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果然跟小哥有一腿對吧?」唐納修沒來由的,突然這麼說,讓克特爾把剛喝進嘴裡的啤酒全都吐出來。

他滿臉通紅的揪緊唐納修的衣服,亮出長劍架在他的脖子上。

「我看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不不不。」唐納修臉色鐵青的舉起雙手,表示無辜,「我只是覺得,你們兩個明明是敵人,卻感覺好像很親暱的樣子……所以我才會想,你們之間該不會有什麼特殊關係。」

威魯不喜歡人類多的地方,所以在進酒館之前,牠就自行飛到屋頂上去,監視四周的情況。

所以唐納修才想趁著威魯不在的這個機會,好好和克特爾確定這件事。

當然,他自己也很好奇就是了。

「我跟嗜血伯爵是初次見面,在這之前從未有過任何接觸。」

「這樣不是很奇怪嗎?」唐納修枕著下巴,舉起酒杯,「既然你們是陌生人,你又是西亞王國派來殲滅他的騎士,那麼你為什麼還不去見他?」

七天前跟著克特爾來到赫諾斯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的護衛任務就可以順利結束了,沒想到,克特爾竟然遲遲沒有去嗜血伯爵的住處見他。

他沒有行動的事情,肯定已經傳回西亞王國,畢竟這座城鎮裡還是有西亞王國以及菲德薩王國的耳目。

如果是這樣的話,對身為騎士的克特爾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我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行動,會替自己的家族以及西亞王國蒙羞。」克特爾握緊酒杯,看來十分氣憤、懊惱,「但是想到伊凡那傢伙說過的話,我就沒辦法動手。」

他想要的,是雙方賭上性命的決鬥,可是伊凡在見到他的時候,似乎就已經決定要死在他手上,這要他怎麼揮劍?

伊凡是個奇怪的人,奇怪到讓他沒有辦法明白他真正的目的與想法。

坦白說,他也可以就這樣輕鬆殺了他,光耀回國,可是這並不是靠他的實力所得來的結果,就算真的這麼做,他也高興不起來。

正因為這樣,讓他煩惱至極,晃眼就過了七天之久的時間。

「可惡……」克特爾扶著額頭,咬牙道:「他到底想要我怎麼做……」

唐納修默默喝酒,兩眼直盯克特爾,怎麼看都覺得克特爾是在跟理性和愛情之間做抉擇,讓他越看越感興趣。

這種禁忌的愛情故事,還真是有趣。

「要是我的話,就算小哥是個男人也沒關係。」唐納修沒腦筋的說道:「反正小哥比女人還要標緻,所以性別什麼的,可以無視啦!」

眼看唐納修的誤會已經到達他無法解釋的地步,克特爾只覺得頭越來越痛,連解釋的力氣也沒有。

他真不懂,伊凡為什麼要讓唐納修這種笨蛋尾隨自己,是打算氣死他嗎?

根本不管克特爾的心情,只顧腦補的唐納修,豎起拇指說:「所以,我決定支持你!」

長劍瞬間聳立在他的面前,刀刃離他的臉只有短短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唐納修頓時僵住身體,汗流滿面。

「喂!小哥你這什麼意思?我只是先告訴你,我不是你的情敵而已。」

「你要是敢再給我說一句話,下次那把劍會直接貫穿你的腦門。」

克特爾的臉色已經黑到極點,看不出來他現在究竟是什麼樣的表情,但是放出的強大壓迫感,還是讓唐納修自知理虧,摸摸鼻子,照他說的閉口不語。

酒館內的人也都被克特爾的氣勢嚇到,但眾人的吵鬧聲只停止短短幾秒鐘的時間,接著大家又開始鬧哄哄。

沒有心情繼續喝酒的克特爾,將插在桌上的劍收回。

「我要去外面透氣,你別跟過來。」

「不行不行,我也要──」唐納修才剛開口,就被眼前閃亮的長劍嚇得住嘴,舉起雙手,不再多說一個字。

「別再跟著我。」

克特爾畢竟不是那麼鐵石心腸的人,他心裡也明白,唐納修不過是照著伊凡的命令行事罷了,本身並無惡意。

伊凡故意讓唐納修跟著他,好監視他的一舉一動,加上他實在受不了唐納修這個人,根本沒辦法好好思考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

他需要安靜、能夠讓他好好思考的地方與空間。

快步走出酒館,確定唐納修沒有跟著自己,他才放心的繼續往前走。

坦白說,他也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去才好,想在這熱鬧的城鎮裡找到安靜的地方,還真有點困難。

赫諾斯是個日夜都相當熱鬧的不夜城,要是他不是為了任務而來,或許可以好好觀光、讓自己放鬆些。

說也奇怪,城鎮裡的人都知道他是來討伐嗜血伯爵的,但他住在這裡的幾天裡,從未聽過有人提起嗜血伯爵的事情,甚至沒有見到他出現在鎮上。

所見到的事實,與他原本預料的暴政情景,完全不同。

他還以為,赫諾斯這個地方被嗜血伯爵掌控著,民不聊生,所以兩國國王才會如此著急地想討回這座城鎮。

若這座城鎮的情況,並不如他們想得那樣糟糕,那麼,當他完成任務,順利殺死嗜血伯爵之後,這個城鎮又會變得如何──

「這裡真不像是被殺人如麻的嗜血伯爵,所統治的地方。」

「騎士大人說得很沒錯,的確不像。」

和他搭話的聲音,由身後傳來,雖然還沒見到人,可是克特爾卻已經感受到,對方的來意並不友善。

他皺緊眉頭,慢慢轉過身,看著這名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

從他腰間的掛飾,他很快就發現這個人的身分。

「煉金術師公會的人找我有什麼事?」

「失敬了,應該先自我介紹才是。」男人將手放於胸前,向他低頭,「我是隸屬於煉金術師公會的貝魯貝奇,您應該是克特爾大人吧?」

早在他接下這次的任務後,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誰,所以他並不感到意外。

只不過,這人說話的態度,讓他覺得煩躁。

「有話直說。」

「那我就不客氣了。」

貝魯貝奇抬起頭,勾起嘴角。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