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威斯的笑容完全僵硬住,眨了眨眼睛,看著這張堆滿笑容的臉。

現在的他,根本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

錯覺吧,那是錯覺,是他騎馬趕路太累了加上肚子空空如也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幻聽,沒錯,怎麼可能會有人跟他告白嘛!哈哈哈哈。

「我對你一見鍾情。」那個金髮男子似乎沒有注意到臉色變鐵青的克威斯,反倒是以為克威斯沒聽清楚,再度告白一次,而那雙緊握住克威斯的手,也完全沒有要鬆開的意思,就像是吸盤一樣的把克威斯緊緊抓著。

看著那雙被男人握緊的手,克威斯的眼角開始抽蓄起來。

這、這傢伙到底是想怎樣?

為什麼會對他這種人一見鍾情,他什麼也沒做啊!他是無辜的!

可不可以不要對個男人一見鍾情啊?雖然他現在扮成女裝,但裡面可是道道地地的男人!

克威斯全身起雞皮疙瘩,寒毛直豎,正當他想要把男人的手給甩開時,他卻突然放開了自己,從噴水池裡站起來,比他還要高出一顆頭的身高擋住了他頭頂的太陽,他身上的水滴因為他向前傾斜的身體而滴落在克威斯身上。

感覺到水滴冰冷的滴在臉頰上,克威斯才突然恢復了神智,這時他發現眼前的男人的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他十分近,就只差沒貼上來了。

瞬間收起笑容,克威斯銳利的拉直了眼,反射性的用力一推男人的胸膛,結果因為他的舉動,而害得他向後倒回噴水池裡。

「好痛……」

摸著撞疼的腰,金髮男子跌坐在噴水池裡,抬起頭來看著克威斯。

而克威斯則是給他一個可愛到不行的笑容,語氣中夾帶著不爽的口吻,對金髮男人說道:「不好意思,本小姐沒興趣聽你在這邊上演一見鍾情的戲碼,麻煩你要告白找別人去,我還有事,恕不奉陪。」

說完,克威斯毫不留戀的轉過身,拉著黑馬的馬繩,離開噴水池,留下坐在水池裡面發呆的金髮男子。

他望著克威斯的背影,慢慢揚起嘴角,把浸泡在水裡的手抬起來,放在頭髮上抓了抓,苦笑的自言自語道:「哈……哈哈,被無視了啊……」

 

 

離開噴水池之後,克威斯牽著黑馬,全身夾帶著黑色的恐怖氣息,走在路上。經過他身邊的路人感覺到克威斯那陣殺氣,紛紛退避三舍,誰都不敢靠近他一步。

而讓克威斯如此心情不好的罪魁禍首,正是剛才那個金髮帥哥。

他可是想都沒想過,來到這裡遇上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會是被男人告白!而且那張比他還要帥的臉,讓他更加不爽,他可是自稱世上第一美男的魔王啊!

滿腦子被火氣佔據的克威斯,腳步走得比別人更加沉重,感覺上,彷彿他走過的地方,地面就會凹下一個洞般。在他氣了沒多久後,屁股上就突然傳來一陣疼痛感,讓他豎起身上的寒毛,忍不住停下腳步,疲憊的趴在馬鞍上,雙眼含淚的摸摸麻掉的屁股

這陣刺痛,喚醒了他這段旅途的疲累,同時也提醒著他應該找個住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了。

顛坡了一整天還真是會害死人,尤其是坐在這種叫做「馬」的生物背上。

「我看我還是先去找間旅店休息好了,好麻啊……喔!前面那間看起來不錯。」

似乎是疲累和疼痛讓他懶得去找其他旅店,當他發現前面不遠處有間旅店時,便想也沒想的筆直走進去。

進入旅店後,他立刻衝到櫃台前,無力的趴在櫃台上,臉色蒼白的問著被他超快速度嚇到的老闆。

「不好意思老闆,可以給我一間房間嗎?」

雖然很疲憊臉色又蒼白,但是克威斯還是沒忘記要保持他的「淑女風度」。

他從口袋中掏出一枚金幣,放在戴著老花眼鏡的老闆面前,老闆用手指稍微挪了一下滑落的眼鏡,不好意思的打哈哈笑著。

「可以是可以……不過可以請妳把馬留在外面嗎?」

聽老闆這麼一說,克威斯才想起來他還沒安頓好黑馬,不小心把牠一起帶進旅店裡了,他窘著臉,趕緊手忙腳亂的牽著黑馬走出去,把牠安頓在外面的馬棚之後才又快步走回老闆面前。

都是疲勞惹的禍!

