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會的女僕餐廳結束後,我在外面披上了自己的白色長衣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

原本我是打算留下來跟大家一起收拾,但倫帝斯卻把我趕回房間去,說是不用我幫忙,讓我提早開始休假。

既然學生會長都這麼說了,那麼我也就接受了他的好意,回到房間裡換衣服。

站在等身鏡前面的我,看著己穿女僕裝的樣子,忍不住左右轉了轉身體,像這樣的打扮還是第一次,總覺得滿有趣的,不過明天的園遊會也得換裝……不知道要穿什麼比較好。

就在我總算決定要把衣服換下來的時候,我的房門忽然被人推了開來,當下脫了一半的我驚嚇不已的轉過頭去,看著那把門踢飛開來,闖入我房間裡的男人,頓時臉色刷白。

「克莉絲多!我們去買明天要穿的衣服……吧?」

把我房門踢飛開來的艾維特,連聲招呼都沒打,擅自闖進來之後,笑容滿面的轉過頭來看著拖了一半衣服的我,頓時僵住了身體,下一秒鼻子變流出鮮血來,完全沒有打算把視線挪開的舉起大拇指,朝我比了個讚。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克莉絲多妳的喜好果然……嗚喔!」

「給我出去啊笨蛋!」

我抓緊身上的衣服,抬起腿來朝他的臉直接踩下去,然後把他從我房間踢了出去。

氣喘不已的我因為生氣過度,加上剛做完工作後又使出暴力打人,顯得有些疲累,連形象都不顧的大口喘息著,直到我回神過來後才發現,現在的我正全身半裸的站在走廊上,腳下還踩著艾維特變形的臉。

回神過來後的我驚覺到自己曝光的事實,馬上轉身想要衝回房間裡,但是我才剛一轉身,就看見從正好路過旁邊的利奧正用著吃驚的表情看著我。

「利、利奧?」

「克、克……莉絲……多?」

我錯愕的張大嘴巴與眼睛。

利奧失去平常的冷靜表情,驚嚇過度的看著我。

頓時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像是少女漫畫中的羞怯少女一樣一邊尖叫,一邊衝回房間裡去。

 

 

該死的艾維特!

那個笨蛋老是喜歡有事沒事突然出現,而且出現的時機點都巧妙得讓我困擾啊!

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把那傢伙綁起來倒掛在樹上!

因為連續被兩個男人看見自己的香肩裸背,讓我縮在床上,用棉被把自己完全包起來,當然那扇被艾維特踢飛的門已經被我用魔法維修好了。

我現在完全不想出門了啊!完全不想!

園遊會什麼的我不去了啦!嗚嗚嗚--這樣下去我還能嫁人嘛我。

「……克莉絲多?」

「嗚嗚嗚,不要管我啦。」

「妳在哭嗎?」

「不然我還能笑嗎?都被人看光光……咦?」

對話到一半,忽然覺得有點怪怪的我把頭從棉被裡面鑽了出來,正好對上了坐在床邊看著我的那雙藍色眼眸,驚訝地從床上跳了起來。

「利、利奧?你你你……你為什麼會在我房間裡?」

「之前說過了吧?我有妳房間的鑰匙。」

這根本就是擅闖民宅!不對,擅闖閨房啊!

利奧直接對我說他複製我鑰匙的事情啊啊啊--

這樣的主角沒問題嗎?真的沒問題嗎!

