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了簡單的行李後,克特爾就直接上路。

原以為出發前會看到荷洛來阻止他,但荷洛卻沒有出現,讓他心裡有點疙瘩,畢竟這趟出去不知道會離開多久,他不想帶著這種心情離開西亞王國。

但現在的他有任務在身,不能逗留,就算他有點在意荷洛沒來送他的事,也沒辦法等他出現後再出發。

於是,與黛絲等人道別後,克特爾便騎馬前往赫諾斯城鎮。

西亞王國與赫諾斯的距離,快馬趕路大概只需要三天左右,為了能夠早點剷除讓西亞王國與菲德薩王國的心頭大患,克特爾很果斷的決定用連夜趕路的方式前往。

但計畫卻永遠趕不上變化。

「快!快把值錢的東西全部交出來!」

「好看的女人直接帶走!能用的男人就捉回去當奴役!沒用的老人小孩全殺掉!」

「是!」

這些吆喝聲,是從前面不遠的商業道路傳來的。

聲音大到連站在崖邊俯視一切的克特爾,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怎麼又遇到這種事了?離王城越遠的地方,越不平靜啊……」克特爾看著被盜賊威脅、殺害的商隊,無力嘆氣。

這已經是他遇到的第五起盜賊搶劫事件了。

原以為避開大路後,就不會遇上這種事情,但現在看來,上天就是註定他這一路上都不能平靜。

雖然搶的對象都不是他,但身為守護人民與國家的騎士,他沒有辦法見死不救,也因為這樣,害得他到現在都還沒到赫諾斯。

一方面很想趕快趕路,可是一方面卻又不能不管眼前發生的事件。

再次嘆氣後,克特爾連著劍鞘將長劍從腰上拿起,用力甩動韁繩,讓馬直接從崖邊跳下,飛奔過去。

盜賊注意到接近他們的馬蹄聲,頓時愣住,回頭正想看是什麼人的時候,卻直接被劍鞘狠狠的砸中後腦杓,一聲不吭的倒臥在地。

其他盜賊見狀,趕緊放下手邊的事情,高舉武器朝克特爾衝過去。

商人們見到被團團包圍起的克特爾,全都恐懼的縮在地上,動也不敢動。

「你是哪根蔥啊!居然敢對我的獵物出手!」

為首的盜賊騎著全身披有銀白色盔甲的強壯馬匹,用手中的劍指著克特爾,但是克特爾卻沒有要回答的意思,踢了一下蹬帶,快速接近盜賊頭子。

眼看克特爾居然膽子這麼大,直接衝過來找他麻煩,盜賊頭子反而嚇到愣住,連忙說道:「居然遇見個啞巴!真倒楣,全都給我上!」

盜賊們聽從頭子的號聲,全部圍過來,試圖將克特爾從馬背上打下來。

但是克特爾卻騎著馬,俐落的穿梭在人群中,將手裡的劍當成槌子,迅速且準確的狠狠往盜賊們的後腦勺敲下去。

沒花幾分鐘的時間,除了盜賊頭子之外的人,全都癱倒在地。

而克特爾還穩穩地坐在馬背上,以高傲的眼神,冷冷瞪著盜賊頭子。

「你……你……你究竟是……」盜賊頭子氣到說不出話來,卻也因為見識到克特爾的實力,害怕得不敢對他出手。

當下放棄掙扎的他,眼看失去優勢,連忙調轉馬頭,想要逃跑。

可是,未出鞘的長劍突然從他身後飛過來,直接劃過他的左耳,插入不遠處的樹幹中。

看到那把劍居然連同劍鞘一起,直接貫穿樹幹,盜賊頭子當場嚇得失去力氣,完全沒有辦法策馬離開。

克特爾慢慢從背後靠過來,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黑著臉問:「你想去哪啊?」

「哇啊啊啊!」盜賊頭子慌張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眼淚鼻涕口水全都噴出來,冷汗直流,甚至感覺到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光。

