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特爾不是笨蛋,他也覺得伊凡的行為有些古怪,心裡也想知道原因,便跟上他的腳步,離開會客室。

卻沒想到,他竟然在離開後,見到伊凡臉色蒼白的靠在牆壁上喘息。

「伊凡!」他脫口喊出他的名字,連忙衝過去抱住他的肩膀,「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原來並不是他想太多,伊凡真的有問題!

可是直到剛才為止,他看起來都很正常,為什麼離開會客室之後才──

想到這裡,克特爾才忽然明白,立刻皺起眉頭,不耐地向他抱怨:「你這笨蛋,既然不行了就說一聲!」

他邊罵邊將伊凡橫抱起來,快速衝上二樓。

回到房間,他先將伊凡放在床上,但是卻不知道該找誰幫忙比較好。

他在床邊來回踱步的時候,伊凡拉著他的衣服,睜開眼,「別走來走去,看得我眼花。」

「你沒事嗎?」克特爾扶著他坐在床上,氣急敗壞地問:「是不是那顆寶石有問題!害你變成這樣?」

「唔……你這麼兇,讓我好想吐。」伊凡硬撐著腦袋,好不容易才覺得暈眩感緩和些,「是我大意了。」

「這是什麼意思?」

「那條項鍊確實是針對我,看樣子,商隊頭子應該是菲德薩國王安插的人,目的就是把那條項鍊交給你。」

「……我?為什麼?」

「因為菲德薩國王知道,你是唯一能夠讓我放下戒心,接近我的人。」

得知這點,讓克特爾驚訝不已,沒想到他竟然會被菲德薩國王利用,成為對付伊凡的棋子。

「菲德薩國王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他是想在西亞王國的人之前殺了你?」

討伐嗜血伯爵是兩國的目的,但這應該是合作關係,不是比賽,更不是競爭,菲德薩國王沒必要搶著來。

克特爾怎麼樣也不明白,菲德薩國王究竟在想些什麼。

「也許吧。」伊凡附和著,「不過那顆寶石的目的不是奪取我的性命。」

他取下手上的布料,低聲道:「他是想讓我暫時不能使用魔法。」

聽見伊凡這麼說,克特爾才總算明白,為什麼伊凡會看起來如此虛弱,也不用魔法來治癒傷口,原來是因為那顆寶石的關係。

「那顆寶石把你的魔力封印了?」

「嗯,但只是暫時性的。大概也只能維持一天的時間吧。」伊凡雖然語態輕鬆,表情卻很嚴肅,「不過我很擔心,他爭取這一天的時間到底想做什麼。」

伊凡心裡盤算著,寶石碎裂的同時,就是菲德薩國王計畫的開始,接下來的二十四小時內,他得小心才行。

雖說知道寶石對伊凡的影響,只有這樣,讓克特爾稍微放下心中的石頭,可是心裡卻有種莫名火燃燒著。

他明明是來奪取伊凡人頭的騎士,為什麼會反而有種想要保護伊凡的心情?

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但現在他沒時間去仔細思考。

伊凡現在的情況和他手上的傷,讓他心煩意亂,根本無心去想其他事情。

「在你魔力恢復之前,就由我來保護你。」

克特爾向伊凡許下承諾,卻惹來伊凡嘲笑。

他掩嘴笑道:「我說,你還記得自己是奉西亞國王之命來殺我的騎士嗎?」

「我記得。」克特爾十分認真的說:「但我不想趁人之危。」

這話又讓伊凡笑得合不攏嘴,真不知道該說克特爾太傻,還是太過正直,人人都想利用的這個機會,沒想到克特爾居然反過來的想要保護他。

但是,克特爾的決心還是讓伊凡覺得心裡暖暖的。

「好吧。」

他接受克特爾的決定,起身拿出放在櫃子裡的藥膏,抹在掌心的傷口上,只見藥膏馬上就讓他的傷口癒合,連疤也沒有,連克特爾都看傻了眼。

「這是什麼藥?」

「我自己做的。」伊凡將藥膏扔給他,「收下吧,不管受了什麼傷,它都有辦法治癒,你就當萬靈丹用。」

「這藥膏那麼珍貴,給我沒關係嗎?」克特爾拿著它,雖然喜歡,卻也不敢收下,畢竟這藥膏看起來就不普通。

嚴格說起來,只要和伊凡扯上關係,就不能用「普通」兩個字來形容。

「你要保護我不是嗎?那你就該帶著。」伊凡奸詐的笑著說:「畢竟我的敵人都是些不好應付的傢伙,你不可能全身而退。」

「這是什麼意思?我可是由西亞王國第一騎士團的騎士訓練出來的男人!」

克特爾不認為自己無法應付,他總覺得伊凡老把他當孩子看待。

單就這點來說,他非常不爽。

「我不否認你身為騎士的實力,只是……」見他自信滿滿,伊凡也只能把想說的話嚥回去,無奈地說:「好吧,既然你認為自己沒問題,我就相信你。」

頭暈的情況在和克特爾對話的時候,慢慢恢復許多,看來這只是剛才那陣旋風的副作用,對身體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除了無法使用魔法這點之外,他也沒感到什麼不妥的地方,但伊凡卻還是有點擔心。

那顆寶石完全看不出隱藏著這種力量,而是在他接觸寶石、並開口說話後,寶石才確認他的身分,解開束縛,將他的魔力封印起來。

能夠做到讓他看不出來,表示對方的實力,至少在煉金術師公會排名前五。

再刪減一下可能的人選後,他已經大概能夠確定對方是誰,只不過,依他現在的情況,還是盡量避免跟對方見面比較好。

「伊凡,你身體真的沒事嗎?」克特爾見他面容沉重,還以為他又在頭暈。

「我已經沒事了。」伊凡笑著,想讓克特爾安心,至於那個人的事情,還是先不要告訴他比較好。

克特爾知道他有事瞞著,但這也不是第一次。

現在他只要緊緊跟著伊凡,不要讓他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就好。

「我們走吧,還得去從貝魯貝奇那裡探出情報。」

「讓那兩個盜賊跟著沒關係?」

不是不相信霍林他們,只是克特爾覺得,這件事情已經和他們沒有關係。

「說的也是……」伊凡猶豫著,「因為寶石的陷阱沒啟動,對方開始著急,才會把這罪名壓在那些盜賊身上,誘使他們來找我,繼而讓寶石與我有接觸,既然現在目的已經達成,他們就沒用處了。」

前提是,那個人知道霍林和他有過約定,會協助他解決問題,但這個消息只要賄賂盜賊團裡的人,就可以知道,並不算什麼極機密的事情。

盜賊畢竟是盜賊,尤其向他們這種貪財擄掠、無所謂的殺人團體,想查出什麼情報,更是輕鬆。

想到這,伊凡不忍有些自責,會造成今天這局面,都是因為他太過自信。

「我不想跟盜賊扯上關係,但是,搞不好他們能派上用場。」

說出這些話的伊凡,早就已經想出應對計畫,他可不會簡簡單單就放過陷害他的人,再怎麼樣他都得好好「回禮」才行。

他自信滿滿的態度,讓克特爾想反駁都不行,只好放任他。

當伊凡的保鑣,果然不會是什麼輕鬆的工作。

 

第二集試閱結束~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