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照著亞紀給的民宿地址到達目的地的時候,正好碰見了下來買早餐的楊韋司,從他身上,她感覺到一股很不尋常的氣息,當下她沒有多想,立刻替楊韋司揮開那些不淨的瘴氣,沒想到楊韋司居然把昨天出去玩的記憶,直接套用在她身上。

當然,這些話她都不打算跟仲夏衍說,畢竟解釋起來很麻煩。

「我將楊韋司他們的記憶稍稍竄改了一下,讓他們覺得昨天跟他們在一起的人是我,所以今天早上楊韋司才會跟你說那樣的話。不過,你沒有昨天的記憶這點,倒是讓我有些驚訝。」

「修改……記憶?妳做得到這種事情?」仲夏衍很驚訝,不過隨後他又改口:「不過妳是妖怪,這種事情對妳來說應該輕而易舉。」

「……唉!我不是剛剛才跟你說過我不是妖怪嗎?」白澤用手指著仲夏衍的胸膛,認真的看著他。「聽好了,我跟你一樣都是人類,拜託你不要執著於我剛才說的話了好嗎?」

「咦?不是妖怪?那妳是魔法師之類的嗎?」

「你看太多奇幻小說了。」

「可是妳剛剛說妳可以修改記憶,這種事情人類做不到吧!」

「錯了,『普通』人類做不到,但是一部分的人卻可以,就像我。」白澤把眼鏡拿下來,抬起那雙有著菱形瞳孔的紅色眼眸,勾起嘴角。「這雙令你害怕的眼眸,就是最好證明。」

坦白說,最初見到這雙眼的時候,仲夏衍真的有點害怕,甚至馬上就認為她是妖怪,但第二次見到的時候,卻沒了那種恐怖的感覺,反而被深深吸引。

他知道這樣說起來很奇怪,但是,他不討厭白澤的眼睛。

「我覺得妳的眼睛不可怕啊,相反的,很像寶石耶。」

「你你你、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沒料到仲夏衍竟然會這麼說,白澤毫無防備的紅起臉頰、張開嘴,看起來很慌張,一下子就沒了那高傲的氣焰。

那可愛的反應讓仲夏衍無法移開視線,但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眼前卻出現白澤的拳頭,不偏不倚的重擊在臉上,頓時讓他往後躺平在地。

雖然他知道白澤力氣很大,但是被打中之後……才真的有切膚之痛啊!

「嗚喔喔喔──好痛!」

「誰叫你像個傻瓜一樣亂說話。」

白澤一點也不憐惜他,重新戴上眼鏡,冷眼看仲夏衍在地上吶喊。

明明第一次看見這雙眼睛的時候,仲夏衍的反應就跟其他人一模一樣,不過幾個小時,這人居然開始稱讚這這雙讓他害怕的眼睛?

「我說的是實話啊!剛才太過緊張,沒有好好的看……仔細一看之後才發現,妳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就像貓咪一樣。」

「你說誰是貓!」

白澤忍不住抬起腳,狠狠地朝他兩腿之間踩──

又是一個讓仲夏衍痛不欲生的動作。

「真是受不了你。我來這裡是來幫你們的,拜託你不要再來亂了。」

「好……好啦,是要調查昨天發生什麼事情,對吧?」仲夏衍翻身坐起,抬起頭看白澤認真的表情,不敢再隨便開口說話。

既然她是亞紀的朋友,那就可以信任。雖然他平常不會這麼容易就相信一個人,但白澤的話非常有說服力。

而且……像這樣只要一稱讚就會臉紅的女孩子,不會是壞人。

「可是我沒有昨天的記憶,沒辦法幫妳。」

「也不是說完全沒有。」白澤在他身旁蹲下來,繼續用樹枝在地上隨意亂畫。「我一開始不是說過了嗎?我來找你的原因,是因為你是十四號凌晨最後一個說鬼故事的人。」

「所以十四號一整天大家的記憶空白,跟那天晚上說的鬼故事有關嗎?」

「你是真的把我說過的話全都忘光了吧?我說過,百物語是召喚用的儀式,雖然你們那天不是在玩百物語,但的確招來了某種東西。」

「招來了某種東西?該不會是──」

聽白澤這麼說,仲夏衍頓時有了不祥的預感。

而他的預感也成真了。

白澤點了點頭,回答:「不乾淨的東西,簡單來說,就是鬼。」

「真、真的假的!」

「我還沒查出它是什麼東西,不過,應該就是讓你們昨天的記憶消失的原因。」

「可是我完全沒有記憶──」

「這也是我們調查的重點。」白澤認真的說著,不忘安撫臉色發白的仲夏衍。「放心,這就是我來的目的,我不會讓你吃虧的,只不過從現在開始,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必須相信我,絕對不能擅自行動,否則我幫不了你。」

「……聽妳這樣說我反而覺得更可怕了。妳該不會是天師還是道士什麼的吧?」

「都不是。」聽見仲夏衍這麼說,白澤眼中流露出複雜。「總之,你乖乖聽我的準沒錯,如果你不保證的話,我很難辦事。」

「知、知道了,我答應就是。」一直被白澤這樣要求,仲夏衍只能先答應下來,畢竟人家說她是來幫忙的。

要是真的招來了不好的東西,楊韋司他們的處境也會變得很危險。

想起好友,仲夏衍忍不住著急的問:「對、對了!那韋司他們沒事吧?那個鬼會不會去傷害他們?」

「應該不會,都過了這麼長時間,但他們卻還活得好好的,這表示那個鬼要的並不是他們的性命,而是其他東西。」

「那個鬼到底要什麼?」

「可能性很多,死去的人留下來的遺憾、執著,都會導致靈魂留在這個世界上無法進入輪迴,不過每個鬼的原因都不同,很難判斷是哪一種。總而言之,我們現在要想辦法得到情報才行。」

「情報?可是……我們連招來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啊,要去哪裡找情報?」

白澤忽然沉默不語,而仲夏衍也不敢隨便開口吵她,直到對方主動開口問他:「那天你們在說鬼故事的時候,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沒有,什麼都沒有。」

「有沒有鬼故事說到一半沒說完之類的?」

仲夏衍臉上的表情頓時改變,眼尖的白澤注意到他的不對勁,知道自己說中了。

「看來答案是肯定的。是什麼原因沒說完?忘記後面劇情?」

「不是,我說故事說到一半,韋司忽然大叫一聲、故意嚇大家,結果有一個女孩子被他嚇得跑出房間,其他幾個人則是臉色有些不對,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

「……把你們說鬼故事時的狀況、場景,還有發生了什麼,全部都告訴我。」

「喔……喔。」

不知道為什麼,白澤的表情變得很嚴肅,仲夏衍覺得不太妙,便乖乖的照著她的要求,將那天晚上的狀況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