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他的腳下出現漆黑的巨大影子,將整片地面染黑,連同天空的顏色也被帶走,只剩下黑白色系。

顏色就這樣不見了,空間也變得寧靜許多,完全不像是走在大街上的樣子,而這麼奇怪的事情,身旁的路人們卻沒有感覺,無視他們,默默繞過去。

克特爾立即拔出劍,卻被對方壓住手肘,動彈不得。

「先別急,我並不想取你性命,只是想請你乖乖跟我走。」

貝魯貝奇沙啞的嗓音中,帶著讓人全身發毛的恐怖氣息,明明不打算照他的話去做,卻不知為何,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等他意識到的時候,才發現身體已經乖乖照貝魯貝奇的話去做,鬆開劍柄。

「這樣才乖。」貝魯貝奇的笑臉像是狐狸,細瞇的眼中,閃動奇異的光芒。

克特爾的腦袋裡,瞬間閃過「這傢伙不是人類」的想法,卻立刻被他的大手掐住脖子。

「唔!」

「可別亂想什麼,騎士大人。」驟然看不見眼珠,卻能夠感覺得到他的目光,「菲德薩國王要見你,所以在這之前,你最好給我安分點,別有其他想法。」

菲德薩國王要見他?

這是怎麼回事?

他從未去過菲德薩,更沒有和那邊的人有過交集,可是菲德薩國王竟然說想見他,這怎麼想都讓人覺得奇怪。

可是,被掐住脖子而導致腦袋缺氧的克特爾,意識開始模糊。

他並不是沒有抵抗,而是身體根本就不聽他的使喚,讓他沒有辦法掙扎。

看著他越來越蒼白的臉色,貝魯貝奇的笑容變得十分詭譎。

「我也很好奇……菲德薩國王要見你做什麼,雖然這是工作,但你確實勾起我的好奇心了,騎士大人。」

貝魯貝奇的眼中閃動危險的光芒,卻在下一秒,感覺到殺氣傳來,接著這個黑白色系的空間,就被白色閃光從中切開。

強大的力道,將貝魯貝奇與克特爾吹向兩側,取回身體控制權的克特爾,壓低身體蹲在地上,滑行好一段距離後,才停下來。

當他抬起頭的時候,發現站在面前的,正是伊凡本人。

老鷹的鳴叫聲,迴盪在空中,在天上繞了一圈後,停在伊凡舉起的手背上。

而那名自稱是煉金術師的貝魯貝奇,不知道為什麼,嘴角流著鮮血,看起來非常痛苦的樣子。

這裡早已經不是他原本待的街道,而是赫諾斯附近的草原,恐怕是這個叫做貝魯貝奇的男人,用了剛才那種奇怪的煉金術,轉移他的地點。

「我說過,不許煉金術師公會的人踏入我的領地吧?」伊凡語氣冰冷,充滿警告意味,而對方也早已拋棄高傲的態度,變得膽小如鼠。

「嗜、嗜血伯爵……你出現就表示這男人果然是……」

「閉嘴!」伊凡抬高下巴,鄙視他,「敢讓我再聽見你說一個字,我就讓你立刻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貝魯貝奇是個聰明的傢伙,在伊凡的威脅下,很快就乖乖聽話,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很小心。

但是當他墊起腳尖,打算離開的時候,伊凡手上的白色老鷹卻飛了過去,抓住他的斗篷,說什麼也不讓他找機會逃走。

唐納修也從旁邊的樹叢後跳出來,用長劍架住被魯貝奇,不讓他逃跑,或者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伊凡注視著克特爾,與他視線交錯的瞬間,克特爾嚇了一跳,心虛的別開臉。

他還沒做好跟伊凡見面的心理準備啊!

