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事吧?」

「唔,沒事……」

「很好,那就自己開門出去,不送。」

克威斯翻個身,重新躺回去睡,就這樣把葛雷丟在地上不管。

葛雷眨了一下眼睛,盯著就這樣沒了動靜的床上看,忽然他像是想起什麼事情來的摸摸額頭,再看看身上被碎石頭弄到的擦傷,沒想到睡一覺起來之後什麼傷都不見了。

再度抬起頭來看著床,葛雷用著半推測的語氣問道:「妳……替我治療的?」

克威斯不怎麼想回答的用鼻子哼了聲,將身體轉向另外一邊去睡。

聽見克威斯沒有拒絕的承認了,葛雷的臉上忽然堆滿笑容,他趴在床邊,看著克威斯睡覺的背影,那傻傻的笑容滿滿的都是幸福。

「原來妳還是會心疼我的嘛。」

「不好意思,你別會錯意,我會幫你治療完全是因為不想再給老闆添麻煩了。」

原本是這樣沒錯,但是現在他有些後悔。沒想到救了他之後就做那麼詭異的夢,看來一定是惡兆!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妳心地真善良。」

他也很想狠心一點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那個老闆狠心不了,也許是因為老闆那和藹可親的笑容讓他想起以前的事情吧。

轉過頭看著還趴在他床邊的葛雷,克威斯忍不住問道:「你怎麼還不走啊?」

「走?走去哪?」

「當然是給我滾回你房間啊!」

克威斯真想要直接把這個人丟出去!不過不行,要是在這裡使用暴力行為,他的身份肯定會被曝光,再說,他也不想太過引人注意,所以他要冷靜、冷靜。

「沒有關係啦,反正我睡地板睡習慣了。」

臉頰上暴出青筋,克威斯從床上坐起身來,走下床,快步來到葛雷面前,把他像是個物品一樣的拎起來,迅速打開房門,把葛雷丟了出去。

「哇啊啊!等、等等啊!」

想趁著葛雷來不及的時候把門關上,但是葛雷卻動作迅速的一手擋住了門,另一隻手撐住牆壁,阻止克威斯把門關起來。

克威斯用著他半垂著的眼睛看著葛雷,將怒氣轉為笑容的對他瞇眼微笑。

「請問你還有什麼事情嗎?嗯?」

「我……」葛雷揚起的嘴角有些堅硬,他感覺得出來克威斯正在對他散發出危險的氣息,但他也不退縮,吞吞口水之後,他開口問。

「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絲葳克。」克威斯快速的把自己的假名唸出來,然候就要把門關上,但是葛雷卻又使上力氣和她抵抗,克威斯沒輒,繼續堆著他的笑容看著葛雷。

「你不是問完了?」

「沒、沒有,我……」葛雷支支吾吾的,有些害臊的低下了泛紅的臉頰,「我想先和妳從朋友開始做起……可以嗎?」

「免談。」克威斯回答完,又要把門關上,結果葛雷又使上力氣撐開門。

克威斯實在忍不住,笑容已經開始有點變樣了。

「你到底還有什麼事?」

他已經夠有耐心囉,以他的耐心指數來說他已經非常有耐心了。

要換作是在魔族城堡裡,他早就已經抓好幾個倒楣鬼過來當做練習魔法的箭靶了,如果葛雷還要繼續這樣,就休怪他拿他來練活體標靶了。

葛雷突然將身體向前傾,以身高優勢蓋住了克威斯的頭頂,認真的眼神跟剛才那副傻樣完全不同,這種眼神讓克威斯也跟著認真起來。

兩人之間的氣氛突然轉換成陰暗。

「妳也是勇者選拔會的參賽者之一吧。」

………………………………廢話!

要不然來這裡做什麼!觀光啊?

誰會對一堆玻璃碎片還有滿天風砂,毫無景觀可言的國家有興趣!

