

白刀加上泰迪熊,這讓他想起了一個滅絕已久的種族,不過那種族都已經滅絕好幾年了,應該不會再出現的才對。

對了,泰迪熊呢?

該死的剛剛被他抓在手上的那隻泰迪熊呢?

「糟、糟糕。」克威斯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事情一樣的叫了出來,他把踩著葛雷頭頂的腳收回來,望著空空的掌心,一張一闔。

看見那把白刀之後,克威斯才赫然想起那隻抓到手中的泰迪熊,等到抬起頭來看時,泰迪熊早就已經不見蹤影。

失誤讓克威斯對自己很火大,同時也對突然出來礙事的葛雷更是氣到極點。

「你看都是你!害我剛剛抓到手的線索逃掉了!」

克威斯垂下眉毛,很不開心的朝葛雷的地方看過去,但卻聽見他的一聲驚叫,接著,向後撲倒在地上,克威斯看著葛雷那副驚訝的表情,便好奇的抬起眼,望向插著白刀的地方。

一隻泰迪熊眨著像是黑珍珠一樣的眼睛,從地上把那把白刀拔了出來,並且對著他們兩人露出笑容。

感覺到泰迪熊身上的魔力,克威斯瞇起了眼睛,防範的將手放上刀柄,準備應對對方隨時過來的攻擊,可是那隻泰迪熊只是把白刀從地上拔起來,然後拿在軟綿綿的手上,原認定他不會說話的泰迪熊居然在這個時候開口了。

「好厲害啊,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這麼有趣的人。」

笑裡藏刀加上可愛的歪著頭,那張絨毛娃娃的臉說出來的話讓人忍不住直打冷顫,也許葛雷就是被這張表情嚇到的吧。

不過,膽子不輸人的葛雷,很快就收起了驚訝的表情,伸出手指著那個泰迪熊,轉過頭問道:「絲葳克,這隻泰迪熊的笑容好恐怖喔,一點也不可愛。」

「我有眼睛當然看得出來!」克威斯冷冷的回答著葛雷之後,同樣泛起笑容,朝泰迪熊禮貌回答:「我也沒想到會遇上這種事情呢,如何?別躲躲藏藏的,出來單挑一下吧。」

比起泰迪熊的銳利笑容,葛雷還是比較喜歡克威斯這種彷彿會從後頭給你捅上一刀的笑容,雖然兩者在別人眼中看起來幾乎是一模一樣,但俗話說的好,情人眼裡總是只有西施的存在。

克威斯在葛雷眼裡的形象永遠是最好的。

「如果不是我家主人下達撤退命令的話,我也真想和妳好好打一場,所以這場勝負就留到下次吧。」

泰迪熊抱著白刀轉過身,快速的飛進天空中,變成天空裡的黑色點點。

望著泰迪熊離開的地方,克威斯若有所思的伸手摸了摸下巴。

從這股有著與他完全不同感覺的魔力看來,這個躲在幕後操控泰迪熊的「主人」,跟他絕對不是同鄉的。那種感覺,可是跟他的魔力完全相反。

因為那隻泰迪熊身上,有著人類的臭味。

雖然他早就已經有心理準備會對上人類的魔法師,但沒想到這麼快,更沒想過會以這種方式接觸,話說回來,他為什麼要攻擊這個地方啊?

在克威斯思考的時候,葛雷已經拍拍身體從地上爬了起來,並且帶著一臉傻氣的笑容來到他身旁,克威斯斜過眼,盯著那張讓他想要狠狠打一拳的臉。

「你在我旁邊傻笑個什麼勁?」

「沒什麼,只是覺得妳認真的表情很可愛而已。」

可什麼?可愛?

拜託不要再用這種對女孩子諂媚的形容詞好嗎?

