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肚子痛到不行,他只想著要趕快和那個小嬰兒分開,根本沒想這麼多,再說,這種事情應該當下就要說吧?根本不用問啊!

有時候他真懷疑,白澤為什麼把他捲進這個世界。

「答答!」

感到惱火的仲夏衍,突然被從前面快速撲過來的小小身軀,抱住了頭。

軟綿綿的胸口緊貼在他的顏面上,而那抱住他的力氣,根本像是要把他的頭給擰碎!

「什什什什、什麼鬼東西啊!」

仲夏衍揮舞雙手,想把扒住自己不放的東西拿下來,卻怎麼樣也沒辦法讓它移動分毫。

站在一旁從頭看到尾的白澤,驚訝得睜大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抱住仲夏衍的小孩。

「……這是怎麼一回事?」

看到牠的瞬間,白澤這才明白四喜要她過來的真正原因,但這情景仍讓她不敢置信。

一個月前委託四喜照顧的那個小嬰兒,竟然以飛快的速度成長,如今已經有七歲小孩這麼大了。

這成長速,完全出乎白澤的意料。

四喜到底是怎麼照顧的啊!

四喜忍不住嘆口氣,無奈的說:「我話先說在前頭,這件事情與我無關,我只是正常的照顧他而已。我也沒想到怨念集合體誕生出來的東西,居然會成長得這麼快速。」

白澤垂下眼眸,雙眼透露出危險的氣息,緊盯著快把仲夏衍的頭捏爆的小孩。「沒想到這世上竟然有『白澤』不知道的事情。」

「這小孩處於冤魂與妖怪之間的曖昧地帶,雖然有著妖怪的身體,魂魄卻無定形,而且,魂魄還是由許多冤魂凝聚而成的……」四喜吸吸菸斗,若有所指地對白澤說:「妳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嗯。」白澤心裡有數。

她現在在靜靜地等待,但照這個小孩的成長速度來看,恐怕花不了多少時間,他們就會被盯上。

而且這次,可不會像巨大海葵那般好處理。

「妳打算怎麼做?繼續把牠藏起來,還是……」

「我需要時間想想。」

事情出乎她的意料,她需要時間好好思考下一步。這個小孩會怎麼樣,她不想管,讓她擔心的,是仲夏衍的安危。

利用人類的身體孵化非妖非鬼的曖昧存在,這種事是違反世間常理的,雖然不是她的本意,但仲夏衍被盯上,是遲早的問題。

「噗哈!要死了!你們是不會來幫個忙嗎?」

好不容易把黏住他的小孩從頭上拔下來的仲夏衍,一手拎著笑得很開心的小鬼,一手指著白澤與四喜,連聲抱怨。

「我都快沒氣了啊!你們該不會聯合起來故意整我吧?」

白澤與四喜同時眨眨眼,裝作沒事樣,各自別開視線,無視仲夏衍的抱怨。

他氣得快步走向白澤,凶惡的表情變得比鬼魅還要可怕,但白澤只是看著被他拎著到處跑、大聲笑著的小孩。

「咿呀──呀呀呀!」

「你的『小孩』看起來玩得很開心。」

無所謂的態度,讓仲夏衍火氣很大的張開嘴,但是當他意識到白澤剛才說了什麼,便又垮下臉來,看著拍手大笑的小孩說道:「等等,妳的意思是,這是之前那個小嬰兒?」

聽見白澤這麼說,仲夏衍這才確認牠頭上長著兩隻小紅角,如同獅子般的雙眼,以及虎牙,讓牠看起來確實像是隻妖怪。

可是,時間的長短與生長速度,完全不成正比啊!