我用棉被包住身體,用著有點哭紅的雙眼,看著利奧對我苦笑的模樣。

比起鑰匙的事情,我更在意他剛剛到底看到多少。

「克莉絲多,別用這麼討厭我的視線看著我啊。」

我繼續瞪著他看,還鼓起了臉頰,擺明就是不想跟他說話。

對我沒輒的利奧只好把身體靠了過來,跪在我的床上,伸出手來摸著我的頭。

「幸好路過的人是我,不然妳應該會把對方打個半死吧?艾維特都被妳打到還躺在醫護室裡了。」

「我、我剛剛是因為太過驚訝,所以才沒有打你。」

「是是是,我知道--不過就算是妳沒過去打人,我也會代替妳,幫妳出氣的喔。不過如果是我的話,可能就不會像克莉絲多妳這麼溫柔了吧。」

利奧面帶微笑的說著很可怕的話。

不過我卻反而覺得這樣的利奧很溫柔,看來我的腦袋真的混亂到有點不清楚了。

「別哭了,等艾維特醒過來之後我再把他抓來跟妳道歉。」

「不用了啦,他都已經被我打到重傷了。」

「嗯……我倒是覺得還不夠呢。」

「真、真的不用了!利奧,我沒事的啦……」

總覺得利奧真的很想加害艾維特,嚇得我趕緊把手從棉被裡面伸出來,狂搖著拒絕,不然我真的很擔心利奧會去惡整艾維特。

最近似乎只要見到艾維特,我就會馬上使出飛踢啊。

已經是反射反應了。

趁著我把手伸出來的時候,利奧一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將我整個人從棉被裡拉了出來。

嚇了一跳的我還來不及反應,就這樣被他拉出去,直接撞在他的胸前。

「妳總算願意從棉被裡出來了。」

「才、才不是願意吧!是你把我拉出來的!」

「不管怎麼樣,結果都是相同的呀。」

利奧一點也不覺得哪裡不妥的對我說著,把臉靠了過來,在我的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

頓時我的身體像是被電到一樣的嚇了一跳,錯愕不已地睜大雙眼,抬起頭來看著利奧微笑的表情,滿是問號。

但是利奧卻是笑著對我說:「這是鼓勵,所以別哭了好嗎?」

早就忘記哭泣的我,只是呆滯的點了點頭。

利奧的溫柔,果然是很強大的力量,現在的我連剛剛發生什麼事情都忘記了。

腦中一片空白的我,看見利奧微笑著摸著我的長髮,漸漸垂下了眼皮。

哭泣過後總是讓人覺得嗜睡,尤其是在利奧的溫柔之下--

當我注意到的時候,自己已經沉沉睡著了。

 

 

再次醒來時,我一臉沒睡飽的樣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搔著凌亂的頭髮,朝自己的房間四周看了看,並沒有看見昏睡前見到的利奧,看樣子他應該是回去了吧。

我再抬起頭看著窗戶外,天色還是很亮,難道說我並沒有睡很久嗎?

一邊這樣想著的我,一邊翻身走下床,毫無形象可言的大打哈欠,拉開了窗簾。

「哈啊--現在到底幾點了?」

我轉過頭去看著旁邊的時鐘,時鐘顯示的是八點四十……

八點四十……

八點四十?

咦?所、所、所以現在不是晚上,而是早上八點四十!

在那之後我就直接睡到隔天了嗎?

不會吧--

我扶著額頭,無奈地低下頭來,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後的棉被裡有東西在蠕動,並且靜悄悄地靠近了我。

當我感覺到背後毛毛的時候,立刻把頭轉過去,可是我還沒有看清楚那蠕動的究竟是什麼,就直接被棉被裡面伸出的手給抓了過去,整個人倒在床上,直接被躲在棉被裡的人拉了進去。

「哇啊啊!什、什麼--」

一片混亂中的我,靠上了暖暖的身體,馬上警覺得抬起頭來。

沒想到我以為應該回房間去的利奧,居然躲在我的棉被裡面,還把我抓進棉被裡面當抱枕,抱得緊緊的。

這下子我連逃的機會都沒有啊--

「利、利奧!你怎麼會在我床上……等等,醒來啊!」

利奧緊緊抱住了我的腰,不讓我亂動,但是這樣的姿勢真的很不妙,而且利奧根本就是睡昏頭了,似乎連他抓住我的事情也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啊……

這個利奧……

我無奈地握緊拳頭,不管這麼多了,直接朝他的兩股之間踢了下去。

頓時無語問蒼天的疼痛感讓利奧清醒過來,同時也縮起了身體滾下床,微微顫抖著身體。

我趴在床上看著床底下的利奧,總算醒過來的利奧這時也睜開眼睛來,看著我。

對他苦笑的勾起了嘴角後,我慢慢把頭縮了回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