「給我滾開!我警告你,要是你敢撲過來的話,我就立刻劈了你!」

「妳不用擔心啦,我會先和妳從朋友做起的。」

「誰跟你這傢伙是朋友了!」他可從來沒聽過,更沒有答應過。

「是朋友才會像剛才那樣互相幫忙啊。」

克威斯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剛才他們是有互相幫忙到。

他頭疼的甩甩腦袋,伸出手把葛雷從他面前推開,不過才剛推開一個人類,後面就出現更多人類,而且為首的那個人類還直接衝過來把他緊緊抱住,克威斯的臉刷黑一片,仔細一看,那個抱住自己的人居然是旅店老闆。

好險他剛剛凝聚在手中的紫黑色不明物體還沒丟出去,要不然就傷到了這個和藹可親的老先生了。

看著跟在旅店老闆身後的一片人影,不都是剛才你推我擠的想確保自己安全的沒用人類嗎?他們現在都用著崇拜的眼神盯著他看,讓克威斯感到很不舒服。

他沒有被人當作偶像一樣崇拜過的經驗,有的只有壓榨別人,然後高高在上的看著那些被他壓榨過後,露出楚楚可憐眼神的可悲模樣,對他來說,除了自己之外的人,全部都與他無關,更不會得到他的憐憫與認同。

而且,像這樣被當成英雄一樣的事情,是他從沒遇過的。

只見所有人都圍了上來,你一言我一語的圍繞在他身旁,而旅店老闆則是鬆開了他的大大擁抱,滿臉笑呵呵的拍拍他的頭。

「做得好啊,妳救了我們大家!」

「沒想到在那種狀況下,妳還能夠如此冷靜,真厲害。」

克威斯伸出手指摳摳臉頰,面對這些稱讚還有感謝,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我也沒做什麼啊。」

「剛才差點就被魔物侵襲了呢!」一個年輕人拍了拍克威斯的肩膀,臉上滿是鬆口氣的笑容,「那些魔物也真厲害,沒想到他們居然會知道這場選拔會的地點。」

「是啊是啊,這場選拔會除非是有人推薦,要不然是進不來的呢。」

「而且除了三大國之外,想要拿到推薦的機會真的是少之又少,像我就是曾經在某個國家擔任過侍衛長,所以才有這個機會。」穿著滿身盔甲的大哥點點頭,同意前面那個年輕人的話。

聽見他這麼說,旁邊一個穿著澎澎裙的大姊也同樣開口道:「是啊,因為這是最高機密嘛!要是被魔物知道就不好了,不過他們也真厲害,總是有辦法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就像是被監視一樣,好恐怖。」

這位大姊的話得到很多人的認同,只見大家全都開始討論起這件事來,而且說的全都是魔族的壞話,指點魔物的不是。

克威斯安靜的站在正中央,微垂下頭,用頭髮遮蓋住臉上露出的無奈表情。

「最高機密」?

別開玩笑了,如果是最高機密,烏帕瓦會拿那張傳單給他看嗎?這分明就是想把事情搞大嘛!

話說回來,這些人類也太過自大了,魔族想要掌握人類的狀況根本就易如反掌,除了三大國之外,基本上其他國家都有烏帕瓦所設下的臥底,是人類太過寬鬆,對自己有著過度的自信,所以才會讓這消息走漏。

這些人類,根本是小看了自己身邊的人,更是低估了自己的力量。

想起自己信任的部下,克威斯的嘴角不盡驕傲的上揚起來。

「今天就在我的旅店裡面慶祝吧!」旅店老闆開心的捧著肚子,揮舞著雙手朝著眾人說道,這個主意很快的引起了大家的熱烈迴響,歡呼聲四起,看起來大家的心情都放鬆了許多。

剛剛才經歷過魔族的侵襲,大家原本都很害怕,現在魔族被克威斯趕走了,所以大家不但對他心存感激,而且還都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

他們都是來參加勇者選拔會的參賽者啊。

魔物出現,他們是不是理所當然的要上前去戰鬥?但是除了葛雷和克威斯,所有人都只顧著逃命,沒有人站出來戰鬥。

看著所有人朝著旅店走去,克威斯沒有抬起腳步,反而是困惑的皺起了眉頭。

總覺得,怪怪的。

剛才那隻泰迪熊也沒有造成什麼傷亡,而且如果這真的是「最高機密」,那麼這些被「最高機密」選出來的勇者候選人們,為什麼都像是弱雞一樣,到處逃竄,沒有半個人站出來戰鬥,而且,在事情結束之後,居然還可以像這樣互相呼朋引伴的喝酒慶祝,這會不會……太過反常了?

