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利奧誤認為餅乾是我做的,而吃下去,結果就這樣當著全學生會的學生面前倒下,之後利奧就馬上被一群哭得唏哩嘩啦的女孩子們扛到醫護室去。

原本男生也是想來幫忙抬的,不過女孩子們見到偶像倒地後的慌張態度,可媲美腎上腺素上升後的超人,絲毫不費任何力氣就將利奧帶到醫務室去治療。

治療結果很顯而易見,是食物中毒。

「嗚嗚嗚,利奧……」

麗蓓卡現在正在我身旁哭著,其他女學生也不願意離開的聚集在醫務室外面,哭成一團,而且這個消息一下子就在校園裡傳開來,最後聚集在醫務室外面的女學生就這樣不知所以的越聚越多,感覺好像利奧生了什麼重大疾病一樣。

「到底怎麼回事?」

「我聽說利奧副會長因為過度疲憊而倒下了。」

「不是啦!是檢查發現得了蕁麻疹。」

「才不是!應該是在出任務的時候不小心骨折了。」

「妳們別亂說!明明就是因為有人太過忌妒副會長大人了,所以在他的食物裡下毒!」

我不知道利奧倒下的消息是怎麼傳開來的,不過從這樣看來,只要是利奧出事情,這些女學生都還是會聚集起來哭成淚人兒。

最後一個女學生說的情報比較正確,至少病狀是正確的,光是這一點就比前面那幾個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症狀好太多了。

我望著那扇掛著利奧名字的病房,無奈的垂下肩膀,留下這些還在哭哭鬧鬧的女孩子們,獨自回到了學生會辦公室去。

醫護老師說利奧沒什麼大礙,但是必須要等他的身體把毒排出才能算是安全,現在也只能替他補充營養劑,等利奧慢慢恢復體力之後再說了。

從沒想過麗蓓卡的餅乾會有這種殺傷力的我,來到掉在地上的那只籃子前面,蹲下身來,從裡面拿出了一塊餅乾,放在鼻子前面嗅了嗅。

除了烘焙的香味之外,我並沒有聞到什麼特別的味道,但是利奧卻一口馬上中招,這是為什麼?難道利奧的抽獎運氣這麼好?

我直盯著這塊餅乾,看了好長一段時間,猶豫不決的思考著是不是該吞下去看看,但就在我還沒下定決心的時候,我的身後忽然有個人影飛撞過來,頓時將我整個人往前推倒。

「利奧!利奧在哪裡……咦?克莉絲多?妳今天的內褲是兔子圖樣的啊……唔喔!」

「你這該死的笨蛋沒事出來討打啊!」

我氣憤的馬上從地上爬起來,抬起腳往後一踢,穩穩地擊中他的腹部,頓時讓他悶哼一聲,雙眼反白的口吐白沫,昏倒在地上。

無辜被人推撞在地,還被看見內褲顏色的我,氣憤不已的喘息著,過了幾秒鐘我才發現那塊原本被我拿在手上的餅乾,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回憶慢了許多拍的回到了我的腦海中,並且清楚的重複撥放起剛才被推撞時所發生的影像──這時我才想起來,那塊餅乾被我完整地吞下肚去了啊啊啊啊!

想起來這件事情後,我馬上臉色鐵青的摀起嘴巴,餅乾滑入喉嚨後的味道還殘留在口中,而這種味道是我從來就沒有吃過的。

「噁……這、這到底是什麼餅乾?好想吐……」

我用手摸著喉嚨,快步走到旁邊去倒了一杯水,一飲而盡,不過那味道還是沒辦法從我口中散去,我也只好認了。

可是我吃下餅乾沒有中毒,利奧卻反而中毒了,這又是為什麼?

我臉色鐵青地思考著這個問題,忽然間,我的腦海裡瞬間閃過許多圖片以及畫面,簡直就像是這個餅乾的製作食譜一樣。

這讓我驚訝得睜大了雙眼,沒想到這個天才腦袋還能像這樣分析食物?不對,這樣我看起來不就像是個人體分析機了嘛!好可怕!