老闆看著克威斯飛快來回,然後氣喘吁吁的趴在他的桌子上喘氣,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孩子,妳是從哪裡來的啊?」

「啊?」克威斯還沒完全喘過氣來,他揮去額頭的汗水,回答老闆的問題:「莫茲法古。」

「那個貿易大國?呵,一個人來到這鄉下地方很辛苦吧。」老闆臉上掛著溫柔和藹的笑容,轉身從後面牆壁上的掛勾拿下一把鑰匙,放在桌子上。

「來,這是妳的房間鑰匙。」

「謝謝。」從桌上拿起鑰匙,克威斯忍不住抬起頭來看著老闆的臉。

老闆好奇的歪了下頭,滿臉笑容的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沒、沒事。」發覺自己居然盯著別人的臉一直看,克威斯立刻害羞的紅起臉來,轉身走上旁邊的樓梯。

「啊,剛剛忘了說,妳的房間在走廊的盡頭喔!」

爬樓梯爬到一半的克威斯聽完老闆說的話之後,便朝著走廊的盡頭走去。

剛才老闆的那個溫柔的笑容讓他突然有種溫暖的感覺。

他攤開掌心看著鑰匙,然後再緊緊握住。

「那個老伯給人的感覺好好。」

已經有好幾十年了吧?自從他上次來到人類國家,已經有大約十幾年的時間了,當時的他若不是因為要回去繼承魔王之位,他應該還會繼續留在那邊吧。

收起回憶,把鑰匙插進門把裡,打開鎖正準備轉動門把走進去,但樓梯卻傳來腳步聲,很自然的就讓克威斯的視線從門把上轉移開來。

當兩人的目光交叉的那一瞬間,雙方都呆住了。

不久後,他們同時發出驚叫聲,並且用手指指向對方。

「啊!」

一個聲音聽起來很開心,另一個聲音則是聽起來很無奈又很訝異。

克威斯黑著臉,顫抖著伸出去的手指,不敢相信自己還會再看到這張臉。

為什麼對他告白的這個男人會在這裡!而且看他站的位置不就在他隔壁房間嗎?

這是什麼發展!

這是什麼狀況!

別跟他說這是老天注定的啊!

「看來我們真有緣,就好像是老天注定的呢。」

金髮男子的話狠狠的踩中了克威斯的地雷,這一踩,頓時讓克威斯火大的忘記了烏帕瓦說過的話,現在他根本什麼都顧不著了。

要死,眼前這礙眼的閃光絕對要消滅掉!

克威斯快速將腰間的刀連著刀鞘抽出來,腳步迅速的來到金髮男子的下巴前,眼神充滿著殺氣將連著刀子的刀鞘插入僅僅距離金髮男子的臉不到零點一公分的牆壁上。

金髮男子嚇了一大跳,臉上佈滿黑線,嘴角微微的顫抖著,他盯著克威斯的頭頂,很無奈的發出笑聲。

「哈……哈哈,我說錯了什麼……嗎?」

「錯就錯在你找錯一見鍾情的對象了。」克威斯低著頭,沒有抬起來,但是從他帶著陰森口氣的話裡聽起來,他現在非常不爽,只要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會讓這座火山爆發。

金髮男子當然感覺得出來事情的嚴重性,而且也明白千萬不能再刺激眼前的瘦弱身體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想要逗逗她。

伸出手,不怕死的把克威斯的身體摟進懷中。

「你做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

「碰」的一聲,金髮男子整張帥氣的臉被人推進牆壁之中,力氣之大讓旁邊的牆壁都出現了裂痕,就好像是剛剛被大砲擊中一樣,只不過威力小了點。

隨著生氣的腳步以及用力甩上門的聲音,金髮男子也漸漸的從牆壁上滑落下來,一履魂魄就這樣掛在嘴邊,看似快要飛走卻又意志堅強的逗留著。

「真、真痛啊……」

滿頭是血的從地上爬起來,即使如此還是看起來像是剛從戰場上光榮回來的戰士,不過他的臉上有些落寞,因為自己身平第一次的告白居然就這麼直接的被拒絕了,想到這,就不免失望的垂下肩膀,盤腿坐在地上。

