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三:地府閻羅

 

明明是午後,卻因為紫黑色霧氣的關係,將附近的天空染成陰沉、低迷的氣氛,彷彿置身於地獄深淵。

剛才見到的透明魂魄環繞在霧氣周圍,如魚得水,比剛才式神讓他見到的模樣,還要危險。

式神仍如僕人般,將兩手放在腹部,雙眼直視前方的紫黑色霧團,就算那些魂魄從她身旁飄過去,也不為所動。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雖有白澤的式神在,但仲夏衍還是沒法安心,他總覺得這次的感覺比之前遇到少女播種者時還要更加可怕。

他只希望,這不過是自己想太多。

式神沒有理會仲夏衍,只是微微低下頭,見到她的動作,仲夏衍趕緊朝前方看過去,這才發現紫黑色的霧團裡有個高大的身影。

那個人的穿著打扮,就像是從古裝劇裡走出來的,環繞在附近的透明魂魄不但不敢靠近他,反而還與他保持著距離,像是敬畏他的存在。

當男子從霧團中走出來之後,全身上下散發出的威嚴頓時令仲夏衍動彈不得,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發愣。

跨過紫黑色霧團,讓它成為自己的披肩,男子俊冷的臉龐上,沒有笑容。

他將右手彎起放在胸前,慢慢來到兩人面前。

就算仲夏衍再遲鈍,也可以感覺得出這個男人和以往見到的冤魂不同。

當那雙金色眼眸注視著自己時,他覺得全身的血液瞬間凍結,身體也動彈不得。

如果不是式神拍他的肩膀,他恐怕連自己快要窒息這件事都沒意識到。

「式神,妳的主人在哪?」男人用低沉的嗓音,溫柔中帶著絕對的命令態度發問,但他的視線,卻始終都放在仲夏衍身上。

式神並未感到不快,微微低下頭,回答他的問題:「主人目前不在這裡。」

「我特意來此地見妳的主人,沒想到這麼不巧。」

「您的話我會如實轉告主人。」

「那就好。」男人收回視線,轉過身,仲夏衍的心臟這才不再繼續狂跳。

他鬆口氣,本以為沒自己的事,卻沒想到聽見男人開口問:「他是人類吧,為什麼身旁帶有如此重的怨氣?」

仲夏衍將他的話清清楚楚聽進耳中。

怨氣?這是什麼意思?

他飛快地朝式神看過去,但式神卻低著頭。

「難道……你不曉得?」

見到仲夏衍的反應,男人總算開口和他搭話,似乎對他被蒙在鼓裡這件事情感到訝異。

「呃……」仲夏衍往後退兩步,看看式神,再看看男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回答

他很怕自己做錯什麼反而造成白澤的麻煩,再說,這個男人讓他本能的感覺到威脅,要是他和白澤是敵人,那不就糟糕了。

而且,式神似乎也很警戒他。

男人並不在乎他們想不想回答,默不作聲地抬起手來,將那些與他保持距離的透明魂魄招到身邊,輕觸如煙霧般的身軀。

之後他便垂下眼眸,低語:「看來我循著怨氣找人的決定是正確的。」

「找、找人?」仲夏衍聽見這句話,馬上想到白澤。

這個男人果然是衝著白澤來的!

男人將手收回後重新與自己對視,擔心白澤安危的仲夏衍,只能強自壓抑住內心對他的恐懼。

「你叫什麼名字。」

「問別人的名字之前,自己應該先報上名,這是基本禮貌。」

仲夏衍不打算退讓,應該說他不能退讓。

要是這個男人真的對付白澤,那他說什麼也得保護她。

聽見他的要求,男人皺起眉頭,手扶額頭碎碎唸:「凡人就是這樣,所以我才不想來這裡……要不是這件情非同小可,我也不會親自跑一趟。」

他的無奈聽起來像是抱怨,看起來似乎也挺委屈。

男人抬起頭,以銳利的目光瞪著仲夏衍,試探性的問:「你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嗎?」

「我管你是誰!」仲夏衍不甘示弱地威嚇:「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傷害白澤的!」

話一說出口,仲夏衍的頭馬上就被站在旁邊的式神用力拍下去,痛得蹲在地上。

「痛死了!妳突然打我做什麼?」

「因為您實在是太過愚蠢。」式神用著甜甜的微笑看著他,但背後的殺氣卻讓仲夏衍乖乖閉嘴,不敢吭聲。

站在兩人面前的這名古裝男子,露出了詭異的微笑。「即便是知曉世間萬物的高貴神獸,還是會有失手的時候。」

「請放尊重點,大人。」眼看男人以反諷的方式來羞辱她的主人,式神也不再表示沉默:「主人的名諱可不是您能夠隨便說出口的。」

男人感到不悅的挑眉道:「我知道天地兩界都不敢動她,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居於她之下。」

「只要主人想,就能迅速讓天地兩界陷入混亂,即便如此也沒關係?」

「我倒想看看讓所有人都懼怕卻又敬仰的神獸,究竟擁有什麼樣的力量!」

男人以那雙彷彿能夠看透所有事物的雙眼注視式神,但式神卻早已不如之前那般溫柔可人,而是恐怖地發怒,狠狠的瞪著他看。

「既然您已經說到這個分上,請原諒身為僕人的我無法繼續保持沉默!」

她張開掌心,幻化出雪白長劍,劍柄掛有淺藍流蘇,如同冰雪般寒冷。

式神明顯有意要跟對方開打,仲夏衍不知道該不該勸架,更擔心在這裡戰鬥會影響到其他學生,但式神卻不在乎這些,握緊劍柄,踏步而出。

男人抬起眼眸,見到她已經來到自己面前,卻仍不慌不忙的將掛在腰間的劍拔起,直接擋下她揮砍而下的劍刃。

瞬間吹起的風壓將四周的紫黑色霧團吹散,連那些透明魂魄也都沒辦法抵擋,與紫黑色霧團同樣消失。

仲夏衍也必須緊緊靠著倉庫的門才能穩住身體,否則他的下場大概也和那些霧團差不多。

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他一個「人」能夠阻止。

式神透過長劍,看到男人臉上露出游刃有餘的笑容,隨即,身旁的紫黑色霧團如刀刃般劃過她的身體,逼得式神不得不收起攻擊,向後翻身,與他拉開距離。

揮舞手中的劍,以劍身纏繞銳氣的方式,將這些紫黑色的霧刀全部反擊回去後,她的雙眼充滿怒火,不悅的看著男人。

對方不但輕輕鬆鬆便擋下她,還以瘴氣作為攻擊武器,連劍都沒出鞘,分明是小看她!

「請拔劍應戰。」

「劍出鞘,必取性命。」男人將長劍舉起,平放在眼前。「除非萬不得已,否則我絕不會隨便讓我手中這把劍出鞘。」

式神緊抿雙脣,雙眼如火焰般燃燒,她完全沒有被男人當回事,甚至不認為她會對他造成威脅。

如此從容不迫的態度,讓她按捺不住內心的衝動,全身上下燃起了白色的火焰,眼看化為紙人的她,就要這樣被分解。

男人看見她的變化有些訝異,但還來不及回過神,就看見她「砰」的一聲,變回紙人的模樣,飄呀飄的來到體育館旁的倉庫上方。

仲夏衍也順著紙人飄過去的方向看,但當他看見站在那裡的人用兩指夾住紙人的時候,不由得驚訝的對著他大喊:「韋、韋司?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待續~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