克威斯完全不打算理會他,他沒有理由回答這種好笑的問題。

「我想休息了。」

拜託饒了他吧,他很想要回去床上睡覺啊。

雖然那張床比起他在城堡裡的床還要硬太多了,害他的背很酸痛,但是入境隨俗嘛,他就忍一忍吧。

說完,他用力的關上房門,完全不管葛雷的手是不是還在門上,好在葛雷趕緊收手,才免於被門夾扁的命運。他傻愣愣的盯著門看,有些無奈的搔搔後腦。

「不回答的話應該是默認吧。」

當他想要往自己的房間走的時候,正好看見了還在修補牆上大洞的旅店老闆,旅店老闆看見葛雷恢復完全之後,開心的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擦臉上的汗水,面帶笑容的對克威斯打招呼。

「嗯,看來那個女孩子的治療技術不錯嘛。」

聽見旅店老闆這麼說,葛雷先是嚴肅的拉直了眼睛,接著才露出笑容,「是啊,她真的很不錯呢。」

「哈哈,她真的是個可愛又心地善良的女孩子呢。」旅店老闆收起滿地的工具,拍拍腰辛苦的一步步往樓梯口走去。

看著旅店老闆的背影,以及那面只用膠帶黏起來的凹陷牆壁,葛雷沉默了一會,忽然間,旅店老闆斜過頭來,露出詭異的表情對著葛雷笑。

而這抹笑容頓時讓葛雷有種不安的感覺染上心頭,他回頭看著克威斯的房門,再將頭轉回去後,老闆的身影早已消失在樓梯口。

他很在意,旅店老闆離去前的那抹笑容裡真正的意思。

 

 

好不容易總算能讓自己一個人好好休息一下,克威斯看見那軟綿綿的床就立刻撲了上去,忍不住把臉埋在枕頭裡面磨蹭。

終於啊!終於讓他躺到軟綿綿的床了!這下子他總算對得起自己的屁股了!

好險那匹黑馬的腳力真的很不錯,即時在報名截止這天趕上了,要不然他原本想說沒趕上的話,就隨便綁架一個參賽者,然後冒用他的名義參加,現在想想,好險他沒這麼做。

真的這樣做的話,他應該會被烏帕瓦唸到耳朵長繭吧。

翻了個身,克威斯繼續在心裡面打著算盤。

他參加這場勇者選拔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得到冠軍,然後在得到冠軍的當下立刻表明自己的身分,向那些自大狂妄自以為是的國家證明他們人類是敵不過魔族的。

如此一來,不但沒有勇者誕生,而且還能夠讓人類乖乖臣服在他之下,這樣人類的自傲氣焰應該會減弱許多吧,真是一舉兩得的妙計。

雖然他一開始的確是因為想偷懶,所以才自願來參加勇者選拔的,不過他並不是沒有思考過來這裡之後,要怎麼做。他可是不是什麼笨蛋,真要做事情的話,他也是會好好做的。

而且比起坐在城堡裡面,聽著底下的人對自己稟告這、稟告那的,還不如讓他自己出來找事情做。整天坐在椅子上聽人說話、抱怨,真的會煩躁到讓他時常跟烏帕瓦玩「你追我跑」、「我躲你找」的遊戲。

不過話說回來,人類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才剛見面沒幾分鐘之後就可以跟人告白,雖然他現在是女人,但是他裡面可是道道地地的男人啊!

想起葛雷,他就忍不住一肚子火。

他身為魔王居然變裝成女人還被男人告白,他的威嚴到哪裡去了……

但是,葛雷剛才問他是不是參賽者的時候,表情嚴肅的不太對勁,就好像是在做確認一樣。基本上,只要看著對方身上有沒有掛著辨識身分的牌子,就可以清楚知道那個人是不是參賽者,而他呢,可是一點也沒有遮掩牌子的打算,反而是將它掛在最可以清楚見到的側腰上。

一個大牌子在大腿旁邊晃來晃去,就算是笨蛋也看得出來吧!

