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果然還是西西恩山的茶葉泡起來的紅茶最好喝。」

克威斯用食指輕輕將茶杯勾起,放在唇邊小啜一口,溫熱的紅茶順著喉嚨灌下,閉上雙眼享受這段悠閒的時光,原本一切都是這樣平靜自然,直到門外傳來烏帕瓦的聲音。

「魔王殿下。」

克威斯睜開雙眼,將茶杯放回擺在桌子上的白色小碟子,收回的手握成拳頭枕著下巴,視線始終停留在窗外。

他揚起笑容,對著門外的烏帕瓦說道:「進來吧,門沒鎖。」

「是。」

烏帕瓦對著門點了一下頭之後立刻壓下門把走了進來,背對著門的克威斯聽見聲音,斜過頭看了一眼。

「不是我們魔族幹的好事對吧。」

「屬下並沒有完全查出事情的經過,但目前有兩件要事必須和您報告。」

克威斯沒興趣的收回視線,重新將茶杯勾起來。

「我不是說過關於文字方面的報告書全部都交給伊頓就好。」

超級不負責任的一句話就這樣從魔王的口中說出來,會不會罷工的太明顯啦?

烏帕瓦無奈的揮去臉頰上的汗水,慢慢走到克威斯身旁來,把手中的報告書一股腦的全部攤平在桌面上。

「魔王殿下,這些都是關於近日來人類國家被入侵的資料,那些使者說的都是真的。」

「什麼真的?真的是魔族做的?」

「不,那些人真的有種奇怪的力量,那不是人類也不是魔族的力量,這點目前屬下還在盡全力調查中。」

烏帕瓦拿來的文件當中,還有幾張是附有圖片的,克威斯隨意拿起一張來看。

照片上的人揮舞著一把紅色的劍,臉上帶著很奇怪的面具,不過他身上披著斗篷,根本就沒辦法看清楚這個人身上的其他特徵。

唯一能夠辨識的,只有這個人在揮動著紅劍時,不經意從胸口飛出的一條掛著紫色寶石的項鍊。

「這條項鍊……應該不會吧?」看見那條項鍊,克威斯忍不住睜大了眼睛。他伸手摸摸掛在自己左耳上的紫水晶耳環,若有所思的沉下臉。

「魔王殿下,您發現些什麼了嗎?」

見克威斯臉上有點莫名的變化,烏帕瓦立刻問道,但是克威斯卻只是將照片重新丟回文件堆中,不發一語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向窗邊。

