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烏帕瓦的使魔女僕們早就已經準備就緒,就只差他這個主角的來到。當她們一看見克威斯與烏帕瓦同時出現,便用著虎視眈眈的表情,整齊劃一的轉過頭來,注視著克威斯,讓克威斯有種像是被獵人盯上的獵物,反射性的縮了一下肩膀。

不過,這些使魔卻沒有進一步對克威斯行動,全都安靜的站在那裡,盯著克威斯看。

克威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之後便撇過頭去,對著這些使魔說道:「要換就快吧!時間是不等人的……哇啊!」

他前一秒才剛把話說完,這些使魔便立刻湧上前,脫鞋子的脫鞋子,扒衣服的扒衣服,一點也不手軟,彷彿剛才安靜乖巧的模樣,全都是假象。 

克威斯手忙腳亂的想要阻止她們,別讓自己這麼快就被扒光,但卻還是慢她們一步,不出幾秒鐘的時間,他全身就被脫個精光,只留下一條內褲。

「哈、哈、哈啾!」感到全身發冷的克威斯忍不住打了個噴嚏,他惡狠狠的轉過頭瞪著憋住笑容的罪魁禍首,忍不住對他發怒。

「烏帕瓦,你養的這些什麼使魔!我雖然說要快,但也沒說是要這麼快!」

還等不到烏帕瓦的回應,克威斯就又被使魔女僕拉了過去,套上一件可愛的澎澎裙小洋裝之後,強行押在椅子上,另外一個使魔女僕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頂和克威斯髮色一模一樣的長假髮,蓋在他的頭上,開始忙著替他固定住。 

「哇!放、放開我啦!」 

不理會克威斯的反抗,另外幾個使魔女僕開始替克威斯穿上白色長襪,接著套上一雙可愛的小高跟鞋,當然她們也沒忘了臉上也要化妝,不過礙於克威斯不會化妝這點,她們只替他塗上了淡粉紅色口紅。

不習慣嘴巴上塗著東西的克威斯難過的抿了抿唇。

「這是什麼啊?」

「魔王殿下,這是口紅。」一個使魔女僕親切的回答著。

「口、口紅?」

克威斯從沒想過自己居然會有塗上口紅的一天啊!

替克威斯弄長假髮的使魔女僕,一直沒有辦法固定好這頭麻煩的假髮,於是她乾脆卸下自己頭上的紅色髮帶,綁在克威斯的頭上,其他使魔女僕看著她的傑作之後,紛紛點頭。

「妳、妳們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啊!」

克威斯感覺全身不對竟,他見使魔女僕好不容易都從她身邊離開了,才憤而站起來,對著她們怒吼,不過她們卻沒有露出害怕的表情,反倒是陶醉的盯著他看。

被盯的很不是滋味的克威斯轉過身去看著鏡子,赫然發現鏡子裡面可愛的女孩子居然是他自己。

天殺的,他居然差點就要認不出自己來了!

「看起來挺成功的。」

烏帕瓦的聲音傳入克威斯的耳中,頓時令他忘了驚訝,他皺著眉頭走向烏帕瓦,一把抓起他胸前的衣服。

「哪裡成功!我看起來就像是個女人!」

「這本來就是我們變裝的目的啊。」

克威斯承認自己本來長的就有點像女人,沒辦法,誰叫他遺傳媽媽那邊比較多,又有張如此中性的臉蛋,小時後的他,可是常常被人誤會成是個女孩子,而差點被拐走。不過那些把他當成女孩子的人,多半會被他打個半死就是了。然而他卻從沒想過,自己居然會有「必要」扮成女人的一天。

盯著自己看了幾分鐘後,克威斯總覺得怪詭異的,心裡十分不平衡,但也只能作罷。

「這樣一來,您應該能順利潛入人類國家參加勇者選拔會了。」烏帕瓦看著克威斯瞪著鏡中的自己,又露出那張令人欠揍的笑容,而後還不忘補上一句:「魔王殿下,別忘了這可是您先提議的計畫喔。」

「我‧知‧道!」

雖然知道這是自己提的計畫,也知道是他自己主動要當那個臥底的,但前提是會演變成這樣都是他預料之外的啊!

