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文章內節錄,非從頭開始。

卓以然為了方便,同時也為了耳根子的清靜生活,替決定留下來的四個人各自建了一棟房子。四棟房子約有三層樓高度,在一樓的陽台有條能夠貫穿四棟房子的走廊,讓他們彼此各自保持自己的空間,也能夠隨時支援對方。

繼承這份能夠維持這個世界存在的力量後,卓以然漸漸練習改變這裡的一切,讓這裡不再只有校園的範圍,而是能夠像以往生活在大都市裡一樣,哪都能逛。

因為這樣,他最先建造出來的,是圖書館。

而卓以然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這裡,研究、練習使用這份留下來的力量。

他必須在短時間內好好掌握住,才能夠讓他們四人繼續安然的生活在這裡,直到──直到什麼時候?

卓以然垂下眼簾,回頭看向抱著肚子、趴在地上顫抖的宇文秉。

做出決定的當下,他並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是單純的希望,這樣的日子能夠繼續下去。

「你還要在地上躺多久?」

「唔,等、等我一下,班長你的拳頭越來越狠了。」宇文秉一邊說,一邊辛苦的從地上站起來,「看來班長你很有成為拳擊手的潛力喔!」

「你的意思,是要我再弄個拳擊台嗎?聽起來不錯。」卓以然的臉上完全沒有任何笑容,隨口應付著。

他早就已經對宇文秉說的冷笑話免疫。

「我可是很認真的,班長。」

「那麼,順帶蓋棟鬼屋如何,晚上可以去讓你試膽,搞不好久了之後,你就不會再怕那些幽靈鬼怪。」

「不不不不要說這麼可怕的事情啊!班長!」宇文秉連想都不敢想,抱著頭大叫:「絕對不要、千萬不要、打死我都不要!」

「虧你長得這麼大隻,還會怕黑跟幽靈。」

見他恐懼的驚呼,卓以然也軟下心來,不再和他計較。

他走到旁邊的書櫃,將手裡的書放回書架上之後,回頭說道:「走吧,我們去看看另外兩個人是不是也和我們一樣,受到影響。」

「喔!」

聽見卓以然這麼說,宇文秉立刻豎起頭上的狼耳,尾巴興奮的搖擺著,似乎很感興趣。

不過卓以然很清楚,他不過是想去幸災樂禍罷了。

要不是因為宇文秉屁股上又粗又大又毛茸茸的尾巴,他恐怕會把宇文秉當成狗,畢竟狼跟狗只有一線之差。

「界跟解見他們在家嗎?」

「解見我不清楚,界的話應該都在家裡,他不太喜歡出門。」

宇文秉來到卓以然身邊,往圖書館的大門走過去,聊著另外兩個人可能會在哪裡的話題,一邊打開眼前的門。

瞬間,兩人瞪大雙眼的愣在原地,不自覺得張大嘴。

「班班班……」宇文秉指著眼前的景象,滿頭大汗,「班長!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同樣感到錯愕的卓以然,推了推眼鏡,無奈道:「……我想得沒錯,這次的『改變』果然和以前不同。」

比起慌慌張張的宇文秉,卓以然的口氣顯得稍微冷靜一些,但他怎麼樣也沒想到,這次受到影響的,不單單只有他們幾個「活體」,連這個世界也都受到了影響。

看著門外的那一大片廣大森林,卓以然再次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只是發現這件事情,不但對他們沒有好處,反而讓事情變得越來越棘手。

「班長,你為什麼要造出這麼一大片樹林?」以為是卓以然刻意這麼做的宇文秉,很快的轉過頭來問著,卻看見他臉上的陰霾。

這時他才會意過來。

「難道……這片樹林不是班長你造出來的?」

「我很難回答你這個問題。」卓以然兩手搭在腰上,百思不得其解。

感覺就像是直接把他腦袋裡閃過的畫面具現出來。

這樣他得注意點,否則接下來又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模樣。

「雖然眼前發生的是事實,不過我還是要先修正一件事。」他眨著眼,指著這片森林說:「這不是樹林,而是森林。」

「耶?不一樣嗎?」

「完全不一樣,森林的面積可是比樹林要大上好幾倍。」

「所以……」宇文秉指著自己,突發奇想的問:「因為班長你想要把這裡改造成森林,我們才會變成動物?」

「這並不是我刻意造成的。」卓以然沒好氣地朝他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閒來無事,想把我們從人變成動物嗎?」