雖然一直在抱怨這個腦袋,但我還是很仔細地尋找著這個食譜裡的材料有什麼,最後,我的注意力放在其中一樣香料上面。

「這、這是……」

看起來很像九層塔,但是上面卻結著藍莓一樣大小的黑色果實,剛才的餅乾味道會這麼詭異,就是因為它嗎?

根據我腦袋裡的資料顯示,這東西是常用來當成藥材的植物,可食用,但是……但是跟巧克力放在一起就會成為毒藥?

這是什麼詭異的設定!

我忍不住翻起內心的小桌子。

不過這樣一來,我總算明白為什麼我吃的餅乾雖然味道詭異,但是卻沒中毒,而利奧吃了餅乾後卻中毒昏倒了。

利奧的那塊餅乾是巧克力的,而我的是香草口味。麗蓓卡的那籃餅乾裡,有著各種不同口味的餅乾,所以我才會沒有中毒,因為這個植物只跟巧克力會有毒藥反應!

這下糟了,這個植物雖然直接食用不會有毒性,可是一旦引起毒性,就可能致死!看樣子現在不是待在這裡發呆的時候了。

找出原因後,我馬上轉身朝門口跑過去,經過的時候完全沒注意到剛才被我飛踢倒地的人,直接就從他的身上踩了過去。

當我感覺到腳下柔軟的觸感,以及人發出來的悶哼聲,我才低頭看著這兩眼昏眩的男人。

「啊,差點忘了……」

我蹲下來,用力拍了拍他的臉頰,試圖喚醒他的對他說:「喂喂,有人在嗎?艾維特──」

「唔嗯……哇啊!」聽見我的聲音,艾維特便慢慢睜開眼睛來,第一眼看到我的他馬上就驚嚇得從地上跳起來,退後好幾步與我拉開安全距離,很怕我再給他一記回馬槍。

不過我卻不想理他那副驚恐的表情,指著他的鼻子說道:「想救利奧的話就快點來幫我。」

「咦?哎?妳、妳這句話是什麼意……哇啊!」

「別問了,過來就對!」

我沒有多做解釋,直接拉著他的手臂往門外跑過去,離開了這邊的校舍後,直奔我們住的宿舍。

艾維特被我拉著跑,只能一直哇啦啦的叫著,看起來他還沒從混亂中清醒過來,不過我也沒時間跟他解釋這麼多了,現在得把握時間才行。

因為連我的天才腦袋也不知道,利奧能撐多久。

「克莉絲多,妳先跟我解釋,不然我……等等等!妳在幹嘛?這裡是我的房間……喂!別在我身上亂摸啊,把我的鑰匙還來!」

我直接打開了艾維特的房門,硬是把他拉進來,這時我也懶得去管走廊上有誰見到我進入他房間的事情了,現在的我滿腦子都只有救利奧的念頭。

艾維特是希瓦那學院裡出了名的研究狂,如果說有哪裡最適合調配解毒劑的話,非他這裡莫屬。原因不為別的,就憑著他擁有比研究室還要齊全的私人實驗室。

我拉開他房間內那顯眼的窗簾後,一個完整的魔法研究室出現在我的面前,而滿臉寫滿問號的艾維特則是慌張地跑到我面前來,站在研究室與我之間,拼命搖著頭。

「等等等!妳想對我的寶貝研究室做什麼?」

「我們是朋友對吧?」

我冷靜地問了一句。

艾維特愣了下,伸手抓著後腦上的短髮,有些害臊的別過頭,回答道:「嗯……是、是啊,是朋友。」

「所謂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

一句話解釋了我的需求後,我便大步跨過他身邊,走入研究室中。

而艾維特則是一臉不明所以的站在我身後,久久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看著我走來走去,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般的到處探頭探腦。

