碩大的王城內,已經聚集了許多騎士,克特爾和荷洛趕到的時候,發現這裡的氣氛凝重到像是在參加告別式。

但實際上,接下這個任務的騎士,也和送死沒什麼差別,所以西亞王國的騎士們私下都稱那個嗜血伯爵為「死神」。

被嗜血伯爵奪去的赫諾斯城鎮,不僅僅是西亞王國與菲德薩王國的交界點、用來顯示兩國和平的中央地區,還是有著「普迪哥水晶」的重要採礦場。

關於這個水晶的事情,克特爾知道的並不多,但當年西亞王國與菲德薩王國,會選擇將赫諾斯城鎮列為和平地區的原因,似乎與這個水晶有關。

說實在話,根本就沒有人見過那個水晶的存在,而且關於它的傳聞,並沒有很多,可以說是傳說中的物品。

但當年卻有著確切消息,證實赫諾斯城鎮有普迪哥水晶的礦場,同時得到這個消息的西亞王國和菲德薩王國,知道與彼此為敵並沒有好處,因此,就選擇將那裏視為兩國的交界,代表「和平」的城鎮。

表面看起來,那是兩個王國之間友好的證明,但事實上,他們雙方都派人在尋找藏有普迪哥水晶的礦場位置。

當然,這些事情都不是毫無證據的八卦,而是事實。

他會知道這件事情,因為那時他的父親就是尋找普迪哥水晶的搜索隊隊長。

「人真多啊。」荷洛難得看到這麼多騎士齊聚一堂,覺得有些興奮,根本沒注意到克特爾的思緒早就已經飄到九霄雲外去了。

「你不是不想來的嗎?」

「雖然我還在停職中,不過來逛逛也沒什麼差吧?」河洛開心的四處張望著,就像是來參加酒會,完全忘記自己也是騎士這件事。

明明幾秒鐘前腳底抹油逃跑的荷洛,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又突然跑回來找他,而且還是用來逛街的態度,跟著他參加召集。

克特爾也懶得多問原因,反正肯定不是什麼好理由,索性就讓他自己在旁邊當「觀光客」,因為,他對聚集在這裡的騎士們感到好奇。

平常騎士們都被王國指派到各地旅行、執行任務,幾乎不在城中,所以像這樣聚集在一起的機會,可以說少之又少。

但是,每次國王召騎士們回國,都只會選些沒有什麼經歷,或者沒做出什麼功績來的次等騎士。

畢竟,西亞王國就算有多麼想除掉嗜血伯爵這個心頭大患,也不會白白損失好的人才,所以從近幾年開始,他就不再召那些實力高強的騎士過來會合。

可這次卻不同,聚集在這裡的騎士們,有不少受到國王青睞,或者取得多數功績的有名騎士。

像這樣把所有名人聚集起來的畫面,還真少見。

身為西亞王國第一騎士團團長之子的克特爾,從小就常看到這些人進出自己的家,所以對他們的臉印象深刻,絕對不會認錯。

可是,每個人的臉上都是非常嚴肅、認真,與荷洛的態度成反比。

或許是因為感覺到這裡死氣沉沉的,荷洛有些收斂,沒有像之前那樣吵鬧不休,甚至是大聲喧嘩。

兩人站定位置後,克特爾便看見站在國王身旁的父親。

「真奇怪,就算氣氛再死,也沒死得這麼徹底過。」荷洛覺得有趣的摸著下巴,懷疑的自言自語,「感覺這次事情有點嚴重,克特爾。」

「是這樣嗎?」克特爾雖然也這麼覺得,但他不想認同荷洛的話,免得他又開始高談闊論起來。於是,他很快地否決他的猜測,「大家都知道這是死亡任務,所以氣氛這麼死沉,也是情有可原。」

「我又不是第一次參加召集,以前可沒像今天這樣。」

「那你說,是哪裡不對勁?」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我又不會讀心術。」荷洛聳肩道:「我說不上來,反正就是覺得有點奇怪。」

荷洛的態度很曖昧,讓人懷疑他到底是真的這麼想,還是只是隨口說說而已。

克特爾頓時覺得,開口問他的自己根本是個笨蛋。

就在和荷洛說完這件事情沒多久之後,站在王位旁邊的僕人,突然大聲喊道:「國王陛下駕到!」

剛說完,所有騎士便整齊劃一的原地立正站好,將左手彎曲緊貼於胸口,單膝跪地,恭敬的低著頭,面向地面。

安靜無聲的大廳內,只剩下那緩慢行走的腳步聲,直到站定位置後,那個人才開口說道:「我想各位都知道,這次聚集在這裡的原因是什麼。」

初次聽見國王的聲音,讓克特爾有些緊張,屏息而待。

廳內沒有人抬起頭,甚至連身上護甲摩擦的聲響都沒有,所有人都像是石頭般跪在地上。

緊張的氣氛,到達了極點,就連坐在王位上的國王也感覺得出來。

可是,他仍開口對所有人說:「我知道,各位都很不想接下這個任務,但是根據我們和菲德薩王國的和平條約,雙方必須交替派出值得信任的騎士,直到將嗜血伯爵順利討伐成功為止。」

「我們彼此都清楚,這項任務讓我們損失不少忠心、實力強大的夥伴們,但為了我們的王國,也為了那些英勇犧牲的夥伴們,我們必須將嗜血伯爵殺死。」

國王繼續說著他的長篇大論,似乎是想恢復騎士們的士氣,可惜,卻沒有多大的效果。

騎士為王國之劍,為守護國王而戰,但現在在場的所有人,都不過是有著各自家庭、生活、愛人的普通人民。

眼看氣氛沒有改變多少,國王顯得有些失落,無力的癱坐在王位上。

身旁的王國第一騎士團團長古斯汀,眼看國王如此懊惱,便上前一步,恭敬的低頭行禮。

「國王陛下,我知道您此刻非常痛心,但您還是必須從這些騎士當中,選出優秀的人才前往討伐嗜血伯爵,您應該很清楚,這是我們與菲德薩之間的約定,不能不遵守。」

「每回指派騎士前往赫諾斯,我就會覺得好像是我在殺人。」國王有氣無力地朝古斯汀揮揮手,百般不願的說:「我不想再這樣了,還是考慮和菲德薩那邊討論一下,看看是不是該換個方法。」

由於大廳內很安靜,國王和古斯汀的對話,很清楚的傳入騎士們的耳中,所有都鬆了口氣,可是,卻不敢完全放下戒心。

就算他們的國王希望改變方式,菲德薩王國那裡也不見得願意這麼做。

要是沒談好的話,反而會引起兩國之間的戰爭。

這是他們都不想見到的,最糟糕狀況。

克特爾和荷洛很有默契地看著彼此,用眼神交換心裡的想法。

「國王陛下,屬下知道您的苦衷,但您必須相信我們。」古斯汀說完,大手一揮,朝底下所有騎士們說道:「身為騎士,守護國王陛下和西亞王國,就是我們的驕傲!」

「是!」

在身為第一騎士團團長古斯汀的責問聲當中,所有騎士立即回應,沒有人敢違抗古斯汀說的話。

克特爾和荷洛當然也是同時回應,但他們都知道,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喂,這次感覺非常不妙啊。」荷洛小聲地對克特爾說道:「國王陛下看起來壓力很大的樣子,要是他真選不出來,害菲德薩那邊的國王不爽了怎麼辦?」

「就會引起戰爭……」克特爾握緊拳頭,很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沒想到他才剛成為騎士,就得面臨這個情況。

除非殺死嗜血伯爵,否則這一切都不會結束的。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