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說的話完全沒錯,正因為這是他不想面對的事實,他才會如此生氣。

他從未想過,嗜血伯爵竟然是個如此高傲的男人,更糟糕的是,他竟然會對男人動心。

早在見到那平坦的胸膛時,他就該發現他是個男人的!

「我對自己的女裝可是相當有自信的。」伊凡對此十分自豪,但是霍林的眼神卻死得很徹底。

「該不會愛琳絲這個名字,是你的真名?」

「只是跟別人借來用而已,要還的,不然我會有生命危險。」伊凡笑著回答,接著便將話題轉回正軌,「你冒著生命危險來向嗜血伯爵求助,想必是很棘手的問題。」

霍林看了他一眼,有些猶豫,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找他求助。

「……你當初向我許下的諾言,是認真的?」

伊凡向後靠在椅背上,悠哉地回答:「我不喜歡欠人情,所以你大可放心,我說過會無條件幫你,就會做到。」

親耳聽見伊凡的承諾後,霍林這才和希爾頓重新坐回椅子上,面容沉重的開口:「你還記得,你之前跟隨的那個商隊嗎?」

「被你們盜賊團的人攻擊的那個?」

「對。」

「記得,該不會是遭到殺害的親人來找你們報仇?」

「哼!這種小事我才不會跑來找你。」霍林皺緊眉頭,不快道:「我們賽布魯盜賊團至今為止,已經做過不少骯髒的工作,仇人多到數不完,要是為這種事情擔心,那我們盜賊團怎麼活下去!」

正氣鼎然的說完這些話之後,霍林又轉以嚴肅的態度。

「我們被人栽贓,冠上了莫須有的罪名。」

「哦──」伊凡勾起嘴角,看來這件事情已經提起他的興趣,「這種事情對盜賊來說,應該是很常見的事情,而且依你們的情況來說,多加一項罪名沒有什麼差別吧。」

「確實如此,但我想你應該已經發現了,這項罪名不普通。」

「是啊,否則你也不會有求於我。」伊凡爽朗笑道:「栽贓你們的人是誰?」

「菲德薩王國的國王。」

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令伊凡縮緊眉頭,一改輕鬆的態度,克特爾也沒想到會從這些盜賊口中聽見這種事情,同樣感到困惑。

「這是怎麼回事。」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情可能和菲德薩國王要見他的原因有關,連忙追問,「你們難道做了什麼嗎?」

「就是什麼都沒做,所以我才會說被冠上了莫須有的罪名。」見兩人都有興趣,霍林倒是放心許多,「而且還說我們竊走國王珍愛的寶石什麼的……那個商隊裡根本就沒那種東西啊!」

「確實沒有,我記得商隊運送的幾乎都是食材、布料那些。」在商隊裡待過一段時間的伊凡,仍清楚記得這些事情。

寶石那些值錢的東西,根本就不存在。

「我也覺得很奇怪,後來我們兄弟調查後才發現,那個商隊接受國王委託,負責運送那顆寶石,為了防止小偷覬覦,才會佯裝成普通的商隊。」

「結果你們誤打誤撞,半路劫持這個商隊,後來商隊頭子發現寶石不見,菲德薩國王就把矛頭指向你們了?」

聽完霍林的解釋後,伊凡已經大概了解情況,但其中有太多說不清楚的奇怪部分,總覺得,事情並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這件事情真奇怪。」克特爾沒辦法理解菲德薩國王的想法,同樣認為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場鬧劇,「那顆寶石究竟是什麼來頭?」

