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特爾看了看眼前行走緩慢的商隊,再回頭過來,雙眉緊緊皺起,看起來不是很開心的樣子,用冷淡的態度質問對方。

「妳……是誰?」

「被你救的人之一。」女孩笑嘻嘻地說著,將兩手收在身後,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在他的身邊。

不用想也知道,這女孩肯定是對他感到好奇,又或者是因為無聊的關係,才跑過來跟他搭話。

無論是什麼原因,他都沒有興趣。

「你看起來好像對我沒什麼興趣的樣子。」

才剛從腦海裡晃過去的想法,居然馬上就被女孩說出來,讓克特爾驚訝的再次轉頭盯著她看。

「我確實是沒什麼興趣。」

「真意外,像你這年紀的男人,不是都很喜歡追求漂亮的女孩子嗎?」

「妳是在讚美自己嗎?」

「嘿嘿,你說呢?」

克特爾最討厭別人把問題丟回來給他回答,就算眼前的女孩子有多漂亮、可愛,但直覺卻告訴他,他絕對跟她合不來。

想早早脫離她的克特爾,忍不住加快腳步往前走,可是女孩卻又追了來,根本不打算讓他逃走。

「不喜歡跟我聊天嗎?」

女孩低頭看著克特爾的側臉,但是克特爾卻鐵了心的,就是不甩她。

眼看克特爾不理自己,女孩便搖頭嘆氣,將兩手搭在腰上,聳肩道:「你的脾氣還真倔強,這樣不行喔,你這年紀的男孩子,應該要活潑開朗點才對。」

克特爾依舊不甩她,但女孩還是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別老這麼神經緊繃,明明才十幾歲而已,卻已經像三十幾歲的老頭子了,多可惜。」

說完,她很開心的繞著克特爾轉了一圈,伸手輕輕摸著他的馬,看起來開心又自在,可是在克特爾的眼中,卻很煩躁。

他的眉頭越皺越緊,臉色越來越難看,視線跟著女孩走,實在不懂她到底想做什麼。

明明不久前才遭遇盜賊搶劫,所有人的心情都還處於驚慌未定之中才對,現在大家都很想趕快到達城鎮,好喘口氣,就只有這個女孩子,像是來郊遊踏青似的,完全不受影響。

他忍不住開始懷疑,這女孩是不是憑空冒出來的幽靈。

可是太陽還高高的掛在萬里無雲的空中,在這種情況下,是幽靈的話,早就蒸發了吧!

「這樣皺眉,可是會長皺紋的喔。」女孩說著,轉身停在他的面前,伸出手指貼在他的眉心間,試圖將皺紋推開。

一被她碰觸,克特爾就像是全身被電到般,不舒服的抓住她的手。

他明明覺得自己的眼神已經很可怕了,但這女孩就是完全沒感覺,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他正在生氣。

「妳不要太超過了。」克特爾語氣不耐的說著,「回去跟大家待在一起,不要在我身邊轉來轉去的。」

說完,他便鬆開女孩的手。

女孩愣在那,舉起的手根本沒有收回,像是定住般的直盯著他看。

沉默半晌後,既然抱著肚子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你還真是認真。」她邊笑邊用手指擦去眼角的淚水。

直到深吸口氣,她才好不容易停止大笑,對克特爾說:「我只不過是想在到達下一個城鎮之前,跟你聊個天而已,別拒人於千里之外嘛。」

她將雙手放在背後,似乎是在告訴克特爾,自己不會再主動碰他這件事。

但克特爾仍不相信的狠狠瞪著她。

「難怪你長得帥,卻沒有女人緣。」女孩笑著說,彷彿認識他似的。

完全被女孩說中,讓克特爾頓時無法反駁,只能緊抿雙唇。

女孩笑瞇瞇地欣賞他露出的尷尬表情,突然從他身邊繞過去,背對著他。

以為她又要做什麼蠢事的克特爾,連忙停下腳步,回頭看她。

女孩只是站在那,不再開口說話,也沒有要跟著商隊繼續前行的打算。

見她變得有些古怪,克特爾忍不住問道:「妳在做什麼?就算商隊走得再慢,停留太久還是會追不上的。」

「啊……忘了跟你說。」女孩側頭看著他,回答:「我原本就不是這商隊裡的人,是半路巧遇他們的旅行者。」

「所以呢?」克特爾不太明白這跟她停下來不走,有什麼關係,「明明大家才剛遇上盜賊,可是妳的態度卻跟其他人不同,好像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

可能是因為看到女孩要離開的關係吧,他最後還是忍不住把自己覺得奇怪的地方,問出了口。

女孩收回視線,直視著前方的那條寬直道路。

「你不是說,要送這個商隊平安到達下個城鎮嗎?」

原以為她會開口解釋,但是,克特爾卻沒有聽見想要知道的答案,而是被反問。

眼看又是這種發展,克特爾頓時有點不太高興。

但女孩卻又接著說:「快跟過去吧,不然他們就算到了下個城鎮,還是會死。」

正當克特爾對女孩這怪異到了極點的話語,感到困惑不已的時候,他就聽見前方的商隊傳來了尖叫聲。

當下他根本顧不得女孩,趕緊跳上馬背,飛快地朝著尖叫聲音衝過去。

很快地,他追上商隊,但是當他來到商隊的前頭時,注意到的卻不是其他人的安危,而是從前方不遠處竄起的鐵灰色煙霧。

克特爾頓時睜大雙眼,對此不敢置信。

他們要前往的那個城鎮,居然燃起了火焰。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