收起氣憤的心情,克威斯鬆開緊抓著烏帕瓦衣服的手,轉而伸手向他要東西。

「給我刀。」

「刀?」

「既然我不能使用魔力,那就只好使用武器了,所以,把我的刀給我。」

數數從小學過的所有武器中,克威斯學得最有心得的應該就是武士刀了,在魔族中他可是從沒用武士刀打輸過,雖然不知道其他參賽者的水準如何,但他相信自己不會輸給那些沒用的人類。

烏帕瓦明白的彎下腰,朝克威斯行禮,「屬下這就去拿。」

「還有,給我準備飛龍去人類國家。」

這道命令讓烏帕瓦猶豫一下,面有難色的拒絕了克威斯。

「這點恐怕屬下無法安排。」

克威斯微怒的皺起眉頭,「難不成你要我用走的去人類國家?」

知道克威斯的不悅,烏帕瓦趕緊解釋道:「不是的,因為飛龍是魔族的坐騎,若是您騎乘飛龍前往,一定會遭到人類的懷疑的。」

聽完烏帕瓦所說的理由,克威斯摸摸下巴,像是被點醒一樣。

「唔,挺有道理的,那我要怎麼去?」

「很簡單,騎馬。」

「……馬?你是說飛龍的飼料之一,那種只會嘶嘶叫的生物嗎?」

「是的。」

克威斯嘆了口氣,看起來有點無奈。 

雖然說馬是他們魔族拿來飼養飛龍的飼料,可在人類那邊卻是用來代步的坐騎,以速度來說,地上跑的當然沒有天上飛的快,而且馬坐久了屁股會痛,他可受不了!

「要我騎那種慢吞吞的東西去啊……」即使克威斯的語氣中充滿著抱怨的意味,但他還是只能選擇接受。

既然要扮得像人類,他就得讓自己的行為跟人類一樣。 

「您不用擔心。」烏帕瓦對克威斯說,「屬下替您準備了人類國家稱之為千里馬的黑馬,騎牠的話,您一天之內就可以到達舉辦勇者選拔會的城市了。」

「最快也要一天啊!唉,好吧,那就去把牠牽出來吧,順便把一些用品給我帶上。」克威斯攤在椅子上,順手的脫掉腳上的鞋子還有白色長襪,把它們丟到床上去,然後指著其中一個拿著黑色短靴的使魔女僕說道:「把那個拿來,騎馬不適合穿這種鞋子。」

「是。」使魔女僕點點頭,並著小腳步來到克威斯面前,替他套上這雙短靴。

接著克威斯一彈手指,使魔女僕套在他身上的衣服瞬間化做光芒消失,接著一閃,從零星的光芒碎片底下,出現了另外一套比較好行動的服裝。

剛才那套可笑的衣服,根本不適合戰鬥,要是那樣穿著去參加勇者選拔比賽,那還不如殺了他比較快!他就是搞不懂烏帕瓦的審美觀。

快速脫換好衣服之後,他卸下綁在頭頂的紅色髮帶,把讓他頭皮發癢的假髮丟在地上,用手指將頭髮撩起,順著頭頂慢慢的拉到髮尾。說也奇怪,頭髮就這樣順著克威斯的指間慢慢的變長,直到長的垂在腰間。

這變化,讓一旁的使魔女僕們全都看傻了眼。

克威斯用嘴叼著剛才取下的紅色緞帶,將線拉直繞在長髮上,綁成馬尾,等到頭髮固定住後,他用力一甩頭,撩起披蓋在肩上的頭髮,媚惑的揚起笑容。放在頭髮上的手,輕輕滑過了雙眼,而在手掌離開了臉之後,那雙原本充滿著魔性的菱形瞳孔,瞬間變得跟人類一樣,圓滾滾的。

他將手搭在腰間,轉身對著那些使魔女僕問道:「怎麼樣,這樣比較好看吧?」

雖然現在的克威斯與剛才完全不同,看起來就像是個普通的女孩子一樣,但他全身上下散發出的霸氣,卻還是隱約透露出他那不凡的身分。

然而他的那番話,頓時讓使魔女僕們全都羞紅了臉頰。

難怪她們的主人會願意在這樣的人底下工作,這個人不管怎麼打扮,就是藏不住他身為王者的氣息啊!

「魔王殿下,馬和刀都準備好……魔王殿下?」

辦完克威斯所交待的事情,回到房內的烏帕瓦,一看見克威斯的新打扮,頓時傻了眼,張大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克威斯回過頭來,垂著雙眼道:「烏帕瓦,把你的下巴闔上。東西都準備好了是吧?」

「……是、是的!」烏帕瓦立刻回過神,看著克威斯朝著自己走過來,有點傻愣的問道:「您現在就要出發了?」

「要不然呢?明天就是報名截止日了吧。」克威斯用手扶著門,臉上堆滿著笑意對烏帕瓦說著。

烏帕瓦臉上的表情真的好玩極了!