而聽見這聲巨響的旅店老闆爬上了樓梯,一見到滿頭是血的他還有呈現蜘蛛網碎裂的牆壁,就忍不住擔心的對著坐在地上的人問:「你、你沒事吧?葛雷先生。」

「沒事。」

被老闆叫住的葛雷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抬起頭來看著旅店老闆,但才剛這樣說完,頭頂的血就又「噗」的一聲噴了出來。

仔細一看,牆壁上的碎片正好插在他的額頭上。

「這樣哪裡叫做沒事!」旅店老闆慌張的亂了手腳,哇呀哇的抱著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指著葛雷額頭上的那片碎片,「怎、怎麼辦啊?現在是不是該把那個拔出來……」

「沒關係啦,老闆,我真的沒事。」葛雷表現出強壯的拍拍胸膛,然後從地上爬起來,轉動房間的門把,一邊對著老闆嘻嘻笑,一邊慢慢的回到房間裡去。

直到門關起來,旅店老闆都還是不放心的盯著緊閉的們看,他推推滑落到嘴巴上的老花眼鏡,愣了幾秒鐘之後才轉過頭看著自家牆壁上的那個蜘蛛網狀的碎裂痕跡,不免搖頭歎息。

剛才這裡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啊……

旅店老闆無奈的從旁邊的儲藏室拿出掃把和畚箕,開始清掃起來,而這時,走廊盡頭的門緩慢的打開了。

克威斯露出半顆頭來,眼睛眨呀眨的看著旅店老闆清掃地板的碎石頭,耐不住心中的愧疚感,他慢慢的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冷靜了一下之後,他才赫然想起來剛才自己的舉動似乎有點太過頭了,還把旅店的牆壁給打了個大洞,等聽見隔壁的房門關起來之後,他才打開門一看究竟。

當他看見旅店老闆可憐兮兮的在那邊掃地板時,滿腹的愧疚感就這樣刺進心中。

啊啊,他怎麼能欺負老人家呢?

雖然他是個以強大的魔力,及無人能比的威脅手段來統領所有魔物的魔王,但是敬老尊賢這點小常識他還是懂的。於是他離開了房間,雙手不安的搓揉著,小小聲的朝旅店老闆的背影問道:「那、那個……請問需要我幫忙嗎?」

旅店老闆聽見克威斯的聲音,眨眨眼睛轉過頭來。

「啊?不用不用,這點小事我來就好,妳過來這麼偏僻的地方已經很累了吧?快點去休息,這裡我來整理就好。」

「可是……」克威斯真沒有勇氣對老闆坦承,說這是他弄的。

「那讓我來吧,老闆。」

突然間,葛雷的身影不知道什麼從哪裡蹦了出來,滿臉堆著笑容的伸出手指指自己,另外一隻手還順勢搭上了克威斯的肩膀。

聽見這令自己火大的聲音,克威斯黑著臉回過頭,怒視著那張傻裡傻氣的臉。

很快的克威斯重新將笑容放回臉上,用著帶刺的威脅語氣對葛雷說:「把你的手拿開好嗎?嗯?」

他可不想讓剛才那種恐怖的表情嚇到旅店老闆這個老人家。

不過葛雷似乎沒有察覺到克威斯的用意,還給他了一記帥氣的露牙笑。

「我沒關係的。」

你沒關係我有關係啊!說起來你回的那是什麼話?

沒聽見我話中有話嗎這個笨蛋!

是你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耶!

該死的誰看不出來你在趁機吃我豆腐!