在心底自行發問的克威斯,實在無法明白人類腦袋裡的想法,無論是這些一下子就歡呼起來的人們,或者是追著他不放的葛雷。

突然間,他被人拍了拍肩膀。

克威斯反射性的將頭轉過去,見到了葛雷的笑臉。這次他沒有揮開他的手,或是給他一記上鉤拳,因為從葛雷這張癡呆的笑容中,他似乎見到了與自己相同的困惑。

「你不去慶祝嗎?」他問著。

「為什麼要慶祝?」葛雷笑彎著眼,「我們可是來參加勇者的選拔會的,剛才的魔物,難道妳不認為只是個測驗?」

葛雷的話點醒了克威斯,他第一次同意了他的話,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也只不過是垮了座城門而已,其他東西都好好的,而且如果真的是魔物的話,根本不會讓那些士兵逃回來喊救命。

魔族的手段都是很乾淨俐落的,這點他比誰都要清楚,葛雷的話,提醒了迷惘著的克威斯,讓他看見一絲絲真相大白的光芒。

如果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全部都是選拔會測驗的一部分的話,那麼就說得通了。

轟隆一聲,眼前的旅店突然間拉下了鐵欄杆,把所有參賽者都關在裡面,門外站著旅店老闆的背影,他的手放在一個搖桿上,看著那樣的身影,克威斯似乎不在感覺到溫暖,反而有種厭惡的感覺。

「怎、怎麼回事!」

「放我們出去!」

被關在裡面的人全都開始緊張起來,他們緊抓著欄杆,凶神惡煞的對站在外面的旅店老闆問著原因,但是旅店老闆都沒有開口回答他們的問題,反倒是嘲諷的露出了笑容。

「呵,一群笨蛋。」旅店老闆的臉上再也沒有那股暖流,剩下的只有眼鏡底下銳利的光芒,以及象徵高傲的將雙手放在背後,嘴角大大的拉開。「居然這麼容易就掉進陷阱裡面,你們根本沒有資格競爭『勇者』這個稱號。」

「怎麼這樣!」

「你到底是誰!」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但是旅店老闆卻轉過身,不再開口對「手下敗將」說話,他透過迷濛的眼鏡,看著站在外面沒有進去旅店的克威斯和葛雷。

「看來你是對的……」

克威斯喃喃唸著,而葛雷則是睜開笑著的眼睛,看著旅店老闆慢慢朝他們走過來。

旅店老闆來到兩人面前,對著他們露出笑容,以恭喜的語氣對著兩人說:「恭喜你們通過了第一關測驗。」

克威斯呆了兩秒鐘,雙眼無神的看著旅店老闆的笑臉,不悅的彈了一下舌頭。

沒想到,還真的被葛雷這個笨蛋說中了。

「第一關測驗?這麼說的話剛才真的只是……」

似乎也沒想到自己會猜中的葛雷,站在克威斯的身後,不停慌張的揮舞著雙手,模樣看起來比剛才還要愚笨,讓克威斯忍不住丟了個白眼給他。

旅店老闆推了推眼鏡,回答:「是的,剛才那個泰迪熊就試測驗的一環,我主要的目的,只是想測試你們有沒有成為勇者的基本條件罷了。」旅店老闆的眼鏡底下,閃過一絲陰險的光芒,讓人背脊發寒。「還好還剩下兩個人,我還以為我這邊會一個人也不剩的全都摃龜呢。」

雖然旅店老闆說的很輕鬆的樣子,但是從他的語氣裡面聽起來,他似乎玩的很開心,不過克威斯可是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這還是他第一次這樣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人類的心機真的不能小看。

「那麼就請通過測驗的兩位,一起到我們準備好的宴會場地,好好休息吧。」

旅店老闆微微彎著腰,禮貌的對克威斯和葛雷說著,但是嘴邊那抹微笑卻還是讓克威斯感覺很不舒服。

為什麼呢?明明是那麼和藹可親的老頭子,現在卻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想歸想,克威斯還是沒有忘記臉上的微笑,他朝旅店老闆點點頭道:「我知道了。」接著他就拉著葛雷的衣服,快步離開這令人討厭的視線範圍之內。

