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路,鬼的道路。

這間電影院,就是這條陰陽路的出入口,不過,若不是剛才聽了白澤的解釋,仲夏衍根本不會察覺他來到的是什麼樣的地方。

門口的確很陰森,但是走進之後,裡面卻熱鬧得跟一般的電影院沒什麼兩樣,而且這些看電影的人,根本就不像是「鬼」,與活人沒什麼不同。

他們熱鬧的討論著旁邊牆上掛著的電影海報、站在販賣部前面買爆米花還有可樂,甚至是排隊準備入場看電影──根本熱鬧到讓他有種自己真的是來看電影的錯覺。

看著這些人,仲夏衍不禁懷疑,他們真的是「鬼」嗎?

「哇──哇──看電影!看電影!」

「喂,不要用跑的呀!會撞到人……」

那位媽媽正擔心的提醒孩子,卻晚了一步,興奮奔跑著的小孩直直地撞在仲夏衍背上,差點沒讓他往前撲倒在地。

「唔!」

「好痛!」

小男孩捂著臉,痛得喊出聲來,而被撞的仲夏衍則是轉過頭,面無表情地看著小男孩。

沒想到這小男孩竟然反被他嚇了一跳,放聲大哭。

「噫!媽、媽媽,有鬼啊──」

小男孩害怕得往媽媽的方向飛奔,撲進母親懷中,而媽媽則是朝仲夏衍點頭道歉後,就一邊哄著孩子,一邊帶他離開。

仲夏衍開始反省,自己的表情是不是真的很恐怖;居然被鬼當成鬼,他還真是有夠悲哀……

從頭看到尾的白澤走過來,已經笑得不能自已,仲夏衍被當成鬼了!這笑話,可以讓她回味好幾次都不會膩。

「我的表情真有這麼可怕?」

仲夏衍不死心地問,但白澤卻伸手輕拍他的右邊臉頰,壞心的說:「反正你這張臉在學校也不怎麼受歡迎。」

「喂,妳這話什麼意思?我可是很有女人緣的好嗎?」

「我只是說實話,畢竟剛才被鬼當成鬼的人,不是我。」

白澤聳肩,收回輕拍他臉頰的手,轉而推了下鏡框。「好了,玩笑到此為止,我們來辦正事吧。如果想活著離開這裡的話,就不能待超過一個半小時,這是我們票上的時間限制。」

「所以我們要在一個半小時裡,找出剛才拉著我的那個女孩?」

第一次來到這裡的仲夏衍,完全不知道該從何找起。

這間電影院的廳數多到沒辦法計算,如果一間間慢慢找,絕對來不及。

看不見盡頭的走廊,讓仲夏衍不敢去想像那裡是什麼樣的地方。

「一個半小時根本不夠吧?一個星期還差不多。」

「所以我才說動作要快,更何況,我不認為我們找到那女孩後,她就會乖乖讓我們問問題。」

「這倒也是……」

「你也用不著太過擔心,有我在呢。」白澤將手指頭輕輕放在嘴脣上,勾起嘴角,自信滿滿地對仲夏衍說:「賭上我白澤之名,一定會替你解決這件事。」

「呃?妳……妳打算做什麼?」

「你不用擔心,不是壞事就對了。走吧!」

仲夏衍覺得不安,沉默地垂下雙眸。

坦白講,他的腦袋到現在都還有些混亂,不知道該怎麼釐清頭緒,等到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她牽著鼻子走。

他知道白澤有著他不明白的力量,雖然他不是很相信妖魔鬼怪、幽靈鬼魂之類的事,但是,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今天一口氣在他面前上演,就算他不想相信也不行了。

比起一無所知,他只能選擇依賴白澤的知識──

縱然他與白澤認識才幾個小時,還稱不上是朋友。

只是有時候他會懷疑,白澤幫助他,真的只是因為朋友的委託嗎?

他很想問,但是,問不出口。

白澤拉著他走入一條長廊,左右兩側的廳房並不是用常見的數字命名,而是很奇怪的文字,跟白澤那時在地上寫的有些類似。

既然看不懂,就沒辦法理解,仲夏衍也就不再去想這些廳房究竟叫什麼名字。

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四周的燈光越來越暗,眼前的走廊看起來就像是沒有盡頭,總覺得再這樣走下去,會迷路到無法離開,但因為有白澤在,他勉強壯起膽子。

仲夏衍下意識地反握住白澤的手,但這動作卻讓白澤停下了腳步。

他忍不住緊張地縮起身體,別開眼尷尬的說:「我、我可不是因為害怕才牽妳的手,我只是怕跟妳走散……」

連他自己都覺得牽強的解釋,白澤肯定不會相信,可是女孩非但沒有揮開他的手,反而回握住。

這、這難道是所謂的兩情相悅?互相都有意思嗎?

才剛這麼想,仲夏衍就被前面傳來的一陣陰冷氣息震住身軀,剛萌芽的害臊感,馬上就被背脊傳來的冰冷抹去。

還沒搞懂這陣寒冷是從哪裡傳來,他便看見站在面前的白澤露出了微笑。

「白──」

「……把他還給我。」

前方傳來細柔的冰冷聲音,與背脊傳來的溫度相同,而這條走廊的氣溫也頓時下降許多,他不自覺地打冷顫。

但是,白澤卻絲毫不為所動,把仲夏衍往前一拉,親暱地勾住他的手臂,笑吟吟地說:「我可不能把他給你,這個人對我來說很重要。」

「咦?」

仲夏衍頓時臉紅,剛才那寒冷的感覺消失無蹤。

白澤的一句話,馬上就讓他把注意力全都放回她身上。

背後不再寒冷後,他才終於注意到前方那個面無血色的少女。

她正是那時在公園裡把他拉走的女孩。

 

待續~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