就算沒有說過,但他很清楚,當兩人再次見面的時候,就是他必須取下他的人頭之時──

「克特爾。」

「啊!什、什麼……」

伊凡意外的冷漠態度,讓克特爾驚訝不已,下意識地將臉轉回來,卻沒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伊凡,竟用著冰冷的眼神看著自己。

他錯愕的張著嘴,完全無法將眼前的男人,與之前遇到的那個傢伙畫上等號。

原以為伊凡會對他說什麼話,沒想到他卻突然拔出細劍,朝他攻擊。

克特爾及時閃開,也因為這樣,腦袋跟著冷靜下來。

他上前迎戰,在草原上與伊凡來會互砍。

雖然見過伊凡的戰鬥,卻從未和他打過,剛開始三招,他就發現自己與伊凡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即便如此,他的劍卻停不下來。

鏘。

克特爾睜大雙眼,眼睜睜看著手中的長劍被伊凡砍斷,接著他的脖子便被這把銀色細劍抵住。

他咬著牙,心裡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打不贏伊凡,他相信伊凡也知道這點才對。

既然如此,又為什麼要等他來殺他──

「西亞王國到底都教了你什麼。」伊凡突然用無奈的語氣,失望至極地對克特爾說:「虧我還這麼期待。」

貶低他的話語,聽起來雖刺耳,但是敗在伊凡劍下的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反駁。

就在他以為伊凡要殺了他的同時,伊凡卻鬆開手,讓細劍成為點點星光,消失不見。

接著將手搭在腰上,生氣至極的朝他質問:「為什麼不帶著我送給你的魔法劍?你知道那是多少人想得到的珍貴武器嗎?」

克特爾垂下眼,看著伊凡氣嘟嘟卻很可愛的臉龐,將手中的斷劍收回劍鞘。

「你總不能讓我用你送我的東西,來殺你吧?」

「有什麼關係。」伊凡並不在意。

「關係可大了!」這回反而換克特爾不爽,「我可是西亞王國的騎士!應該要用西亞王國所賜與的劍來斬殺敵人才對!」

「但是這把劍現在已經被我砍斷。」伊凡自傲的說道:「這樣你就沒有理由拒絕使用那把魔法劍了吧?」

直到聽見伊凡這麼說,克特爾才注意到,原來伊凡一開始的目標就是斬斷他手中的劍,而不是他。

但是知道這個事實,並沒有讓他的心裡好過多少。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麼?還是說,你是在耍我?」

面對克特爾怒氣滿點的質問,伊凡依舊笑容滿面,照實回答他的問題。

「我要你殺了我,這是實話,沒有耍你玩的意思。」

「開什麼玩笑!你的實力明明在我之上,還說什麼要我殺你──」

「這跟實力有關嗎?」伊凡頓時失去笑容,沉著臉回答:「我只是選擇我想要的死亡方式而已。」

克特爾無言以對,和他連基本的對話都說不下去。

這幾天他想過很多種他與伊凡見面的情景,但這樣的發展,卻超出他的想像。

果然他還是無法理解伊凡這個人,究竟在想些什麼。

「……雖然我很想讓你現在就殺了我,可是,事情變得有點棘手。」伊凡的視線似乎捕捉到什麼,凝視著空無一物的草原,低語著:「不知道那傢伙在打什麼奇怪的主意,還是先看看情況再說。」

「你剛剛說什麼?」克特爾皺起眉頭,沒聽清楚他說了什麼話。

聽見他的聲音,伊凡重新換上笑容,對他說:「沒什麼,不用在意。」

越這樣說,反而越讓人在意。

他朝貝魯貝奇的方向看過去,發現他正盯著自己看,那視線實在讓人發毛。

這個詭異的男人,到底想幹嘛?

「你很在意貝魯貝奇嗎?」

「啊?不……」克特爾想到他剛才提起,菲德爾國王要見他的事情,卻突然驚訝地瞪大雙眼,「等、等等,你怎麼知道那傢伙的名字?」

「別看他那副樣子,好歹也是挺有名氣的煉金術師,我會知道他的名字並不奇怪。」伊凡鬆口氣,拉住克特爾的手,「抱歉了,雖然很想讓你再多猶豫幾天,不過我得先改變原先計畫。」

被拉住手的瞬間,克特爾不自在的全身僵硬。

來不及追問,就看見白色老鷹與唐納修已經架著被魯貝奇靠過來,接著,眾人腳下冒出白光,眼前的草原漸漸消失不見。

等到視線再度恢復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一座美麗的莊園。

而且面前居然站著一隻執事打扮的羊頭骷髏人。

他恭敬的向眾人行李,張開的嘴,冒出白色的霧氣,向伊凡說道:「歡迎回來,伯爵大人。」

「嗯,我回來了,阿薩茲勒。」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