「哇啊,絲、絲葳克?」

葛雷被克威斯拉著走,重心不穩的頻頻退著腳步,斜下眼角看著克威斯那氣嘟嘟的樣子,臉上的花朵又開始綻放起來。

「絲葳克氣嘟嘟的樣子也好可愛啊。」

突然,克威斯停下了腳步,臉色鐵青的轉過頭來,冷不防的給了葛雷一記上勾拳,葛雷被高高打飛,雖然噴著鼻血但是臉上卻滿是幸福的表情。

擺成大字型,重重的摔在地上之後,克威斯火大的將雙手插在腰間,生氣的抖動著眼角,「不准再對我說那兩個字。」接著他拋下葛雷一個人,快步離開。

被遺忘許久的黑馬冒著滿頭汗水,看了一眼被自家主人K.O的葛雷,然後吹吹馬嘴,踏著腳步跟在克威斯身後。

該死的,他再也不要裝成什麼嬌滴滴的女人家了!要不然有可能還會被更多、更多像是葛雷那種花痴纏上,他絕對要擺脫他,絕對!

葛雷慌張的從地上爬起來,手遮在鼻子上,想止住鼻血但是鼻血卻又從指縫間流下來,看見克威斯要離他而去,他也不想管還在血流不止的鼻子了,急忙踩著腳步想要追上克威斯,但一個不穩,葛雷又正面朝地的跌倒,鼻子重重的撞在地上。

克威斯聽見聲音,回過頭來看著臉朝地的葛雷,無言以對。

在克威斯思考著要不要去確認一下葛雷的生存機率時,葛雷動了動手指,撐起身體從地上爬起來,另一隻手顫抖的伸向克威斯站的方向,低著的頭緩慢的抬了起來。

克威斯看著那張鼻子還有額頭都開始流血的臉,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不過好笑歸好笑,葛雷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就好像是趴在地上的孤魂野鬼,不,搞不好有成為貞子男生版的潛力。

「啊……笑起來的樣子也好可……」

葛雷話還沒說完,就被已經克威斯凝聚在手中的紫黑色球狀物體給砸中,一陣爆炸聲響起,煙霧吹散之後,葛雷口中冒著黑煙、全身焦黑的昏倒在原地。

換回臉上的嚴肅表情,克威斯飛快轉過身,再度生氣的踏著腳步離開。「不是說了不准說那兩個字嗎?你這個笨蛋白痴加智障為什麼一直要講!活該!」

克威斯的反應十分像是在耍任性的小女孩,看來這身女裝,已經漸漸讓克威斯走向變性人妖魔王之路了。

「絲、絲葳克……妳……妳要去哪裡?」

葛雷斷斷續續像是沒氣了的發言從克威斯身後傳來,雖然克威斯完全不想理他,也沒有停下腳步,但卻還是開口回答了他的問題。

「當然是去那傢伙說的什麼宴會,去找東西吃!我可是已經有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了,而且來到這什麼鬼國家之後,就遭到攻擊和你這變態的襲擊,讓我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填飽肚子!」

「哎?我也要去。」

「你就給我趴在那邊吃泥土吧!」

「可是……」葛雷戴著眼角的淚珠,嘴角下垮的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望著克威斯。同時間,他的肚子還傳出了一陣好大的聲響。

克威斯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還趴在地上的葛雷,顫抖著眉毛。

他可不是這傢伙的保母啊!

「要吃東西就快點起來!不然我就丟下你了!」

怒火沖天,滿腹的火氣,克威斯拉起走在他身邊的黑馬的馬繩,轉身朝著唯一一個還敞開著大門的大房子走去,但他的步伐,卻比剛才放慢了許多。

葛雷眨眼看著克威斯離去的背影,很快的露出開心的表情,趕緊從地上爬起來,一邊拍著身上的泥土,一邊跟上克威斯的腳步。

克威斯轉頭看了一眼葛雷那張小孩子模樣的表情,慢慢轉回眼珠,半垂的眼皮落在前方的門上。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