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陛下,若您還沒決定下個前往討伐嗜血伯爵的騎士,我這裡有個提議。」古斯汀突然開口對國王說,果然吸引了國王的注意力。

國王用求救般的表情,轉頭看著古斯汀。

「不愧是我最信任的第一騎士團團長!古斯汀,你有什麼好點子,趕快說來聽聽。」

「不瞞陛下,關於這次負責討伐嗜血伯爵的人選,我有想推薦的人才。」

「咦?」聽見古斯汀這麼說,國王激動地從位子上站起來,「難道你找到可以殺死嗜血伯爵的人?」

「能不能成功,我也不知道。但我認為那人已經準備好接下這個挑戰,而且,他也十分願意為了西亞王國,接受這個任務。」

古斯汀說完,便朝底下的人群大聲喊道:「克特爾!」

沒想到竟然會當眾被點名的克特爾,先是一震,轉頭看見荷洛用震驚不已的表情盯著自己,才明白這並不是錯覺。

古斯汀──他的父親欽點的人選,就是他沒錯。

縱使腦袋裡有無數問題想問,但克特爾還是先開口回應:「是,屬下在。」

國王聽見克特爾的聲音,然後再看著古斯汀認真的表情,連忙問道:「克特爾?古斯汀,我記得克特爾不是……」

「是的,國王陛下。」古斯汀面無表情地回答,「克特爾正是我的兒子,所以我比誰都了解他的實力,而且也深信他會完成任務,活著回來。」

早已做出決定的古斯汀,用不容許任何人拒絕的態度,十分認真的說著。

即便是面對國王陛下好奇的提問,他也仍冷靜面對,完全不像是把兒子推向火坑的父親。

克特爾聽見古斯汀點名他的瞬間,他並不是很驚訝,只是稍微被嚇了一跳。

雖然知道這件事情還沒訂下,國王也在猶豫,但他仍信誓旦旦的開口說道:「身為王國第一騎士團團長的兒子,我背負著家族的名譽,有絕對的自信能夠凱旋歸來,請陛下將這次任務交付給我。」

他父親的判斷,從來沒有出錯過,而他也早就做好心理準備,用自己的性命來保護他的故鄉西亞王國。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可以感受到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其中最為刺人的,就是他身旁的荷洛。

不用看也知道,荷洛現在肯定把他當成笨蛋。

哪有人會笨到白白去送死?

「……古斯汀之子,克特爾啊。」國王見他抬起頭來,認真地盯著自己看,忍不住嘆口氣,搖頭說:「你才剛成為騎士,實在不適合執行這種任務。」

「如果說古斯汀大人認為我有那個實力,可以活著回來,那麼我願意嘗試。」

「你這傢伙瘋了嗎!」

實在聽不下去的荷洛,從地上跳了起來,一把抓住克特爾的衣服,指著他的鼻子大聲斥吼:「這可是送死任務,你要面對的,是那個沒有人殺得了的『死神』耶!」

「安靜點,荷洛。別忘了這是在陛下面前。」古斯汀見到被迫在家反省的荷洛,沒有太訝異,但是卻對他的發言不是很高興。

被古斯汀出聲喝止,荷洛這才百般不願的甩開克特爾。

「團長你也太狠心了!克特爾可是您的兒子,您難道就不怕他有個萬一嗎?」

「你以為我是隨隨便便提出來的嗎?」

古斯汀立即反問荷洛,讓他完全說不出話來。

河洛臭著臉站在原地,想要反駁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且,他自己也沒有勇氣說出要代替克特爾這種話。

就算說了,恐怕也會被古斯汀拒絕,畢竟那人的個性有多麼倔強,他可是再清楚不過。

「荷洛。」對荷洛如此擔心自己,感到暖心的克特爾,將手放在他的肩上,低聲道:「沒事的,就讓我接下這個任務吧。」

一看見克特爾本人都無所謂,荷洛頓時只能拍著額頭,大聲嘆氣。

「你這傢伙真的是笨得可以!我懶得管你了,隨你便。」

說完,荷洛便氣憤地轉身離開,心理的怒意,讓他完全忘記國王的存在,同時也把那些看著他的視線,當成空氣。

克特爾看著荷洛離開後,便轉過身來,再次恭敬的向國王低頭回應:「請陛下同意,讓我前去執行這個任務。」

「就算你這麼說……」國王看著克特爾,再側眼偷看古斯汀臉上的表情,最終只得無奈嘆氣,答應下來,「我明白了,既然本人都沒有異議,那麼就這樣決定吧。」

他起身走下樓梯,底下的騎士們,立刻起身朝兩側退開,將路讓給國王。

踏著紅地毯慢慢來到克特爾面前的國王,將手放在胸前,閉上雙眼,給予克特爾祝福。

「勇敢的騎士,古斯汀之子。願主神希伯伴隨於你,讓你平安歸來。」

說完,國王就這樣從他身旁走過去,離開了大廳。

而跟隨著國王的古斯汀,則是在經過克特爾身旁的時候,冷冷的對他說:「十分鐘後到我辦公室來,我會把相關情報還有任務內容,仔細說給你聽。」

「是,古斯汀大人。」

克特爾低頭回應著,兩人之間的相處,完全不像是父子。

但是在這裡的所有騎士們,卻根本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這上面,反而全都鬆口氣,慶幸自己逃過一劫。

雖然這次的指派任務,就到此結束,但從明天開始,恐怕又會多了許多關於古斯汀將自己兒子推向死亡深淵的八卦消息吧。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