「妖怪都長這麼快嗎?」這是他最後得出的結論。

四喜忍不住噴笑,而白澤則是皺緊眉頭,嘆氣道:「要是這樣叫正常,四喜就不會特意把我找過來了。」

「所以這樣不正常?」

「不正常。」

「喔……」根本分不清的仲夏衍,只能搔搔頭髮,把小孩遞給她。「拿去吧,別讓這傢伙再巴著我不放就好。」

才剛這麼說,小孩又突然快速的反身爬到仲夏衍背上,他爬了幾圈後,直接跨坐在他的脖子上,舉起雙手歡呼:「咿呀!」

「啊啊!你給我下來!」

「呀呀、呀!」

「呀你個頭!不要把我當玩具!」

仲夏衍想把牠抓下來,但這次牠閃得很快,像蟲子一樣在他身上爬來爬去,靈活閃避他的手掌,說什麼都不讓他抓。

被牠害得團團轉的仲夏衍,看起來就像是在原地跳舞,讓四喜笑到翻。

「哈哈哈!這樣真矬,快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沒心情管這麼多的白澤,認真的低頭思考原因以及解決辦法。

仲夏衍在跟牠纏鬥許久後,好不容易才抓住牠的衣服,硬是把牠從自己身上拽下來。

整個人累到不行。

「咿呀呀呀。」小孩在他手上叫著,歪頭看他。

眼神很無辜,像是不明白仲夏衍為什麼會這麼疲累,大大的金色眼珠,水汪汪地、惹人憐愛,但仲夏衍卻一點也不這樣麼想。

「你、你這該死……」

「答答!」小孩朝他伸出雙手,像是要他抱抱自己,卻被仲夏衍狠狠的瞪著。

不過,牠不但完全不害怕,拍手笑得更加開心。

牠的反應,害仲夏衍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喂,白澤。」他側頭問女孩:「我快被這小鬼煩死了,能不能先讓我離開這裡?」

