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沒注意到威魯和唐納修的女孩,氣急敗壞的揪住伊凡的衣領,黑著臉說道:「尊貴的伯爵大人,您到底給我在外面桶了什麼簍子……為什麼我只是去附近城鎮工作,就聽見一大堆關於我的奇聞軼事?」

「愛琳絲,妳回來啦。」伊凡無視她的問題,抬手向她打招呼,「這次的工作怎麼樣?還順利嗎?」

「順利啊,超級順利的。要是沒有一大堆陌生人跑來跟我打招呼的話,會更順利的。」愛琳絲已經快把臉貼到他的鼻子上去了。

克特爾聽見伊凡居然喊少女「愛琳絲」這個名字,訝異的問:「妳叫愛琳絲?難道伊凡你之前用的名字,就是──」

話還沒說完,愛琳絲就用如雷貫耳的音量,對著伊凡大吼:「您果然又用我的名字在外面亂來!」

「別擔心,我把自己打扮得很美,絕對不會有『愛琳絲是醜八怪』這種印象的。」伊凡絲毫不受到威脅,還火上加油的補充:「雖然我覺得,應該是扮成女裝的我比較漂亮就是了,不過我想應該不會露餡的,哈哈哈!」

克特爾看到愛琳絲的臉上已經冒出青筋,看來結果應該會很可怕,但是愛琳絲卻鬆開手,往後退了兩步。

正當克特爾好奇她想做什麼的時候,沒想到她竟然壓低身體,拔出長劍。

感受到殺氣的瞬間,克特爾驚愕的睜大眼,根本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眼睜睜看著劍光迎面而來。

眼看沒有辦法逃跑,就只能接下了!

有這個打算的克特爾,飛快拿下牆上做為裝飾用的長劍,來到伊凡面前,替他擋住吹過來的風刃。

克特爾咬著牙,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前方,就連綁在腰上的浴巾飛走了也不知道,直到風刃停歇。

沒想到克特爾竟然能夠接下自己的攻擊,這點令愛琳絲訝異。

雖然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全身裸體,可是愛琳絲卻一點感覺也沒有,反倒皺起眉頭。

「……你是什麼人?」

愛琳絲總算注意到他的存在,但他卻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擔心。

剛才那一劍,可不是開玩笑的,除了西亞王國第一騎士團的高傲女騎士黛絲之外,他從未遇過擁有這種力量的女孩。

「我才想問妳是誰,就算伊凡冒用妳的名字,但他可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壞事。」

聽見克特爾為自己說話,甚至替自己擋住愛琳絲的攻擊,伊凡心裡其實很高興,不過他卻不希望愛琳絲把矛頭放在他的身上。

一彈指,克特爾立即穿好衣服,而他手中的長劍也回到牆壁。

他輕輕將克特爾往後推開,向愛琳絲說:「他是我的客人,不得無理。」

「客人?」愛琳絲的眉頭越皺越緊,「我可不記得您有什麼朋友。」

愛琳絲說話直爽,但是卻用敬語,乍聽之下雖然沒有什麼古怪,可是,聽久還是會有些違和感。

除了這點之外,還有就是在面對全裸的男人時,並不會露出女孩子該有的嬌羞樣,這讓克特爾開始懷疑,這名女孩是不是也是男扮女裝。

可是,愛琳絲胸前的傲人雙峰,很快就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就是知道我偷跑出去後,妳會這麼煩人,所以我才──」

「才怎麼樣?您還不是照樣溜出去。」

「我這次是有事情要辦,妳就饒過我吧,再說我出去外面也不見得會遇到危險,就算有,我自己也能應付得來。」

「您一出手就會被認出來是誰,這樣您還敢說可以應付?」愛琳絲皺眉道:「別以為我不曉得您在叫做路亞的男人那裡,做了什麼好事。」

「呃……」伊凡表情僵硬,別開眼,看起來有些心虛,「妳還是老樣子,消息特別靈通。」

「還不是因為您和煉金術師公會的人接觸。」愛琳絲收回劍,轉而朝克特爾看過去,「既然你出手保護伯爵大人……難不成你是新僱的保鑣?」

「這、這個。」克特爾下意識的朝伊凡看過去,發現他只是笑盈盈的望著自己,擺出任由他發揮的態度。

也就是說,他要不現在就挑起戰火,不然就是安分地當他的「客人」嗎。

兩種都是克特爾現在最不想面對的選擇。

「我並不是保鑣。」不想讓伊凡得逞,也不希望愛琳絲誤會的克特爾,坦然的回答:「初次見面,我是西亞王國派來刺殺嗜血伯爵的騎──」

話還沒說完,原本收回的長劍再次出鞘,這次愛琳絲完全將矛頭對準克特爾的眉心,眨眼的速度已經來到他的面前。

克特爾沒料到她拔劍的速度竟會如此快速,緊咬下唇,向後仰身,勉強閃過她的攻擊,只被削去幾根髮尾。

愛琳絲抬起眼,迅速轉動手中長劍,讓劍刃緊緊跟隨克特爾的身體,她的動作就像是在跳舞,長劍就如同她的雙手,行動自如。

沒有武器的克特爾只能想辦法閃躲她的攻擊,為了不讓伊凡被捲進來,他刻意朝反方向退後,但是愛琳絲的攻擊實在太過緊湊,好幾次他都覺得自己會被殺。

他在不知覺得情況下,連身體被劍刃劃過都不知道,眼看再這樣下去不行,他連忙轉移陣地,來到放置武器的牆面。

可是,愛琳絲卻看出他的意圖,一揮劍就將那面牆砍成兩半,當然,武器也成了廢鐵。

「我不會讓你碰到武器的。」愛琳絲的雙眼透過劍刃,散發出冰冷的威嚇氣息,語氣也格外死沉,可以感覺得出,她是認真的。

克特爾知道愛琳絲的劍技不差,正因為這樣,他才需要武器──

當下他的腦袋突然閃過一個畫面,朝伊凡的方向看過去,發現他正悠閒地坐在椅子上,欣賞他們的戰鬥,置身事外。

克特爾更加不爽,立即打消這個念頭,他不想得到伊凡的幫助。

「會死喔。」

伊凡突然開口說出口的話,似乎是在回答他心裡做出的決定,讓克特爾訝異的轉過頭去盯著他看。

只見伊凡笑盈盈地望向他,要他自己做出決定。

「……嘖!」克特爾不快地乍舌,在愛琳絲持劍奔向他之前,朝伊凡伸出手,「我知道了啦!」

伊凡笑彎雙眸,彈指。

克特爾的手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當愛琳絲揮下劍的同時,看見這陣閃光,頓時驚訝地睜大眼眸,不小心閃了神。

鏘。

長劍撞擊到這陣光芒的瞬間,發出尖銳的碰撞聲響,同時光芒也朝四周炸開,成為零星火花,散落在兩人身上。

而克特爾手裡握著的那把長劍,更讓愛琳絲感到錯愕。

「魔法……劍?」她喃喃自語著,光靠這把劍,就認出克特爾的身分,「難道說,你就是──」

她欲言又止的態度,勾起克特爾的興趣,但愛琳絲卻在感覺到來自伊凡的銳利視線後,及時踩住剎車,沒把話說完。

留下懸念的感覺,讓克特爾心裡不是滋味,就算想問,他也明白,不能在伊凡的眼皮底下這麼做。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