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騎士大人!該不會是剛才那些盜賊……」

商隊頭子連忙追問克特爾,但是克特爾卻壓低雙眸,馬上否決這個可能性。

「不可能,那些傢伙至少要睡上一個小時,而且他們也不可能繞過這條大路,在我們之前到達城鎮。」

「那城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商隊的人,都看見從城裡鑽起的黑煙,因為才遭遇過盜賊襲擊的關係,每個人都下意識地往盜賊的可能性猜測,但克特爾卻不這樣認為。

眼看離城鎮距離不遠,克特爾便對商隊頭子說:「我過去看看情況,領隊你就先跟大家在這裡等我,我馬上回來。」

「小心點啊,騎士大人。」

和商隊頭子點頭示意後,克特爾便駕馬離去。

商隊頭子很擔心地目送克特爾,縱使很想幫忙,卻又知道自己沒辦法為克特爾做什麼,跟著去也只會變成拖油瓶而已。

現在他能做的,只有想辦法安撫其他人,然後靜靜地等待克特爾回來。

「看起來好像挺嚴重的。」

突然間,商隊頭子被從旁邊走過來的女孩,嚇了一跳。

他驚恐的看著這名陌生女孩,眨眼道:「別、別擔心,騎士大人已經先過去處理了,我們在這裡稍作停留,等他回來就好。」

商隊頭子說起話的時候,仍有些微微顫抖,聽起來很沒有說服力。

女孩側眼看著那張因為恐懼,變得蒼老許多的臉龐,勾起嘴角輕笑著。

「他還真是個笨蛋。」

「……咦?」聽見女孩這麼說,商隊頭子頓時愣住,過半晌才不快的開口指責,「妳怎麼能夠這樣說我們的救命恩人?」

女孩並沒有因為自己說的話而開口道歉,用左手撩起柔順好摸的美麗長髮,以高傲的態度回答:「看見哪裡的人有困難,就去幫忙,而且還用不傷人的半調子方式,來幫助別人,這樣不是太隨便了嗎?」

她反問商隊頭子,讓對方再次傻眼盯著她看。

雖然這話聽起來很沒道理,但是卻又不覺得有問題。

商隊頭子對女孩的態度,有點不是很高興,多虧了她,現在他感覺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怒意。

「我雖然不知道妳是什麼意思,但騎士大人救了我們,也救了妳,總不能這樣忘恩負義的把騎士大人的好意,當成渣!」

「那麼,你就自己面對那個好心的騎士大人,帶給你們的『好意』吧。」

女孩說完,露出美麗的笑容,注視著商隊頭子錯愕的表情。

接著他便聽見後方傳來人們的尖叫,以及那迅速逼近的馬蹄聲響。

他立刻朝商隊最後頭看過去,發現不久前才被克特爾打倒在地的那群盜賊,居然已經騎著馬追上來,而且還增加了不少人手。

眼看那比剛才還要多上一倍的盜賊人數,商隊頭子當下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連忙催促所有人,「快!快走!快往城鎮的方向前進!」

就算眼前的城鎮現在已經陷入火海,但至少克特爾在那裡,而且,逼近他們的盜賊,讓他根本沒有辦法仔細思考應付的對策。

所以商隊頭子當下只能做出這個決定。

接著他跟著其他人一起迅速上了馬車,所有人顧不得身上還有傷,急著想要逃走,但是女孩卻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沒有要跟他們離開的意思。

商隊頭子眼看女孩沒上馬車,也顧不得她剛才說了什麼蠢話,只想救人。他連忙對著女孩大聲說道:「快上來啊!妳還在發什麼呆?」

「我就不上去了。」女孩回頭朝商隊頭子笑了笑,「就當作是您送我到這裡來的『謝禮』吧。」

「什……妳到底在說什麼啊?」商隊頭子雖然這麼問,心裡卻猜到女孩想做什麼,立刻阻止:「難道妳打算一個人留下來對付那些盜賊嗎?別開玩笑了!那人數比剛才還要多更多,妳一個女孩子,怎麼可能打得贏?」

「別擔心,我會拖延他們的時間,讓你們順利到達城鎮的。」

「妳、妳是認真的嗎?妳會被殺的啊!」

商隊頭子激動不已的向女孩勸說,但是,女孩卻沒有繼續和商隊頭子辯解,收回視線,獨自朝著飛奔而來的盜賊們慢慢走過去。

眼看女孩不領情,跟商隊頭子同車的夥伴,耐不住性子,直接把商隊頭子按壓在椅子上面,一把將韁繩搶過來。

「她不領情就算了!我們走!」

說完,他便駕車離去,而商隊頭子的視線卻至始至終都放在女孩越來越遠的身影上面。

看他那麼擔心,在旁駕車的夥伴變拍拍他的肩膀,改口道:「與其勸她,不如去城鎮裡通報騎士大人,請他來幫忙。別忘了,我們這裡有七成以上都是傷者剩下來的三成裡,也有超過一半的老人與婦幼,光靠我們是打不贏那些盜賊的。」

或許是因為夥伴說的話很有說服力,商隊頭子慢慢收回視線,全身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

直到商隊頭子坐的馬車離開後,女孩才鬆口氣,垂下肩膀,將左手搭在腰上。

抬起頭,那些盜賊已經距離自己不到幾公尺的地方,甚至連他們的吆喝聲音都能夠聽得一清二楚。

這些盜賊眼看前方只有女孩獨自站在路中央,覺得奇怪,也紛紛放慢步伐,停在她的面前。

為首的已經不是剛才倒地的那個盜賊頭子,而是一名左眼戴著黑色眼罩、全身滿是刀疤的壯碩青年。

所有盜賊都乖乖的停在他後一步的距離,沒有人敢超前或者與他平行,看得出來這個人在這些盜賊心中的地位有多高。

但女孩只是輕輕勾起了嘴角,撩起長髮提問:「你們是剛才那群盜賊的同夥?」

壯碩青年聽見她這麼問,頓時皺起眉頭。

眼前的女孩看起來與他年紀差不多,可是卻膽識過人,即便獨自面對他們一大群帶著武器的盜賊,也絲毫沒有露出慌張的神情。

要不是這女孩特別笨,就是她有絕對的自信能夠打贏他們。

想起之前被打倒在地的夥伴們,壯碩青年稍作思考後,才開口回答:「是又如何?身為賽布魯盜賊團的人,兄弟當中如果有人被打,就要加倍討回──這是我們的規矩。」

「真是群感情不錯的家人。」女孩說著,聲音聽起來很開心,對壯碩青年沙啞的宏亮聲音,完全沒有任何感覺,「這樣我還真有點捨不得下手。」

聽見她這麼說,壯碩青年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是妳把我們兄弟打倒的?」

他這麼問,只是從女孩的態度來判斷。

如果是她把他們頭子打倒的話,那她的戰力肯定不凡;但如果不是她的話,那女孩不過就是個高傲自慢的笨蛋罷了。

問題是,依照她如此輕鬆的態度來看,女孩也很有可能當著他的面說謊。

就在壯碩青年腦袋裡盤算著這些猜測的時候,他忽然看到女孩對他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頓時讓他愣住。

「你現在在想,我究竟是打腫臉充胖子,在你面前裝得很強很厲害,還是說真的有那個本事,對吧?」

女孩彷彿能夠看穿他心裡所想的,完全不被他的外表左右思考能力,冷靜的面對身為盜賊的他。

這對他來說,還是頭一次。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