克威斯用手撐起下巴,雙腳以打水姿態上下踢著床,開始思考葛雷那句問話的用意。

那個男人的確看起來傻傻的,但他在問他那個問題時,所散發出來的感覺,卻是與他外表那傻氣的笑容,完全截然不同的態度,這讓克威斯對葛雷稍稍有了點興趣。

他到底是在故意裝笨,還是說他察覺到什麼不對勁,但卻又不能保證,所以才會問他。不過自己也才剛來到這裡沒多久,就算真有什麼內幕也不可能知道,再說了,若真的有什麼不對勁,深入敵營中的他也只能見招拆招、自行想辦法了。

「還是睡個覺先,醒來之後再繼續想吧。」

重新放鬆心情的倒臥在床上之後,克威斯感覺到疲憊,不去理會屁股的隱隱作痛和對這場選拔賽的猜測,眼皮變得沉重,睡意也漸漸襲來,他打了個哈欠,慢慢的闔上眼皮。

對了,通常這個時間他都在那棵大樹底下睡午覺呢……

午后的陽光灑在樹葉上,透過著樹葉的影子投射出的細小光芒點點落在樹下,而他倚靠著雄壯的樹幹,臉上帶著難得的笑容,沉沉睡去。

想著想著,床上已經傳來鼾聲。

 

 

不知道時間經過了多久,克威斯才緩慢懶惰的睜開眼睛,還沒完全睡醒的張著嘴從床上坐起來,呆呆的看著四周。

嗯?這裡怎麼不像是他的房間啊,他在哪裡?

遲疑了一下之後,克威斯重新整理腦袋裡面複雜的過去,這才想起來自己現在身在何處。

對了,他現在在人類的地盤上,明天要參加那個該死的勇者選拔會,然後瞬間秒殺那些自以為能夠打過他的勇者們,爽快的回城堡去喝杯下午茶。

「啊啊,真想念西西恩山的紅茶。」

伸出手指搔搔頭,把原本就已經很凌亂的頭髮弄得更雜亂,另一隻手放在嘴上遮住不文雅的哈欠,大大的伸了個懶腰之後才從離開床。

咕嚕。

摸摸發出求救聲的肚子,克威斯帶著那張沒睡醒的臉用緩慢的腳步來到門口,「哈啊,好餓。」

當他打開門的時候,突然一個坐在地上的人影就這樣失去依靠的倒進他房間,克威斯微微張大了眼,瞬間倒退好幾步,顫抖著手指指著盤腿倒在地上打呼的葛雷。

這這這……這傢伙為什麼會在這裡!

克威斯當下完全驚訝到發不出聲音來,他只能用心底的聲音吶喊著,看見葛雷的那一瞬間他真的完完全全的清醒了!

「呼……呼……」

雖然克威斯很懊惱的抱著頭在一旁發瘋,但是葛雷卻睡的很舒服的滾了一圈,撞上旁邊的櫃子。

撞上東西的葛雷沒有任何反應,克威斯原以為他會痛醒,便警戒的看著他,沒料到他突然間又翻了過來,頭上明顯的腫了個大包,但是本人卻還是繼續呼呼大睡。

這個人也睡得太死了吧!

「唔,我吃不下了……」

葛雷突然開口說話,嚇了克威斯一跳,當下立刻僵住身體,不過說完這句話之後的葛雷只是抿抿嘴唇,繼續張著口呼呼大睡,讓口水隨便亂流。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樣的葛雷讓克威斯心裡很是火大,他的額頭上爆出青筋,收起心底所受到的驚嚇,快步朝著葛雷走了過去,毫不留情的一腳踩在他睡的香甜的臉上。

「喂,你這傢伙別在別人房間裡流口水啦!」

這一踩,順利的讓葛雷張開了眼睛,他眨眨眼,臉頰微微泛紅起來。

「喔喔喔,絲葳克穿的是小熊內褲啊。」

克威斯的臉上頓時又爆出兩三個青筋,踩在他臉上的腳更用力了,而且還是左右扭轉著腳踝踩著葛雷的臉。

「你這傢伙別一醒來就跟我說這些有的沒的!」

發洩完之後,他收回腳,不打算繼續理他,直接朝著房門口走去。

葛雷無辜的從地上爬起來,摸著被踩扁的鼻子急匆匆問著要離開的克威斯。

「妳要去哪裡?」

「去‧吃‧飯!」

「我也要去!」

見克威斯的身影消失在門口的那一剎那,葛雷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追上去,但是當他追到出去的時候,居然不見克威斯的身影。