「魔王…殿下?」

「沒事,沒什麼。」克威斯鬆下肩膀,接續問道:「攻擊人類國家的那些人總共有多少?」

「一個。」

「……一個?」

「是的。」烏帕瓦指著剛才克威斯丟回桌上的照片裡的人,「就是這個人。」

「不、不會吧?」克威斯錯愕的指著同樣一個地方問道:「光憑這樣就說他是魔族人?到底哪裡看的出來他是魔族人啦!人類真的很愛隨便亂栽贓給別人。」

「魔王殿下,我想重點不在於那吧。我想您應該要訝異的是,這個人居然單槍匹馬的就把一個國家給毀滅掉,即使那只是個小國。」

克威斯嘆了一口氣,伸手搔弄著頭髮,斜眼盯著桌上的照片。

「你說的對,不管怎麼說,這的確不像是人類會做出來的事情,但這件事情還是得繼續調查下去。即使照片上的人是人類,也不能保證這件事情完全與魔族無關。」

聽見克威斯這番話,烏帕瓦忍不住驚訝的問道:「聽起來,您好像察覺到什麼了?」

「不,沒有。只不過……我對照片裡這傢伙所持有的劍,有點興趣。」

聞言,烏帕瓦便將桌上的照片拿了起來,看著那模糊不清的紅劍,皺起眉頭,似乎不明白為什麼克威斯會這麼說,但他還是將照片收起,領命道:「屬下明白了。」

「那麼就麻煩你了。」克威斯揮揮手,轉身跨過烏帕瓦身旁,打算離開房間,但烏帕瓦見到他欲離去的背影,馬上轉過頭去,出聲阻止。

「魔王殿下,我還有件事情要跟您稟報!」

「還有?」

「是。」烏帕瓦先是無力的嘆了口氣,之後額頭滴下無奈的汗水,結結巴巴的開口:「這個嘛……聽說人類國家現在正在舉辦一場選拔會。」

「他們還真有心情啊,不是都說要跟我下戰帖的嗎?」

「所以說,這場選拔會就是要選出能夠對付魔王的勇者的選拔會……」

靜置一秒後,克威斯雙眼瞪大的張嘴道:「蛤?你說什麼?」

「嗯哼,三大國舉辦了討伐魔王的選拔會,目的就是要將您抹滅。」

這次烏帕瓦先清清喉嚨後,才重新說一遍,為得就是要讓克威斯聽得清清楚楚。

而完全聽清楚的克威斯,立刻驚訝的反問道:「為什麼是要剷除我啊?怪了,他們不是要找出那個兇手嗎?為什麼人類總是喜歡把目標放在魔王身上啊!」

「嗯,看來他們認為您就是那個兇手……」

「我閒閒沒事做啊我!」

克威斯頭疼的用手摀著額頭,垂下頭來。打從前任魔王簽訂和平契約之後,他就沒聽見所謂的「勇者」出現了,沒想到現在這些人類居然又把這名詞搬出來。

人類應該對勇者絕望了才對啊!因為這些被選出來的勇者們,從來就沒有完成過他們應盡的任務---消滅魔王。

還讓魔王傳承了好幾代,到克威斯這代都已經是第七代了。

難不成,因為契約被他毀掉,所以人類國家又開始重新開始玩起「勇者PK魔王」的戲碼嗎?

「……天啊,事情怎麼越來越麻煩了?」

「需要屬下直接派人去搗毀那場選拔會嗎?」看著克威斯那煩惱的樣子,烏帕瓦便提議,「反正現在人類和魔族之間已經沒有任何條約可以牽制了。」

不過聽完烏帕瓦的意見,克威斯只是搖搖頭,「我不想讓事情變得更複雜,烏帕瓦,有沒有能夠讓事情簡單落幕的方法?」

「這個嘛……」皺著眉頭聽完克威斯的要求後,烏帕瓦認真的低頭思考了一會兒,才又重新抬起頭來。

「那麼,去向人類簽訂新的契約如何?」

「啊?」克威斯立刻駁回,「我才不要,人類這種生物麻煩死了,我絕對不要再跟他們約定什麼事情!」

「那麼您打算怎麼做?」烏帕瓦沒辦法的開始整起桌上的文件。

克威斯閉起眼睛努力的想了想,突然間,他彎起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

烏帕瓦見到那張笑臉,心裡又升起不安的感覺。

他該不會想到什麼奇怪的方法了吧?

「我去參加勇者選拔會如何?」

「什、什麼如何!魔王殿下,您千萬不可以這麼做!」

聽見克威斯的主意,烏帕瓦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這個說起來就是間諜的任務嘛!怎麼可以讓身為魔族之王的魔王殿下跑去敵營參加討伐自己的勇者選拔會!

這件事情他絕對不會答應!

「魔王的命令你敢不聽?」

「不行,絕對不行!就算是您的命令也一樣,我不能讓您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好。」克威斯拍拍烏帕瓦的肩膀,欣慰的說:「真高興能有一個願意為主人奉獻生命的屬下。」

這句話立刻讓烏帕瓦的背涼了起來,「魔、魔王殿下?」

「既然我不能去的話,當然就要派身為親信的你,去替我臥底啦--所‧以‧說,就麻煩你囉!烏帕瓦。」說這句話的時候,克威斯的臉上堆滿讓人無法拒絕的笑容,讓烏帕瓦頓時啞口無言。

「魔、魔、魔……」

克威斯知道烏帕瓦很討厭人類,所以他抓準了這點,繼續說下去。

「這個任務可是極機密任務,除了我的親信或者信任的人之外,都沒辦法勝任。而且危險度又很高,若是被發現就必須抱著隨時犧牲小我的心理準備,不過你放心,我會在睡覺前替你點好三炷香,保佑你平安的。」

