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好導致的壞脾氣,讓他這張壞人臉越看越可怕,這點仲夏衍自己再清楚不過,但是比起現在這樣,他倒是寧願讓所有人怕他。

白澤留下的式神,聽話得令人頭痛。

「呃……這位同學,現在是上課時間,可以麻煩妳回到座位上嗎?」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站在仲夏衍身邊的關係,老師的態度很柔和,還有些膽怯,似乎不知道這樣要求會不會讓仲夏衍發火。

但式神卻毫不領情的回答:「請您別顧慮我,把我當成空氣即可。」

「這、這個嘛……」老師面有難色,在這裡要是沒有展現出身為老師的威嚴,那麼就很難讓其他同學尊重自己。

可是,他也不想跟仲夏衍扯上關係,下班時被他埋伏、痛打一頓。

仲夏衍抬起頭,正巧對上老師的視線,卻看見老師很快地低頭將臉埋入書中,開始唸起課文。

「上回我們上到第六課,今天就繼續從這一段開始。」

看這情況,連老師也打算無視式神的存在了。

「喂,現在是上課時間,妳能不能別待在這裡,下課之後再跟著我不行嗎?」仲夏衍忍不住小聲地對站在身邊,把自己視為保鑣的式神說著。

「主人的命令就是待在您身邊,所以我不能離開。」

式神的態度很堅持,真的就像白澤所說,不管發生什情,都不會離開他。

可是,這個命令反而害得他不能好好上課,而且連他的名譽也有了危險。

不知道明天開始,他又會多出什麼莫須有的惡名……

「白澤這樣做,到底是在幫我還是害我……」

眼看自己沒辦法讓式神乖乖離開,他也只能妥協,盡可能地無視式神的存在。老師講課的內容,他沒聽進去多少,只無聊至極的盯著窗外看。

靠窗邊的最後一個位置,通常都是大家搶著想要的好位,他也不例外。盯著窗外,上課時間就會過得飛快,反正他也知道老師不會點他的名。

下課鐘聲響起,他聽見教室裡傳來飛快的腳步聲,接著,楊韋司便在他身旁緊急煞車,用力朝他桌子拍下去。

「夏衍!我知道你從那次旅行之後就很在意白澤,但也沒必要讓人家無時無刻黏著你吧!」

「啥啊?你是還沒被我打夠嗎!」

仲夏衍不快的起身,低頭看著矮自己一節的楊韋司,活像流氓。

但楊韋司卻完全不害怕的挺起胸膛,理直氣壯的說:「你這樣不行!不可以欺負善良可愛的女孩子!」

「你在吵什麼啊!我又沒有在欺負她,是她自己──」

「是我自己願意跟著的。」原以為不會插話的式神,突然闖進兩人之間,向楊韋司坦白:「這是命令,所以我必須服從。」

「命命命……」楊韋司用顫抖的手指著仲夏衍。「你居然還跟人家玩主僕遊戲!我真是看錯你了!夏衍!」

「都說你搞錯了啊!」

「是的,我們不是在玩遊戲。是認真的。」

「妳這傢伙,別又隨便給我開口抹黑事實!」

「我不是在抹黑,只是陳述事實。」式神看見仲夏衍火大的表情,困惑的歪頭問:「請問,我有做錯嗎?」

式神突如其來的發言,不但把事實越搞越複雜,還讓楊韋司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仲夏衍的臉上更是冷汗直冒。

想到這兩個人的「感情」居然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變得這麼「親暱」,楊韋司就忍不住各種嫉妒羨慕恨。

「可惡啊啊啊!沒想到那次以『旅行』為由的聯誼活動,身為湊人數的你居然搶先我這個主揪一步,交到這麼可愛的女朋友!」

「是僕人,不是女朋友。」

式神幫忙修正楊韋司的結論,但只是把事情越變越糟糕。

「僕人讚啊!超級讚的!我羨慕都來不及了!」

楊韋司氣憤地說著,完全把自己的心思說出來。

仲夏衍無奈地嘆氣。

「……你果然是為了聯誼才舉辦那次旅行的。」早猜到是這樣,仲夏衍也沒有太過驚訝,但楊韋司的誤會已經根深柢固到把他的解釋當成藉口,擅自腦補。

楊韋司飛快的轉過身,拉住式神的手腕,認真地對她說:「白澤同學,妳不用這麼乖乖聽夏衍的話!要是他欺負妳,跟我楊韋司說!我會保護妳的!」

「是,我明白了。」式神並沒有拒絕,也沒有甩開他的手,只是直盯著仲夏衍看。

她的回答讓楊韋司忍不住為她感到難過。「嗚嗚!夏衍你真狠心,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居然被你荼毒──你還是個男人嗎你?」

「別隨便把人當成壞人啊你!」仲夏衍把式神的手從楊韋司手上搶回來,這時他才發現,教室內的視線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全都聚集到他們身上來。

討厭這種視線仲夏衍,不快的咋舌,強行將式神快速拉出教室,沒想到楊韋司居然不肯認輸,從後面追上來。

「等等!夏衍,你別想落跑!」

「你別這麼纏人行不行!我現在沒時間陪你玩!」

仲夏衍忍不住回頭對著他大吼,但對方卻完全沒有要停下腳步的打算,反而加快速度,雙手以手刀姿勢向前飛奔。

「嘖,那傢伙一認真起來,就很棘手。」

楊韋司雖然個子矮小,看起來不怎麼樣,卻自稱是全高中最帥飛毛腿。

雖然前面完全是他自己妄想太嚴重,但後面三個字,可是貨真價實。楊韋司的速度真的快到能夠參加田徑。

為了不讓楊韋司追上自己,仲夏衍加快了腳步,而看到他露出不快的表情,式神眨眨眼,再次歪頭問道:「您打算去哪裡?」

「我也不知道,總之,先離開那傢伙的視線內。」

「明白了。」式神將頭扶正,突然上前超越仲夏衍,攬起他的腰,把他當成沙包拎在手上,接著便快速奔向走廊盡頭的窗戶,縱身躍下──

旁邊的學生們全都看傻眼,而仲夏衍更是在看見四散的碎玻璃,以及藍天白雲之後,放聲慘叫。

「哇啊啊啊!妳妳妳、妳在做什麼!」

仲夏衍與式神的身體,從三樓直落而下,但式神卻輕輕彎曲雙腿,如同貓咪般輕巧,安然無恙的踏在草皮上。

經過附近的學生們,就像那些趴在走廊邊看好戲的人一樣,全都瞪大眼睛。

動作電影中才會出現的畫面,如今居然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上演。

來到那扇被式神撞破的窗戶前,低頭看著他們的楊韋司,不同於其他人,雙眼閃閃發光,興奮地大聲說道:「喔喔喔喔!白澤同學好酷!」

式神聽見他的呼喊聲,轉過頭,鬆開手讓仲夏衍摔在地上後,雙手放在腹部,向他低頭行禮。

「好痛痛痛……」

直接撲倒在地上,完全被她遺忘的仲夏衍,摸著鼻子爬起來,但是卻來不及自己站起身,又被式神拉住後頸的衣服,半拖半拉的往隔壁校舍的方向走過去。

「白澤同學好帥啊。」

楊韋司眨眨眼,已經對白澤充滿了崇拜之心,與其他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來的學生們,成為強烈的反差。

 

待續~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