正煩惱著克威斯怎麼會不見時,突然窗戶口傳來馬的嘶叫聲,葛雷沒有多想立刻趴到窗邊去,發現坐在黑馬背上的克威斯正對他揮著手。

「啊,絲葳克!」

「掰啦,大懶蟲。」

克威斯頑皮一笑,正打算駕著黑馬離開旅店和葛雷那張著嘴巴闔不起來的臉,這時,突然間的從城門口的方向傳來了「碰」的一聲巨響,接著就揚起一陣好大的煙霧,看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拆了一樣。

騎上馬背的克威斯完全不知道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看著在二樓注視著事發地點的葛雷露出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就代表事情肯定很嚴重。

但再怎麼嚴重也跟他無關,他只是來這裡參加勇者選拔會的,其他事情都跟他沒有關係。

看現在是要引發戰爭還是外族來襲,只要與他魔族無關的事情他一點興趣也沒有。現在他睡飽了,休息夠了,肚子餓了,所以要往餐館去。

如果有誰敢阻止他去進食的話他馬上就拿刀劈了他。

不過克威斯的好心情馬上就被一個渾身是傷,跑到廣場中央大喊大叫的士兵給推入谷底。

「不、不好了!魔族入侵啊!」

唔?魔族入侵?怎麼可能嘛,他都已經下令不准來打擾這場勇者選拔會了,哪有不怕死的魔物還敢違抗他的命令跑到這種地方來。

聽錯了聽錯了,這肯定是他聽錯了。

「嗚哇!快、快逃!魔族攻進來了啊!」另一個遲遲跑過來的士兵,連手中的武器都丟掉了,只顧自己逃命的繞過廣場所有人,直奔向後方高聳的城堡。

沒事沒事,肯定是那些人類士兵太膽小了所以連對手都沒看清楚就逃跑。

克威斯這樣的安慰著自己有些動搖的心,但是,緊接著城門開始崩壞,像是被很大的力量打擊一樣,從城門變成碎石頭。

所有來參加選拔會的人,都當場愣在原地停住了好幾秒,而一旁的店家都已經迅速關上門窗,還把不知道裝在哪裡的鐵門給拉了出來,就連廣場中央的噴水池都像升降梯一樣的縮回地底下去。

是誰說這國家窮到不行的?這擺明了就有錢到可以做全自動機械設備嘛!

「大夥快!快點躲進我的旅店來啊!」

突然間,克威斯住的那間旅店的老闆從店裡面衝了出來,對著還留在廣場上的稀疏幾人喊著,那些盯著倒塌的城門口看傻眼的參賽者們,一聽見旅店老闆的聲音,頓時全部回過神來,同時朝著旅店的方向飛奔而去,並在門口推擠成一團,你推我拉的,爭先恐後的想要進去,確保自己的安全。

此刻,這些想來奪取「勇者」名號的人們,全都變成了膽小鬼。

不過克威斯卻沒想到,這間旅店老闆居然沒有像其他店家一樣,只顧自己安危而拋棄還留在廣場上的人們,反而選擇讓大家躲避,不禁讓克威斯有點佩服他。反觀這群得到老闆恩惠的人卻互相推擠、你我不相讓,只要自己安全就好的人們,真讓克威斯感到無奈與不爽。

他真為這些人類感到可悲。

「真是可悲啊。」

突然間,從二樓傳來與他內心有著一樣想法的聲音,克威斯猛然抬起頭來,對上葛雷趴在二樓窗邊那張無奈的笑臉。

察覺到克威斯的視線,葛雷苦笑著問他:「難道妳不這麼覺得嗎?人類真是可悲的生物不是?只要自己安全,其他人的死活都不想管。」

克威斯沒有回答葛雷的問題,只是有點驚訝,沒想到居然有人同意他對人類的看法,而且那個人居然是個人類。

想起前任魔王常常掛在嘴邊的話,克威斯沉默的低下了頭。

「種族並不代表一切……」

克威斯嘴裡唸著,聲音小到讓葛雷聽不清楚,於是他拉開喉嚨朝克威斯問道:「妳剛剛說了什麼嗎?」

「沒事。」克威斯收回對葛雷的視線,重新將重點放回眼前的災難上。

慌亂推擠的人群中,克威斯找不到旅店老闆的身影,繞在差不多已經快要擠進旅店的幾個人身上,就是找不到老闆,正想著老闆跑去哪裡的時候,一陣耳熟的慘叫聲從旁邊傳來,頓時拉回了他的視線。