克特爾不想聽他鬼吼鬼叫,直接給他的臉來一拳,盜賊頭子就這樣摔下馬,兩眼昏花的癱倒在地,沒了反應。

眼看事情順利解決,沒有花他多少時間,克特爾稍為安心了許多。

但是當他下馬走過去將樹幹中的劍拔出的時候,被他救的商人們突然圍過來,淚流滿面、感激不已的向他道謝。

「謝謝你啊!騎士大人!」

「哎呀,你出現的時機實在是太準了!」

「嗚嗚嗚嗚,如果沒有遇到你的話,我們──嗚嗚嗚。」

所有人有哭有笑、甚至有人用閃閃發光的崇拜目光盯著他看,讓克特爾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

將長劍繫回腰上後,他看了看商人行隊的損害情況,所幸好人做到底。

「我送你們到附近的城鎮吧。」

眼看這些拼命向自己道謝的商人們,感動落淚,克特爾知道他說中了這些人的心思。

畢竟才剛遭遇盜賊搶劫,他們的心肯定都還沒平復下來,而且,商隊中也有不少人受了傷,行動不便。

他們的情況比他想得還要糟糕,於是克特爾只好先以他們為主。

救人不能只救一半,既然他已經決定插手,那麼就有將他們平安送到城鎮的義務。

好在這裡離下個城鎮的距離不遠,大概只會拖延幾個小時的時間而已。

希望在這段時間裡,不要再發生什麼「意外事件」就好。

沒受傷的商人們,讓傷者坐上馬車,其他能夠自行走路的人,則是跟隨在馬車後方,緩慢的朝城鎮前進。

克特爾走在商隊的最後面,確保他們的安全。

這隊人馬說多也不多,但說少也不少,問過商隊頭子後他才知道,原來這個商隊是專門販售來自世界各地的貨物,到處旅行。

也因為這樣,他們商隊裡的東西非常珍貴,也有不少稀有的礦石與食材。

商隊頭子人很大方,非常果斷的將南方才會生長的蘋果,以及一條看起來很精緻的翡翠項鍊送給他。

原本他救人就不是為了收謝禮,所以只願意接受可以食用的蘋果,說什麼也不肯將那條項鍊收下。

但是商隊頭子卻笑著跟他說,只要把那條項鍊送給喜歡的女孩子,絕對可以獲得對方青睞什麼的,硬是把項鍊塞進他的口袋裡。

接著就過去整頓商隊,不給克特爾拒絕的機會。

因為商隊的步伐很慢,克特爾為了讓馬休息,便下來牽著牠慢慢走。

這段時間很悠閒,但也很花時間,閒著沒事的他,便從口袋裡拿出項鍊,仔細觀看。

確實如商隊頭子所說,這條項鍊就連身為男性的他也很喜歡,更不用說是女孩子了,不過,他實在沒什麼心儀的女孩能夠贈送。

思考半晌,還是決定先把項鍊的事情擱置在一旁,咬了口手中的蘋果後,便將剩餘的部分全給自己的馬吃。

黑馬開心的甩著尾巴,抖抖耳朵,看起來很滿足的樣子。

見到牠這麼高興,克特爾也跟著露出笑容,輕輕笑著。

「南方的蘋果這麼好吃?下回跟你一起去南方看看吧,南方的土地豐沃,養分充足,種出來的水果跟我們這裡可是完全不同呢。」

他一邊撫摸著馬的脖子,一邊和牠說話。

跨下的馬匹彷彿聽得懂他說的話,開心的晃著腦袋,嘶嘶叫著。

「你還真有趣,居然在跟自己的馬說話?」

突然間冒出了的說話聲音,迅速拉回克特爾的注意力。

回過頭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身旁出現了一個笑容滿面的女孩子,害得他頓時愣住,眨眼盯著她看。

他居然沒注意到這個女孩子跑到他身邊來了?這怎麼可能。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