雖然他也不想這麼早出發,但是時間不等人的,更何況烏帕瓦剛才拿出的傳單,上面寫的截止時間也快到了,如果現在不走,那就太遲了。再說,他還想順便去逛一下人類國家呢。

藏不住興奮的心情,克威斯踏著小腳步繞過烏帕瓦身旁,朝城門走去。

「啊,魔王殿下!手環……」

突然注意到克威斯的手環還在自己手中,烏帕瓦便急忙的轉過頭去,對著克威斯的背影一邊喊著,一邊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在克威斯推開大門的瞬間,陽光照入城堡中,克威斯的身影就這樣沒入在白光之中,直到烏帕瓦趕了上來。

「魔王殿下,您忘了手環!」

「我不需要。」

克威斯從旁邊的僕人手中接過馬繩,想也沒想的就拒絕了烏帕瓦。

距離上次騎馬已經過了好幾十年了,手指接觸到馬繩的那瞬間,克威斯也開始懷念起遙遠的回憶,忍不住伸出手摸摸黑馬的額頭,而黑馬則乖順的用嘴磨蹭他的臉頰。

雖然克威斯不願意戴上手環,但烏帕瓦還是不放棄的繼續勸說:「可是剛才屬下也說過了,您的魔族身分必須隱藏起來才行啊!」

「只要不使用魔力,應該就不會有人注意到我才對吧?」

「這樣也不是說不行,但是人類那邊也擁有可以看破魔族的人存在,為了安全起見,您還是戴……」烏帕瓦還打算繼續的堅持下去,不過克威斯卻給了他一記白眼。 

這瞬間,烏帕瓦馬上明白,再怎麼樣說也都只是白費唇舌而已,於是他就只好放棄這個念頭,垂頭嘆了一口氣。

「魔王殿下,您這樣做是很危險的。」

「別像老媽子一樣的,烏帕瓦。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可是您現在要去的地方可是三大國,那根本是羊入虎口的自殺選擇啊!」

「所以說我會注意安全的,況且,要是讓你絲翠玉封印住我的力量,那我要怎麼在『危及時刻』保護自己的安全?你可別忘了,我不是什麼耍武力的高手啊。」

「……您……您這麼說也對……」

「既然你也同意的話,就別多說廢話了,行嗎?」

「那、那就這樣吧。但在您出發前,屬下有件事想請您跟屬下約定。」

烏帕瓦臉上堆滿笑容,這笑容讓原本有著雀躍心情的克威斯忍不住起了冷汗,心中同時出現一股不祥的預感。

只見烏帕瓦豎起手指,對他說道:「請您的行為舉止一定要像個嬌滴滴的女人才行。」

什、什麼? 

難到光是穿成像女人還不夠嗎?一定也要從內心開始改變嗎?那乾脆叫他去變性算了!烏帕瓦這傢伙是不是真的想讓人妖魔王誕生啊!

一聽見這個要求,克威斯差點沒吐血昏倒,烏帕瓦這擺明是想看他鬧玩笑嘛!於是他也不客氣的怒喊:「為什麼?我這樣不是挺好的!」

「這是為了讓您不被認出來而做的偽裝,既然您不打算封印魔力,那至少必須在這點做到完美,讓人無法察覺出來才行。」烏帕瓦說的頭頭是道,就好像真的就是他所說的這麼一回事一樣。 

克威斯一腳跨上馬背,將馬繩拉過來轉向城門口,背對著烏帕瓦,不讓他看見自己臉上厭惡的表情。

「我明白了啦,我會試試看的,但你別抱持著太大的期待。」

「屬下明白。」

「我不在的期間城堡裡的事情就麻煩你看著,除非有什麼急事,否則盡量別聯繫我。」

「是。」

「還有,記得向全魔族下令,不准去干擾勇者選拔會的進行。」克威斯下垂的眼睛裡突然閃過一絲噬血的光芒,以及只有身為魔族之王才有的氣魄,冷冷的,不帶任何一絲溫度,朝著烏帕瓦下達他的指令,「不聽令者,殺。」

這樣的表情讓烏帕瓦的嘴角更彎了,就是因為克威斯的這種與生俱來的王者氣魄,他才會替他工作。

烏帕瓦將右手放在胸前,對著坐在馬背上姿態威風凜凜的克威斯道:「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將您的命令發布下去。」

