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打從一開始,就是打算來這個城鎮?」克特爾從商隊頭子跟她的對話中,慢慢拼湊愛琳絲的目的,但他還是不知道她是誰,這才是最讓他在意的。

愛琳絲笑著回答:「因為我聽說,這個城鎮有點問題。」

「有點問題?這是什麼意思。」

「我要是知道的話,就不會特地跑到這裡來了。」愛琳絲斥鼻笑道,「不過,這件事情跟你無關,既然你已經順利的完成你對商隊的諾言,將他們平安護送到城鎮來,那麼就已經沒你的事了吧?」

愛琳絲這麼說,擺明著就是要他別插手的意思,克特爾越想越不對勁,他怎麼樣也不想被愛琳絲當成礙手礙腳的麻煩。

他好歹也是西亞王國的騎士!

「我會依照情況來判斷,要不要插手。身為西亞王國的騎士,我有義務保護西亞王國的人民。」

克特爾顧不得自己還得去解決嗜血伯爵這件事,決意留下來。

在怎麼樣他也得向愛琳絲證明,自己的騎士頭銜,不是掛好看的。

而且他也有些懷疑,愛琳絲跟那群盜賊是不是有關係。

回想起來,商隊在遭到盜賊攻擊的時候,愛琳絲並沒有出手,否則商隊裡的人也不會受重傷。

如果依照商隊頭子的說法,愛琳絲應該有著能夠對付盜賊的實力才對,要不是這樣的話,那就表示愛琳絲跟盜賊之間,肯定有什麼祕密。

他可不覺得那群盜賊,是能夠用三兩句話隨便哄騙過去的笨蛋。

對愛琳絲充滿不信任的克特爾,看著她的眼神也漸漸變得銳利起來。

而愛琳絲卻仍保持著輕鬆的態度,眨眼吃著手中的水果。

「你這麼說也有點道理,嗯……好吧,或許你的『騎士』身分,多少會有點用處。」

愛琳絲說完,吹了聲口哨。

遠處傳來馬啼聲,接著,克特爾的馬居然自己跑了回來。

克特爾驚訝的睜大雙眼,沒想到愛琳絲這麼簡單就把他的馬呼喚回來,還沒回過神,就看見愛琳絲將馬繩交給了他。

「走吧,我們去見見這裡的地方官,也就是負責管理這座城鎮的城主。」

說完,愛琳絲便跨上馬背,沒等他回答,便駕馬離開。

克特爾連忙騎上自己的馬,趕緊追過去,根本就不曉得愛琳絲到底要做什麼。

他還以為愛琳絲是要去西側解決紛爭,沒想到卻是朝城主住的地方過去?

這讓他不禁懷疑,她是不是又在打些什麼壞主意了。

 

 

這個城鎮其實不太大,全鎮以噴水池為中心,分成東西南北四側,是個呈現圓形的小城鎮,路好記到讓人想迷路都難。

經過噴水池的時候,克特爾下意識朝西側看過去,發現還是能見到因燃燒而竄起的黑煙,忍不住追上前方的愛琳絲,追問道:「我們真的不用先去西側那邊滅火嗎?」

「那邊打得正歡,我們幹嘛插手?再說,自己城鎮裡發生的事情,城主不會置之不理。」愛琳絲直視前方,根本不關心西側那邊的事情,用輕鬆的態度回答他:「如果是怕大火延燒到其他地方的話,那大可不必擔心,因為城鎮的東西南北四側,都各自設有防禦機制。」

「防禦機制?妳是說類似『魔法』那種東西嗎?」

「魔法」在他們這裡,是非常少見的。

自從魔法之都麥卡倫在一夜間消失無蹤後,「魔法」便成為稀有的東西。

除了本身就具有「魔力」的種族或物品之外,他們人類想要使用魔法,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並不是人類無法使用魔法,而是關於使用魔法的相關書籍、紀錄等等,都隨著魔法之都消失後,跟著一起不見了。

魔法之都麥卡倫中有著許許多多關於「魔法」的重要紀錄,而所有歷史上的強大魔法師,全都是從其中誕生出來的。

但是,這一切全都蕩然無存。

而現在能夠使用「魔法」的人類,幾乎找不到。

為了彌補失去的「魔法」,人類開始研發各種相似的能力,而煉金術便是其中一種,只是這介於科學與魔法之間的產物,十分不穩定,也因為這樣,煉金術基本上都是由煉金術師公會負責管理的。

沒有向公會提出申請的煉金術師,是不能隨意使用煉金術的,而違反規定的煉金術師,將會由公會負責追緝。

所以各國對於煉金術師,是非常敬畏的。

雖然克特爾對於煉金術不是很了解,但他是見過的。在西亞王國裡就有由國王陛下欽點的王室煉金術師,所以他也不算完全陌生。

剛才在見到那片火焰,以及在火焰中打鬥的人們時,雖說當下他並沒有任何想法,但現在回頭想想,搞不好就跟煉金術有關。

畢竟現在唯一能跟「魔法」兩個字搭上線的,就只有煉金術了。

愛琳絲聽見他的調侃後,總算回過頭來看他,但她的臉上卻沒有笑容。

她忽然停止不前,翻身下馬,而克特爾也跟著這麼做。

當她看到愛琳絲將馬繩交給旁邊一名侍從後,他才發現,原來他們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看見愛琳絲朝他招手,他便走過去。

正當他彎下腰,打算開口提問的時候,就聽見站在大門前的侍從,恭敬的朝他們說道:「已經恭候兩位多時了,請隨我入內。」

克特爾嚇了一跳,沒想到對方竟然連問都不問他們的身分,就直接帶他們進去,簡直像是早就知道他們會來似的。

他用充滿困惑的眼神,回頭看著愛琳絲的時候,發現她也露出驚訝的表情。

看樣子,她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事情越來越奇怪了。」他故意開口提醒愛琳絲,要她稍稍防備些。

愛琳絲又再次朝他看過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勾住他的手,笑得很開心。

「旅途中本來就是該有點刺激感嘛!而且這樣正好,我們不用解釋自己的身分,就可以直接見到城主。」

看著愛琳絲天真無邪又可愛的笑容,克特爾倒是百般無奈。

他忽然有點羨慕愛琳絲這種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性格。

「妳倒是輕鬆,萬一發生什麼事情該怎麼辦?」

「有你罩我,我就什麼都不怕了。」愛琳絲笑著回答,拉住他的手往眼前的漂亮別墅走過去,「而且我也會罩你的,不用擔心。」

他才不是擔心這種罩不罩的問題!

眼前明明有比誰罩誰還要更加重要、更嚴重的問題吧!

為什麼愛琳絲竟然能夠樂觀到這種地步,甚至對眼前的事實視而不見。

說實在話,他完全沒有辦法放心讓她「罩」自己。

「還有,你剛才提出的問題。」眼前的侍從站在門前,側身讓他們進屋後,愛琳絲將勾起的嘴角慢慢收起,眼神冰冷的注視著眼前裝潢華麗的大廳,以及高掛在兩層樓上的水晶燈,「那個防禦機制究竟是不是『魔法』,我想你應該比我還要清楚才對。」

她刻意壓低了聲音,只讓克特爾聽見。

見到愛琳絲這反常的態度,克特爾也忍不住警戒起來。

他很清楚愛琳絲對他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簡單來說,剛才提到的防禦機制,不是魔法就是煉金術吧!

按照這個情況來看,是「魔法」的機率非常高。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