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認了東海龍王當弟弟後,揚久樂就知道自己的平凡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

他以為,早就已經把所有稀奇古怪的事情全部看透,卻沒想到現實比他想得還要糟糕。

看著鏡中的自己,揚久樂眼角抽動,臉色鐵青的抱頭大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啊啊啊啊!」

「什麼?發生什麼事情!該不會又是西海那群渾蛋衝過來了吧!」

在他的吶喊聲後,從房間裡衝出來的是神色慌張的揚久樂。

明明自己站在這裡,但身體卻在那邊警戒的張望四周──沒錯,他的身體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偷偷被人交換了。

不用想也知道,做出這種事情的,就是安格爾。

「安──格──爾!」揚久樂黑著臉走上前來,一把抓住他的衣領,由於身高差與體力相差很大的關係,現在的他能夠輕鬆拎起自己的身體。

心中頓時有種淡淡的哀桑感,但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沒、沒有啊。」安格爾用揚久樂的臉,害羞的說:「我什麼都不知道,真的。」

揚久樂才不相信自己無辜的表情,他的青筋已經多到數不清了。

「現在、立刻、馬上讓我回到自己的身體裡!」

「沒辦法啦。」安格爾搖手拒絕,接著又壓低聲音,小聲道:「最少也得等一天過去才有辦法恢復……唔!」

「結果還是你做的好事!」

「小小小小小樂你聽我解──別把我扔出去啊!」

眼看揚久樂不顧自己身體的死活,作勢要把他丟出窗外,安格爾只好緊緊扒住他的手,從實招來。

他跪坐在揚久樂的面前,滿頭是汗。

「其實我只是想著要『進入』小樂的身體裡而已,結果不小心就……用錯方式了……」

揚久樂顫抖著嘴角,滿臉通紅,真不知道怎麼責備他才好。

眼看安格爾乖乖說出自己的「理由」,雖然這回答足夠讓他和他冷戰一個月,但他最終還是只能拿他沒輒。

嘆口氣,揚久樂退一步問:「一天過後就能恢復是吧?」

安格爾用力點頭,「嗯嗯!我向你保證,絕對沒有說謊。」

「那就算了,今天一天待在房間裡不要出去,免得出了什麼問……」

「打擾了,安格爾大人。」

就在揚久樂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時,滄愔突然走進來。

揚久樂頓時石化在原地,當他接收到滄愔的目光後,立刻被他用顯惡的表情說:「安格爾大人,您又在玩什麼奇怪的遊戲?」

在滄愔的眼中看來,跪在地上的是揚久樂,而站在他面前的人則是安格爾,與平時相反的情景,讓滄愔以為這又是安格爾的什麼癖好。

揚久樂連忙解釋:「等、等等,滄愔,你別誤會,我是揚久樂,那邊那個才是安格爾。」

「您現在居然玩起交換身分這種無聊的遊戲了嗎?」滄愔完全不相信揚久樂說的話,嘆氣道:「請您收斂點,別忘了今天要開會。」

「開、開會?」揚久樂臉都綠了,「要開什麼會議?」

「您又在裝傻……當然是與部下們開會,報告這個月份的進度以及……等等,您真的是久樂大人?」

終於查覺到異樣的滄愔,皺起眉頭,快步靠近揚久樂。

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揚久樂只能僵直身體,站在原地,直盯著那雙上下打量他的湛藍色眼瞳。

過了許久,滄愔才邊嘆氣邊收回視線,回頭看著跪在地上的安格爾。

「安格爾大人,您究竟對久樂大人做了什麼。」

「那個……用了一點禁術……」

「這點謊言可瞞不過我,安格爾大人。」滄愔頭痛萬分的說:「這可是龍族秘傳的春宮術,讓雙方身體交換,體驗不同的夜生活……您該不會打算對久樂大人做這種事吧?」

聽見滄愔的解釋,揚久樂這才明白安格爾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他用憤怒的目光朝安格爾狠狠瞪過去,卻發現他刻意別開眼,不敢正視他。

這種態度就表示──滄愔的猜測是對的。

「哈、哈哈哈哈……」

安格爾只能苦笑,在滄愔的面前,這種事情絕對瞞不過他。

畢竟滄愔可是初始之地的黑蛟,對於能將古院所有書籍倒背如流的他來說,這點小把戲,他一下子就能看穿。

「滄愔,你有沒有辦法?」完全不想讓安格爾得逞的揚久樂,連忙開口追問,希望能從滄愔口中聽見好消息。

不習慣揚久樂用安格爾的臉向他低聲下氣提出請求的滄愔,表情變得很難看。

「久樂大人,請不要用安格爾大人的臉這樣對我說話。」

「抱歉。」揚久樂見他變了臉,趕緊道歉。

「不,錯的人是安格爾大人,久樂大人您沒做錯什麼。」滄愔無奈地嘆氣:「看來會議得延期了,沒辦法……」

說完,他又回頭對安格爾說:「依照兩位身上的情況來看,恐怕只有等待一夜過去,才有辦法恢復。」

「連滄愔都這麼說的話,就只能這樣了。」揚久樂徹底放棄希望,拉著滄愔的手臂說:「那今天我要待在滄愔那邊。」

安格爾立即否決,氣得跳起來,「不行不行不行!我絕對不答應!」

「為了確保能夠讓兩位順利恢復,確實順從久樂大人的提議比較妥當,如果有什麼萬一,我也比較好應付。」滄愔雖不想捲入兩人的爭執,但他可不想讓安格爾永遠困在揚久樂的身體裡。

更何況,這個東海龍王還是用不純正的想法,隨便在其他人的身上使用法術。

「不不不,交給我來就好,滄愔,我命令你不許跟小樂過夜!」

「沒錯!我也不允許!我好不容易做完工作回東海,今晚滄愔理所當然要全裸躺在床上慰勞我才對!」

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昊天仇,與安格爾同仇敵愾的握拳,認真回應。

想當然爾,回應他的是滄愔的一記飛拳。

昊天仇在空中旋轉好幾圈,重擊天花板之後直接墜落在地上。

但是嘴角溢血的他卻立刻跳起來,看起來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昊大人您回來啦。」滄愔知道他皮厚,早就扭著拳頭在旁邊等他,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讓揚久樂看得背脊發寒。

滄愔將昊天仇和柱子五花大綁起來,拍拍手中的灰塵,回到兩人身邊。

再次露出友善笑容的他,看在兩人眼中,格外恐怖。

「安格爾大人,您還有什麼不滿的嗎?」

「不……不……我今天會乖乖的……」

「那就好。」滄愔拉起揚久樂的手,往門口走過去,「請記得您是東海龍王這件事,除了宮裡之外,陸地上的公司也有許多事情要請您處理,所以明天您要是沒恢復原樣,後果會如何──應該不用屬下一一解釋了吧。」

說完,他便用力關上門,不給安格爾回答的時間。

就算滄愔已經離開,但他留下的魄力,還真不是蓋的。

安格爾與昊天仇只能默默哭泣,一起度過寂寞難熬的漫長夜晚。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