「那麼我出發了。」克威斯大力的踢了一下黑馬的肚子之後,騎著牠朝城門飛奔出去。

「請您保重,魔王殿下。」

克威斯騎在馬上離開城門口之後,烏帕瓦才站直身體,臉上充滿看好戲的表情。

呵呵呵呵,真可惜他不能親眼看到啊!魔王殿下嬌滴滴的模樣。

 

 

樂思帝,戈達帕布境內的小城鎮,而這裡,正是這次勇者選拔會舉辦的場地。

這裡長期以來都是以製作玻璃維生的小鎮,因為上級的命令而成為這次舉行勇者選拔會的主辦場地,不過雖然說是命令,但實際上這個地方的人卻因為這個命令而樂著呢,因為對他們來說,這可是個賺錢的大好機會呀!

著門的士兵稍微打盹著,繼續在腦袋中碎碎念。

他們這個城鎮因為位處國境邊,左右兩側又有高山圍繞著,地勢險峻、人煙稀少,所以平時根本不會有人經過,所以,他們可要好好把握這次的機會,好好賺一筆才行!

於是,這幾天他們都賣力的在招呼著從世界各地來的勇者們,對他們來說,誰成為勇者根本與他們無關,只要有錢賺就好了。

看哪,那一袋袋白花花的錢包正在他們國家裡走動著呢!

不過今天是報名的最後一天了,應該沒有人會來了吧?

才剛這麼想著,士兵就發現眼前不遠處好像有東西正在快速接近中,他瞇起眼睛,想看清楚那個小黑點是什麼。

很快的,黑點漸漸變大,視線也越來越清楚,等到他察覺時,對方已經以極飛快的速度來到了他眼前。

「喂,停、停下來!你得先做好入境……哇啊!」

話還沒說完,那個騎著黑馬的人影就已經飛快的躍過他,衝進了城裡。

「嘶--」

闖入城裡面的黑馬高高抬起牠的兩隻前腳鳴叫著,在廣場上停下了腳步,吐了一口氣之後,牠放下前腳甩甩有些疲憊的頭,用馬蹄抓著地面。

這樣的豋場方式引來了許多人的目光,大家都忍不住停下了腳步,抬起頭看向坐在馬背上的人。

一隻白晰的手拍拍黑馬的脖子,然後轉身下馬。

美麗的長髮在風中飄逸著,他伸出手,稍微撥開了被風吹下來遮住眼睛的瀏海,用他那雙沒睡醒的眼睛環伺著四周,然後疲累的拍拍腰,還有他痛到不行的屁股。

「該死,真的快要痛死我了!」

一整天都坐在馬背上,屁股沒變成三半就應該要覺得慶幸了。

從懷中拿出傳單,抬起頭看著豎立在一旁的牌子,仔細對照著上面的名字。

「樂…思…帝……嗯,應該就是這裡了。」確認無誤後,他收起傳單,無視於那些朝他投射過來的羨慕視線,他現在只希望自己有趕上報名時間。

不過他記得樂思帝是個沒什麼經濟來源的小城鎮啊!不但地勢糟糕、氣候反常、農作物難以生長、還常常缺水,是個不折不扣的鄉下地方。真讓他不明白,人類怎麼會在這裡舉辦重要的勇者選拔會?

只顧自己腦海裡徘徊著問題的克威斯,根本沒有去注意到一旁的守門士兵。而那守門士兵則是看傻了眼,因為在他眼中的克威斯,可是他生平第一次見到的高檔美女!

而這個高擋美女,正是屁股坐到發疼的克威斯。

他很快的回過神來,三步併兩步的來到克威斯面前,揮舞著手中的白紙對他說道:「妳、妳怎麼就這樣闖進來了?要先做好入城證明,還有領取報名表啊!」

克威斯聽見士兵的聲音,轉過頭來看著他。

光是看側面就覺得很漂亮了,現在克威斯又突然轉過頭來看著他,士兵的臉不自覺的泛紅,結巴的把手中的塞給克威斯。

「手、手印蓋、蓋在這裡。」

克威斯聽話的伸出拇指印上紅泥,蓋在士兵指定的地方上。 

接著士兵又繼續口齒不清的說道:「在、在報名表上簽、簽名,還有寫、寫上妳是從哪個國、國家來的,然、然後拿去交、交給那邊那個的士、士兵。」

這個人是怎樣?咬到舌頭喔!

克威斯完全不明白這個人為什麼要這麼緊張,他又不會把他給吃了。

「我知道了。」接下這張紙,他邊走邊填寫著裡面的表格,突然在填寫名字的欄位停了下來。

唔,名字?

