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發前往找那名女孩之前,為保起見,仲夏衍先打了通電話給楊韋司,跟他報備,免得他又對自己發脾氣。

沒想到電話另一頭的男孩竟然發出詭異的笑聲,仲夏衍渾身發毛,急忙掛上電話。

向白澤確認楊韋司這樣的情況正不正常,並得到她肯定的回覆後,他才放下心中的石頭。

他很擔心那個鬼會不會跑去附在楊韋司他們身上,不過白澤卻很放心,只說了句「那個鬼不喜歡男性的肉體」。

問題是,同行的人當中也是女孩子啊。

就算想追問,但白澤卻接連說了好幾次沒事,仲夏衍只好作罷。

「那姑且問一下,這裡是不是那個什麼……呃……」

「你在懷疑什麼?難不成你長了這麼大還沒見過電影院?」

「我的意思不是這個。」

仲夏衍低頭看著手中的電影票,表情僵硬地苦笑。

他還以為白澤要帶他去陰森森的荒廢小屋,或者墓地之類的地方,沒想到她竟然帶他來到市區裡某間老舊的電影院。

雖然說大樓外面貼著的是電影海報沒錯,但是──電影院的破舊程度,已經到了隨時都有可能坍塌的程度……

市區附近的建築都非常新,不但燈火通明,人潮也不少,正因為這樣,這間電影院的存在反而顯得很突兀。

不但沒有人靠近,甚至大家還很有默契地避開。

票亭老舊,黑漆漆的玻璃讓仲夏衍完全看不見裡面到底有沒有人,在他猶豫著要不要出聲問問看的時候,白澤已經掏出錢包,直接把錢放在窗口下的盤子裡面。

奇怪的是,盤子竟然自動往窗子裡面慢慢退去,出來的時候,裡面的錢已經被收走,換來的是他手中的電影票。

「我們到底要去看什麼電影?」

兩張電影票出現,可問題是他根本沒有開口說他要看什麼電影,票亭旁也沒有寫價錢,更沒有寫正在上演什麼電影,當然,票上也沒有寫名稱、時間或者價錢,就只是一張單純的「票」。

仲夏衍懷疑地反覆檢查這張電影票是不是有祕密,卻什麼也沒找到。

相對地,白澤倒是很開心地抱起爆米花跟可樂,完全就像是來看電影的。

「等等你去看了就知道。」

她故意賣關子,先一步朝電影院走。

仲夏衍腦袋裡滿是問號,但現在他也只能跟著白澤進入。

白澤明明說過,要帶他去找那個女孩,可是卻帶他來這間破舊的電影院……

街道人來人往,但所有路人都像是無視了這間電影院的存在,自顧自地逛著旁邊的店面。

也是,這種破爛到快倒閉的電影院,果然不會有什麼人去注意。

「實在有夠奇怪,為什麼這間詭異的電影院會開在這麼熱鬧的街──」

話說到一半,一個路人忽然穿過他的身體走過去,嚇得他豎起寒毛,臉色鐵青。

「不、不會吧?剛才那個人直接穿過我的身體耶?」

仲夏衍僵硬的顫抖著嘴角,回頭看對方。

穿過他身體的人很開心的跟身旁的人說話,完全把他當成透明人,看也沒看一眼,更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被人穿過身體的感覺真的很奇怪,仲夏衍忍不住用手摸身體,想確認身體還在。

@插圖1@

他想開口跟白澤說這件事情,但對方卻已經自行走進電影院裡。他一個人臉色蒼白地站在原地,自言自語:「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你在發什麼呆?快點進來啊。」

白澤發現仲夏衍沒跟上來,便探出頭來催促,這才發現仲夏衍臉色不太好。

於是白澤走過來把手中的爆米花塞給他,輕輕拍打他的臉頰。

「你這是什麼表情?看起來好像見了鬼似的。」

這幾掌果然有用,仲夏衍立刻就清醒過來,他著急的抓住白澤的手,將剛才發生的事告訴她:「白白白白澤!剛才有人穿過我的身體走過去了!」

「別慌張,你進入了陰陽路,會這樣是正常的。」

「什什什、什麼陰陽路?那是什麼地方──」

「就是鬼走的路。」

「我什麼時候走到這種地方來了啊!」

「在你聽我指路的時候。」

「妳到底把我帶到什麼地方去!」

「別那麼緊張,放輕鬆,你這樣,反而會讓其他鬼魂注意到你。」

沒有跟他解釋原因,就是擔心他會有這種反應,但現在露出了馬腳,沒辦法再瞞著對方,白澤也只能無奈地當起解說員。

「我剛才有用樹枝在地上畫圖,對吧?」

「妳說在公園的時候?」仲夏衍點點頭。「那些圖跟這裡有什麼關係?」

「我用圖調查那個被附身的女孩子會去哪裡。而調查出來的結果,就是這家電影院。」換口氣之後,她才繼續說下去:「不過我也沒想到居然會是在陰陽路,畢竟這種地方不太適合活人進入,連我自己也很少來。」

白澤的語氣聽起來好像很不妙,害得仲夏衍也跟著緊張起來,趕緊問:「那我們這樣大搖大擺進來,沒問題嗎?」

「我們還沒進去陰陽路咧,這間電影院只是眾多入口之一。如同我剛才所說,陰陽路是給鬼走的通道,活人禁止通行,加上陰陽路位置不固定,一般狀況下很難找到出入口,所以我才會說我很少來。」

「既然我們能夠順利踏入這裡,就表示……我們也變成鬼了?」

「不是,只是被隱蔽而已。所以路人才會看不見我們,就像他們看不見這間電影院一樣。對他們來說,現在的我們就像透明人,不但看不到,也感覺不到任何氣息,相當於不存在。」

「這樣比死掉還糟糕啊!」

「你別那麼擔心,活人想要進入陰陽道,只要花錢給『過路費』就可以。」白澤將口袋裡的電影票拿出來,放在仲夏衍面前輕輕揮著。「難道你真的以為我們是來看電影的?」

電影票是過路費?

這是他聽過最詭異的事了。

但有著先前的經驗,以及對白澤的信任,仲夏衍最終還是只有向她嘆一大口氣,沒有繼續再問下去。

反正白澤說出口的話,淨是些他聽不懂、無法理解的事。

「我總覺得這個世界好奇怪,跟我想像中完全不同。」

「你想像中的應該是什麼?」

白澤的好奇心被引起,笑嘻嘻地問著。

仲夏衍深深覺得,自己要是回答了這個問題,豈不是笨蛋?

「……看見妳的表情,我就不想說了。」

「什麼意思啊你!」

白澤皺起眉,冷哼一聲,沒再繼續問,只是收回被他抓住的手,催促道:「快點走吧,我們買的保險沒那麼長,要是不在時間之內回來的話,就永遠沒辦法離開這裡。」

「咦?」

這句話一說出口,又令仲夏衍愣住。

但白澤已踏著輕快的腳步走進電影院。

「喂,等等啊!等──別丟下我一個人啦!」

害怕被扔下來的仲夏衍,趕緊加快腳步、追了上去。

就怕自己被她留在這個奇怪的地方。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