「魔、魔、魔……」

相比較之下,烏帕瓦的臉上已經是慘白一片。

「那麼就放心交給你啦!烏帕瓦,我期待你的表現喔。」

烏帕瓦現在是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突然間,烏帕瓦重新振作起精神來,然後半跪在克威斯的前面,右手彎曲的放在胸前,十分冷靜而且正經的對克威斯說。

「魔王殿下,您這次前往人類國家千萬要小心,屬下在此先向您的勇敢表示敬意,請您一定要記住,絕對不能讓人類發現您的真實身分,否則將會前功盡棄。」

看樣子烏帕瓦是已經答應了克威斯的要求,果然還是得下猛藥才行。

「早點答應不就好了嗎?」克威斯笑著,那笑容正是詭計得逞後的爽朗笑容。

終於可以做些好玩的事情了,老是關在城堡裡面,他都快被悶壞了,自從成為魔王之後,他已經有好幾十年沒有出去走走逛逛了,這下子總算讓他找到溜出去玩的好藉口。

「咳……魔王殿下,請別忘了您是去辦正事的。」

見到克威斯臉上那明顯易懂的表情,烏帕瓦忍不住清清喉嚨提醒他。

「我知道,我像是那種會只顧玩樂而忘了正事的人嗎?」

像!

像極了!

烏帕瓦在心底猛點頭回答,但是表面上卻裝做沒聽見克威斯的問句,直接跳到下一個話題去。

「那麼,既然您要去的話,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讓人認出您來。」

「這有什麼問題?我的長相連魔族都很少人知道,更別說是人類了。」

「……您別忘了,您才剛與人類國家的使者見過面,恐怕他們都已經把你的面容記下來,而且畫成人像張貼在人類國家裡了吧……您可別說您忘記曾見過人類使者的事情了。」

「唔。」

烏帕瓦一語道破克威斯心裡所想的,讓克威斯冷汗直流,他哈哈笑著,揮手虛心的說:「哈、哈哈,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嘛!哈哈哈……」

「別辯解了,我看您早就已經不記得了吧。」

克威斯啞口,他想到這個主意的時候根本完全沒想到人類使者見過他,他只是單純的想要從城堡溜出去而已。

烏帕瓦真的很精明。

「如果人類國家真如你說的已經畫有我的畫像的話,那我該怎麼溜進去?」

「這很簡單,只要您變裝來掩飾身分就可以了。」

「變、變裝?」

「沒錯,變裝。」烏帕瓦推推眼鏡,露出邪惡一笑。

見到烏帕瓦笑得這麼開心,克威斯就知道,他剛才故意惡整的報應要來了。於是他只能僵硬的勾起嘴角,苦笑道:「你……你說的變裝是指化妝嗎?」

「當然沒這麼簡單。」

看著烏帕瓦越來越往上揚的嘴角,克威斯只能猛吞口水,像是隻待宰羔羊,等待烏帕瓦說出令他驚天動地的主意。

「您要變裝成女人。」

「什、什麼--」克威斯大驚,他立刻起身反駁,「絕對不要!我不要變裝成女人!」

「這可由不得您。」烏帕瓦飛快的彈指,克威斯的房門口立刻出現許多女僕,整整齊齊的走進來,將他團團圍住。

克威斯就連逃走的時間都沒有,他張著嘴看著四周的女僕,以及站在女僕身後烏帕瓦那令人冷顫的笑容,臉色越來越難看。

「妳、妳們要做什麼?別忘了我、我可是魔王!」

看著女僕們漸漸逼近,克威斯整個慌了手腳,他腦中一片空白,反射性的將手臂往旁邊一伸,想要以蠻力擊退這些臉上掛著甜美笑容的女僕們,但他才剛把手舉起,他的手腕就被人一掌抓住。

克威斯錯愕的轉頭,看著不知在何時挪動身影來到他背後的烏帕瓦,鐵青著臉說道:「烏帕瓦,你……」

「請您別亂來,我這麼做都是為您好啊。」

「這哪是為我好啊!我看你分明是想看戲吧!」

「唉,魔王殿下,您怎麼把我想得那麼壞心呢--屬下這完全是為了您的安全而著想啊。」

烏帕瓦臉上堆滿笑容,嘴角高高上揚著,看起來根本就是想趁機會好好作弄克威斯。此時的他,已經完全沒有屬下的自覺,因為對他來說,這可是讓克威斯好好反省平常所做所為的好機會!