……克威斯反覆想著,他總不能就這樣正大光明的把自己的名字寫出來吧,這樣也太沒腦袋了,看來還是要想個辦法才行。 

克威斯娜如何?

有個娜字比較像女生吧?

不行!寫完之後他自己都覺得很詭異了!怎麼可能不會被認出來!

既然如此,就只剩下一個辦法了。

「絲葳克?妳是從莫茲法古來的啊。」

「是……」克威斯覺得自己上揚的嘴角在微微顫抖。

這絕對是史上最糟糕的變名手法--那就是把自己的本名反過來唸。

他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盯著那名士兵的表情看,而收取報名表的士兵,只是大略看了下克威斯上面填寫的內容,然後就替他蓋上印章。

「好,這樣就可以了。」士兵把一個綁著粗大紅線的牌子交給了克威斯,「把這個帶在身上,這是妳參加比賽的証明,明天記得到競技場報到參賽,否則將會視為棄權。」

「好……」

收下牌子,克威斯頭也不回的立刻牽著黑馬的馬繩離開這個小攤位。

看來把名字倒過來寫應該可行。

拍拍胸口,不知道他已經有多少年沒享受過這種刺激的感覺,真的是來對了!

他開始期待明天開始的勇者選拔會了,一定會很有趣。

不過如果不是這種打扮的話他會更開心一點。

這麼說起來,烏帕瓦好像在他出來前要他裝的嬌滴滴一點,剛才那樣子好像根本就不是所謂的嬌滴滴吧?唔,不習慣啊。

話說回來,從他剛剛進入這個國家開始就一直有許多不明視線從四周朝他這裡投射過來,害他忍不住發寒,他是什麼?稀有動物嗎?

不是都有一個嘴巴一個鼻子一雙眼睛,到底有什麼特別的!真搞不懂人類在想些什麼。

克威斯牽著馬來到廣場上的噴水池旁,從水池裡面,他看見了自己的倒影。

「唔,看起來也就是個普通的女孩子啊,為什麼他們都要一直盯著我瞧?」

自己這樣打扮也算不上很好看,只是眼睛細了點,臉可愛了點,身材好了點。看著自己的倒影,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好看了。

明明就是個男人穿上女人的衣服啊。 

想起自己曾答應過烏帕瓦的事情,克威斯無奈的皺緊眉頭,像是在心裡面做出了很大的決心。

「……應該是這樣做吧。」

回憶著女孩子該有的動作還有表情,克威斯第一個想到的,是他的母親。於是克威斯便將總是不笑的嘴角微微上揚,頭輕輕的歪過到一旁去,對著水裡的自己輕輕露出笑容。

就在他覺得自己這樣做真的很白痴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跌入噴水池裡,把倒映在水裡的自己給打亂了,克威斯收起臉上的表情,轉為驚訝。

四肢趴在水池裡面的金髮男子垂低著頭,好半晌都沒有動靜,就像是被定住身體一樣。克威斯左右看著旁邊人群,全都將注意力往他跟這名男子的身上集中,不免稍稍擔心的嘖了聲。

要是在這裡太過顯眼的話,那他的身分被抖出來的機率也會高出許多,為了不讓人群越變越多,克威斯馬上轉頭,壓低雙眸瞪著那顆頭,問道:「喂,你沒事吧?」

當他一開口問的時候,金髮男子的身體突然抖了下,接著,他慢慢的抬起了頭,用那雙清澄如天空般的藍色眼眸看著克威斯,頭髮因為被水淋濕而零亂的蓋在他的臉上,但卻還是藏不住他那張英俊的臉。

克威斯突然被這樣的畫面給閃到,他自認為自己也挺帥的,但是跟這個金髮男子比起來就是差了一截,雖然這麼說很傷自己的自尊,可是這個金髮男子的確比他好看太多了。

不過好看歸好看,這張英俊的臉為什麼讓他有種傻氣的感覺?

「妳……」

「嗯?」

克威斯收起思緒,愣愣的應了聲後,等著對方發問,但是卻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從水池裡面跳出來,伸出手來抓住克威斯的手,一股腦的直接對著克威斯說:「我喜歡妳!請妳跟我交往好嗎?」

「咦、咦?」

當下沒有馬上反應過來的克威斯,先是用著遲鈍的聲音望向眼前這張金光閃閃的臉,隨即臉上刷下三條黑線,錯愕不已的尖叫出來:「咦--!」

這一瞬間,克威斯開始咒罵起讓他來到這裡的自己了……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