「我也不曉得,事實上,我認為根本就沒有那顆寶石的存在。菲德薩國王只是故意想要用這個藉口,討伐我們賽布魯盜賊團而已。」

「喔,這樣不是很好?」關於這點,伊凡倒是覺得非常有道理,「畢竟你們殺人又盜竊,緝拿你們是很正常的。」

「但我們不能忍受的是,他拿這莫須有的罪名來針對我們盜賊團!」霍林越說越火大,握緊拳頭,朝桌面用力砸下,而希爾頓從頭到尾都站在他身旁點頭。

「我們盜賊團確實做過許多壞事,但他大可拿那些罪名來緝拿我們,為什麼要刻意用這種方式?」

「賽布魯盜賊團應該也在懸賞名單上,用什麼名義來追緝你們,有差嗎?」

克特爾可以理解霍林不想被栽贓的理由,但說到底,他們是作惡多端的盜賊團,被討伐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算菲德薩國王沒有追拿他們,外面還是有許多懸賞他們的單子,以及想要殲滅他們的傭兵。

霍林不屑的冷哼,斜眼看著他,「那是因為,菲德薩國王利用這個名義,向周遭各國發起同盟聲名,希望能聯合起來剷除我們。」

「原來如此,這才是你希望我協助你的主要原因。」

相反的,伊凡並不討厭霍林的想法,他承認自己做的是壞事,但絕不承認別人將罪名全都冠在他們身上。

更別說,菲德薩國王還利用這個契機,聯合周遭各國共同對付他們。

這對霍林的盜賊團來說,是相當大的危機,怪不得會走投無路,跑來依靠他。

霍林點頭,「是你的話,就可以幫我們查出這個寶石的下落吧?如果真的有,那麼我們只要還回去就好;如果沒有,這樣菲德薩王國就不能再用這種理由來針對我們。只要沒有這件事,我們賽布魯盜賊團就能夠逃到其他國家去。」

克特爾看著伊凡,想知道他會不會答應幫助霍林。

他們心裡都很清楚,這個賽布魯盜賊團殺了那個商隊多少人,親眼見過他們揮舞染血的刀劍,奪取其他人的性命,這樣的話,伊凡還會答應嗎?

「那個寶石有沒有什麼特徵之類的?應該不會只有一個名字吧。」伊凡沒有繼續追問那些事情,而是將問題轉移到寶石上。

首先,他得先確定寶石是否真的存在才行,這樣才有辦法思考後面的辦法。

聽見伊凡提問的當下,克特爾的眉頭皺得死緊。

伊凡果然還是答應了。

克特爾扎人的視線讓伊凡覺得心癢難耐,好像是在指責自己答應幫助霍林似的,但他也只能苦笑,不予置評。

「透明如水的翡翠寶石,菲德薩國王好像是將它做成項鍊的樣子。」

「翡翠……寶石?」克特爾覺得有點耳熟,沒和他們搭上話,陷入沉思。

伊凡聳著肩膀,苦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是想知道這寶石還有什麼其他特別的地方,翡翠色的寶石我能找出上千種啊!範圍也太大了。」

「這、這麼說也是。」霍林不好意思的朝希爾頓問:「你有沒有查出那顆寶石的來頭?有的話趕緊說。」

「就是因為查不到,所以我才會跟大哥你說,這寶石是不是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的嘛!」

「真是沒用!虧你還自稱是我們盜賊團裡的萬事通!」

「不存在的東西,你要我怎麼查嘛!霍林大哥,你別強人所難。」

「哼!真不該帶你過來,只會丟我們賽布魯盜賊團的臉。」

「明明就是大哥你拖著我走……」

「你說什麼?」

耳尖的霍林聽到他說的話,立即黑著臉狠狠瞪他,嚇得希爾頓連忙搖頭解釋:「沒沒沒沒什麼!」

見霍林只是哼著鼻子,沒有出手,希爾頓這才放心的拍拍胸膛,鬆了一口氣。

他家大哥實在有夠任性的。

「我能插句話嗎?」雖然還是半信半疑,但是克特爾還是決定把這件事情說出來,於是便上前一步。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伊凡也覺得無訪,點頭道:「你有什麼想法就說吧,反正現在也沒什麼頭緒。」

克特爾先是嘆口氣,接著便從口袋裡拿出商隊頭子為了道謝,而送給他的那條項鍊,平放在桌上。

當這條項鍊一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希爾頓更是只著克特爾大聲說道:「原來偷走項鍊的人是你!」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