「妳在找什麼?是說妳剛才提到,要救利奧的話就要我幫妳……利奧的狀況真的有這麼嚴重嗎?我聽說他是從樓梯上摔下來,結果被放在樓梯下的棍子戳中了菊花不是嗎?難道他的菊花真的傷得這麼重?」

我停下了尋找的動作,一臉無感的轉過頭來,聽他說著利奧住院的新版本謠言,忍不住長嘆一口氣。

這些人到底怎麼傳八卦的,簡簡單單的食物中毒四個字都不能表達好。

竟然已經傳到讓利奧爆菊了,就算只是謠言,但是身為男主角該有的形象,都已經被這款遊戲玩壞了啊。

「他的菊花沒事,他是食物中毒。」

「啊?什麼嘛,虧我還帶了治療痔瘡的藥給他。」

艾維特聽見我這麼說,面露失望神色的將口袋裡的藥拿了出來,我一看見他手中的藥膏,馬上搶過來仔細看著。

嗯,跟我腦裡想到的解藥成分一樣!

「你真不愧是魔法學院的天才學生,艾維特!」

「咦?什、什麼?治療痔瘡的藥不管是誰都做得出來啊。」

「我說的不是那件事情,笨蛋。」我將這個藥膏打開來,用鼻子嗅了嗅裡面的白色藥粉後,便將它全部倒入了旁邊的木缽中。

另外我又抓了旁邊的幾個藥草,加進去混在一起攪拌著。

白色的藥粉很容易就染上了其他藥草的顏色,在我抓了七、八種藥草後,它的顏色已經變成了粉紅色。

千萬不要問我這個顏色是怎麼調配出來的,硬要解釋的話我只能告訴你,這絕對是遊戲的色盤系統當機了。

「喔──這是什麼啊?」

艾維特從我背後探出頭來,充滿好奇的看著我碗裡的粉紅色粉末,看起來他似乎也沒見過這種顏色的粉末。

同樣的,我也沒見過啊!

這遊戲的配色系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白色加綠色再加藍色的藥草會調配出粉紅色粉末來?

唉,算了。

反正這也不是我第一次想不透系統設定了,還不如就直接這樣忽視BUG吧,這樣會比較輕鬆點。

「這樣材料準備好了,艾維特,我們走!」

將這碗粉末蓋起來之後,我又拉起艾維特的手跑出房外,這次艾維特沒有一直追問我原因還有理由了,只是就這樣讓我拉著他跑。

接下來我帶著艾維特要去的目的地,是我房間。

因為我常常都被校長指派到各個地方去執行任務,所以相對的,回到宿舍來的時間不是很晚就是很早,如果要吃晚餐什麼的,除了自己煮之外沒有其他辦法。所以我就乾脆讓校長在我房間裡裝了個簡易廚房。

當然,校長不可能拒絕我的要求,很爽快的就把這個簡易廚房建起來了。這個小廚房雖然簡便,但基本上還算是個設備齊全的廚房,雖然沒有辦法像麗蓓卡一樣做餅乾,但是其他甜品的話我倒是還有辦法做出來。

如果說要直接拿這個粉給利奧吃的話,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欠麗蓓卡一個道歉,畢竟我沒有解釋清楚就讓利奧誤會了。雖然是毒藥。

這也算是我想讓利奧和麗蓓卡的感情稍稍加溫些,而做的彌補吧。

我一邊想著要做什麼樣的甜品,一邊穿上了圍裙,順便開始指使被我拉過來當助手的艾維特。

「艾維特,幫我把那邊的器具拿過來……還有去那邊的架子幫我拿材料。」

「要做吃的嗎?」

「是要給利奧做探病甜點。」

「嘿嘿,沒問題。」

艾維特很開心的照著我的指示,幫我把材料和器具都拿了過來,而我則是捲起了袖子,拿起攪拌器,準備開始製作。

希望這份甜點能讓利奧好起來,也能夠讓麗蓓卡順利的傳達自己的心意……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