隨著這有點熟悉的聲音,克威斯轉過頭去,但是葛雷卻突然從他頭頂上的窗戶跳了下來,差點壓在他身上,好在克威斯發現自己的腳下多了一片黑影,才及時閃過,不然他早就已經被葛雷踩在腳下了。

還來不及朝他開罵,葛雷就抽出掛在身後的紅劍,一個箭步的朝聲音來源飛奔過去,擋在慘叫聲音面前,快速而銳利的揮劍砍下不知道從哪裡飛過來的巨大碎石。

這時克威斯才看清楚,那個慘叫聲就是旅店老闆的聲音,葛雷就是因為看到有塊大巨石朝著毫無防備的旅店老闆飛過去,才會從窗戶跳下來,而且還差點壓到他。

雖然說葛雷這麼做是很帥氣啦,但是為什麼那塊被砍成兩半的巨石,其中一半正朝他這邊飛過來啊?

「啊,糟糕。」葛雷將頭轉向克威斯那一方,臉上微微露出因為驚訝而呆滯的表情,似乎沒想到他這麼做反而讓石頭朝著克威斯那邊壓過去了。

克威斯一個壓眉,眼神銳利的抽出腰間的武士刀,以不遜於葛雷的速度彎曲膝蓋,從馬背上朝飛來石頭的一蹬腳,以俐落的十字刀法砍下這塊石頭。

回到地面,將刀收回腰上的刀鞘中,而石頭也在他落地的同時變成四小塊的掉在地上。

栗子色的長髮從葛雷的眼前緩緩落下,克威斯站直了身體,一派輕鬆的將刀子收回去,然後轉過頭去怒視著葛雷。

這傢伙要救人也先看看四周有沒有別人好嗎?免得救了一個結果倒楣到旁邊的其他人,這樣他去救人有什麼意義啊!

忍不住的,克威斯開口朝葛雷碎碎唸道:「喂!你要救人之前也先……」但是話才說到一半,葛雷就一手扛起旅店老闆的腰,另一手拿著他的紅劍,腳步迅速的從克威斯身旁飛奔過去。

快得連克威斯都來不及抓住他。

「你為什麼要逃跑啊?」

「妳自己看看後面就知道啦!」

葛雷邊逃命邊對著克威斯解釋著,聽見葛雷這麼說,克威斯便回過頭看著葛雷跑過來的方向,赫然發現有好幾隻長著蝙蝠翅膀、手裡拿著長矛的可愛泰迪熊朝著他們飛了過來。

見都沒見過這種東西的克威斯忍不住歪著頭,眉頭皺了起來。

「這是什麼東西啊?」

他在魔界待這麼久,都沒見過有這種魔物,是什麼?新品種嗎?

該不會是從他們家的秘密實驗室裡,跑出來的實驗體吧!

在克威斯還在回想著魔界所有奇奇怪怪的魔物長什麼樣的時候,一隻泰迪熊已經來到他面前,並且用它那傻愣愣的臉對著克威斯可愛一笑,伸長著手中的長矛朝克威斯刺下去。

閃過眼神,克威斯伸出兩根指頭,夾住這小的如玩具般的長矛,其他的泰迪熊則是在快要撲上來之前就被克威斯用拳腳踢打,紛紛向是被擊落的蒼蠅一般的掉在地上,眼睛上打著代表昏厥的叉叉。

然而那隻拿著長矛刺克威斯的泰迪熊被他的反應嚇到,再加上身旁的夥伴都被眼前的這個人給打倒了,於是它害怕的用兩隻塞滿棉花的腳踩住克威斯的手,進全力想要把長矛從他手中拔出來。

但是克威斯卻一派輕鬆的揚起嘴角,眼神可怕的拉長,「喂,小傢伙。是誰派你來的?」

既然不是他記憶中存在的魔物,也不是從實驗室裡面跑出來的實驗體的話,那就應該是使魔之類的吧。

如果都不是的話他就真的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