「唉呀,你頭頂上有個東西呢,讓我把它拔出來吧。」

克威斯注意到葛雷額頭上的碎片,馬上用他那天使般的笑容迷惑葛雷,然後用溫柔的語氣拐騙著他,最後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順手抽走額頭上那礙眼的碎片,讓葛雷的血像是噴水池一樣的噴出來。

「哇啊啊啊啊!」葛雷慘叫著抱著頭,失血過多的倒在地上。

旅店老闆見狀,立刻驚訝的拉長了下巴,快步蹲在葛雷身旁,慌張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怎、怎麼辦啊?看樣子要先補血……啊!廚房還有點葡萄……不對,應、應該要送醫才對!」

旅店老闆已經慌亂到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

克威斯冷眼看著倒在地上的葛雷,再看看和藹可親的旅店老闆緊張兮兮的樣子,忍不住嘆了口氣。

算了,就看在旅店老闆的份上,難得的讓他來救人吧。

「老闆,你不用擔心,讓我來吧。」克威斯蹲下膝蓋,拉起已經變成「噴血池」的葛雷,與他身後掛著的劍,往自己房間拖去。

不知道實情的人看見這一幕搞不好還以為這裡在上演殺人電影呢。

打開房門把葛雷丟進自己房間之後,克威斯對著瞪大了眼的旅店老闆說道:「老闆,不好意思,那面牆我會賠的。」說完,他關上了門,留下突然驚訝過來的旅店老闆。

過了一秒鐘後,老闆才驚訝的喊出聲來。

「咦咦咦咦!」

這、這面牆是她弄壞的嗎?

 

 

帶回不停噴血的葛雷,克威斯無奈的嘆了口氣,毫無憐惜的把他直接往床上丟去。

只聽見葛雷一陣悶哼聲,接著那熟悉的魂魄又飛了出來。

克威斯完全不想知道這個人到底還剩下多少命,現在他只想快點把他的傷弄好,別再讓旅店老闆擔心了。

老人家心臟不好,可不能再接受太大打擊。

把門上鎖,然後走到窗戶邊將窗簾拉起來,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可不能被人發現。

來到床邊望著還在噴血的額頭,克威斯伸出手指在他眼前一劃,那個原本還像噴水池一樣不停噴血的傷口立刻止血,神奇的是,連傷口都不見了。

「止血成功。」克威斯舔舔手上的鮮血,坐上床沿,彎曲著身體半趴在葛雷的身上,用額頭貼住他的額頭,靜靜的閉起眼睛。

克威斯與葛雷的額頭之間發出金黃色的小光芒,接著克威斯將額頭移開,睜開眼睛看著葛雷額頭上的光芒,輕輕的吐出一口氣,吹散這小光點。

光點被克威斯吹散,閃閃的落在葛雷的身體四周,凡是被光點碰到的地方,馬上就像是奇蹟一般的恢復了,連點傷疤都沒有,而且葛雷原本因失血過多而顯得有些蒼白的臉,也在光芒的治療之下恢復血色。

胸前的呼吸開始平順下來,看起來也沒有像剛才那種一副快掛的模樣,在克威斯的治療之下,葛雷身上的傷完全復原了。

雖然在出發前,他有跟烏帕瓦說過盡量不會使用魔力,不過眼前這個人都快缺血變成人乾了,如果不用魔力治療的話,根本好不了。話雖如此,但他的魔力卻不可能讓人這麼快恢復,葛雷的復原能力,讓他對他稍稍改觀了一些。

但,只有一些些。

他慵懶的打了個哈欠,將雙手高舉起來,向空中伸直。

「照他這種復原速度……應該只要讓這傢伙睡一覺,就沒什麼大礙了吧。」

克威斯鬆口氣,把視線從葛雷沉睡的可愛樣子上移開。

一揮動手臂,窗簾便拉了開來,房間恢復白天應有的亮光。

早已疲累不已的克威斯,直接橫躺在葛雷身旁,慵懶的閉上眼皮。

「唔,使用療傷魔法加上長期奔波,害我好想睡……哈啊。」

不雅觀的張大著嘴巴,用手拍拍好大的哈欠,克威斯轉過身,背對著已經開始打呼的葛雷,制止不了自己的瞌睡蟲,沒過多久,也跟著睡著了。

睡夢中的克威斯,來到了一個全部都是粉紅色雲朵的地方,他皺起眉頭,眨著眼睛環伺四周,不知道這裡到底是哪裡。

就在他滿肚子問號的時候,有個噁心到令人頭皮發麻的呼喚聲從他身後傳來。

「克威斯!克‧威‧斯!」

光是叫還不夠,居然還給他一個字一個字的用噁心的聲音來叫他,到底是那個欠揍的傢伙敢這樣做啊!