再說,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有一部分……不,應該說大部分都是克威斯的錯。

很快的,他沒有給克威斯繼續反抗的時間,將他推向那群早已經準備好的女僕們。只見那些女僕露出和烏帕瓦一樣的笑容,然後就把克威斯團團圍起來,你一拉我一扯的開始扒起他身上的衣服。

克威斯左閃右躲,努力想保有自己身上的衣服,混亂之中,雖然被女僕們扯下鈕扣,露出胸膛,但克威斯卻突然朝面前一個女僕踢出腳,將她踢倒在地之後,以她的背為跳板,跳上了窗台。他單膝跪在窗邊,轉過頭怒視著烏帕瓦。

「烏帕瓦,你還不快點叫她們住手!」

一見這些女僕絲毫不在乎他的魔王身分,亂扯他的衣服,克威斯馬上就明白了一件事情--這些女僕是烏帕瓦的使魔,所以才完全不把他的命令聽進去!

「屬下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您好啊,魔王殿下。」烏帕瓦對上克威斯那雙憤怒的眼眸,繼續保持和平的笑容,攤手道。

不過克威斯卻是一點也不領情的吼道:「好個頭!」

就在他這聲才剛怒吼出來,旁邊又有一個使魔女僕朝著他飛撲而來,無路可退的克威斯,為了躲避被扒光衣服的命運,先是不悅的「嘖」嘖了一聲,之後便跳下窗戶,另闢逃脫路線。

即使他所跳下的樓層,有三樓之高,但克威斯卻像是貓一樣的四肢站落在地面上,安然無恙的緩慢站起,立刻頭也不回的朝著眼前飛奔而去。

烏帕瓦將手跨放在窗台邊,看著克威斯死命奔跑的背影,推了推眼鏡,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這可是您自己說要去臥底的啊!魔王殿下……」

 

 

好不容易來到比較遠的一座大樹底下後,克威斯將手掌貼在粗壯的樹幹上,稍微喘口氣,而後他一揮手臂,在大樹四周佈上了結界,打算以此阻止烏帕瓦的闖入。

要比魔力的話,他絕對占上風,烏帕瓦就算是再厲害也無法破除他的結界。

「這下子應該可以放心一會兒了。」他頭疼的拍拍額頭,然後轉手變出一本書來,這本書就是他時常在樹底下睡覺時拿來蓋頭的那本書。

躺平在草地上,優閒的像平常一樣睡他的午覺………怎麼可能優閒啊!

才躺下來沒幾秒鐘,克威斯又立刻跳了起來。

「那個烏帕瓦……居然敢這樣整我!」

早知道他就不要出這個主意了,結果反而導致事情越來越複雜起來,最後居然還被逼著要穿上女裝,雖然他承認自己是想要去人類國家偷懶,所以才會提議自己去臥底……但穿女裝這種事情,他是怎麼樣也不可能答應的!

難道他就不能帶頂帽子、換個髮型,或者黏上鬍子嗎?

在心中拼命怒罵著烏帕瓦的克威斯,氣得頭疼,突然間他感覺到似乎有人接近,猛然抬起頭來,對上闖入自己結界裡的烏帕瓦,那雙微笑的眼眸。

還沒碎碎念完,當事人的笑臉就立刻出現在自己眼前,嚇得讓克威斯尖叫一聲,倒退好幾步,直到背撞在樹幹上,他才回神過來,伸出手指著眼前的人,抖著聲音說道:「哇啊!烏、烏帕瓦?」

怎麼回事?烏帕瓦怎麼進的了他設下的結界?難道說他的魔力比不過烏帕瓦!這怎麼可能!