「不行不行。」四喜見他想走,便用長菸斗指著他。「你這當媽的怎麼這樣對待自己的小孩?一個月不見,好歹陪牠玩玩吧?」

「我看是讓牠玩我,而不是讓我跟牠玩!」仲夏衍皺緊眉頭,厭惡的看著手中的小孩。「再說,我也不擅長照顧小孩,更別說是小妖怪了。」

「既然嫌麻煩,就不要生啊。」

「我從來就沒想過要生啊!」

四喜與仲夏衍一來一往的爭吵拉回白澤的注意力,小孩已自行從仲夏衍手中掙脫,重新爬回他的頭上,將肚皮貼住頭頂。

抬起頭,兩人以相同的野獸眼眸,將對方的身影,映照在彼此的瞳孔中。

「你叫什麼名字?」

「答答。」小孩張著嘴巴,很聽白澤的話,乖乖地回應,但說出來的卻不是完整的句子,讓人有聽沒有懂。

可是,白澤卻點點頭,像是能夠聽懂牠的語言。

「那你明白自己是什麼嗎?」

「答──咿呀!」

「這樣啊。」

不知道小孩說了什麼,白澤忍不住笑出來。

意外看到兩人在溝通的仲夏衍與四喜,不禁停下爭執,同時湊過來問:「妳居然能夠和牠溝通?」

白澤不以為意的說:「這不困難,我好歹也算是個『妖怪』。」

「我也是妖怪,怎麼就聽不懂這小子的語言?」四喜覺得很挫折,卻又不得不承認,白澤很「特別」。

牠沒料到,自己竟然會沒辦法和同樣是妖怪的小孩說話,語言不通,才是最讓牠頭疼的地方。

不過,這樣也表示,牠讓白澤過來的決定是對的,否則牠不知道還得和這小孩雞同鴨講多久。

「妳明明是人類,為什麼老說自己是妖怪?」仲實在被她的態度搞得腦袋一片混亂。

雖然之前白澤總說自己是妖怪,可是他卻完全感覺不出來,對他來說,白澤就是個普通的女孩子,根本不是什麼妖怪,就算有那雙異樣的眼眸,也不能代表什麼。

他會這麼深信,是因為他懷疑,白澤就是在小時候將迷路的他與妹妹平安送回家的神祕女孩。

「會這麼想的,大概只有你而已。」普通人見到這雙眼,早就嚇得尿褲子,只有仲夏衍不但不害怕,還把她當成人類。

坦白說,心裡還是挺高興的,卻也清楚這不過是自我安慰。

打從擁有這雙眼睛以及非人的力量後,她就無法與「人類」畫上等號。

白澤推推眼鏡,將趴在仲夏衍頭頂上的小孩抱下來,小孩變得很乖巧,與剛才調皮的態度完全不同。

仲夏衍和四喜沒想到這小孩竟然會聽白澤的話,與剛剛判若兩人,不免開始佩服起她的「馴妖」實力。

「你們不用這麼驚訝,怨念體雖沒有魂魄,但勉強算是妖怪,而要讓妖怪聽話很容易,就是讓牠知道彼此的地位高低。」

「也就是說,這小孩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

四喜明白的同時,卻也感到威嚴掃地,牠好歹是隻妖怪,卻被出生沒多久、什麼事情都不懂的小妖怪看扁,這讓牠面子往哪擺!

虧牠還花這麼多時間細心照顧對方,真是心寒。

仲夏衍反指著自己,困惑道:「那我呢?難道妖怪不會對父母親好嗎?」

「妖怪沒有親情觀念,牠只是覺得你很好玩,還有就是你聞起來很好吃。」

白澤一臉平靜的說著,想看仲夏衍垮下臉的反應。

果然,仲夏衍哭喪著臉的表情,比她想像中還要有趣,讓她忍不住掩嘴偷笑。

直到她懷中的小孩突然跳起來,再次用肚皮重擊仲夏衍的顏面,才讓他回過神。

「啊啊啊!你這傢伙又給我──」

「從仲夏衍肚皮裡生出來的『卵』,是牛鬼。」無視被小孩三度糾纏的仲夏衍,白澤回頭對四喜說:「以妖怪的程度來說是滿厲害的角色,好好養大的話,搞不好能成為強大的妖怪。」

剛出生的牛鬼,並沒辦法馬上判斷牠是什麼樣的「東西」,但在牠以不正常的飛快速度成長後,白澤只需看一眼就能知道牠是什麼。

結果,怨念體誕生出來的孩子,仍舊是妖怪,只是……有點不同。

「看來是抽到好籤,運氣真不錯。」四喜用著無所謂的態度,輕笑著。

「……我不覺得這是運氣問題。」

「妳的意思是,那女人讓仲夏衍當『寄卵者』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能夠吸取大量的『卵』,而不失去自我意識?」

白澤沒有回答就表示這個可能性很大。

「我調查一下仲夏衍的背景吧。」

「看樣子必須這麼做。」

四喜不介意增加工作量,坦白說,牠也對仲夏衍這個人有些好奇。

從他身上的「氣」就可以感覺出這個人有多少能力,但仲夏衍卻是完完全全的普通人類,根本不可能應付妖怪或者冤魂。

除非,牠漏了什麼。

「有什麼消息我再通知妳。」

「好,那麼牛鬼也繼續寄放在你這裡。」

「還繼續放啊?讓牠跟著妳不是比較好?」

「我可是個正常的高中生,沒時間照顧小孩。」

白澤一口回絕四喜,牠無法反駁,只能自認倒楣,長聲嘆氣。

注視著還沒把小孩從自己臉上拔下來的仲夏衍,白澤的心裡總有種不安的感覺,希望這並不代表什麼才好。

她從未想過仲夏衍是什麼人,她只知道,仲夏衍富有正義感,而且,他曾經幫助過自己──

原本她以為,只要知道這些事情便足夠,但如果想要保護仲夏衍,光是知道這些,遠遠不夠。

如果時光能倒回,她不會將仲夏衍捲進來,而現在,她拚命的希望仲夏衍能夠脫離這個世界。

無論用什麼方式。

「啊──痛痛痛痛!好痛!白澤,我肚子快痛死了──」

忽然間,仲夏衍抱著肚子在地上打滾,這才讓白澤注意到時間。

「糟糕。」她吐吐舌頭,嘿嘿笑道:「看來那個符紙的時限,比我想得還短。」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