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特爾來到城鎮西側的時候,已經有不少民眾手持鋤具,在火海中與一群蒙面人打鬥,除此之外,還有幾個身穿輕甲,揮舞長劍,看起來像是士兵的人。

四周的房屋全都燃起熊熊火焰,完全沒有看見其他居民,唯獨這三隊人馬在這片火海中打鬥,讓人看得很不安,卻也有種說不出來的奇怪感覺。

平民與士兵共同退敵的情景,讓克特爾有些吃驚,沒想到居然會有平民留下來餐與打鬥,至少以他來說,是從沒見過的事情。

而且,這個小城鎮裡的民眾都挺強悍的,打起架來絲毫不遜於那些士兵,要不是他們身上穿著普通布衣,恐怕他還以為這些人全都是訓練有素的士兵。

甚至讓他有種平民比士兵還耐打的錯覺。

但是,眼前的戰鬥場面,卻顯得有些混亂,因為這些平民跟士兵打鬥的方式,實在有點強悍過了頭,那些蒙面人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

這樣看來,他趕來這裡的決定,似乎有些多餘。

眼看這裡並不需要他幫忙,克特爾便決定先回頭跟商隊頭子他們說清楚情況,好讓他們安心。

才剛遭遇過盜賊的商隊,各個人心惶惶,要是再看見這場混戰,恐怕會受到更大的驚嚇吧。

正當他打算掉頭回去的時候,一個農夫突然拿著稻草叉子,直接朝坐在馬背上的他刺過來。

他嚇了一跳,連忙抽出長劍擋住攻擊,並大聲說道:「我不是你們的敵人!」

雖然他這麼說,希望對方能夠別把他跟那群蒙面人當成同夥,但是,這名農夫卻沒有因此收回攻勢,反而將他從馬背上打下來。

克特爾的馬受到驚嚇,迅速朝反方向飛奔離開,摔在地上的克特爾根本來不及抓住馬,忙著用長劍抵擋對方的攻擊。

「等、等一等!我說了我不是敵人!」

克特爾不敢將長劍出鞘,怕一打下去,會傷到對方,畢竟他是來幫忙的,不想把事情越弄越複雜。

但是對方卻完全不把他的話聽進耳中,始終將手裡的叉子對準他。

實在沒辦法,克特爾便用力將對方推開,同時往後拉開距離。

正當他想再次開口問的時候,卻被人拉住,迫使他分心,低頭看著拉住他的小小手掌。

「快……快逃。」滿臉是血的小男孩,用著虛弱的聲音,對克特爾說著。

可是在說完之後,小男孩便全身無力的倒了下去,克特爾見狀,連忙伸出手抱住他的身體。

腦袋裡還沒明白小男孩說那句話的意思,那名農夫就又衝了上來。

眼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克特爾只好先帶著小男孩撤退。

才剛轉過身,他就看見眼前一片白影晃過去,接著便聽見馬的嘶叫聲,以及重物落地的沉重聲響。

他僵住身體,慢慢的轉過頭,赫然發現那名危險的農夫已經倒在地上,而他的旁邊,站著一匹白馬。

讓他吃驚的不是這匹突然冒出來的馬,而是馬背上坐的人。

當她笑嘻嘻地朝自己招手時,克特爾幾乎是脫口而出的大喊:「妳、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來救你啊。」愛琳絲說完,便將慢慢來到克特爾的身邊,見到他手裡抱著的小男孩,頓時變了眼色,「上來,我帶你們到安全的地方去。」

克特爾根本沒有時間拒絕愛琳絲,因為在農夫倒地後,那些平民與士兵,竟然很有默契地把目光轉移到這邊來。

而且每個人的眼神看起來都火大到不行。

雖然不想被當成壞人,但現在的情況,實在沒辦法選擇。

更別說,他還抱著一個受了傷的小孩子。

於是他立刻上了馬,與愛琳絲離開這個被大火吞噬的地方。

 

 

