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特爾和唐納修都是初次見到這個羊頭骷髏執事,但是,兩人的反應卻截然不同,相較於滿面驚恐的克特爾,唐納修倒是顯得很冷靜。

「不愧是小哥,居然會有這麼誇張的僕人!」

唐納修雙眼閃閃發光,緊緊跟隨在阿薩茲勒的屁股後面,即便是骷髏臉、看不出任何表情,也可以感覺到他很尷尬。

但是,就算他向伊凡釋出求救訊號,卻也遭到無視。

「唐納修先生,能請您坐好嗎?」

唐納修緊緊盯著他看,根本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骷髏惡魔,真不愧是小哥,居然會有這樣的僕人。」

充滿好奇又炙熱的視線,很快就在翅膀的拍擊下,讓他回歸現實。

「好痛──」

「你給我放尊重點!別老盯著阿薩茲勒看。」威魯的爪子緊緊抓住他的腦皮,流下讓人驚悚的無數條血痕,但是唐納修本人卻毫無知覺。

等到被威魯打醒,他才發現自己已經滿頭是血,接著感覺到痛楚。

「痛痛痛痛!我的頭!」

「威魯,別鬧。」伊凡覺得這三人的小短劇很吵,皺起眉頭制止,這才讓威魯心不甘情不願的放開他,飛到自己專屬的樹枝上去。

「貝魯貝奇呢?」

「已經照您的吩咐,關在特製牢籠裡。」

「嗯,我晚點再去處理他的事情。」說完,他將視線轉移到浴室門口,聽著從裡面傳來的水流聲。

為了檢察克特爾身上有沒有被動手腳,一回到莊園,他就讓克特爾去洗澡,

低語著:「沒想到竟然會派這種能切割空間的煉金術師,打算強行帶走克特爾,看樣子我越來越不被放在眼裡了。」

說著這些話的伊凡,表情十分可怕,但是唐納修卻毫不畏懼。

「誰把克特爾當成目標啦?」

「笨!當然是菲德薩的國王啊!」威魯大聲回答:「你不懂就別亂提問,閉嘴聽伯爵大人的命令就好!別忘了,你說過自己的命是伯爵大人的。」

「我是說過,但還是想搞懂情況嘛。」唐納修搔著頭髮,「我好歹也是個傭兵,知道的事情也不少,搞不好能幫上什麼。」

「傭兵又怎樣?傭兵又沒我家伯爵大人知識淵博──」

「好了威魯,我說過要你乖乖聽唐納修的話吧?」他的老鷹雖然很忠心,卻很愛跟人起爭執,而且牠到現在還在不爽,他把牠借給唐納修的事情。

阿薩茲勒倒是趁著這個機會,偷偷從房間裡溜了出去。

被責備的威魯,心裡很不是滋味,卻不敢回嘴。

「菲德薩為什麼想要帶走克特爾?難道是想挖角?」神經大條的唐納修,無視身處的沉重氣氛,嘴裡念念有詞,「可是菲德薩高強的騎士也不少,有必要挖角嗎?還是說他想讓克特爾的任務失敗?」

「你雖然笨,腦袋到是比克特爾清楚。」伊凡起身走向他,「菲德薩的國王是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只是他現在把腦筋動到克特爾身上,肯定有什麼原因。」

「要不我替你跑一趟菲德薩,探探情況?」

「我也是這麼打算。」伊凡點頭同意,並向威魯說:「你也去,這次你要負責保護唐納修,不許拒絕。」

威魯張開嘴,原想回絕,卻聽見伊凡最後那四個字「不許拒絕」後,默默閉起嘴巴生悶氣。

「什麼啊,你也太疼這個人類了。」

「我也很疼你,不是嗎?」

伊凡溫柔的摸著牠的頭,這才讓威魯的心情轉好。

牠果然還是拿伊凡沒輒。

好死不死,唐納修又挑在這個時機開口:「別擔心,我會照顧好小哥你的寶貝寵物的,菲德薩我也去過很多次,不會有什麼危險。」

「你叫誰寵物……」威魯狠狠瞪著他,拍起翅膀,拼命啄他的頭頂,「我是精靈!高貴又美麗的精靈!不是寵物!到底要我說多少次啊!」

「痛、痛死我了!你別老啄我!」

「那是因為你欠啄!」

伊凡對這組合其實是很放心的,畢竟有威魯在,他相信不會有甚麼問題。

現在他不能離開克特爾身邊,也不能讓克特爾去菲德薩,所以唐納修如果能代替他過去探探情況,他會輕鬆許多。

如果菲德薩國王真的打算對克特爾不利的話,那麼,他得趕緊想個辦法才行。

就在伊凡陷入沉思的時候,克特爾已經包著毛巾,從浴室裡走出來。

「真不明白,為什麼我一來就得去洗澡。」

「辦事前洗澡不是很正常嗎?」唐納修完全不覺得奇怪,理所當然的回答。

想當然,他馬上就被克特爾隨手抓起的花瓶,直接重擊額頭,兩眼昏花的倒在地上。

克特爾顫抖著眉尾,實在沒辦法理解唐納修的大腦到底是怎麼運轉的,因為他的關係,害他見到伊凡的時候,覺得有點尷尬。

「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但這樣你就滿……噫!」

語尾飆高音的克特爾,差點沒被伊凡嚇死,沒想到他竟然直接打開他的浴巾,盯著他的跨下看。

「你在做什麼!」他氣得把浴巾搶回來,重新捲上,「別告訴我你真的有這個癖好!」

「我只是在做安全檢查而已。」伊凡給了他一個拇指,「你果然長大了,不論是身體還是下面。」

克特爾臉色鐵青的往後退了幾步,現在他真的越來越覺得唐納修的猜測,可能是正確的。

雖然他沒那個意思,但天曉得伊凡是怎麼想,而且這樣也能夠解釋,為什麼伊凡會對他特別友善了。

說到底,他真的沒有那個興趣,如果是美少女的話,他倒還可以接受。

「伯爵大人!」

正當克特爾的腦袋裡面一團亂,門外突然傳來女孩子的聲音,接著,一名腰上配戴常見的短裙美少女就這樣闖了進來,看起來十分生氣的樣子。

克特爾當場愣住,無法動彈,從沒想過自己會裸體站在別的女孩面前,但這名女孩卻看也沒看他一眼,快步朝伊凡的方向走過去。

「咦?妳是……唔!」覺得她有點眼熟的唐納修正想搭話,就被威魯用爪子抓住嘴巴。

「給我閉嘴!笨蛋,我們趕快離開這裡。」

威魯見到女孩,馬上拖著還想追問她是誰的唐納修離開,走得越遠越好,因為這個人可是伊凡的保鑣,同時也是實力僅次於他的魔法劍士。

就算有九條命都不夠跟她玩!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