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克特爾‧亞力諾斯之名,前來取你的人頭,嗜血伯爵!」

「呀──我等好久啦!快來砍我的頭吧!」

聽起來十分詭異的對話,加上兩人之間冷溫差極大的氣氛,實在讓人難以理解,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克特爾表情僵硬的看著眼前這名穿著女裝、笑盈盈張開雙臂迎接他的少女,根本下不了手。

看見他石化的模樣,那抹帶著閃閃發光笑容的臉龐,頓時變為擔憂。

「怎麼了?克特爾,你身體不舒服?」

她將手指放在嘴唇上面,視線稍稍往上提,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這種視線對男人來說,殺傷力破表,但是克特爾卻全身起雞皮疙瘩,連連往後退。

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身材姣好、打扮起來不輸給任何一國公主的少女,其實是個男人。

「你好歹給我警惕點!我是來砍你頭的敵人啊!」

「真是意外,沒想到你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居然是吐槽這個。」伊凡用手指捲著頭髮,不是很高興的嘟起嘴,「為了今天,我可是精心打扮過的,好歹讚美我一下嘛?」

「誰要稱讚中年大叔的女裝裝扮!」

「嘖嘖嘖,這可不是騎士應該說的話。」伊凡一手放在腰間,輕輕揮動食指,「況且,我打扮得這麼完美,根本不可能有人把我當成中年大叔看待的。」

克特爾顫抖著眉毛,已經完全不想吐槽了。

好不容易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讓自己做好能夠與他一對一對決的心情,結果沒想到伊凡竟然是用這種模樣出來見他。

女裝、可愛的小包包……他根本就是出來約會的!

話說,有人會約會會跑來大草原嗎?

都來到這種地方了,當然是對決啊!

「……你又在把我當白痴耍嗎?」克特爾緊握長劍,眼神銳利地瞪著他,「你應該知道我的任務是什麼,也知道我這次找你出來,不是跟你敘舊。」

伊凡很聰明,而且計畫得很周到,絕對不會有失誤──

正因為之前和他一起經歷過路亞城主那件事,他能夠在最近距離觀察他,當然也明白了一件事情。

伊凡是他怎麼樣也戰勝不了的對手,怪不得西亞王國和菲德薩王國派來討伐他的騎士,都會失敗,那是因為伊凡他是會使用魔法的劍士。

見克特爾那麼認真,伊凡縱使想裝傻,也無可奈何。

他無奈地搔頭道:「我還以為你是個聰明的傢伙。」

「什麼意思?」

「你忘了嗎?我說過我一直在等你來取我的人頭,對吧?」

「……我沒忘記這件事。」

說來也奇怪,伊凡面對他的時候,沒有要跟他戰鬥的意思。

他一開始還以為伊凡那麼說,只是藉機調侃他贏不了他這件事,沒想到,伊凡卻是說真的。

知道伊凡故意讓唐納修暗中跟蹤自己,所以昨天他便讓唐納修通知伊凡,來這片草原決勝負,結果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算了,我沒有辦法跟毫無戰意的人打,今天就這樣吧。」

一見到伊凡笑嘻嘻的臉,他就失去了和他戰鬥的念頭。

他將劍收回,轉身離開,但是伊凡冷靜且沉穩的聲音,卻突然從他背後傳來。

「你不就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才會接下斬殺嗜血伯爵的任務嗎。」

「什麼?」

「正因為你是西亞王國第一騎士團團長的兒子,所以才急著立下戰功……不,或許你只是試圖讓說服自己,其實你很清楚,自己與那個男人的差距有多大,那是你花一輩子時間都不見得追得上的。」

伊凡眼神閃亮,彷彿什麼事情都知道般,竟讓克特爾下意識的感到恐懼。

克特爾沒想到他會知道這麼多,錯愕的回過頭,卻看到伊凡皮笑肉不笑的凝視著自己。

讓人打從背脊發冷的微笑,令克特爾當場傻眼。

明明直到剛才為止,伊凡的表情都如同之前那樣不正經,為什麼現在卻──

「你說的對,和毫無戰意的人打,真的很無趣。」他邊說邊將假髮取下,同時也脫去女性裝扮,用手背擦掉嘴唇上的口紅。

張開手,召喚出銀色細劍,全身的氣息,也變得不同以往。

當那雙血色眼眸注視著自己的同時,克特爾發現自己竟然不自覺得顫抖起來,他就像是被猛獸釘住的獵物,怎麼樣也逃脫不了。

「什……怎麼回事?」

「這是你要的,不是嗎?」伊凡一步步走向他,並舉起細劍。

單眼透過劍身看著他,冰冷至極──

「我、我想要的……什麼意思?」

「呵,你還在說什麼夢話?」此時,伊凡已經來到他的面前,將細劍刺入他的胸口,並且在他耳邊低語:「你應該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聲音刻骨銘心,猶如毒藥般植入他的心中,毫無感情的冷淡口吻,讓他的血液凍結。

克特爾驟然睜開雙眼,從床上驚醒。

房內迴盪著他大口喘息的聲音,這時他才發現,剛才的一切不過是夢境。

意識到這點,他當場覺得自己十分可笑,將手扶在額頭上。

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恐懼,斗大的汗水,不停從額頭流下來,他甚至沒有辦法讓自己冷靜,腦袋裡全部都是伊凡附耳對他說的話。

「我要的……到底是什麼?」

他自言自語的問自己,然而答案也猶如迎接太陽的月亮,漸漸沉入黑暗中。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