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見過?」克特爾皺起眉頭,思考好段時間後,才恍然大悟的張大嘴巴,「該不會是之前攻擊商隊的那些傢伙!」

「沒錯,就是他們。」克特爾驚訝的表情,讓伊凡看得好開心。

他當時不想惹出麻煩,才會用展現自己的強大,來讓那些盜賊怯步,還跟他們借了匹馬,順利追上先行離開的商隊。

其實他以為,只要說出嗜血伯爵的名號,這些人就會不敢有動作,所以才會故意告訴他們,如果遇上麻煩,就去找嗜血伯爵這種話,沒想到這些人竟然真的跑來找他。

看樣子這些盜賊,似乎比他想得還要大膽。

但是,既然對方有膽子跑來找嗜血伯爵,就表示他們遇上了足以賠上性命的麻煩──

嘿,這不是挺有趣的嗎?

「阿薩茲勒,你去請他們到會客室等著,愛琳絲妳就待在這裡,別出去。」

愛琳絲看著阿薩茲勒轉身離去,有些不太願意的說:「您該不會打算以女裝出去見人吧?我可不會讓您再繼續冒用我的名字。」

「放心,我會以嗜血伯爵的身分過去見他們。」伊凡的笑容變得越來越奸詐,「我也想見見那些人知道我是嗜血伯爵後,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你的興趣還真惡劣。」克特爾真心覺得伊凡的個性,實在有夠糟糕,把所有人都當成自己的玩具,唯恐天下不亂。

但是,卻與「嗜血伯爵」這個稱呼,有些不搭。

「既然您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愛琳絲鬆口氣,很快便相信伊凡的說法,但是她卻沒有乖乖留在房間裡,而是先行踏出去,「不過,身為您的保鑣,我可沒辦法待在房間裡等您。」

「保鑣有克特爾在便足夠,而且只是見幾個盜賊,不用太過在意。如果你真的閒著沒事做,就去地牢替我審問貝魯貝奇。」

原本他是打算自己去問比較快,可是現在他對盜賊這邊比較有興趣。

再說,他已經想好許多種登場方式了,根本無心去管貝魯貝奇。

愛琳絲也很果斷的回答:「那我還是去貝魯貝奇那吧,如果由您來審問,搞不好會先把人給玩壞……」

依照自己主子的性格,貝魯貝奇的下場可能不會好到哪裡去,最糟糕的話,搞不好還沒辦法問出什麼重點,乾脆由她去審問還比較快。

而且她也對煉金術師公會和菲德薩之間有什麼交易,很感興趣。

「伯爵大人就交給你來保護。」她對克特爾說,就像是夥伴一樣,根本不像是幾分鐘前還拔劍想殺他的人。

克特爾一句話都沒說,就這樣被他們決定好自己的「工作」,難免有些無奈。

「我奉西亞王國的命令,前來取下他的腦袋,不是當他的保鑣。」

「西亞王國的騎士真的都是些頑固不靈的笨蛋。」愛琳絲抬起手來,輕拍他的肩,「偶而也該坦率點,順從自己的內心。」

「什麼意思?」

「你不只保護過伯爵大人一次吧,這樣你還有臉說你是要來殺他?」

「我──」

克特爾驚愕的轉過頭,很想反駁,話卻卡在喉嚨裡,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愛琳絲說得沒錯,從認識伊凡開始,他就一直在保護他,根本就沒有對他出手過。

他聽見愛琳絲直率說出這個事實後,又看到伊凡笑臉盈盈地盯著自己看,頓時有種自己被騙的感覺。

伊凡故意裝作沒聽見他和愛琳絲的對話,笑嘻嘻地對他說:「我們走吧,克特爾。」

他看著這個神秘感破表的男人,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等他注意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雙腳卻已經跟著伊凡下樓。

伊凡有種魔力,深深吸引著他,讓他乖乖照著他的話去做。

他甚至開始懷疑,伊凡是不是對他動了什麼手腳,但他心裡再清楚不過,這些都是他自己做出的決定,只是僅存的理智一直不讓他承認罷了。

「你不必太在意愛琳絲說的話。」兩人在前往會客室的路上,伊凡突然開口說道:「因為你本來就是個心地善良的孩子,與雙手沾滿鮮血的我不同。」

克特爾皺起眉,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說起這些話來,像是在與他道別。

但這樣也很奇怪,明明要殺他的人是自己,心裡竟然有種悲傷與不捨的感覺,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直覺告訴他,不能繼續待在伊凡身邊。

越和伊凡在一起,他就越無法下定決心,親手殺了他。

突然間,伊凡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但你若不奪取其他人的性命,死的人會是你。」

他的表情格外認真,讓克特爾一時不知道該怎麼答覆。

「你……」此刻他的腦袋裡,只剩下一個問題,「你為什麼要我親手殺了你?」

「這問題我不是已經回答過了?」

「自己選擇自己死亡的方式?我不認為這叫做回答。」

「那麼,你想聽我說什麼。」伊凡突然變了表情,此刻的他,就像全身滿是針刺,不讓任何人靠近的刺蝟。

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讓克特爾不敢再繼續問下去。

知道克特爾理解自己的意思後,伊凡重新勾起嘴角,輕笑道:「每個人都有不想說出口的秘密,既然是秘密,就讓它繼續深埋在彼此心中,不是很好?」

克特爾並不覺得這樣很好,他想知道原因,他想要理解伊凡對他的態度,究竟代表什麼──

可是,他卻不敢再問。

「表情別這麼僵硬。」伊凡用手指推開他皺起的眉頭,故意對他說:「現在就先把菲德薩的事情放一邊,好好放鬆玩。你別擔心,在你殺死我之前,我不會讓你死的。」

他根本就不是在擔心這些問題,但伊凡就好像刻意劃出界線,把他的煩惱轉移到自已身上來。

於是他的問題,就這樣被伊凡推入海底深淵,得不到答案。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