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認克特爾的身分後,愛琳絲迅速收起劍,往後退了兩步。

「原來你就是西亞王國第一騎士團團長的兒子。」

冗長的稱號,對克特爾來說是驕傲也是壓力來源,他父親的名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他卻只是他的「兒子」。

因為這兩個字,他努力成為騎士,接下斬殺嗜血伯爵的任務,就是想配上這個名號,不為家族蒙羞──

看著由伊凡贈與他的魔法劍,克特爾感到遲疑。

「這就是您冒用我的名字,到處去亂來的理由嗎?伯爵大人。」收起武器的愛琳絲,兩手環抱於胸,不快的質問。

愛琳絲似乎沒有因為他是嗜血伯爵的敵人這件事,而感到憤怒,反倒像是明白了什麼。

見紛爭結束,克特爾也順利握住他送的劍,心滿意足的伊凡便不打算繼續讓他們爭吵下去,起身道:「這樣妳應該明白,我不是有意的。」

愛琳絲很快地看了克特爾一眼,接著又冷哼道:「您居然把珍貴的魔法劍送給他,真是暴殄天物。」

「他能好好使用這把劍的,不用擔心。」

「最好是這樣,否則,我就先把他給砍了。」

愛琳絲雖然不再攻擊克特爾,但是對他的存在,還是感到十分不屑。

沒想到居然會被初次見面的人如此厭惡,克特爾很無奈,誰叫他要殺的人,是愛琳絲的主子,會被她討厭、堤防,也不是沒有原因。

但是依照愛琳絲的態度來看,似乎沒有要護主的意思,難道說,伊凡早就已經告訴過愛琳絲,他想死在他劍下這件事?

若是這樣,愛琳絲的態度也很奇怪。

有誰會願意看到自己侍奉的主人,死在別人的劍下?照理來說應該都會想要阻止才對,可是愛琳絲似乎沒有那個意思。

「既然現在沒有誤會,我們能把問題轉回正題嗎?」克特爾不想老跟他們作對,而且,他現在還有必須弄清楚的事情,在這之前,殺伊凡的事情不得不先暫放一旁。

愛琳絲靠在窗邊,說道:「菲德薩王國的事情吧。」

「妳知道?」沒想到愛琳絲的消息竟然這麼靈通,連不久前發生的事情都知道,克特爾當下真的有些佩服她。

可是愛琳絲卻解釋:「我是從幾個在莊園附近徘徊的煉金術師口中問出來的。」

說完,她又用冷冰冰的目光瞪著伊凡,「他們說,您抓走了貝魯貝奇,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伊凡指著地板底下說:「他正在特製的牢籠裡待著,我打算晚點去探探他的口風,看看菲德薩究竟想做什麼。」

「您對煉金術師果然很狠。」知道正下方是什麼樣的地方的愛琳絲,忍不住抖了一下身體,「那麼剛剛跟威魯離開的那個男人又是誰?」

「他是我最近收的僕人,我讓他跟威魯去菲德薩探探情況了。」

「什麼?你讓他去?」克特爾聽見伊凡這麼說,忍不住驚呼,「再怎麼說也應該由我去看看情況才對,菲德薩國王要的人是我。」

「正因為他要的人是你,你才更不該踏入菲德薩的領土。」伊凡皺著眉頭,難得露出認真的表情,「菲德薩並不如你想像得那樣和平。」

「這是……什麼意思?」

菲德薩王國和西亞王國,都是出了名的厭戰國家,他所生長的西亞王國,可以說是非常和平、穩定的豐饒之國,而菲德薩應該也與西亞差不多才對。

雖說菲德薩是兵器王國,但是擁有強大戰力的菲德薩,卻從未主動挑起戰火,由國人煉製出的武器,也不對外販售。

剛開始菲德薩國王希望以他們所擁有的武力,來讓那些戰火不斷的國家安分,不再引發戰爭,卻反被捲入更麻煩的事件中,好不容易在西亞王國的協助下,回歸和平,也因為這樣,確立了兩國之間的友好關係。

然而,從伊凡的口氣中聽起來,似乎不是那麼回事。

伊凡見他困惑,便嘆口氣。

「與其要我說給你聽,不如讓你親眼見見菲德薩現今的情況。」

「你不是不許我去?」

「等我搞懂那傢伙在想什麼,就會讓你去的。」伊凡收起嚴肅的表情,轉而用溫柔的笑容對他說:「所以現在先忍忍,別擔心,不需要花很長時間的。」

伊凡的聲音像是有種魔力,讓克特爾想也沒想,就點頭答應。

等他注意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早就已經被伊凡牽著鼻子走,在他面前,他似乎沒有辦法拒絕他。

愛琳絲看著兩人,思考半晌後,正打算開口和伊凡說些什麼,就聽見門外傳來阿薩茲勒的聲音。

「伯爵大人,有人來訪。」

「別開玩笑!」愛琳絲用力推開門,瞪著站在門外的阿薩茲勒說道:「不用想也知道,根本不會有人登門拜訪伯爵大人!阿薩茲勒,你直接把他們趕走!」

阿薩茲勒見愛琳絲氣沖沖的模樣,頓時愣住,停頓幾秒後才開口:「原來您已經回來了,愛琳絲小姐。」

愛琳絲顫抖著眼角,但是對著這張萬年無表情的骷髏臉,她實在沒辦法生氣。

「愛琳絲,妳先消消氣。太常生氣可是會長皺紋的,妳不想被阿薩茲勒討厭吧?」

聽見伊凡這麼說,愛琳絲臉上泛起紅暈,乖乖閉上嘴巴。

總算讓愛琳絲安分下來後,伊凡才又繼續和阿薩茲勒說:「來訪的人是誰?」

他也有點好奇,是誰會挑在這種時候拜訪嗜血伯爵的莊園,而且,若是阿薩茲勒認識的人,他根本就不會特意過來向他報告。

敵人的話,阿薩茲勒就會將對方趕走;朋友的話,阿薩茲勒也會直接把對方的身分告訴自己。

兩者都不是的情況,還真的挺稀有的。

「是些盜賊。」阿薩茲勒說完,將視線轉移到愛琳絲身上,「那幾位客人說,愛琳絲小姐告訴他們,如果遇到無法解決的事情,就去尋求嗜血伯爵的協助。」

這話聽起來十分耳熟,用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就讓伊凡想起自己曾經給過的承諾,於是他便笑著說:「喔!原來是他們。」

愛琳絲垂眼看著伊凡,用眼神指責他用自己的名字隨便亂給承諾。

幸好這件事情與她無關,要不然她真的會氣死。

「你認識的人?」克特爾湊過來,對伊凡會認識盜賊的事情感到訝異。

「說不上是認識。」伊凡賊笑著,「而且,那些人你也見過。」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