「我覺得挺有趣的啊。」宇文秉一臉無辜的說著,其實他對自己變成狼的事情,並沒有什麼怨言,只是頭上跟屁股上多了個東西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他只是擔心,會不會又是張靖他們在搞鬼。

被那兩個人耍玩,害他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緊張兮兮,得了嚴重的被害妄想症。所以當他知道是卓以然的原因之後,才會覺得無所謂。

「這下子,要找起人來有點困難。」卓以然看著這片樹林,有些不安。

「班長你不能控制這片森林嗎?把一切變回原樣不就好了?」

「要是可以的話,我早就做了。」他抬起頭看著他,皺眉道:「我可沒有你那麼遲鈍。」

早在發現這件事情後,卓以然就試著想要讓他們兩個人的動物耳朵、尾巴消失,可是不管他怎麼做,就是沒有辦法解除這個狀態,這雙耳朵跟尾巴,就像是牢牢黏在他們身上一樣,不為所動。

所以他才開始擔心另外兩個人的情況。

「在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以前,得先確定界和解見的安危才行。」

自從張靖和林道純這對令人頭痛的搭檔,一起進入沉睡模式後,這個世界就不再出現過任何會危害到他們的威脅,就連那些被吞噬而成為「生物」的學生們,也都不會主動對他們出手。

安逸的日子過得有點長,讓他們越來越沒有警戒心,除了偶而懷念以前的朋友、家人之外,他們四個人並不會覺得寂寞。

當初是他們選擇要留下來的,那麼,就不會後悔自己曾經做出的決定。

「宇文秉,拿好你的武器。」

「咦咦!難、難道會有什麼危險嗎?」

「很難說……張靖和林道純他們兩個人留下了太多秘密,要是這件事情的起因,與他們那些沒有說清楚的秘密有關係,那麼就有可能會演變成需要戰鬥的情況。」

「哎──」宇文秉搔著頭,尷尬的回答:「可是我把油紙傘放在房間裡了耶,沒帶在身上。」

「什……你為什麼沒有隨身攜帶自己的武器!我說過,你的武器是很重要的東西,不能隨便亂放的吧!」

「可是班長,天天帶著油紙傘很麻煩啊!它又不像界的提燈那樣,可以輕鬆帶在身邊。」

「你現在是嫌我這個搭檔?」

卓以然黑著臉,兩手交叉放在胸前,凶神惡煞的瞪著宇文秉看。

感覺到那刺骨的恐怖殺氣,宇文秉只能尷尬的別開眼神,哈哈苦笑。

「哈、哈哈哈……我、我可從來就沒這個意思喔!跟班長成為搭檔我超開心的,真的真的超級開心的!哈哈哈……」

為了不讓自己的腹部再次被卓以然狠K,宇文秉只能盡力辯解。

卓以然看他心虛的表情,懶得繼續和他說下去,「那麼現在就稍微改一下順序。先回到我們住的地方,拿好你的武器,然後再去界的房間找他,順便問問看他知不知道解見人在哪,不管怎麼說,要先確認他們的安全。」

宇文秉立刻用力點頭,「好!既然決定了,那我們快點出發吧!」

說完,他飛快地衝進森林裡,但是卓以然卻仍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看著他。

過了沒多久,宇文秉便雙眼噴淚的從森林裡跑了出來,哇哇大叫的緊緊抱住卓以然,口齒不清的說道:「好好好、好黑!森森森森……好可怕!」

他冷眼看著變成大野狼的男人,抱住變成兔子的自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模樣,忍不住嘆氣。

「森林裡面視線昏暗,加上這裡的樹長得這麼高、樹葉也很茂密,所以裡面的視線,大概和以前的第二校舍差不多。」

「班長你為什麼現在才說啊啊啊啊!」

「因為我還沒開口,你就先跑進去了。」

「班長啊啊啊啊!」

卓以然聽著他的哀號聲,真心覺得他比他還適合當小白兔。

好不容易將黏住自己的宇文秉推開後,他轉身走進圖書館裡,沒多久就拿著一個手電筒走出來,還順手替宇文秉戴上頭燈。

有了燈光照明,宇文秉的膽子頓時變大了起來,在一次挺起胸膛,站在卓以然的面前大聲說道:「果然還是班長厲害!這樣就沒問題了!我們走──」

「走就走,不要再說廢話。」

不等他說完,卓以然就直接扯著宇文秉的臉皮走進森林裡。

 

【感謝點閱,其餘內容請見實體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