見到克威斯如此荒章,烏帕瓦便從懷中拿出一個手環,放在克威斯眼前晃來晃去。

「魔族就算再厲害也無法抗拒絲翠玉,這可是魔法教科書上的第一項喔,魔王殿下。」

「這點我當然知道。」

他們魔族天不怕地不怕,但就最怕這塊小小的玉,只要魔族人持有或是靠近這塊玉,就會暫時失去魔力,所以好幾年前他就已經下令將這種玉全部剷除了,為得就是讓魔族不被人類所脅迫……不過,烏帕瓦會有這東西的原因,他大概也猜得出來。

「這是我從研究室暫時『借』出來的。」

果然。

雖然他曾下令要將絲翠玉剷除,不過為了探究其中能夠讓魔族失去力量的原因,他特地留下一小部分的絲翠玉,並交由專門的研究人員調查、研究,因為這塊玉,對身為精靈的烏帕瓦沒有任何效果,單單只針對魔族……而烏帕瓦手中這塊絲翠玉,肯定就是他從那裡偷偷拿出來的。

克威斯嘆口氣,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對這個部下真的是不服氣也不行。

「我看你根本沒跟伊頓講過吧?」

「托您的福,伊頓大人最近很忙碌呢。」

克威斯冷哼一聲,看樣子烏帕瓦又想說他都把工作丟給別人做了。

雖然這是事實,但他就是不喜歡烏帕瓦老是像老媽子一樣的念他。於是他一把將烏帕瓦手中的手環拿過來,沒好氣的說:「好啦好啦!扮女人就扮女人。」

「魔王殿下果真氣量大。」

聽你在放馬後炮!克威斯瞪了一眼烏帕瓦的笑臉,看著手中的手環,似乎明白烏帕瓦偷偷把這塊絲翠玉「借」過來的原因了。

「不但要扮女人,還得要隱藏我的魔族力量……你是這麼打算的吧?讓我完完全全身為一個『人類』來臥底。」

「真不愧是魔王殿下。」

克威斯又瞪了一眼烏帕瓦,烏帕瓦的稱讚根本刺耳得讓他火大,不過他還是心甘情願的嘆了口氣,將手環扔回給烏帕瓦。

看來這次偷偷溜出去的計畫似乎並沒有朝著心中所想的那個方向走去,而且還越來越麻煩了,早知道他就別提議自己去,讓烏帕瓦去不就好了嗎?

算了算了,他認命了,反正就當作是一次旅行好了。

「好吧,那我要怎麼變裝就由你來負責,不過記得,別太誇張啊!」

「是,您放心吧。」

是他的錯覺嗎?怎麼烏帕瓦回答的時候特別開心啊。

怎麼辦,他又開始後悔了……

「那麼請您現在就回房吧。」

「啊?這麼快就要準備了嗎?」

烏帕瓦舉起手上的一張紙,上面寫著參加勇者選拔會的活動辦法以及對象之類的,應該是張文宣。先不管烏帕瓦是從哪裡拿到這張傳單的,讓克威斯更不明白的是他拿出這張傳單給他看的意義。

「這是……傳單?人類還真誇張,只不過是勇者選拔會而已,居然還放上什麼胸大美女跟肌肉男的照片,又不是要舉辦選美比賽。」

「重點不在這裡,請您仔細看上面的報名截止日期。」

「報名截止日期……啊,有了,我看看喔……咦!這不是明天嗎?」

這下子克威斯完全明白烏帕瓦為什麼這麼急著讓他「變裝」了。

該死的報名截止日期,居然就是在明天的正中午!

烏帕瓦肯定是故意整他的,爆名都快截止了才告訴他這個消息--

「是的,所以請您立刻去變裝吧。」烏帕瓦的笑容說有多燦爛就有多燦爛。

克威斯望著烏帕瓦的這張笑臉,只覺得自己的前途真是一片慘淡……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