愛琳絲帶著他跟受傷的小男孩,來到城鎮南側。

這裡看起來比西側的情況好太多了,雖說在他們出現的瞬間,城裡的人們顯得有些驚慌,但卻又很快的放心下來。

每個人看起來都很緊張,也勾起了克特爾的好奇心。

在將小男孩帶到醫生那邊去,確定他沒有危險後,克特爾才轉頭問道:「妳似乎對這個城鎮很熟悉的樣子,該不會,妳知道什麼吧?」

「不知道。」愛琳絲眨眨眼回答,順道拿起攤放上的蘋果,咬著吃。

克特爾根本不相信愛琳絲說的話,因為她的態度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不知情的樣子,很確信她在乎巄他的克特爾,便用兩眼直盯的方式,逼她回答。

但愛琳絲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後便指著前方說道:「比起這個城鎮的事情,你應該先關心一下他們才對。」

以為她想要轉移話題,克特爾根本不想照著她的話去做,可是卻突然有個沉重的身軀直接朝他背脊衝撞過來,差點沒害他骨折。

接著他便聽到熟悉的聲音,口齒不清的對他說:「騎騎騎騎……騎士大人!能在這裡遇見您實實實、實在是……實在是……」

克特爾轉頭看著撞擊他的人,這才發現,竟然是商隊頭子。

當下他立刻回頭朝愛琳絲看過去,卻看到她已經走遠,根本沒有要留下來陪他聊天的意思。

不知道應該先把商隊頭子推開,還是先追過去的克特爾,進退兩難的來回看著他們,最後只好先選擇把這個緊抓著自己的人給解決了再說。

「我不是要你們在原地等我嗎?」

「那那、那是因為那群盜賊追上來了,所以我們才想說趕快躲到城裡。」

「盜賊追上來了?」克特爾聽見這個消息,驚訝的張大眼睛,連忙追問:「他們還真纏人……那現在那群傢伙在哪裡?」

「這、這個嘛……」商隊頭子放開了克特爾,有些心虛的別開眼,「我其實也不是很清楚,原本那女孩說要拖延他們的腳步,所以留下來對付那些盜賊,可是沒多久她就突然騎著馬追上我們,把我們帶到這裡來。」

聽見商隊頭子這麼說,克特爾頓時驚訝不已。

才剛想回頭去追愛琳絲的時候,愛琳絲本人已經拿著一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黃色水果,塞進他的嘴巴裡。

「吃吧,這很甜的喔。」

克特爾差點沒噎到,趕緊把水果從嘴裡拿出來,咳了幾聲。

「妳、妳到底是──」

「這麼說起來,好像忘了告訴你。」愛琳絲眨眨眼,勾起一抹誘人的微笑,「我叫做愛琳絲。」

「我不是要問這個!」克特爾不顧商人頭子還在旁邊,繼續追問:「妳到底是誰?獨自留下來面對那群盜賊,還能夠追上商隊的腳步……甚至過去找我?妳可別跟我說是湊巧,我不會相信的。」

「那我只好跟你說,這是我的實力囉。」

聽見愛琳絲這麼回答,克特爾頓時啞口無言。

這樣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卻又好像是在應付他,不管怎麼說,這回答有等於沒有啊!他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但是,愛琳絲卻無視黑著臉的克特爾,轉而對商隊頭子說道:「你們安心在這裡療傷、休息吧。西側那邊的事情,不會影響到這裡來。」

「咦?」商隊頭子頓時一愣,不明白愛琳絲為什麼會這麼確定。

可是在經過那麼多事情後,就算愛琳絲這個人再詭異,商隊頭子也願意相信她說的話。

至少到目前為止來看,愛琳絲是站在他們這邊的。

愛琳絲彷彿知道商隊頭子在想什麼,便對自己剛猜說的話,多做了點補充。

「西側的事情我會去調查的,這也是我來到這裡的目的。」

「原來……是這樣啊。」商隊頭子聽見愛琳絲那麼說,又想到她能夠順利擺脫盜賊的事情,突然會意過來。

克特爾倒是什麼都沒明白。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