克威斯怒氣沖天的握緊拳頭,朝著聲音來源大罵:「別用這麼噁心的方式叫我!」

當他喊完之後,才看清楚眼前楚楚可憐、兩顆眼珠子都快蹦出淚水來的人,居然是那個葛雷。

那是什麼畫面?為什麼旁邊會出現這麼多粉紅色小花朵還有愛心?而且為什麼他的身上會穿著粉紅色蕾絲花邊的圍裙!更別說他頭上的那一朵粉紅色小花,看起來好像花痴。

還有腳上那是什麼?別告訴他是網襪。

該死的他身上的衣服都上哪去了!別只穿著圍裙在他面前裸奔啊!

「你你你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啊!」克威斯指著眼前的這個恐怖人妖版葛雷,臉色鐵青的揮動著顫抖的手臂,見到對方不但沒有退縮還反而朝著他撲過來,克威斯就忍不住咒罵起來。「該死,不要靠近我!」

很可惜的克威斯反抗無效,輕輕鬆鬆的就被撲過來的葛雷抓住了兩手手腕,還把他拉向那個有著愛心圖樣的圍裙,臉上原本蘿莉般的表情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回了他原有的帥氣面貌,牙齒還像漫畫上耍酷畫面般的閃閃發亮。

「親愛的老婆,讓我們來相親相愛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跟我說這麼恐怖的話啊!」

「放心吧,我會很小心很小心的對待老婆的……」說著說著,葛雷的臉就貼了上來,克威斯趕緊伸出手推開那個已經揪起來的嘴唇。

「誰是你老婆!明明穿圍裙的就是你這個人妖變態!該死的誰要跟你相親相愛!」

克威斯努力的想要從葛雷手中掙脫,但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擺脫不了這個令他作噁的畫面。

但是葛雷卻給了他一個非常欠揍到了不行的笑容回答:「老婆當然是你啊,看看妳自己就知道了。」

這句話讓克威斯非常不安,於是他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低下頭看著自己。

看見自己胸前突起的小山坡,還有沒有小弟弟的空曠感,加上自己居然穿著烏帕瓦的女僕一開始替他打扮的衣服,克威斯差點沒有吐血。

天啊!地啊!歷屆魔王啊!能不能不要這麼整他!

冷靜了大約三秒,克威斯繼續開始他的掙扎。

「放開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克威斯的眼睛開始團團轉,臉頰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火大,紅通通的。

「這怎麼行呢。」葛雷低下頭來看著克威斯,用像是少女漫畫上常有的親暱畫面,一手圈住他的腰,另一隻手還與他的掌心十指相扣。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個粉紅色空間裡面都能聽見克威斯的慘叫聲。

就在克威斯的慘叫聲中,突然間天搖地動,粉紅色的雲朵裡面跑出了一張超級大黑臉,克威斯驚嚇過度的停止慘叫,臉色越變越難看的看著這顆大頭。

「烏、烏帕瓦?」訝異不小於剛才受到的驚嚇,克威斯抖著眉毛和嘴角,看著這顆大頭慢慢的低了下來,一副看戲的表情對著克威斯蒼白的臉微笑。

「魔王殿下,記得,要像個女生一樣嬌滴滴的喔。」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跟我講這種鬼話!」克威斯忍不住指著烏帕瓦大罵:「事情會變成這樣都是你害的!」

只見烏帕瓦搖搖頭,一點也不這麼認為的回答:「屬下只不過是遵從魔王殿下您的命令罷了。」

「你這………你這該死的腹黑屬下!喂!你的手給我拿開!」

克威斯咬著牙怒瞪著烏帕瓦,感覺到還緊緊抱住他的葛雷開始不安分的抬起他的下巴,他就火大的給了他一記上勾拳。

碰磅!

一聲巨響,克威斯躺在床上伸著他的拳頭,兩隻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房間的天花板,這時他才發現,原來剛才發生的都只是夢境。

一個真實的令他感到全身起雞皮疙瘩的可怕噩夢。

「好痛……」

從地板上傳來的呻吟聲拉回了克威斯的思緒,他爬到床邊,低下頭看著跌個四腳朝天,下巴還微微泛紅的葛雷。

沒想到他剛剛那一拳,還真的打中了他的下巴。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