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西下,希瓦那學院的上空被黃昏的顏色染紅,雲彩做出的層次感讓天空頓時變得十分吸引人,像是畫裡面才有的景象一樣。

站在病房外的女學生們,都已經散去,只有麗蓓卡一個人仍然坐在門旁邊的椅子上,低著頭緊握手掌。

她的臉色看起來沉重又自責,讓我實在很不忍心。

沒多久,她注意到我來到她的身旁,坐了下來,一直盯著我看,神色顯得有些慌張,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利奧以為那個有毒餅乾是我做的,但實際上那卻是麗蓓卡的心意,從她的表情上我看得出來,她對於餅乾有毒的事情並不知情,而我也知道,她是不可能會加害於利奧的。

因為,麗蓓卡對利奧的感情,是無庸置疑的。

我將手中的籃子遞到她的面前去,輕輕一笑,而她只是看了看那個眼熟的籃子,然後又抬起頭來充滿困惑地看著我。

「這……是……?」

「妳的籃子,我幫妳撿起來了。」

「謝、謝謝。」

麗蓓卡伸出手來,從我的手中接過了籃子,當把籃子拿過去之後,她才忽然察覺到籃子裡的重量似乎不太一樣了,便打了開來。

當她看見籃子裡面放的東西時,她的雙眼頓時睜大開來,一臉狐疑的轉過頭來看著我。

「這、這是……妳做的?」

「嗯,拿去給利奧吧。」我將食指放在嘴唇上面,眨起一隻眼睛,笑咪咪的對她說:「就跟他說是妳做的探病禮物。」

「可是,這個……」

「放心吧,只要利奧吃下去的話,他就會馬上恢復健康的。記得一定要親手餵他吃下去啊。」

麗蓓卡顯得有些猶豫。

她想在利奧的面前扮演賢慧的女孩子,可是卻又不太願意對利奧說謊的樣子,但誰不想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表現出完美的一面呢?對於麗蓓卡猶豫的心情,我並不是不了解。

但我只是笑著說:「有時候,也是需要善意的謊言喔。」

麗蓓卡抬起頭來看著我,那雙哭紅的眼睛裡又開始滾起淚珠來。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站起身來朝她揮揮手,不再多做停留,而麗蓓卡則是拿著自己的籃子,馬上開門走進了利奧的病房裡。

站在門外的我笑瞇瞇的看著她進去病房裡的身影,停頓了一秒……三秒……五秒……然後馬上衝過去靠在門縫前面偷看裡面。而在我之後,不知道躲在哪裡的艾維特也馬上跑了過來,趴在我的頭頂上,跟我一起當偷窺狂。

說不在意是假的,我玩這款遊戲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想看男主角和女主角的互動畫面啊啊啊!

「艾維特,你幹嘛也來湊熱鬧啦!」

「因為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嘛,反正妳也是因為擔心他們兩個,才會躲在這裡偷看的不是嗎?」

「話是這樣沒錯……」

我無奈的嘟起嘴巴,無法反駁。

沒辦法,好奇心戰勝了理智嘛!

我看著麗蓓卡來到利奧的床邊,先是羞澀的跟他打招呼,然後就把我做的甜點拿了出來。看到甜點的利奧臉上露出了開心的表情,但臉色還是有些蒼白,看起來有氣無力的樣子。

麗蓓卡坐在病床旁邊的椅子上,將甜點盒子打開,裡面放著的是經過我精心裝飾過的粉紅色布丁。為了做做新的嘗試,我還特地做成草莓口味的,旁邊更是放上壓成花朵形狀的糖果片。

我有十足的信心,這樣的布丁絕對可以放在店裡賣!

哼哼,因為這可是我做出來的啊。論料理的話,我可是不會輸給任何人。

不過比起這些,更讓我擔心的是這個解藥的效果究竟如何,當我看著麗蓓卡拿起湯匙,在布丁上挖了一口,放入利奧的嘴巴裡之後,我也跟著緊張的猛吞口水。

吃下布丁的利奧,看起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臉色也比剛才比起來要好了一些,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解藥的效果,但至少讓利奧吃下去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這讓我輕輕鬆了一口氣。

趴在我頭上的艾維特,看見我放心的樣子,便伸出手來摸了摸我的頭頂。

我一臉無奈的抬起頭看著艾維特像是在安慰小朋友的樣子,眨了下眼睛,問道:「你突然摸我的頭做什麼?」

「當然是在慰勞妳的辛勞囉。」

「只要結果是好的,辛苦一點不算什麼。」

艾維特聽見我說的話之後,忽然一愣,停下了手掌的動作,笑得很開心。

「妳果然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子呢!克莉絲多。」

他笑得很開心,但我卻是完全不懂自己到底有那裡「特別」了。

我們兩個人就這樣像是利奧和麗蓓卡的守護天使一樣,待在門縫前面小聲地聊著天,一直到艾維特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被從後面伸出來的腳用力踢進了病房中。

這是今天他第二次被人飛踢了。

我吃驚地看著艾維特高高翹起屁股,連同門一起躺在地上,雙眼反白的再次吐魂時,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呆愣在原地。

而後我穿著學生制服的人影從我的身旁走了過去,將帶來探病的花束放在肩膀上面,笑容滿面的朝同樣愣住的利奧以及麗蓓卡打招呼。

「呀──聽說利奧被天上掉下來的花盆砸到頭啦?真是禍從天降,運氣糟啊!這樣一來你應該要好好休息幾天,學生會的工作也……」

「我只是食物中毒而已,學生會的工作明天還是能夠繼續進行,對你的監視也是,倫帝斯。」

沒錯,這個帶著花來探病的人,正是消失好長一段不見的學生會長倫帝斯。

而且他說的又是一個從沒聽過的新八卦。

看樣子他應該是沒有注意到待在門口的我,因為他的視線只有放在利奧的身上,就連艾維特他也只是因為嫌他擋路,所以才會把他踢飛的吧。

這時我該慶幸我是蹲在下面的那個人了。

一聽見利奧解釋了自己的病因後,倫帝斯臉上的笑容馬上垮了下來,一臉哀傷地把頭靠在旁邊的牆壁上,淚流滿面。

「什麼啊,我還以為可以好好放幾天假了,可惡惡惡……」

剛才將艾維特踢飛,還用著超爽朗笑容登場的倫帝斯,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馬上就又回到原本的哀傷型態了,我想接下來他應該又想腳底抹油落跑了吧。

不出我所料,倫帝斯一邊靠在牆壁上面哀傷,一邊緩慢的朝門口挪動身體。這讓我再也看不下去的站起身來,直接擋在他的面前,阻止想逃跑的他。

「原來妳也在啊?克莉絲……唔!」

我滿臉不悅得伸出手來抓住他的臉頰,顫抖著眉毛,黑著臉對他說:「沒事有事偏偏挑在這個時機點出現,倫帝斯你真的是個不會看時機的傻瓜啊!」

「咦咦咦咦──什、什麼!我我我……哇啊!妳、妳冷靜點!」

見我亮出了太刀,倫帝斯頓時嚇得臉色發白,揮動雙手拼命掙扎著。

但我卻按耐不住內心想要砍死他的衝動。

 

為什麼這款遊戲裡盡是這樣的脫線笨蛋──

快給我一個正常的角色啊!

 

(任務一,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